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柏先生真的不好追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其野 来源:晋江文学城

魏无羡的活泼叫江厌离眼眶微热,她已经……许久没有见过这样的阿羡了。

虽然魏无羡努力的想掩饰自己与过往的不同之处,但江厌离毕竟是看着魏无羡长大的,如何察觉不到魏无羡的变化?

只是看出魏无羡不愿提及,她便体贴的不提,以免触及弟弟的伤心事。

其他在求学期间认识魏无羡的一干人,如聂怀桑,金子轩,蓝曦臣和蓝忘机,他们或多或少都了解魏无羡的品行,更清楚魏无羡的天资。

当看见魏无羡拿着自己的佩剑逗蓝忘机的时候,聂怀桑手里拿着的扇子敲了敲自己另一只手的手心,若有所思,“魏兄平日里虽然不怎么佩戴自己的剑,但他剑术极佳,可见纵使不佩剑,私下里也没有懈怠过,更能看出魏兄对剑道的喜爱,如此喜爱剑道,魏兄怎么会改修他途?而且,射日之征后,魏兄手里的武器就成了那支叫陈情的笛子,随便再没有看见他带出来过,也因此总是被人拿这个攻击他。”

聂怀桑越想越觉得奇怪,“我认识的魏兄,若是有人挑战他,他怕是乐得很,而今却是宁愿被人指责没有教养,都不佩戴他的剑,这很奇怪。我总觉得……魏兄不佩剑,必有内情。

聂怀桑的疑问,亦是其他熟悉魏无羡的亲友心中的疑问。

而蓝忘机垂下眼睑,忽而道,“魏婴……似灵力有损。”

他的这句话引来身边众人的注目。

蓝曦臣微微蹙眉,“忘机,你可确定魏公子是灵力有损?”

灵力有损可不是小事。

“未有证据。”蓝忘机道。

这四个字一出,叫人皱眉。

大家又安静了下来,共情还在继续。

——

几名门生撑蒿而划,用网去追逐那水中黑影。

另一边又叫起来:“这里也有!”

那边水中也是一片黑影一翻而过,数只细舟拖着网飞驶而去,却是什么也没网住。

魏无羡若有所思,道:“怪了。这影子的形状,不像人形。而且忽长忽短,忽大忽小……”余光忽然瞥见蓝湛那边船侧的黑影,当即脱口提醒,“蓝湛你船边!”

蓝忘机背上避尘应声出鞘,刺入水中。

片刻之后,又锐啸着从河中飞出,带起一道水虹。

却是什么也没刺中。

他握剑在手,神色凝肃,正要开口,一旁另一名门生也飞出长剑,朝河水中一条倏地游过的黑影刺去。

可他这一剑入水之后,却再也没有出来。

催动剑诀,再三回召,也没有任何东西从水里被召出。

他那把剑竟像是被湖水吞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名门生瞧着是个与魏无羡他们差不多大的少年,失了佩剑,脸越来越白。

一旁有年长的门生道:“苏涉,目下都没查清水里是什么东西,你为何擅自催剑入水?”

苏涉像有些发慌,神色却还算镇定:“我见二公子也催剑入水……”

——

“这是苏宗主?”有人认出了苏涉。

虽说苏涉如今自立门户,但知道内情的都知道,他是被蓝氏逐出门墙的外门弟子,就连现在掌握的秘技,都是仿照蓝氏绝技,尤其他本人还喜欢模仿蓝忘机,叫蓝氏颇为不喜。

苏涉现在也在此境中,脸色难看至极。

“没想到苏宗主还有如此不知深浅的时候,含光君催剑入水他便也催剑入水,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资格跟含光君相提并论,他手里的灵剑可又能与避尘相比较?含光君可以在不明敌物之时催剑入水无事,其他人可却未必。”

听到这句话,苏涉脸色发白,又透出几分羞耻的红,仿佛受到了什么侮辱。

但他而今根本没有资格说什么,偷偷瞅了蓝忘机一眼,眼底蕴藏着几分深刻的恨意。

而共情之中,苏涉的反应跟境内几乎一模一样,偷看蓝忘机,但蓝忘机根本没有看他。

——

蓝忘机凝神望水,须臾,避尘再次出鞘。

这次剑身并没**水中,而是剑尖一挑,将一片蹿过的黑影从水底挑出。

湿淋淋黑漆漆的一团“扑通”一声,摔在船板上。

魏无羡踮脚一看,竟然是一件衣服。

魏无羡笑得险些一头载进河里,道:“蓝湛,你好厉害!我第一次看到捉水鬼把水鬼衣服扯上来的。”

蓝忘机只是察看避尘的剑尖有何异样,似乎已打定主意不与他交谈。

江澄道:“你闭嘴吧。刚才水底游过来的,确实没有水鬼,只有一件衣服!”

魏无羡当然也看清了,他只是不逗蓝忘机两句浑身不舒服,道:“刚才溜来溜去的,就是这件衣服?怪不得网抓不住,剑刺不中,形状变来变去。可一件衣服,总不能吞掉一把仙剑。这水里肯定还有还有别的东西。”

此时,船只已飘至碧灵湖的中心。

湖水颜色极深,墨绿墨绿。

忽然,蓝忘机微微抬头,道:“现在立刻回去。”

蓝曦臣道:“为何?”

蓝忘机道:“水中之物是故意把船引到碧灵湖中心来的。”

话音刚落,所有人感觉船身猛地一沉。

水流迅速蔓延入船,魏无羡忽然发现,碧灵湖的湖水已经不是墨绿色了,而是接近黑色。

尤其是接近湖中心的地方,四周不知不觉生出了一个巨大漩涡,十几只船都顺着漩涡正在打转,边转边往下沉,就像要被一只黑色的巨嘴吸下去!

出鞘声铮铮响成一片,各人陆陆续续御剑而起。

魏无羡已升到空中,俯首下望,却见那名驱剑入水的门生苏涉站的船板已被吞下了碧灵湖,他双膝过水,满面惊慌却也没出声呼救,不知是不是吓到了。

魏无羡不假思索一弯腰、一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拖了起来。

多带了一个人,他脚下剑身陡然一沉,然而仍在上升。

可没上升多久,从苏涉那边忽然传来一股大力,险些把魏无羡从剑上拉下来。

苏涉的下半身已没入湖中那个黑色漩涡里,漩涡愈转愈急,他的身体也愈沉愈深,仿佛什么东西潜伏在水底,正抱着他的腿往下拖。

——

“魏……魏公子这是在救人?”

即便是之前都对魏无羡诅咒辱骂的众修士,面对这个场景,也没法指责魏无羡半分不是。

“这魏无羡……少年时倒是个侠义之辈,不过说起来,魏无羡也算是对苏宗主有过救命之恩,怎么受到人攻讦之事,苏宗主不曾为其辩解一句?”

“这位仁兄原来不知道?苏涉原是蓝氏外门弟子,当初岐山温氏还在时,曾跟含光君一起去不夜天教化司听训,据说当时温狗想以人血引屠戮玄武出来,盯上了一个金氏的姑娘,金子轩公子和含光君都不让温狗以人血引屠戮玄武出来,苏涉为了保命,想抓住那金家的女弟子交出去,被含光君打飞了,从那儿逃出去之后,便脱离了蓝氏,自立门户。他这种人,就是个恩将仇报之人,不念魏无羡的救命之恩有什么奇怪的?”

经历过玄武洞一事的几个世家子,包括金子轩、江澄和蓝忘机,都瞥了那说话的人一眼。

他们虽不认识这个人,但能知道的如此详细,想必是当时跟着一起去教化司听训的哪家子弟之一。

苏涉的脸色愈发难看,但此情此景,容不得他狡辩。

——

江澄原本踩着他的三毒,好整以暇地升到湖面上空二十丈左右的高空,低头一看,满心不快地冲下去,道:“你又在干什么?!”

从碧灵湖里传来的吸力越来越大,魏无羡这把剑胜在轻灵奇巧,恰恰弱在力量不足,几乎生生被压到了逼近湖面的低空。

他一边稳住身体,一边双手并用拽住苏涉,喊道:“谁来搭把手!再拉不上来,我可要放手了!”

忽然,魏无羡后领一紧,身体被人腾空提了起来。

他扭头一看,蓝忘机正单手拎着他的后领。

虽然蓝忘机只是目光淡漠地望向别处,可他一个人、一把剑,承受了三个人的重量,同时与湖中不明怪力抗衡,他们的位置却仍在稳稳地升高、升高。

——

“如此看来,对苏涉有救命之恩的,不止是魏无羡,还有含光君啊!”

“含光君于他有救命之恩,他还叛出蓝氏,当真是狼心狗肺!”

苏涉脸色铁青,牙根都快被他咬碎了。

你们懂什么?!

——

魏无羡道,“蓝湛,你这剑力气挺大的啊?谢谢谢谢,不过你为什么要揪我的领子?拉着我不行吗?你这样我好不舒服。我把手伸给你,你拉我吧。”

蓝忘机冷声道:“我不与旁人触碰。”

魏无羡道:“我们都这么熟了,还算什么旁人呀。”

蓝忘机道:“不熟。”

魏无羡佯作受伤道:“哪有你这样的……”

江澄实在忍不住了,骂道:“哪有你这样的!!!被人揪着领子吊在半空中的时候能少说两句吗?!”

一行人御剑迅速撤离碧灵湖,落到岸上。

蓝忘机放开抓着魏无羡后领的右手,从从容容地转身,对蓝曦臣道:“是水行渊。”

蓝曦臣摇头:“这便棘手了。”

碧灵湖和这条河道里最可怕的不是什么水鬼,而是在里面流动的水。有些河流或湖泊因地势或水流原因,经常发生沉船或者活人落水,久而久之,那片水域便会养出了性子。就像被娇惯了的小姐不肯短了锦衣玉食,隔一段时间就要有货船和活人沉水献祭。如果没有,便要作怪自行索取。

——

“姑苏蓝氏的碧灵湖从未出现过水行渊,怎么会有水行渊呢?”

“是啊,我也曾在姑苏蓝氏山脚下的彩衣镇待过一段时间,彩衣镇一带的人都熟谙水性,极少有沉船或者落水的惨事发生,这附近不可能养得出水行渊这么凶恶的东西,”这人顿了顿,“除非是被人从其他地方赶过来的。”

“水行渊一旦养成,那便是整片水域都变成了一个怪物,极难除去。除非把水抽干,打捞干净所有沉水的人和物,暴晒河床三年五载。可是彩衣镇的居民靠水为生,把水抽干暴晒河床三年五载,彩衣镇靠什么养活家人?这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

“倒是有损人不利己的法子可以解一时之忧、一方之患。”那就是把它驱赶到别的河流和湖泊里,叫它去祸害别处。

那人话虽未说完,但聪明的人都明白言下之意。

——

蓝忘机问道:“近日有什么地方受过水行渊之扰?”

蓝曦臣指了指天。

他指的不是别的什么,正是太阳。

魏无羡了然,心中暗道,果然是岐山温氏。

仙门之中,大小世家,星罗棋布,数不胜数。

然而在此之上,有一个绝对凌驾于它们的庞然大物,岐山温氏。

温氏以太阳为家纹,意喻“与日争辉,与日同寿”,仙府占地甚广,可比一城,名为不夜天,又称“不夜仙都”。

据说城中无黑夜。

说它是庞然大物,因为无论门生人数、力量、土地、仙器,其他家族都是望尘莫及,没有能与之抗衡者。

不少修仙之人都以位居温氏客卿为无上荣耀。

以温氏行事的风格,彩衣镇的水行渊,极有可能就是他们赶过来的。

虽然已知此地水祟根源,众人却反而默然了。

若是温家人干的,无论怎么控诉谴责,也是于事无补的。

首先他家不会承认,其次也不会有任何补偿。

一名门生不忿道:“他家把水行渊赶到这里来,可要害惨彩衣镇了。若是水行渊长大了,扩散到镇上的河道里,那么多人,就会天天都在一个怪物身上讨生活,这真是……”

摊上这种别人扔过来的疑难杂症,姑苏蓝氏从此以后必然麻烦不断,蓝曦臣叹道:“罢了。罢了。回镇上吧。”

他们在渡口上了新船,朝镇中人口密集处划去。

穿过拱桥,船只驶入河道,魏无羡又发作了。

他竹蒿一抛,一脚踩在船舷上,对水照镜,瞧瞧自己头发乱了没,浑不像刚刚挑过数只水鬼、从水行渊嘴里逃脱,气定神闲地冲两岸抛出一溜儿的媚眼:“姐姐,枇杷多少钱一斤?”

他年纪极轻,相貌又明俊,这般神采飞扬,真真是如轻薄桃花逐流水。

一女子拨了拨斗笠,扬首笑道:“小郎君,勿用钱白送一个你好伐?”

吴音软糯,清甜清甜的。说者唇齿缠.绵,听者耳畔盈香。

魏无羡拱手道:“姐姐送的,自然是要的!”

那女子伸手入框一摸,扬手飞出一只圆溜溜的金枇杷:“勿要介客气,看你生得俊!”

船行极快,两船相迎立即擦舷而过,魏无羡回身接个正着,笑道:“姐姐生得更是美!”

他在一旁天花乱坠蜂蝶乱飞,蓝忘机则目不斜视一派高风亮节。

魏无羡得意地将枇杷拿在手里抛了一抛,忽然指着他道:“姐姐,你们看他俊不俊?”

蓝忘机无论如何也没料到,他会忽然扯上自己,正不知如何应对,河上女子们齐声道:“更俊!”

这中间似乎还掺了几个汉子的嬉笑声。

魏无羡道:“那谁送他一个?只送我不送他,怕他回去跟我呷醋!”

整条河中荡漾起一片莺莺呖呖的笑语。

另一个女子迎面撑船而来,道:“好好好,送两个。吃我的,小郎君接!”

第二只也落入手中,魏无羡喊道:“姐姐人美心肠好,我下次来买。买一筐!”

那女子音色明亮,胆子也更大,指蓝忘机道:“叫他也来,你们一起来买!”

魏无羡把那只枇杷送到蓝忘机眼前。

蓝忘机平视前方,道:“拿开。”

魏无羡便拿开了:“就知道你肯定不会要的。所以呢本来就不打算给你。江澄,接着!”

恰好江澄乘另一艘小船飞掠而过,他单手接了枇杷,露出一点笑容,旋即哼道:“又在搔姿弄首啦?”

魏无羡春风得意道:“滚!”

转头又问:“蓝湛,你是姑苏人,也会说这里的话吧?你教教我,姑苏话怎么骂人?”

蓝忘机扔给他一个“无聊”,上了另一艘船。

魏无羡原本也没指望他真的回答,只不过听这里人口音嗲嗲十分有趣,想到蓝忘机从小肯定也说过这种话,撩他好玩儿罢了。他仰头喝了一口糯米酒,拎着那只圆滚滚黑亮亮的小坛子,一抄竹蒿,杀过去打江澄了。

——

魏无羡此刻的视线里全是江澄应对他竹篙的样子,蓝忘机眸色沉沉,满心不愉。

蓝曦臣不禁回忆起当日的情形。

当时他心事重重,正思索如何应对水行渊,如何向彩衣镇的镇长交代诸多的后续事宜。

不料忘机忽然来到他身边,不多会儿,对面迎来一只吃水极重的货船,船上压满了一筐筐沉甸甸的枇杷。

他见忘机看了一眼,便从弟弟的眼眸里看出了几分情绪。

猜他想吃,便问他,“你想吃枇杷,要买一筐回去吗?”

不料忘机却拂袖而去,回了他硬邦邦的两个字,“不想。”

还站到另一艘船上去了。

而今共情了魏无羡,他方知他思索如何解决水行渊的时候,竟错过了魏公子撩拨忘机的情形。

他后面那句话,无疑惹恼了忘机。

想到此处,蓝曦臣不禁看向弟弟,“忘机,如今可还想吃枇杷?”

蓝忘机:“……”

回视了兄长一眼,他耳根都红了。

周围人太多,他实在难以启齿。

蓝曦臣见状心中了然,不禁微微一笑,“待从此地出去,还是请魏公子带忘机去吃枇杷吧。”

蓝忘机:“……”

延伸阅读

萧萧郎的心声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hywyx.cn/pian.shtml
看着忙于“画画”的小女儿,柳丹有些头疼,“圆圆听话,不吃饭妈妈要没收彩笔和纸了。”因

耀莞之杀BOSS(5)  http://www.hywyx.cn/nc8r.shtml
4级白色装备,只要再升一级就可以装备了!心动不如行动,我手提铁剑,缓缓逼近一只野猪,

和造物主谈恋爱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hywyx.cn/gy5r.shtml
月牙挂在天空,深邃而又神秘的星空在宇宙中形成一处处美妙的美景,是否有某颗星球孕育着生

爱情公寓:咸鱼包租公在线阅读柳世界厌学  http://www.hywyx.cn/gtde.shtml
第9章柳世界厌学不过此时来到现场第一次参加打歌舞台的柳世界还不知道这些。她看着其他爱

奇闻探秘在线阅读夜袭营 死士半百  http://www.hywyx.cn/a908.shtml
赵正亲率七千兵马前往襄武,而此时的羌军也从高地上退了下来,当道扎寨。没有了地利优势的

[网王同人]水色倒影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hywyx.cn/d0dw.shtml
立时,那站在宫外的两名太监便冲了进来。陈臻和被嬷嬷的话,吓的面无血色,她匍匐到那嬷嬷

穿到未来去修真之白·情话boy·郁年已上线  http://www.hywyx.cn/gi46.shtml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嘛!”白郁年被逗得忍俊不禁,放声大笑,待情绪平复后才又继续道:

最后一个死亡骑士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hywyx.cn/xdj0.shtml
她兴高采烈的介绍着自己发现的东西,只要她将发现的东西研究透彻,就可以帮到树木的成长了

妈呀!我成了两界传奇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hywyx.cn/byiu.shtml
折枝听到财神这句话,直接愣在原地,她压根就往这方面去想过,“刻意的?”“难道你不觉得

穿越之改天换地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hywyx.cn/gemz.shtml
“不管走到哪儿,是块金子总会发光的。”老师的话时常在脑边响起,阿旺发自内心地说:“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心在线阅读第四章

    小小看着他们愁眉苦脸就问“厨子大叔,你们怎么了?为什么现在还不做饭啊?”今天掌厨的师傅说:“小姑娘,你有所不知,王爷每天吃着山珍海味,现在要我们做些新花样,可我们实在是想不出啊!”小小想了一会说:“大叔,你别这样,我来帮你啊,我也会做菜的,而且我做的东西保证王爷没有吃过。”厨子听完用怀疑的眼神盯着小

  • 我的老婆是怪兽在线阅读第一章

    “靳尧,准备一下,该你上场了!”副导演远远地喊。“哎,来了!”靳尧脱下最外面厚厚的羽绒服,露出一身古装白衣,夜色下衣袂翻飞,颇有些我欲乘风归去的仙气飘飘。一模一样的戏服,穿在他身上,居然比男主角陈啸然更显英姿俊逸。“……你从这个桥上跳下去,手臂舒展开,对,就是这样,纵身一跃,表情记得到位,要有一种不

  • 三国最强钉子户之第七章(7)

    “孙哥,独臂没死,他就快来了!”恍惚之中,孙亮好像听到了那个少年的声音,是做梦吧?独臂已经被哥干掉了!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会这么向少年炫耀的,可现在他太困了,只想闭上眼睛好好的睡一觉。“砰——”信号弹自空中爆开,炽白的光芒恍如白昼,孙亮吓了个激灵,这才发现一切都是真的,他探头向下看去,那个少年不知道什

  • 心跳八十迈第4章在线阅读

    水浒传改编:第四章:鲁智深来到桃花庄,得知刘太公的女儿要下嫁周通,这门亲事刘太公根本不愿意,他只有一个女儿,不希望她嫁到桃花山。鲁智深假扮娘子,痛扁周通一通,好在,李忠前来阻止。刘太公的女儿不必嫁给周通了,周通要再去找真心爱他的人。鲁智深离开了桃花山,他还记着史进托付他的事,在去东京前,如果能找到王

  • 捡回去养养看[重生]在线阅读第四章

    夏乔扶额,这么多年的闺蜜,她太了解齐琦了,看她这么笑,就知道大事不妙,默默的掏出一张金卡,还是有一点犹豫。“这样不太好吧?我们已经离婚了。”“呵,离婚了,就更没理由给他省钱,在一起这么多年,你花过他一分钱吗?美其名金卡随便刷。我呸,既然都离婚了,当然是花他的钱,当别人的妖艳贱货!”齐琦二话没说,一把

  • 果汁邂逅鸡尾酒在线阅读第二章

    听那丫头说,这里是南陵国,是这个世界里面最大的国家南启国,边边上的小国,好死不死她是这个小国的公主,名唤陌筱雅和我现代的名字是一样的,就是音同字不同还有三个哥哥,都是王后所生,而我是他们唯一的一个女儿,听到这我还是挺兴奋的,起码是公主身份的人物啊,可是那丫头后面一句话把我的希望给碎了,因为这个国家想

  • 银河传说之星际浩劫在线阅读第一章

    米国加利福尼亚州拥有多样的自然景观,包括壮丽的峡谷、高山和干燥的沙漠。又因此州中部山丘的春草于秋天枯萎时,从远方看来有如遍地金色,因此又被称为美丽的金州。阿凯迪亚市则位于金州的圣盖博山山脚,因为有著名的圣塔安尼塔公园跑马场和洛杉矶县植物园,这两处地方又以野生孔雀知名,阿凯迪亚市也以孔雀作为市徽。因此

  • 我,只是个主持人在线阅读第九节

    梁二丝毫没有怀疑云霆话语的真实性。听到这个评价,他的心情愈加明朗,脸上的笑容也更为灿烂:“云先生喜欢就好。”“其实……我有个不情之请。”云霆的声音变得低沉了一些,似乎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梁二不知这位大佬还有什么需要用到自己的地方,虽然疑惑,但还是热情地回答:“您尽管说,如果能帮到您那是再好不过了。”

  • 叱咤终只二三人第9章在线阅读

    “你觉得这件衣服怎么样?”谢依然举着一件宝绿色的连衣裙,在自己的身前比划着。“这件衣服简直就是给这位小姐量身定做的。”一般的服务生看着面前的一幕赞美的说道。她不是为了卖出去而故意恭维对方,而是谢依然和她手里的这件衣服确实很配。“还好我要是跟个大头蝈蝈似的。”看到谢依然看向自己,好似在征询着自己的意见

  • 大秦之混吃等死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秦枫起chuang以后打开电脑看了一下后台数据。一晚上又是一个恐怖的增长速率。秦枫现在已经是免疫了。不过打赏名单里面有几个ID吸引了秦枫的注意力。“菲菲菲菲常美丽的巨兔”“24K纯帅”“最后一个武士”“帅气的吕小布”秦枫一看就知道这是公寓里面大家的ID。因为这么奇葩的ID除了他们还真不一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