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琉璃月(GL)之第七章(7)

作者:叶涩 来源:晋江文学城

凤主昱瑾殿下不容他思索,转而又呵道:“妖孽,还不化出原形?”。

元禄不是不肯,而是不能,倘若他真的化成了原形,那么在变回凤凰的时候,他便不得不吃那最后一颗清珠丸,想到这里,元禄就着凤凰的样子,匍匐在地,微微颔首,语气真挚道:“小的名唤元禄,本是修炼在人间道的一只鳖,小的也是不得已,这才冒犯了凤主殿下,还望凤主大人多多海涵,莫要与小的一般见识”。

凤主昱瑾道:“你不过是一只鳖,竟妄想以凤凰姿态入这天宫,吾今日来,便是要向清平君验明你的真身,好让他明白,天宫这样的地界,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随便便踏足的”。

元禄惶恐,忙道:“殿下切莫如此,一切都是元禄任性妄为,不甘清平君的事”。

凤主不屑道:“你说不干他的事,好,那我且问问你,身为神仙,私带妖怪入天宫,妄图祸乱天宫,若传到天帝那处去,这当是个什么罪名?”。

元禄傻眼了。他忙求道:“小的知罪,还望凤主大人能够高抬贵手,手下留情啊?”。

凤主缓缓坐在了自己方才坐的位子上:“吾且问你,你本就是鳖,又是如何化成吾凤族的子民的”。

元禄低声回道:“是,是,是吃了清珠丸”。

“清珠丸?”,昱瑾殿下的脑袋中冒出了洛神的影子,他问:“是洛神给你的?”。

元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此事与洛神大人无干,是小的求了洛神大人,洛神大人看小的可怜,才将清珠丸给了小的”。

“好啊,你胆子倒是不小?”昱瑾殿下斥道。

元禄抬起了头,索性将事情招了个干干净净,他道:“若非迫于无奈,小的也不愿意带着凤凰的面具示人,不瞒殿下,小的本是一方小流中栖息的一只鳖,至今日已有六百多年之久了。鳖的寿元有限,至多也不过是千年的命数,小的之所以来到天上,实不过是为报清平君一桩恩德,当年小的还是一只三百岁小鳖的时候,有一日,不凑巧被凡人捉了去,拉至集市上去卖钱,奄奄一息之际,是清平君将小的救回到了自家中,当时的清平君只不过是个八岁的孩童,他看小的可怜,便欲将小的托入河中放生,奈何他命不该绝,放生之际脚下一滑,一头栽入河中,自此他命魂归西,小的因着此事始终心头有愧,因而是无论如何也要在他身边待一待,看他过的顺遂,小的也可安心离去”。

听着元禄的话,凤主多少有几分动容,但却也不是全信的,他问道:“妖怪之言又有何可信度,吾要如何相信你所说的每一个字”。

元禄低头答道:“会稽山的西北石壁上开着一朵石莲花,那石莲花当中便藏着清平君当时的肉身,当时,他才只有八岁,他的双亲将他下葬后三天后,是小的,一把一把将坟里的肉身挖出来,驼着那肉身去了那石莲花所在的地方,若殿下不信小的,殿下只管去那会稽山瞧上一眼,便知道元禄所说的是真还是假?”。

昱瑾殿下又道:“既是如此,你又为何不以鳖的真面目见他,而要化作凤凰?”。

元禄苦笑,回道:“清平君不喜欢鳖,因而小的想,既是在他身边,好歹得要是他看着喜欢的,他若欢喜,小的便也欢喜”。

“虽说你有你的缘由,但你可知,你此举算是违背天意之举,你有你的执着,谁都无法干涉,但同样你须得因着这份执着付出一定的代价”,凤主缓和道:“吾念着你的这一份执着,这次且放你一回,但吾希望你尽早做回你自己,否则吾虽可以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天宫中的其他神仙却是容不下你的”。

元禄点点头,回道:“小的明白,至少得助清平君除去那妖人,这是小的对清平君的承诺”。

昱瑾殿下起身,走至元禄跟前,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待他知道了一切,你的处境亦是不好过的”。

元禄无奈的摇摇头,道“拖得一日是一日吧”。

搞清楚一切,凤主昱瑾殿下也到了起身要离去的时候了,边走边道:“有些事,你自己晓得分寸便好,倘若你做出对天宫有损的事情,吾绝不会容你”。

“元禄明白,谢凤主殿下成全”元禄此刻为自己平安度过一劫而松了口气,殊不知,更大的无奈竟是在昱瑾殿下打开门的那一瞬。

凤主殿下双手缓缓推开了正殿的门,映入眼帘的恰好就是清平君那一张铁青的脸,眸子里透着丝丝的冷意,像极了一块千年的寒冰,注视的人心底直发凉。

凤主昱瑾殿下如何也料不到,这正殿的门外,清平君会立在那处,他一时愣在原地,半晌,才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元禄,摇了摇头,对元禄道:“这大概就是你的命,尽是天意所归,旁人是半分强求不得呀”。

元禄的眸子里也无了光泽,脸上只剩下无奈与无助,他轻轻一笑,这一笑,似哭非哭的,也是好久,才开口道了句:“是啊,怕只怕自己在这天宫的日子该要到头了”。

凤主昱瑾殿下也不逗留,此情此景,他在这里只会碍事。索性告辞离去了。清平君躬身相送,言语如旧:“凤主殿下慢走,小仙处理些自家事,就恕不远送了”。

不远处便是仙女们织就的九重云霞。

清平君平复了半晌情绪,他缓慢抬起头,眼神里依旧是冷冷的,目光直直的看向了元禄,片刻,才开口道:“为何瞒我?” 。

四个字,犹如一把利剑,让元禄哑口无言,他望着清平君欲言又止,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该说什么,在这样的对望中沉下了眸子。

清平君步步逼近,眼神中也不许元禄有半分躲避,直直走到他的跟前,复才重复起方才的话:“为何瞒我?”。

元禄的眼中,闪着一丝心痛的情绪,抬头看着清平君的眼晴,他回他:“小的不是故意的”。

“事已至此,你还不化出你的真身么?”。清平君淡淡道。

元禄看眼下这情势,也深知厉害关系。他闭起眼睛,驱动念力,转眼间,一只大鳖便出现在清平君眼前。

清平君苦笑:“瞒我,欺我,看我如此,你觉得很好笑,对不对?”,似常人那般说话的语气,但言语间却容不得半个字的欺瞒。

不待元禄开口,清平君颤颤巍巍的向后退了两步,自嘲道:“都道这世间没有平白地好事出现,当你说你是只凤凰的时候,我就该明白,你是另有所图,枉我千般万般的信任你,元禄,你这如意算盘打得真是太响亮了”。

元禄拼命地摇头,解释道:“清平君,我的清平大人,事情不是您所想的那般,小的从未想过从您身上图些什么?小的……”。

清平君道;“你说?不是这般,还是哪般。你与洛神合起伙来做下这逆天的事,现如今还是我冤了你们不成?”。

“清平君,小的虽不知您在殿外听到了多少?但小的千真万确是来报您的一桩恩德的呀,鳖也好,凤凰也罢,小的只是想亲眼看着您过的安泰顺遂”。

“安康顺遂,你瞒了我这么多事,你还说盼我安康顺遂,元禄,你摸一摸你自己的心,你们鳖难道都这般没皮没脸么”。

“清…….”,元禄听了这一番话,心中多少有些难过,他知道清平君正在气头上,诸多话语解释了也是无用的。他只微微开口,道了句:“对不住,瞒你诸多并非小的本意”。

清平君背过身去,摆摆手:“罢了,念在你做过我的仙宠的份上,你走吧,回去你的人间道,太太平平的去过你的日子吧”。

元禄托着笨重的壳子向前爬了几步,爬到清平君的身前,“仙君,您不要我了么,小的一开始无意冒犯您,只想安守本分,好好地做您的仙宠呀”。

清平君没有理他,他只冷冷道:“你再不走,南天门外,有的是天兵天将来捉你”。

元禄不住求着,想让清平君开恩,奈何清平君转身离去,留给他的是一个冷冷的背影。

清平君自从那日转身离开后,便将自己关在房门内清修,表面上是修身养性,强化心性,实则不愿看见元禄罢了。

而元禄亦是执着,不吃不喝的,一直守在门外,清平君不开门,他绝不会离去。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元禄未将清平君盼出来,倒是将凤主昱瑾殿下又来了。

上次因着无意拆穿元禄的事,他心中多少有几分不安。此次来之前,他特意去了趟洛神,就着此事与洛神打了个照面。

他斥责洛神:“好个洛神,私底下助妖魔成事,该当何罪?”。

洛神与他直喊冤枉,这才道出了元禄真实的身份。他道:“昱瑾殿下,若是寻常的妖魔,小神又岂会与之为伍,小神之所以助他,恰好是因为他几百年前,差一些就与你我成了仙友啊”。

此话一出,倒是惊呆了昱瑾殿下。

延伸阅读

加州酒店加盟  http://www.allogistx.com/gr8m.shtml
上海利津加州酒店是上海加州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酒店。上海利津加州酒店是一家休闲氛围

北油所93号汽油加盟  http://www.allogistx.com/gwop.shtml
北京石油交易所2007年12月28日注册成立,注册资金2亿元,是由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

亿品卤香王加盟  http://www.allogistx.com/g6s6.shtml
炎炎夏日,吃点什么好呢?这是很多人都在想的问题哦,那就来点卤菜熟食吧,简单,直接现买

玛格丽娅加盟  http://www.allogistx.com/pk3s.shtml
玛格丽娅医疗设备主要以郑州市为市场方向引导企业经营,本着以以效果、健康、服务为经营理

甜心美斯甜品加盟  http://www.allogistx.com/shx8.shtml
甜心美斯加盟的品牌介绍CANDYMASS(甜心美斯)是广州腾越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与香港

巾帼良品生活超市加盟  http://www.allogistx.com/sgn9.shtml
青岛巾帼良品商贸有限公司办公室地址位于中国品牌之都、世界啤酒之城青岛,青岛青岛市崂山

玛克尔智控电供暖加盟  http://www.allogistx.com/auql.shtml
“信念始于1921年,理想始于1999年”,这句话的含义总结和概括了玛克尔从美国到中

医疗保健加盟  http://www.allogistx.com/gtch.shtml

千奇工艺加盟  http://www.allogistx.com/xmqp.shtml
千奇工艺有别于大而全的汽车用品店,有别于渠道广阔的4S店而以车饰为切点,用小而精打造

融景绣之加盟  http://www.allogistx.com/xn0f.shtml
融景绣之少售有钢木垃圾桶、不锈钢垃圾桶、环保材料垃圾桶、玻璃钢和塑料垃圾桶、应用于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恶奴退散第10章在线阅读

    “小伙子,干得不错!我还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村长吸了几口烟,忽然又开了口。看看!这就是差距啊!以前NPC那是何等的冷漠,爱理不理!瞧瞧现在,说话这叫一个客气。声望真是个好东西!地位提高了,感觉就是不一样。白凡心中暗爽不已,面上却依然十分的客气,道:“您说!绝对帮您办得妥妥的。”村长将烟枪在床

  • [全职]叶羞饲养手记在线阅读你好baby-5,你可以叫我“晓”

    多弗朗明哥被须佐能乎一剑贯穿腹部,血洒长空,彻底失去战斗力。而明哥准备用来将罗一切成几百块的线,早就在须佐能乎出现的一瞬间全部崩掉。罗一抬头,看着空中虚弱的多弗朗明哥,微微举着的那只手一甩,须佐能乎手中的能量长刀消失不见,明哥被须佐能乎抓在手中。而后,罗一控制着须佐能乎,找到了附近的一个孤岛,便遣散

  • [网王]行走的星星之弓名血战

    第二章弓名血战清晨,深秋已过,虽然还未下过初雪,但寒气却是一天天加重,这从孙易的房屋外,那屋檐下一长溜,粗似婴儿臂,晶莹剔透,如尖锥般的冰凌,就可以看出,这初冬的寒意。轰隆!小院中,孙易的一掌虚空劈过,劲风呼呼,四面空气一震,这等威势,要把空气整个儿切破。突然化掌为拳,吐气开声,全身皮肉鼓动,如同雷

  • 这个系统真的狗讨伐!冰山巨龙

    天色渐渐暗淡,在这雪域高原之上,不免让人感到孤寂。在一个山洞里,闪烁着微微亮光,那是从一面镜子发出的。那光虽微弱,却五彩斑斓,宛如雨过天晴后淡淡的一抹彩虹。在这彩虹之间,有一个正在忙碌的身影,那就是寒逸,他正在为讨伐行动做准备。不久,寒逸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带上了翡灵师傅的卷轴,还有一个不知名的散发着

  • 异界之无限穿越第九章在线阅读

    染灵醒来时,只见自己躺在一个粉饰华丽的殿内,身上的云被也是格外轻盈舒适,费力坐起来活动了一下肩颈,发现伤竟是好了差不多了,一时有些窃喜自己捡回来了小命,便美滋滋的想要起身找杯水喝。“躺下。”鬼神冷冰冰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吓得染灵一激灵:“大……大人。”鬼神端着一碗药进来递给染灵,然后站在床边冷冷的看

  • 发展最强诸天世界在线阅读第8章

    chapter8之后的一些天,纪星一边照常工作,一边还存有希望,认为老板会来找她聊上次她在会议上的发言内容。但一天天过去,曾荻再没找过她。有次在公司走廊里遇见,她还礼貌微笑,但曾荻没注意到她,径自走过。这着实伤自尊。可落寞一两天后,纪星就放下了那渴望被大老板器重的无谓幻想。生活,工作,归根到底还是得

  • 无疆圣佛第九章

    Chapter09“我过来看你。”徐迟洲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就连他自己都愣了一下。“......”小姑娘那头静了好一会儿,那低浅的呼吸声通过话筒传到徐迟洲的耳中,撩得他心头一颤。电话那头还没有声音,男人心里莫名的有些急躁,他微微拧眉,伸手扯下领结松了松。“为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林晚才淡淡出声,小姑

  • 一夜星辰 [参赛作品]之多了一儿子(2)

    沈楪祈脸一颤,脸上的肉剧烈地抖了抖,问道,“小子,你又怎么了?”“娘,娘,小宝饿,饿。”小宝摸了摸肚子,小声说道。饿了就自己去找东西吃,我不是你娘,沈楪祈将他从自己的脖子上拔下来,看着他,而他也眨着水眼看着你。“娘,饿,饭饭。”久久等不到娘亲的回应,小宝的眼眶又再次蓄满了水。哭哭哭,就会哭,哪里来的

  • 黑子的篮球之巅峰圣者之心

    一枚龙形玉佩从熊峰腰间滑落,静静地躺在地上。熊峰顺手捡起来,看着玉佩的形状若有所思。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好像就是刚刚就见过一样就是想不起来。转眼一看,石台上的小凹槽,这岂不是和玉佩一模一样?熊峰吹了吹石槽里的灰尘,发现石槽里趴着一只小虫,便随手捡出来,轻轻的把玉佩放进去,。“噗”太祖雕像

  • 都市跨界高手你也不错

    周遭好似刮起了一阵阴恻恻的风。白一忱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两声惨叫。是孙斌和楚屈。陈三久眼底快速略过一抹翠色暗芒,那是只有步入了修仙之道才会开启的慧眼,白一忱自然没有错过。他刚想张嘴说些什么,就见对方原本淡若如水与普通人无异的气势突然多了几分让人忽略不了的凌冽。陈三久也不知自己这光是调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