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庶女林璃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提灯夜赏韭菜花 来源:晋江文学城

次日一早,宋军便按计划,围堵白彦敬的援军。

白彦敬也是身经百战的人。围城打援的道理他当然是知道的。他也得到了金军在马翁店大败,蒲察徒穆阵亡的消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赶到虹县,和城里的大周仁汇合,保住虹县,等待纥石列志宁的大军来到。

因此白彦敬下令,不要和宋军多纠缠,迅速进军,赶到虹县。而宋军左翼的荔泽,右翼的王权,堵住金兵后路的左士渊也保持着不紧不慢的形势,只是守住其他路线,不让白彦敬的部队向别的方向逃走。不过白彦敬也从未想过要逃到别的方向去。因此一路顺利的有些让白彦敬自己都不敢相信,就到了虹县城的东门前。

早己守在虹县城边的邵宏渊和张子盖主刻堵截,在虹县城下将白彦敬围住,宋军和金军又展开厮杀。

这时虹县城里的大周仁早就盼望白彦敬的援军到来了。经过昨天的一战,现在城里可以战斗的金兵加上铁浮图也不足三千人。他也不知道宋军还有多少塔车。如果宋军再来一次昨天那样规模的攻城战,还想像昨天那样,靠铁浮图冲击宋军恐怕就不灵了。一来宋军一定会有所准惫,二来铁浮图也只剩了四百多人了。这样虹县可就真的守不住了。

所以一接到援军的消息,大周仁也是望眼欲穿的盼着援军早点到来,同时也怕援军未到就被宋军消灭。因此也做好了支援的准备:让铁浮图整装待发,又但心铁浮图兵力不足,又把城里仅有的五百多骑兵也准备好了。大周仁心想:五千人马,哪怕只有一半能够进虹县也是不错的。

因此大周仁一见白彦敬的援军被宋军包围,立刻打开城门放下吊桥,派乌代领着早己准备好的骑兵,出城接应。

乌代率领着一千多骑兵,铁浮图在前,普通骑兵在后,杀向宋军。宋军的包围圈在铁浮图的冲击下立刻被冲开了个大口子,乌代的接应军和白彦敬的援军汇合到一处,形成了宋兵三面包围金兵,只有靠城门的一方没有被围的局面。

乌代见到白彦敬,道:“白大人,赶快进城吧。”

白彦敬点点人,立刻吩咐,左右翼保持好阵形。堵往宋军,不让宋军切断退路,然后令后军先进城。他久经战场,深知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是要保持好阵形,依次撒进城去。一定急不得,否则大家都抢着进城,便会阵角大乱,反而欲速则不达。

接着白彦敬又令乌带带着铁浮图打头,冲击宋军,令宋军不敢过份逼进。

乌代领令之后,带着铁浮图向宋军冲去。宋军和铁浮图甫一接触,便纷纷后退,其他的金兵见铁浮图打得宋兵连连后退,也都跟着铁浮图追击宋军,一口气将宋军打得后退了好几十步远。这时乌代心中却有些疑惑,虽然他对铁浮图的冲击力有充份的自信,但宋军的表现似乎太不堪一击了,甚至根本还没有接触就向后撒退了,连金兵的步兵也是在跑着追击宋军。而且还有那个杀死蒲察徒穆,昨天攻上城楼夺下金军大旗的宋将也没有看见。那个宋将在那里,难道他没有出战吗?这么重要的战场,怎么会没有他呢?

邵宏渊向张子盖满意的点点头,在他们的调度之下,金兵的阵形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散开了。

这时张子盖道:“邵都统,应该可以开始了,否则再过一会儿,金人都该发现了。”

邵宏渊点点头,一挥手,道:“擂鼓。”

鼓声大作,二百面牛皮大鼓一起被搞响,这就是杨炎的突击信号。

鼓声同时也惊动了白彦敬。“不好,我军的阵势被拉得太开了,应该回收一下。”白彦敬正要下今鸣金,突然左翼有一队宋军杀出。为首的宋将青马、鳞甲、长枪。枪势如风。枪到之处,金兵就如同割草般的倒地。就是和铁浮图军相比也有过之而不及。

“昨天的那个宋将又来了。”

杨炎的勇武己经在金兵的头脑中留下深刻的应像。白彦敬的军队不认识他,但城里出来的接应军却都见识过杨炎的豪勇。金兵的左翼立刻溃败。

杨炎挥动手中的长枪,每一枪下去必将带出一串血雾,金兵、金将不断的倒在杨炎两侧。身后跟着三百骑兵,紧紧跟随在杨炎的身后。骑兵之后是三百步兵和一百弓箭兵,像一支锋利的楔子,从金军的左侧势不可档的穿透了进去。

如果这时有铁浮图在,或许还可以挡住杨炎的冲击。可惜这时铁浮图己被宋兵巧妙的引出了数十丈远去,加上中间又被金兵自己阻挡位,急切之间,根本来不及回援。

“挡住,挡住,一定要挡任宋军。”白彦敬急得在马上大叫,他知道如果不挡住这支宋军,被他们在自己阵中这么乱冲一定会搅得自己阵角大乱的。但是白彦敬的但心并没有发生,这支从金军左翼穿透的宋军并没有在金军的阵式里乱冲,反而直接向金军的后方,也就是虹县的吊桥方向杀了过去。

“不好。”白彦敬这才回过神来,他终于明白了“原来一开始宋军的目地就不是要消灭他这支援军,而是借自己的援军进城之时,乘乱抢占城门。”

“快,快,拦住他们。”可惜这时正在向虹县城里撤退的金军完全促不急防,根本无法阻拦宋军。杨炎的战马己踏上了吊桥,后撤的金兵立即大乱,有的被宋兵赶下吊桥,有的不顾一切向前跑,想挤进城门里去。

城楼止的大周仁看得清靖楚楚,宋军的目地原来是想乘乱抢占城门。“快,快关城门。”大周仁急忙命今守城的士兵。

“可是,大人,白大人他们还在城外和宋军交战。”

“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如果宋军抢占了城门,虹县就完了。”大周仁对着士兵大吼道:“快关城门。”

但是这时回撒的金兵早己乱了阵角,你争我抢,纷纷挤着进城,反而将城门给堵住,一时之间竟还关不上。

“大哥,快,金兵在关城门。”在城洞口的曹勋大声城着还在吊桥上厮杀的杨炎。

杨炎抬头一看,城门己关上一半,还有一半也正在慢慢的合陇。立即道:“曹勋,你守住吊桥,我去抢城门。”说着催动海东青,向城门冲去。

城门还有三尺就要合拢。

杨炎手中的长枪带着凌厉的劲气,将拦路的金兵一一挑开,还有十几个宋兵紧紧跟随在他身后。

二尺。

但是城门外的金兵份有不少,一时间杨炎也无法冲到城门前。

一尺。

眼看着城门就要关上了。透过狭窄的门缝,可以看一个金兵己经举起了粗大门栓。

杨炎一声长啸,手中的长枪作一道寒光飞去,就在城门将要合陇之际,播在门缝之中,卡位了城门。城门一下子没有完全关上。

就在长枪飞出的同时,杨炎从海东青背上跃起,运足全力,双掌拍向城门。

“轰”的一声响,推门的金兵都觉得全身一震。将要关陇的城门终于又被杨炎的一击之力震开了两尺。这时宋军己杀散门外的金兵,赶到了城门边,顶往了城门。金兵宋兵同时较力,一时之间将持不下。

杨炎一见,再度提气运功,对着城门连拍了三掌。

“啪、啪、啪。”三声响,每一声后,城门都要被震开一些,加上门外的宋军也逐渐加多,城门终于被缓缓推开。

三尺、四尺、五尺。杨炎拔出“碧血照丹青”带着几个宋军突进渐渐扩大的城门。绿芒挥闪,转眼间杨炎己砍倒四、五个推门的金兵,宋兵不断的涌入。虹县的城门终于被宋军打开。接着宋军的骑兵也冲了过来,金兵抵挡不住,纷纷后退。宋兵终于占领了城门。

这时杨炎才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将城门夺下来了。

这时一个宋兵大叫道:“统制,吊桥,金兵在拉吊桥。”

杨炎回头一看,吊桥以被金兵拉起了三尺多高。自己身边只有几十个人,其他的宋兵都在吊桥的另一头。虽护城河的水被放干,但河床也有一人多深,人也不那么容易过来。何况如果金兵扯起吊桥,不亚于又树起一堵城门,护城河那边的宋兵也很难支援过来。这几十人跟本不可能守得住城门。刚才攻占城门的一翻努力可就白费了。

杨炎立即道:“你们守住这里,我去吊桥那里。”说着拾起一条长枪,跃上海东青,向吊桥跑去。

这时曹勋己跳下战马,和七八个宋兵一起死死抓住吊桥的边缘,和城上扯吊桥的金兵较力。其他宋兵正在护城河边和金兵厮杀。

突然城上一箭飞来,射死一个抓着吊桥的宋兵。宋兵少了一人,吊桥又向上升了一尺多。立即又有两个宋兵不顾一切,抓住了吊桥的边缘,死命向下拉,顿时又将吊桥按了了半尺多。

这时一个金兵一枪将一名抓吊桥的宋兵刺穿,带血的枪尖从宋兵的胸前露出来。那宋兵虽死,仍死死抓住吊桥不放。那名金兵拔出长枪,又向曹勋刺去。

而这时杨炎已冲上吊桥,一见曹勋危险,立即将手中的长枪飞掷而出,将那名金兵当胸刺穿。挥手拔出“碧血照丹青”运足力气,向左侧的铁链砍去。

“咔”的一声,茶壶口粗的铁链应声而断。紧接着,杨炎又一剑斩断右边的铁链。

“咣挡”一声巨响,吊桥落下,溅起一片尘土,在也拉不起来了。

宋军一阵欢呼,冲过了吊桥。

“成功了”邵宏渊大喜。眼看着杨炎的突击队终于成功的占领了城门和吊桥,胜利在望。如果不是在马上,几乎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

“邵都统,全面进攻吧,打散了城外的金兵,我们就能攻进虹县了。”张子盖也按不住心中的兴奋。

邵宏渊点点头道:“不错,全面进攻。”

邵世雍领令率领剩下的三千宋兵也投入了战斗。宋兵开始全面进攻。城外的金兵被迫收缩阵形,拼死抵抗。一时之间,宋军也攻不进去。

城内,大周仁也下令城内的金兵,无论如何也要夺回城门和吊桥。城内的金兵纷纷冲向城门洞。城外的金兵一面拼死抵抗宋军,一面也攻向吊桥。

虹县的城门洞宽一丈多,大约长三丈多,加上吊桥总长约有六、七丈。宋军守在狭窄的城门洞内,金兵人数的优势也无法发挥作用。地形上反而有利于宋军守住城门洞。刀和枪,剑与盾,闪着光芒,发出响声。血从被切开刺穿的肉体中喷射而出,将大地也染成红色。

每一瞬间都会有死亡产生,地上躺满了尸体和鲜血。

论短兵相接,金兵的战斗力却不见得比宋兵强,在加上地形有利,因此尽管金兵发动一轮又一轮的疯狂攻击,却无法攻进城洞一步。死亡的金兵要远多于宋兵。这时大周仁也不禁大为后悔,不该把所有骑兵全部派出城去,如果有铁浮图在,靠铁浮图强劲的冲击身,一定可以夺回城门的。

而在这时,城外的白彦敬也知道形势不妙了。在城外自己的人远远少于宋军,只是因为收缩阵形才暂时不致被宋军击败。但如果不及早消灭抢占了城门的宋军,夺回城门,恐怕虹县真的保不住了。

白彦敬一转头,忽然看见乌代正在自己身边。铁浮图的强大就在进攻中那猛烈的冲击力,在这种没有冲刺空间,只能短兵相接的肉搏战中,铁浮图那厚重的铁甲却成了一个巨大而沉重的负担。因此自金兵的阵式收缩防守以后,乌代就带领铁浮图撒回到白彦敬身边,不在出战。

白彦敬心中一动,立即命令:“乌代,你带铁浮图去抢城门,一定要把城门抢回来。”

乌代道:“得令。”立即对铁浮图大喝:“和跟我来,夺回城门。”

“统制大人,铗浮图来了。”早有宋兵看见,立刻告诉杨炎。

杨炎正在城门洞中间指挥宋军,闻言回头一看,果然铁浮图如同一条黑龙,向吊桥冲了过来。杨炎立刻叫曹勋:“曹勋,你带人一定到守住城门洞,我去挡住铁浮图。”

曹勋道:“大哥,你放心吧,城门洞就交给我了,你可要小心。”

杨炎对剩下的十几个骑兵道:“跟我来,守住吊桥。”

吊桥长约三丈,宽有一丈。可以有三四匹马并排而行,杨炎一马当先,冲上吊桥,手中的长枪划出一道光芒,穿透了冲在最前面的铁浮图的身体。哼都没哼一声,就死去的黑甲骑兵被长枪高高挑起,重重的撞到后面的骑兵身上,后面的骑士从马鞍上滚落,掉进干涸的护城河里。

失去骑士的战马高高举起前肢,在战马的嘶鸣声中,杨炎的长枪再度挥起,将第三个骑士从马上击落。几乎就在眨眼之间,杨炎就连续击到三个铁浮图。

身为铁浮图的队长的乌代,绝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但是在这个时候,也不由自主的涌起一股无法匹敌的恐惧,丧失了上前挑战的勇气。太强了,宋军中竟会有这样强悍的将军。”

悍勇的铁浮图在杨炎面前竟显得如此不堪一击。杨炎的每一枪必将倒下一人,竟没有一人挡得住杨炎的一击。在杨炎的带领下,一向被金兵小视的宋军也奋力死战,一时间即使是铁浮图也无法前进一步。双方在吊桥上混战,城椁上的金兵也不敢乱放箭,以免误伤自己人。

第七个铁浮图从战马上摔了下来,被血染红的长枪还着凌厉的劲气刺透第八个铁浮图的重甲。被长枪刺穿的黑甲骑兵突然紧紧抓住了长枪,死也不松手。这时另外又有两名铁浮图的长枪向杨炎刺过来。

杨炎无奈,只好松开长枪,身子向后一仰,躲过了金兵的长枪。海东青发出一声长嘶,高高举起前肢,杨炎就势一个后空翻,从马背上跃下,落倒吊桥上,“呛”的拨出“碧血照丹青”。

“碧血照丹青”是杨沂中送给杨炎的一口宝剑,虽然锋利无比,但终是短了一些,并不适合在马上作战用,因此杨炎每次使用“碧血照丹青”时,总是下马作战。

这时一个铁浮图见杨炎落马,以为有机可乘,立刻举起长枪,刺向杨炎。杨炎身体一闪,躲过了长枪,举手一剑,砍断了战马的前肢,战马哀鸣着倒地,落马的骑士被宋金双方的马蹄践踏,发出凄残的嚎叫声。飞溅创血更增加了空气的热度。

吊桥的宽度有限,铁浮图无法全部一起投入战斗中,只能三四匹一排冲上吊桥,杨炎手执“碧血照丹青”领着宋兵牢在吊桥上,不断有战马倒地,发出悲痛的嘶鸣,将骑士从背上抛下。枪刺入盾牌,剑刺穿了甲胃,鲜血从伤口喷射而出。怒吼声和惨叫声夹杂在一起,血落在血上,尸体重叠在尸体上,形成一场血肉摸糊的混战。

城外,吊桥,城门洞,城里,四处都展开了混战。

这时邵宏渊又急得满头大汗,宋军连续发动了几次冲击,都无法冲开金军的铁筒阵,胜利眼看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但却又总是差着那么一点点距离,迟迟却不能掌握在手中。他拔出佩剑在空中乱划,手舞足蹈,大声吼叫:“冲,冲啊,杀进城去。”

张子盖在一边轻轻拉了他一把。邵宏渊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停了下来。张子盖道:“邵都统,我看到时间了,下命令吧。”

邵宏渊又看了看战场,还是一场将持不下的混战,终于点了点头,大声道:“点烟。”

杨炎一挥“碧血照丹青”将从地上爬起来的铁浮图刺穿,这是第九波还是第十波攻击,杨炎自己都记不清了。尽管这时城外的金军人数以大大减少,但金兵的抵抗竟出人意料的坚忍,宋军还是不能击散金兵。而金兵用尽办法也无法重新夺回城门。跟着他突击城门的七百宋军这时己剩下不到二百人,犹自也浴血奋战着。吊桥上,护城河里,城门洞里,城内,城外,宋兵,金兵,战马的尸体堆积在一齐,空气中充满了呛人的血腥味。

白彦敬咬着牙,仍然指挥着金军拼死抵抗城外宋军的进攻。自己带来的五千人马只剩了两千多人,他还亲手斩杀了两名作战不利的百户,总算是免强堵住了宋军。但还能够顶住多久,白彦敬自己心里都没有底。占领城门的宋军究竟是什么军队,竟然连铁浮图也奈何不了他们,要知道除了当年的岳家军以外,铁浮图还从来没有输过。

城头上的大周仁也急得跳脚,他己经把城里所剩的金兵全部调到东城门来,对城门洞发动了潮水一样的进攻,但就是这短短三四丈的距离,已经损矢了三百多人,却硬是攻不下来。不过他也看出来,攻占城门的宋兵人数己不多了,只希望城外的金兵能够在坚持一会儿,等他把城门洞里的宋军消灭完。不过他也看到城外的金兵也不多了。现在只能看哪一方能坚持的时间更长一些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金兵慌慌张张的跄上城楼,来到大周仁的身边:“大人,大人,大事不好了,宋军进城了。”

“什么?宋军进城了?”大周仁大惊,急忙问道:“在哪里?宋军是怎么进来的?”

“西门,是西门。宋军从西门攻进来了。”

大周仁心头“嗡”了一声:原来宋军在西城还埋伏着一支人马。他从城头看去,果然西边的大街上己有一队宋军杀了过来。

“完了,虹县失守了。”这是大周仁最后的想法。

原来在宋军定好了今天的作战计划以后,张子盖突然想到,在城西埋伏一支人马,如果东城的战斗将持不下时,也一定会把金兵的兵力都吸引过来,这时城西的伏兵就可以乘虚而入了。

邵宏渊听了也觉得这个声东击西的主意不错,于是就命右军统制李彦孚率军埋伏在城西,等举烟为号。果然,就在城东的战争陷入僵局时,邵宏渊发出信号,李彦孚从西城杀出,很轻松的就打开了城门,杀进了虹县。

曹勋正领着宋军在城门洞里并死抵抗着金兵的进攻,突然觉得压力一松,只见金兵都不在进攻了,反而纷纷后退。在看时,只见金军的后队大乱,一员宋将黑甲,黑马,手使长柄战斧率领着一支宋军,从金军的后面杀了过来。

那名宋将十分勇猛,每一次战斧挥下,必然会有一名金兵倒地,黑色的甲胃上己站满了鲜血。转眼之间,已杀散了金兵,领着宋军穿过了城门洞,杀出城去支援城外的宋军。

这时曹勋跑上吊桥,找到杨炎,道:“大哥,我们赢了。”

杨炎这时算完全松了一口气,忽然一下子觉得全身虚脱,四肢无力。将“碧血照丹青”插在地上,支住身体,道:“可真不容易啊!总算是攻下了虹县。”

曹勋一手搭在杨炎的肩膀上,一手高举着手中的长枪,和残余不足百人的突击队一齐振臂高呼:“赢了,我们赢了。”

这时,在城外和宋军激战的白彦敬终于知道大势以去,就算是孙武复生,白起在世也无回天之力了。立刻当机立断,和乌代一起杀开了一条血路,逃走了。大周仁被困在城中,无法突围,最终自刎而亡。

虹县终于被宋军攻占了。

这时杨炎己顾不上满地的血污,一屁股坐在吊桥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曹勋也在杨炎的身边坐下。道:“大哥,今天的战斗比那天马翁店的战斗可要激烈得多啊!不过我却不觉得那么难受了,我这算不算是进步了。”

杨炎苦笑道:“这大概就像王统领说的那样,我们大概是越来越习惯了。”

剩下的宋军也都尽彼力尽,个个满身血污,也不知是自已的血还是敌人的血。也者坐的坐,躺的躺,在也无力去逭击金兵。曹勋看着这些精神完全放松下来的宋兵,道:“大哥这个时候,如果金兵再杀回来,我们可就全完了。”

杨炎正要说话,只见一员宋将策马跑了过来。正是那才那名使长柄战斧的勇将,这时他身上也溅满鲜血,不过看来精袖比杨炎他们这邦人要好得多。他来到吊桥边,翻身下马,来到杨炎身边,拱手施礼道:“请问阁下就是杨统制吗?”

杨炎坐在吊桥上,也拱了拱手道:“在下就是杨炎,现在是背嵬军的代统制。不过我可实在没有力气站起来了,只能坐着说话,还请见谅,不识这位将军尊姓。”

那宋将也豪爽的笑了起来,摘下了头盔,原来他年纪也不大,二十三四岁的样子。道:“在下毕再遇,是右军的统领。”

杨炎道:“哦!原来是毕统领。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呀?”

毕再遇道:“在下是随张都统来的。请问杨昌鹏和杨统制您么称呼?”

杨炎一怔,有些惊异道:“是我的堂兄,怎么毕统领认识他吗?”心中却想,他怎么会问起杨昌鹏,莫非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毕再遇笑道:“这就没错了,在下和杨昌鹏是同年的尚武院学生。以前也同在荆湖路鄂州御前驻军中一齐待了一年的时间,后来各自被调开了。但在那时常听昌鹏兄提起过杨统制。”

杨炎这才恍然大梧,笑道:“这么说来,大家可都还是学友,说起来毕统领还是我们的前辈。”

曹勋也在一边插嘴:“是啊!这么说大家可都不是外人,可都近得很。”

毕再遇道:“在下可不敢挡,早听昌鹏兄说杨统制的武艺超群绝伦,前日看见统制在城头大显神威,方信昌鹏兄所说不假,当时在下心里就好生佩服。”

杨炎叹道:“毕统领太过讲了,什么大显神威,差一点儿连小命都没了,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呢?”

曹勋也道:“就是,就是,那天如果最后没有我拿着两面盾牌护着大哥,大哥你早就挂了,所以大哥可是我救了你一命,所以你要把功劳分我一半,赏的东西我也……哎哟,别踢我大哥。”

“咚”的一声,早被杨炎一脚踢下吊桥,掉到干涸的护城河里。

毕再遇也被引得一阵大笑,指着吊桥上的金兵尸体道:“这就是金人的铁浮图吗?”

杨炎点点头,道:“是啊,怎么样。”

毕再遇道:“我常听家父提到金人的铁浮图如何厉窖,在下早就想会会他们,可惜刚才追击金军时他们都只顾逃跑,设有应战。不过听说杨统制在马翁店一战中大破铁浮图,今天又一人独挡铁浮图守往吊桥,杨统制觉得铁浮图的战斗为如何?”

杨炎叹道:“什么大破铁浮图,不过是饶幸罢了。马翁店一战如果不是蒲察徒穆太过轻率的冲在最前面,侥幸被我杀死,使金军无首,全军大乱,胜负还难定。今天不过是吊桥上地方狭窄,铁浮图不能一起冲杀,否则就凭我一个人怎么挡得住呢?”

毕再遇点点头,道:“我常听家父说他当年在郾城一战中是如何大败铁浮图,可惜我一直没有机会亲身领教铁浮图是如何厉害法。”

杨炎问道:“郾城之战?那可是当年岳武穆指挥的。毕统领的令尊是……”

毕再遇颇为骄傲道:“家父当年便是在岳少保帐前效力,随他老人家参加了郾城之战。”

杨炎一听,又问道:“毕统领可曾见过岳武穆吗?”

毕再遇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在下出生之时,岳少保己经归天,实在无缘见到他老人家。”说着叹息不巳。

杨炎一算,岳飞己死去二十六年,毕再遇大概正是岳飞死后一两年出生的。

这时一个传令兵跑了过来:“邵都统有令,各将士速回本队,整装进城。”

***** ***** ***** ***** ***** *****

经过艰苦的战斗,宋军终于攻占了虹县。整个战役,金军连同援军共有一万五千人马参战,结果逃走的不足两千人,斩虹县守将蒲察徒穆,大周仁,千户十四人,百户七十九人,殍虏两千多人,宋军获战马六百多匹。

宋军参战人数为二万八千人马,阵亡人数超过五千,伤兵也有近三千人。统制刘彦庆、陈进阵亡。邵宏渊在捷报上表杨炎功第一,并将杨炎斩杀蒲察徒穆,蹬城夺旗,献策,突破城门等功劳在报捷文书中详细说明。

而在另一条战线中,李显忠也以经攻下宿州。原来早在李显忠出兵之前,中军参将虞公亮便提议,先遣三百人装作百姓,混入宿州城。在李显忠进攻宿州之时,混入城中的宋兵在城中放火,制造混乱,虞公亮乘乱率军用轰天雷炸开城墙多处,内应外合,攻下宿州。虞公亮也被李显忠表为功第一。

***** ***** ***** ***** ***** *****

宋军进入虹县以有二天,城中的一切行政都由宋军接管,城里的秩序也都渐渐恢复,街头巷尾也渐渐有人走动,有些买卖店铺也都开张了。

这天杨炎也挨上便装一个人在城中闲走。

虹县城的规模并不大,街道也不很宽阔,没有马道和车轨,房屋也多为土胚,砖房也大多被金军拆了,用来守城。

杨炎正在闲逛,忽然听到右边传来一阵呼喊:“救命啊!抢劫啊!”

杨炎皱了皱眉,疾步拐进右边的街道,只见五六人宋兵正从一家小酒店中走出来,一个个红光满面,显然是喝了不少酒了。前面一人一手提着几只熟鸡,一手抱着一个酒坛,笑嘻嘻道:“回去也够大伙儿吃一顿的了。”

后面一个手里抓着几串铜钱,嘴里骂骂咧咧:“找了半天,还不到一惯钱,虹县里怎么尽是些穷鬼。”

店里还有两个宋兵,正拉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走出店来,那姑娘吓得“哇哇”大哭,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从后面跟出来,一面哭,一面骂:“你们这里天杀的贼兵,白吃白拿不说,迮要抢我的孙女,还右没有王法了。”

一个宋兵抓往那老头道:“老头,你习识相点,老子们可都是大宋的正规军队,辛辛苦苦打败了金狗,慰劳慰劳老子还不应该吗?”

拉着那姑娘的宋兵也道:“就是,你这小娘们还不知道和多少金狗睡过觉呢,还装什么烈女啊!”说着几个宋兵一阵哄笑。

那姑娘嚎啕大哭,死也不肯跟宋兵走。老头一面拉阻,一面骂道:“你们这些没天良的东西,就是金兵在这里的时候也没有这么胡来,你们算什幺宋兵,天那天那,难道大宋的军队都是你们这样没有天良的东西吗?要是这样,还不如让金兵来管这里呢!”

有个宋兵火了,一把抓住老头的胸襟,道:“个老不死的,你说的是什么,敢替金狗说话,你是活得不奈烦了吧。”

老头道:“你们抢了我的孙女,我也就不想活了,干脆你们就把我杀了吧。”

那宋兵大怒:“死老头子,你以以老子不敢杀你吗?老子杀你不过就像踩死个蚂蚁。”说着拔出了腰刀,作势要杀老头。

老头两眼一闭,伸着脖子等着来杀,姑娘见了,哭得更凶了。

杨炎看得心中大怒,厉声道:“住手,你们要干什么?”

几个宋兵吓了一跳,但一看杨炎穿着便衣,以为也是城中的百姓,便又都满不在乎起来。

一个宋兵走到杨炎面前,道:“妈例,你是什么鸟人,也敢管老子们的事情。”

杨炎厉声道:“你们是那个军的,怎么敢虏掠百姓,强抢民女,眼里还有没有军法了。”

那宋兵恼差成怒道:“军纪,老子就来告祈你什么是军纪。”说着冲着杨炎就是一拳打来。

杨炎一伸手,抓住拳头,那宋兵只觉手被一支大钳夹住一样,抽不出来。杨炎一用劲,那宋兵顿觉疼痛欲裂,连骨格都“格格”作响。

另几个宋兵见同伴吃了亏,立刻上来帮忙。杨炎一手紧抓着那个宋兵,一顿拳打脚踢,打得那几个宋兵东倒西歪,站不起来。

拳头被抓的宋兵忍不住痛,哀救道:“大爷、大爷,你快放手,骨失都要碎了。救救你,饶了我吧。”

另几个宋兵见打不过杨炎,傈出言恐吓道:“你可知道,我们可是大宋的正规军队,敢得罪我们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杨炎“哼”事一声道:“你们还算是大宋的军队吗?你们是那个军的。”

几个宋兵面面相嘘,答不上话来。那千拳头被抓的宋兵忙道:“我们都是左军的。”

杨炎点点头,道:“好,那带我去见你们的左统制。”

几个宋兵呆了一呆,有一个道:“你是什么人,要见我们统制。”

杨炎道:“我是背嵬军的代统制杨炎。”

* ***********

虹县,县衙。

这里暂正作为邵宏渊的临时帅府。这时邵宏渊正在和儿子邵世雍,心腹李石议事。

原来李显忠攻下宿州以后,得知邵宏渊也攻下了虹县,便给邵宏渊来信,告诉邵宏渊,现己探知金国左元帅纥石列志宁率领五万人马来复夺宿州,请邵宏渊迅速安顿好虹县事务,到宿州和李显忠合兵,共同对抗金兵的进攻。

邵宏渊把信扔到桌子上,“哼”了一声道:“李显忠才刚立了点功劳,就狂刭不知自己是谁了,怎敢对我指手划脚。”

邵世雍把信拿起来,看了一遍也愤愤道:“李显忠凭什么来信让我们去和他合兵。我们去了,岂不是要听他调度,就是打退了金兵,功劳也都是他的。”

邵宏涮“啪”的拍子一下桌子道:“李显忠算什么,不过是运气好,遇到灵壁、宿州的守将无能,才饶幸获胜,让他来打虹县试试,只怕是到现在也打不下来。”

其实李显忠虽不是邵宏渊的上司,但职位却高于邵宏渊,这回攻下灵壁、宿州,功劳也大过邵宏渊,不过邵宏渊心中嫉妒罢了。

宋时武将相互嫉妒,互不配合,往往有宋军陷八敌军围困,邻近的友军却不闻不问是常事。加上历朝树武将的防范甚严,皇帝和执宰大臣也默许这种风气滋长。

当年岳飞以三十二之龄受封节度使时,虽然是立下相当的战功,但仍引起同僚的张俊、韩世忠、刘光世等人不平。好在岳飞刻意和这几人搞好关系,平杨么之后,曾赠给张俊、韩世忠各楼船一艘,终于使韩世忠改变了态度,和岳飞交好。而张俊反而愈忌之,才有后来伙同秦桧害死岳飞之事。

李石道:“都统大人,别生气了,我们到不如不去宿州,让李显忠和金兵火拼去吧!”

邵宏渊点点头道:“不错,就让李显忠吃点苦头,免得他这样拔扈。不过不去宿州边要有个理由吧,回信该怎么说呢?”

李石道:“都绞大人回信就说我军刚刚攻下宿州,伤亡损矢狠大,人马疲惫,须要修整,等到修整完毕以后再去宿州。”

邵宏渊大笑道:“好办法,好办法,李参军果然是出的好主意。”

这时一个士兵进来报道:“背嵬军统制杨炎,左军绞制左士渊有事求见都统大人。”

注:按宋史算毕再遇在乾道三年(1167年)应是二十一岁,小说中将他的年龄改大了几岁。

另外毕再遇的父亲毕进是在建炎(1127-1130间从岳飞护卫八陵,转战江、淮。并没有参加过偃城大战。

延伸阅读

期权两融招商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gsva.shtml
暂无

维卡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cny.shtml
维卡汽车美容是英国汽车调校行业领导厂商Viezu在中国的服务提供商,Viezu在汽车

王子调茶室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pgu.shtml
王子调茶室品牌之所以在我国的饮品市场备受大家的欢迎,就在于其更加懂得了创新研发与创意

斯太尔机械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no12.shtml
斯太尔机械理念:创新的技术,制造创新的产品,提供优良的服务,创造很越的价值。服务承诺

行动成功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6xu7.shtml
行动成功,上海行动成功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是一家业内知名的管理培训公司,是

牧鹰数码艺术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xeur.shtml
童年是一个人性格形成的关键时期,如果把人生分为几个季的话,那么童年可以说是人生的季。

艺林堂足疗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ssr4.shtml
郑州艺林休闲按摩服务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足浴按摩,足部疾病防治、中医推拿、保健咨询为一体

雀斑王除斑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y59i.shtml
雀斑王除斑公司自92年建所以来,经过多年的临床经验、研究,为天下女人美丽造就一个又一

佰迪乐KTV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suu1.shtml
佰迪乐公司自2005年创立以来,现已发展门店至25家,是唯一一家进驻南宁华润万象城的

中德创联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ujq2.shtml
中德企业是一家专业从事室内空气检测仪器、净化治理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高科技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零之 嗨!弃妇,请收下我!在线阅读第四节

    通天点了点头,突然心下升起一阵悸动,半晌,通天朗声大笑,道:“我道是为何好奇来此,原来是你我之间有师徒之缘。”“也罢,你拜入我门下,我赐你一道号,你看可好?”四处生灵皆在化形,唯有赵斌这里通天好奇现身,而且刚好赶上赵斌还未起道号的时候,两人之间也确实有缘。闻言,赵斌心道:前世看小说,这通天教主我到是

  • 东溟在线阅读第9章

    今日的月亮不圆,月光自然也不强。院子里的红烛都被风璟熄灭了,光线自然暗淡下来。只能瞧出模糊的身影,也看不仔细。此时,轻云浅的耳边响起风璟的声音,“女人,下次脱衣服,也要看场合!只有我一个人在的时候,我不介意,但要是有其他的雄性动物,你敢脱试试!”轻云浅觉得风璟莫名其妙,她现在懒得理会风璟,反正她不想

  • 舟新文《女配逆袭记【快穿】》

    “轰轰轰”一阵爆炸声响起,还在和丧尸搏斗的异能者们,望向前方爆炸的地方。知道是高阶异能者和丧尸王同时被爆炸引起的,任何一方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巨响和动静。不过即使这样,谁也没有慢下手里的动作,继续战斗,一场事关人类存亡的战斗。抱着巨疼的脑袋,孟红梅还在想,难道自己没有死吗?不可能啊,她悲催的被丧尸王拖着

  • 苍雷传记之我竟然重生了?

    下一刻,他的眼前突然有些模糊!眼前的事物开始映入眼帘!“啊!我的眼睛!!”感受到眼前的事物,萧希涵瞳再也撑不住了,震惊说道。萧希涵的眼睛,在被邪教抓去后,就被挖去,并且注入诅咒,除非是神王降临,否则永远不能恢复!而且,他的眼睛的视力,还在继续恢复着!还没完,他身上的黑暗气息,也以飞快的速度消失着!头

  • SD同人——空色未来狼叼了

    “胡说,张家村何时进狼了。”村长呵斥一声,那人讪讪的低下头去,没敢再说,但嘴里却还是在低声嘀咕着。“不是狼给叼走了,那张余果去了哪儿。”在场寂静,那人声音虽低,但众人还是听到了,包括村长,包九六括周婶子。周婶子脸色陡地惨白,被村长扶着的身体更是发软着要倒下,嘴里念念有词。“这可如何是好,我昨日不该走

  • 三国:我的老婆是吕绮玲第三章在线阅读

    萧然头也没回,好像身后之人这番话说的不是冲着自己,他抿了口茶水淡淡说道。“第一点我是以毕业学生的身份参加,每一个智商稍微正常同学都知道我是这个班里的人,第二点你不是这个饭店的人员无权过问我来与不来,而第三点我想询问一下,你是不是出门之前吃屎了,要不然我怎么从你嘴巴里闻出一股大粪味。”说完话他向着附近

  • 内涵段子手在线阅读送给你们,如何?

    林湘玉之所以针对她,是因为她们在同一所学校,一同进这个公司实习,又一同转正。但是,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公司,因为名字都有玉字,很会被人拿来比较,出来的结果,就是不管是学校还是公司,她的成绩都比林湘玉好,这让林湘玉对她产生愤恨。然而,让林湘玉对她更加怨恨的最主要原因,实则就是陈然。从在学校时,林湘玉就喜

  • 玄手第9章在线阅读

    雨,停了。正午十分。楚天身穿黑衣黑裤,不急不缓来到百悦集团楼顶。乐以琴办公室放着节奏舒缓的轻音乐,一尘不染的硬木桌上摆放三杯茶水,茶烟袅袅,茶香凝而不散,秘书竹文、保安队长王勇征、财政部长朱苦,三个人分别端坐在乐以琴面前。看到楚天推门而入,犹如踏入自家后院一般随意,王勇征冲楚天挤眉弄眼,比手画脚。以

  • 异世天王养成记在线阅读第二节

    说起裴朝朝和裴暮的孽缘真的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清。裴朝朝一开始并不是穿越司的工作人员,和广大其他员工一样,裴朝朝就是个普通人,然后遇到裴暮的时候,她是裴暮他们家收养的小孩。但是由于他们妈妈太喜欢她了,15岁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亲生的孩子,后来听到有人说裴家收养了个小孩,内心惴惴不安跑去问裴妈妈,结果

  • 零度第九章在线阅读

    ‘胡一菲,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从门外冲进一个浑身贱样,眼睛小小的帅哥,对胡一菲怒叫到。而此时的胡一菲真在回忆以前的事呢,胡一菲4岁失去你父亲,和母亲一起生活,因为从小没有父亲得爱护,别人欺负了她也不敢和母亲说怕母亲有想起了伤心事。如果是别人很可能成为一个没有自信,自卑得小女孩,但胡一菲不一样,她十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