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穹顶山守寡的六百年第一章

作者:我我她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夏曦躺在山坡上惬意的享受着冬日阳光,看到村里家家户户都开始升起炊烟,嘴角微微上扬:该回去吃午饭了。

起身将旁边的一捆柴火背上,不急不忙的往村口走去。走到家门口时,刘春华正将做好的饭菜端上桌子,看到她回来了,眉头紧皱,“一上午不见你的人影,野到哪里去了?就记得吃饭……”

夏曦不耐烦听这个女人啰嗦,冷冷看了她一眼,“没长眼睛么?看不到这么一大捆柴火啊?”

刘春华看见二女儿不耐烦的表情,心底一紧,可别真惹怒了这个祖宗,像她奶奶一样,将她告到革委会去了。赶紧的住了嘴,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快去洗手脸过来吃饭,妈这不是没注意到么。”

夏曦冷哼一声,转身去了厨房,见这个煞神走了,刘春华松了口气,转头往里屋叫唤道,“这些砍脑壳的,吃饭了都不晓得出来,不晓得吃中饭了啊?!还不给我死出来……”

随着刘春华一阵叫骂,屋里出来三女两男,最大的十六岁最小的才六岁。夏雨是夏曦的大姐,今年十六岁,夏阳十三岁是夏曦的二哥,夏天十一岁,仅仅比夏曦大一岁,是她的三哥。两个最小的女孩夏英和夏花才八岁和六岁,是家里七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

夏曦还有一个大哥,今年十八岁,在县里的工厂当学徒工,每月有十九块钱的工资,是家里的重要经济来源。

今天一家之主夏东升不在家,帮大队去公社办事情去了。所以家里的午饭很简单,一锅红薯饭,光有红薯不见饭。另有一小碟子辣椒萝卜干,用来下饭。

夏阳看着红薯饭撇撇嘴,“又是红薯,咱家不是分了粮食了吗?这次奶奶不敢拿了,怎么还是没得吃啊?”

以往,他家分了粮食,一大半细粮都会被他奶奶杨大妮以各种借口拿走,连大哥的工资都是由她保管,自己家里日子过得甚为艰难,直到半年前,他大妹夏曦饿得昏了头,抢了大伯家堂弟夏军的绿豆糕吃了,被杨大妮用火钳敲破了头,晕了过去。

他大妹醒过来后,性格大变,二话不说,顶着一脑壳的血就去了县革委会,告他奶奶杨大妮封建主义大家长作风,县革委会的人正想抓典型人物,瞌睡碰上送枕头的,当下就决定将杨大妮家作为封建家长的典型人物抓。

一大群红卫兵直扑他大伯夏东辉家,将五十多岁的杨大妮抓了开□□会,整个村里的人都震惊了,这年头有□□资本家、□□知识分子、□□□□分子的,还真没见过□□封建家长的,毕竟在农村孝道文化是深入人心的。

最后村干部出头,帮着讲了些好话,杨大妮将往年拿的钱粮都还给小儿子家,以后也不许去打扰小儿子一家,革委会的人这才松了口,压着杨大妮在村里游了一遍街,写了保证书,又强制劳动了两个月,这才放回了家。

夏曦也因此一战成名,以往嫌弃她是个丫头片子,欺负她的人也都收敛了,家中几个姐妹也因祸得福,待遇好了一些。村里那些重男轻女的父母也不敢太过虐待自家的女儿了,就怕自家的女儿也有样学样,跑去革委会告自己一状。

夏阳其实心底是有几分佩服自己大妹的,她这样一闹,至少把自己家的经济权拿了回来。

“有的你吃,你就吃,真是不知福,你奶奶管家的时候,红薯饭都没得吃,只有红薯粥吃!”刘春华瞪了二儿子一眼,吃吃吃,有得吃就不错了,还挑嘴。

夏阳虽不满,却也知道父亲不在家,他妈肯定是不舍得下米的。一旁的夏雨、夏英和夏花倒是挺满意的,她奶奶管家时,她们姐妹只能分到几碗红薯粥,从来没有吃饱饭过。家里姐妹们都黄瘦瘦的,一头的黄毛,明显的营养不良。

夏曦一边吃着红薯饭,一遍看着瘦弱的两个小妹,一个八岁,一个六岁,都严重与实际年龄不符。而且,家里的兄弟姐妹,除了男孩子,就只有大姐夏雨勉强读了个小学毕业,她和两个妹妹是一天学都没有上过,平日里都是大姐有空会教几个字。

吃完饭,夏曦把碗筷一放,“妈,明年开学,我和小英,小花都要去上学。”

刘春华一听,顿时脸色不好,把筷子往桌上一拍,“丫头片子读什么书?长大了都是别人家的!家里哪来学费?”

夏曦冷笑,“丫头片子怎么了?妈,你不也是丫头片子吗?□□说了,妇女顶半边天,男女是平等的,凭什么哥哥们能读书?我们就不能?你是要学奶奶搞封建社会那一套吗?”这是明晃晃的威胁了。

这大帽子盖下来,刘春华也支撑不住,她看着二女儿冷冷的眼神,想起现在还躲在家不敢出门的婆婆,顿时心里泄了气,“这不是家里没钱吗?你二哥和三哥还在上学,一年两人得四块钱的学费,再加上你们三个,那就得十块,家里没钱啊!”

“奶奶不是把大哥的工资还给家里了吗?有一百多块钱呢!我看到你锁在柜子里了!”十一岁的夏天嚷道,他那天瞧见了。

夏阳也点头,“妈,现在大哥的钱都归咱家自己保存了,这还多亏大妹呢!就让妹妹们去读书吧!”

刘春华气得不行,“你们两个小没良心的……”她这都是为了谁啊?还不是想为几个儿子多攒些老婆本?丫头片子将来都是别人家的,读书岂不是便宜了别人?

“……这事还得问问你爸。”刘春华想拖延时间,然后不了了之。

夏阳毫不犹豫的嘲笑,“问咱爸?咱爸不都听你和奶奶的吗?现在奶奶肯定不敢反对了,那还不都听你的呀?”

刘春华气得心口疼,这小子专拆台,那可是一年六块钱啊,简直跟挖她的肉一样,可看着煞神一样的二女儿,她只好咬牙切齿的道,“行,明年送你们去读书,平时可都给我放勤快点!多做事……”

夏英和夏花听到说要让她两去读书,顿时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来,忙点头,“好好,我们平时一定多帮家里干活!”

两个小姑娘忙去收拾碗筷,打扫房子,生怕刘春华嫌弃她们手脚不勤快,来年不让她们上学了。

夏曦转身去了房间睡午觉,刘春华见了也不敢说什么,她这个二女儿自打醒过来后,就变得浑身煞气,冷冷的看着人时,让人头皮发麻,没人敢找她晦气。

夏曦的房间是以前的一个小杂物间,夹在两个房间的中间,只东面的外墙上开了一扇窗户,光线很暗,将窗户关上拉上帘子便伸手不见五指。房间很小,约莫五六个平方,刚好放下一张床和一个矮柜。

现在是初冬,天气冷了,窗户便不常开,以前的夏曦胆子小,想在房间点灯壮胆,刘春华都都不让,骂她是个败家子,费灯油。现在的夏曦也不点灯,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身体慢慢将上辈子的异能继承过来,不单五感更加敏锐,而且似乎随身空间也跟了过来?刚刚吃饭时就有所感觉。

她往自己手腕内侧摸去,果然!她摸到了那熟悉的纹路,她撩起袖子一看,勾玉形的暗纹,和上辈子一模一样。她心念:进去,果然身边一下换了环境。空间还是她去世时的样子,之前田里的秧苗现在已经结满了金黄的稻子,沉甸甸的垂着,要是她再迟些天进来,估计这些稻子都要熟透坏在田里了。

她熟门熟路的去仓库开了小型收割一体机出来,十岁的小身板还真是挺不容易的,好在稻子不多,一百亩土地她分成了果林,菜园,鱼塘和田地,种了不同的各种农作物。其中水稻才种了十亩,她花了两个小时便全部收割完,脱粒好的稻子平摊在水泥地上晾着,等过两天干透了,她再进来收拾。

来到这里大半年,一开始身体瘦弱得风吹就倒,后来慢慢养回来些,便去后山打猎,弄些荤腥补身体。刘春华可舍不得花钱卖肉给丫头片子补身体,就连当初她刚醒来时,头破血流的,家里也才给熬了些白米粥给她喝,还是来看外孙女的夏曦外婆钱满秀看不过眼,从家里带了一只鸡来,杀了给她熬汤补身体。

一开始,她也不敢往深山里走,只敢在外围打只野鸡、兔子什么的,得了东西也不敢拿回家,拿回家一准儿吃不到她嘴里。她就在山脚的河边处理干净,烤着吃了,吃剩的烤肉放在背篓里用草盖着,藏到房间的小矮柜里,晚上饿时再拿出来打牙祭。

半年时间她吃了不下五十只野兔子和野鸡,身体也越来越强壮。后来异能也恢复了,而现在连空间都回来了。她生存下去的资本越发雄厚。

她在小别墅里洗了澡出来,依旧穿上那身满是补丁的夹袄,打开房门出来。

一出来,便看见夏阳几个正拿着木桶和篮子往外跑,还嚷着,“快快,赶紧去,后山脚的河里有鱼呢!”

后山脚?她记得山脚确实有条河,但是那条河比较深,水流湍急,往年还淹死过好几个人,很少有人去那里捞鱼,村民们都说河里有水鬼,禁止家里的小孩子去河边玩。她在那河边里烤过不少兔子和野鸡。

她叫住夏阳,“二哥,后山脚的河有鱼?”河里肯定有鱼,可那河水太急,太深。

夏阳边跑边回头,“听说上游修水电站,围了水坝,现在河里水干了,有好多鱼呢!村里人都去舀鱼去了,大妹,你也赶紧来吧!”

夏曦一听,可以光明正大弄吃的,立马去厨房拿了一个大水桶,撒腿就往后山跑去,跑到路上一看,果然,村民们都手里操着家伙往后山跑。

跑到河边时,河里已经有不少人下河了,往常很深的河面,现在最深的地方也只有半米不到的河水。夏曦将鞋子脱掉放在旁边的石头上,将水桶给一旁的夏花和夏英两姐妹,“我去抓鱼,你们在岸上捡鱼,放在水桶里。”挽起裤脚下了河。

河水比想象中的暖一点,大概今天出太阳晒了一天,河水很清,还能看到河底的水草,一条条鱼灵活的在水底游。但是随着捉鱼的人越来越多,水逐渐被搅浑了,鱼也被吓得到处跑,抓到的难度更大了。

但是这对夏曦来说都不是问题,她敏捷的在河里穿梭,一条条鱼被她丢上岸,“小英,小花,鱼!”

夏英和夏花两个人兴奋不已的在岸上捡鱼,“又一条!二姐真厉害啊!”大水桶很快就装满了半桶鱼。

夏阳和夏天也拿着篮子和小水桶在河里摸鱼,收获就少多了,好一会,每人才摸到了三四条鱼,其他村民也各有收获,只是没有夏曦那么多。

这条河从来没有干过,又因为水流湍急,甚少有人在这里打鱼,这次水位下降,养了数年的鱼儿被村民们洗劫一空,这年头大伙都吃不饱,逮着什么吃什么,就是田鼠和蛇也是美味佳肴。

刘春华也在河里摸鱼,她摸了半天才摸了两条小鱼,不满的抬头看了看岸上,那是谁家的娃娃身手那么敏捷?一条条鱼不停的往岸上丢,咦?不对,那捡鱼的不是自家的两个小丫头片子吗?那抓鱼的?

她回头一看,抓鱼的正是自家那尊煞神。于是也不抓鱼了,往岸上走去,对这个丫头的本事她还是知道的。上岸对两个小丫头道,“妈先帮你们拿一些鱼回去!”说着把自己的水桶放下,提着大半桶鱼就往家里走,生怕被其他人瞧见眼红。

村民们在河里忙碌了一下午,天抹黑才回,个个都满意而归。多则上百斤,少的也有一二十斤,家家户户晚上都在炖鱼汤吃,一时间村里的空气里全是鱼的香味。

夏曦家除了夏雨在家看家做家务,夏东升外出没回,其他人都去了河边,夏阳夏天两兄弟和夏曦在河里抓鱼,夏英夏花两人在岸上捡鱼,刘春华则当搬运工,将鱼往家里运。

说实在的,夏曦几兄妹也不知道到底抓了多少鱼?等回到家里,看见自家厨房的水桶和大大小小盆里都装满了鱼,这才大吃一惊,夏阳惊诧道,“妈呀,这得有几百斤鱼吧?”

刘春华很是满意,总算没白养这些孩子,尤其是二丫头夏曦,这里的鱼有一多半都是她抓来的,“行了,都去打热水洗脚去,别冻着了,晚上咱吃豆腐炖鱼!”

孩子们一片欢呼声,这时,夏东升正好回来了,手里还提了点东西,看见一家大小都在,“正好,我给你们带了些云片糕,你们分了吃了吧!”

刘春华劈手夺过去,“马上要吃晚饭了,吃什么云片糕?今天晚上吃鱼,这个留着以后吃。”

夏东升无奈,只好安慰失望的儿女们,“明天吃,明天吃,我听人说家里抓了不少鱼回来?”

夏英欢快的指着身后的盆道,“爸,你看!我们今天抓了好多鱼呢!二姐抓的最多!”

夏东升一看,也惊了一下,“这怕是有几百斤吧?!”他看了一下,十多斤的大草鱼都有五六条,其他的鱼大多是鳙鱼,鲢鱼和鲫鱼,除了鲫鱼最小个头的鱼也有两三斤,“这么多鱼,给咱妈也送几条去吧?”

刘春华眼里有些不乐意,“他大伯家今天也收获不少,一百斤鱼跑不了。”

夏东升商量道,“怎么说那也是咱妈,该尽的礼数还是要做到,这人家都知道咱家今天得了不少鱼,不给咱妈送一点,说出去不好听不是?”

“行,你去送。”刘春华弯下腰去在桶里挑选了一番,捡了几条白鲢,又挑了一些鲫鱼,最后咬咬牙,在桶里挑了一条十来斤的大草鱼,用树枝串在一起,递给丈夫,“你去送吧,早去早回,家里做鱼头豆腐吃呢!”

夏曦心里暗笑,白鲢几乎是村民们最不喜欢吃的鱼了,肉质没有鲫鱼鲜美,又比不得草鱼刺少容易处理,市面上也卖不起价来。

“诶,去去就来,说不定人家留我吃饭了。”顾东升笑着出了门。

刘春华呸了一口,“留你吃饭?想的美呢,就大嫂那抠门小气样。”她可是最了解丈夫大哥那一家子是个什么德行,从来都是只混进不混出,铁公鸡似的。

到了吃晚饭时,夏东升果然灰溜溜的回家了,刘春华忍不住嘲笑他,“怎么,你哥哥嫂子都没留你吃饭呢?”

夏东升摸摸鼻子,讪讪道,“他家的饭还没熟,我饿了,就回家了。”

刘春华懒得揭穿他,“行了,去摆碗筷吃饭了……”

晚上,刘春华难得的煮了米饭,虽然里面掺了一半杂粮,好歹也算是见着米了。再有一大锅鱼头鱼杂豆腐汤,鱼身子做了红烧鱼,再配上青菜和酱菜,也算得上丰盛了。一家子都吃得眉开眼笑的,刘春华也在桌上提了送夏曦三姐妹去读书的事情,夏东升自然是老婆同意他也同意的,毫无意见。

第二天,夏东升哪里也没去,帮着老婆把几百斤鱼处理了,除了留了一些鲫鱼吃新鲜的,其它鱼都处理干净腌制了,足足装了一口小缸。

夏曦现在是家里最特殊的一个人,家里谁都不敢说她,做事也是任她随意。她白天便背着篓子去山里挖野菜、捡柴火,实际上却是打猎,打着野鸡兔子直接在河边处理了,放到空间里,等有机会去县城,换些现金和票据。

偶尔也提只野鸡或者兔子回家,给家里改善生活。所以刘春华对她是又怕又爱,干脆放任自流,不再管她。她到底现在的身体不过十岁,因为常年营养不良,比实际年纪看起来小,除了帮家里做些家务,也做不了什么重活,能隔三差五的弄些野味回来,已经是当大用了。

其实村里人对她也是这样,她举报自己亲奶奶为封建家长,在村民们看来是不孝的,哪怕杨大妮虐待她,打她。可是她本来就是外来者,对杨大妮没有任何感情,真正的夏曦早就被杨大妮打破脑袋死了,被她的亲奶奶打死了。她既然占了人家的身体,自然得□□,没有要杨大妮以命抵命已经是网开一面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她只不过略加惩罚而已,已经是十分慈悲了。

村民们背地里对她议论纷纷,说她是个不肖子孙,她也是知道的,好些人家就连自家的小孩也暗地里嘱咐:都不许与她一起玩,就怕自家的孩子也学她迕逆家长。村民们对她也是惹不起躲得起的态度,她的行动就更自由了,一有空就背着篓子去后山挖野菜,打着这个幌子去打猎。

延伸阅读

SHINE加盟  http://www.df-zs.com/dyzv.shtml
SHINE工艺品主要生产和出口各类仿真饰,产品全部出口到美国、加拿大、巴西、智利、阿

华尔街英语加盟  http://www.df-zs.com/sg66.shtml
华尔街英语由LuigiT.Peccenini于1972年创立,意在解决学生围绕英语课

七彩帘享加盟  http://www.df-zs.com/6hje.shtml
七彩帘享隶属于广州市布兰花布艺有限公司,以诚信为企业宗旨,开创移动互联网+窗帘的创新

俊宝加盟  http://www.df-zs.com/ddhe.shtml
俊宝卫浴是卫浴洁具、卫浴等产品生产加工的,俊宝卫浴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

晶尊百川加盟  http://www.df-zs.com/ympk.shtml
晶尊百川醒酒器由广州晶尊玻璃制品有限公司生产,晶尊百川主要销售酒店、家居装饰人工吹制

鼎烨新生活超市加盟  http://www.df-zs.com/6xgy.shtml
鼎烨新生活超市,只为你定制更好的,这里衣食住行,吃喝玩乐,一应俱全,打破零售业销售僵

先锋干燥加盟  http://www.df-zs.com/anzi.shtml
先锋干燥是集科研、设计、开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股份制企业,是目前国内的干燥设

荣彩加盟  http://www.df-zs.com/a6g7.shtml
荣彩灯饰总部是现代简约灯、地中海、欧式、儿童灯、研发、生产、销售、照明灯具、承接照明

皓月加盟  http://www.df-zs.com/xg69.shtml
皓月毛绒公仔总部主营的是公仔、玩偶、娃娃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茶夫人加盟  http://www.df-zs.com/d2yi.shtml
茶夫人茶具总部经销批发的格兰仕微波炉、茶夫人茶吧机、茶夫人上水壶、原木茶盘、电烧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暗影绝天在线阅读第8章

    老葛在护龙堂头上一片乌云。小丫头穆依却忙的不亦乐乎。要准备开学,要学着修炼法术,要陪着小可爱……,一直忙到,大家都在张罗生日聚会的时候,她还把自己窝在房间里。其实早在前两天,一家人就开始忙碌,特意把留在城里看房的张嫂也叫了过来,准备着穆依的生日宴会。穆可欣和穆念念早在很久前就得到消息,会有关键人物到

  • 史前寡兽求生记[种田]第十章在线阅读

    哗哗。。大水从何解额头签者印中出现,签者印发出铜光,大水被照聚在空中,就像空中出现了一汪河水,随着河水越聚越多,何解签者印铜光消失,大水从空中直接砸下。周围火势被大水扑灭,何解透支鸿气召唤出这么一汪河水,他疲惫要倒在地上,青岩豹首领用粗大尾部顶住何解要栽倒的身体。呼呼。。大口喘息,鸿气一次召唤就全部

  • 亲爱的 我们恋爱吧在线阅读第二章

    他身临坑底,与棺椁贴得极近,侧耳聆听,隐约可闻棺内呼吸,笑了笑“运气不错。”手掌一掀,八百斤重的棺盖远远抛飞,露出里面真容。月华洒落,将棺内情景映照分明,一白衣女子躺卧棺底,身着宫衣,精致的脸庞宛如雕琢,她闭目沉睡,胸口一起一伏,周遭零零散散,堆满了金银首饰,珍珠翡翠,数不胜数。方圆轻轻咳嗽,拱了拱

  • 虫族之雄虫夏冬残缺玉佩!疯狂晋级!

    第五章:残缺玉佩!疯狂晋级!“合欢道友出价三万下品灵石,可还有人出价?”“既然再无人加价,那此狐女便归了合欢道友。”见到场间在无人应声,拍卖师凌云也是见好就收,轻轻一笑,小锤应声而落,这便定下了买主。的确,三万灵石对于这些普通修行者来说,的确是有些贵了,但是对于修炼合欢功法的人来说,数万灵石获得一个

  • 魔法世界的法师克星夺回村庄

    第二天我起的很早,是饿醒的。下了线,匆匆吃了碗泡面,上了**。小萝莉还在睡着,那群刁民起的倒也挺早。在张三的指挥下正搭建着新的民居,大概也受不了几十个人挤在一起了。我今天打算去附近的小镇上看看,一是去给小萝莉买糖葫芦,好完成任务。第二希望能买到趁手的家伙。反正呆在村里,这些人也不会听话,还徒受气。“

  • [综]真田藤四郎第5章在线阅读

    “这么开心”因为抹了芦荟胶,苏暖圆润脸上多了一分光滑细腻,像团棉花,苏君忍不住多掐了两把。“嗯,就是开心”苏暖瞪了他一脸,这是把她的脸当作面团捏呢。“那以后做饭的事情就交给妹妹你了”苏君眼底带着一丝愧疚,若是爹娘在时,妹妹现在应该是被娇宠着不谙世事的吧,以前的妹妹他每次回来不是被父母哄着,打扮的像个

  • 相依为婚第5章在线阅读

    夏天抿着嘴,已经无话可说了,低头看了下自己这身打扮,有那么扎眼么,不过也没多想,老头一句有报酬就让他眉开眼笑了。“大爷,您是好人,嘿嘿,您绝对是菩萨转世啊!”夏天扶着老头,嘿笑着瞎掰着朝外走去。谭欣愣愣的看着这一幕,爷爷竟然跟那个混蛋走了,这还是那个疼爱自己的爷爷么?这小混蛋还真有几分真本领。“小欣

  • [综]福泽家的小小揍敌客第5章在线阅读

    丹羽阳和白蔹白薇亚古兽巴达兽他们一起来到了基地,见到了巫师兽祖利兽和狮子兽。还没开口就听到狮子兽义愤填膺的咆哮:“暴龙改造者实在是太过分了,我决定不会看着不管的。”一瞬间仿佛看到了狮子兽没被恶魔兽控制前的样子呢,不过当时狮子兽好像也是这么说的,该不会是□□e吧!丹羽阳清了清嗓子:“谁跟我说一下这半个

  • 等待爱情第二章

    太始元年,有神石自太空飞来,分散落在人间,其中落在东土大陆的神石,上面镌刻着奇怪的图腾,人因观其图腾而悟道,后立国教。因魔族入侵神都,国教学院院长商行舟不知所踪。圣后下令关闭国教学院,赐死国教学院内所有学生,包括商家所有族亲。而后,苏家崛起有人称苏家一女与神将府之女被称为“并蒂二珠”。苏家之女苏伊宁

  • 龙骨焚箱第2章在线阅读

    一把锋利的匕首正架在赵良玉的咽喉处,一位身着黑衣劲装的女子正凶狠地逼问赵良玉,“说,你是谁,为何突然出现在此处?”赵良玉一动不动,他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呆了,不是说好去临安吗?这是哪?周围怎么又是草原又是湖泊?刚从“高铁”下车,赵良玉正准备享受他的皇族身份,没想到竟遭遇绑架!莫非这种荒郊野岭就是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