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陈情令]不渡之恢复陈林心智的办法

作者:戚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东!你说的那人,该不会是你自己吧!”陈锋显得异常惊讶,而后假装恼怒道:“你在说什么傻话,大病初愈的,不好好修养,凑什么热闹!”

想到陈东八门尽毁,为了替自己保全少族长之位而面对豺狼虎豹,陈锋便觉得自己太过窝囊,太过无能。

“华容!带小东下去休息吧!”陈火云也觉得陈东没认清状况,参加族选的弟子都比他强上不少,重铸八门本就极为艰难,更何况要超越他们。就算陈东天赋再怎么惊人,没个两三年,根本做不到。

江雪沉默如金,她倒不是认为陈东不知天高地厚,只是不想儿子有什么危险。

陈东微微仰首,步伐平稳的朝着众人走去,那深沉的眼眸中沉淀出一种陈年佳酿般的醇厚,“我的确不清楚族选的对手有多么强大,也知道自己重铸八门比修炼八门要难上数十倍,只不过,谁说打败他们,就一定要重铸八门的!”

“这是……”众人目瞪口呆的望着地面,那结实的地板上,不知何时凹陷出一道道深浅不一的脚印。放眼望去,最后的脚印便停留在陈东周围,“这脚印是你留下的?”

“怎么可能!你明明还没重铸八门,怎么会有这种力量!”华容大惊失色,瞳孔颤抖,这样随便一走就能在石板上压出脚印的,至少也有金刚二门的实力。

陈功也是惊喜万分,嘴巴张成了O型,“难不成,你已经重铸了八门!为什么我探测不到呢!”

所有人都被陈东惊得瞠目结舌,唯独陈锋,平淡的喝茶,“你们太异想天开了,以为重铸八门是挖泥打洞啊,要是那么容易,我还用在这烦恼吗!”

“你的这股力量并不稳定,一个不小心,恐怕会误伤自己!”陈锋望向陈东,虽然元印比较罕见,但陈锋毕竟见多识广,要说这苍茫大地之上,没有修炼元气就能有这股力量的,最容易联想到的,就是印师了。

陈东点了点头,严格意义上说,他还不算一名合格的印师,对残元的控制也是时强时弱,更别说将元印化作凌厉的攻击了。

要是近身战,倒还有一丝希望,可若是远距离作战,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族选的事,你想都不要想!我不同意!”陈锋硬下心肠,他知道儿子会因此埋怨他,但他更不希望儿子因此涉险,“我会一辈子保护你的!”

对于陈锋的这番决定,众人显然都能理解。

陈东虽然委屈,却也只能将此事压下,几滴晶莹的泪花飞落到陈锋的脸上,“我会用实力证明给爹看,什么是浴火重生!”

陈族实验室中。

陈东带上口罩和手套,开始将两世的医学体系真正融合。

“你小子!不是要参加什么族选吗?还有精力拿小白鼠做实验!”雅老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本来就不太懂医,也不需要尽快替陈林配置出恢复心智的丹药来。

陈林屁颠屁颠的观摩着实验,完全不知道陈东耽误修炼元印的时间,是为了他。

“不过就算你将苍茫大地所有的药理都掌握,恐怕也治不了你弟的病!”雅老实在耐不住寂寞,有些遗憾的卖起关子。

陈东聚精会神的给白鼠针灸,似乎完全没听到雅老的声音。

据华容所说,陈林是在族中突然神智不清的。到目前为止,陈族还未找到陈林变傻的原因,更无法恢复他的心智。

陈东也替陈林诊断过,除了心智偏低以外,似乎找不到任何异常的表现。

陈东想破了脑海,翻遍了医书,也没见过这种案例,“奶奶的!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没用的!诛心咒,我们还有办法稍微压制一下,可二少爷的病,我们却从来没听说过!”华容摇了摇头,无奈的望着挠首咬牙、心急如焚的陈东。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

“呦!这不是我们的天才和傻瓜吗!怎么,不参加族选,躲到这里不务正业啦!”那人脸蛋肉嘟嘟的,嘴巴里塞着鸡腿,眼中充满鄙视。

陈东当然认得此人,他就是陈寒的孙子陈凡,那一甩一甩的赘肉简直比三年前更为离谱。

陈东两世为人,现如今虽然只有十二岁,但却没法和同龄人一般见识。他沉下心来,忽然想起雅老提到的龙骨散,一种可以接骨生肌的奇药。

短时间内,他根本不奢望能重铸八门,所以必须强化其他手段,比如元印,比如肉身强度。

原本龙骨散是可以去陵武镇拍卖市场搜集的,但其价格不菲,陈东实在不想再给分家找理由,说陈锋以权谋私。

“不管是地宝,还是元印图,都必要靠我自己争取才行!”

“雅老!从哪里可以收集文火和武火?”

陈东装作没事人一样,和雅老交谈起来。

但是雅老,似乎耍起小性子,寂静无声。

“别这样!我知道你有办法的!”虽然有点怪怪的,但陈东还是摆出一副推崇备至的神情。

一旁的分家子弟看着陈东呆滞的模样,顿时嘲笑道;“我看这家伙也病傻了,真是没想到,宗家最有天赋的两个家伙,竟然都成了笨蛋,我看再这么教养下去,宗家的其他人也都要变成智障了!”

狂笑不止的模样,瞬间激怒了陈林,但他只能忍气吞声,因为陈锋为了防止他误伤族人,将他的修为全部封印了。

噗!噗!

一颗颗药丸落到分家弟子的大嘴当中,瞬间,臭气熏天。

陈东目光凌厉的望着分家子弟,狠狠的说道:“再胡乱放屁的话,下次就把你们的嘴给堵上!”

分家弟子脸色羞红,急忙捂住鼻子,朝实验室外跑去。陈凡也扔下鸡腿,无比反胃的俯视着陈东,“小矮子!别以为你醒了,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告诉你,家族的修炼资源,你休想染指一分!”

面对分家的挑衅,陈东正面迎击,“放心吧!那点东西,大爷我不稀罕!”

“说得好!有种就来参加族选,我打得你满地找牙!”陈凡嗤笑道。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陈东要让分家知道,即使他变成了废柴,也不是任由他分家欺凌的。

说着,他又小鸟依人的朝雅老卖弄乖巧起来,“雅先生!你神通广大!应该没有你不知道的事吧!”

“臭小子!就算你说真心话,我也不会高兴的!”雅老憋着笑意,故作深沉道;“想得到文火的话,直接去拍卖市场购买吧!”

陈东翻了翻白眼,我那点家底你还不清楚吗!别说买文火了,就是最普通的丹药都买不起。拜托,别拿我开涮了!

然而过了一分钟,陈东就感觉雅老话没说完,“那武火去那里弄!”

难不成这武火没什么戏!

也难怪,就连寻常冲虚境的强者,也不敢随意招惹武火,更别提他这连一门都未开的菜鸟了,他还没蠢到自寻死路的程度。

“算你小子有自知之明,就你目前的实力,接触武火,无异于飞蛾扑火!”

此言一出,陈东并没表现出多少失落,现在不行,那就等实力足够强大之后才吸收武火吧。

“这段时间就委屈你了!”陈东抚摸着陈林的脑袋,那萌萌的身高差,顿时令华容都有些忍俊不禁。

就在陈东抚摸弟弟那圆润的脑勺之际,一股温暖的火焰,宛如雪莲花一般,闪现在陈东的精神空间,然后,瞬间消。

“不!这不是你的幻觉,他脑海里确实有一股火!”还没等陈东说话,雅老便凝重的解释道;“这火并非一般的火焰,能直接化为精神攻击,侵害人的心智,使人产生幻觉!”

“那小林岂不是凶多吉少,我该怎么将这股火熄灭了?”陈东眼皮直跳,面色焦虑,若是任由这未知的火焰烧下去,陈林的心智恐怕要继续退化。

而面对陈东的急迫,雅老却嗤之以鼻,“熄灭!你没事吧!这东西可是有钱有实力都不一定弄得到的,你却要把它熄灭!”

陈东抿了抿嘴唇,满怀敬畏的望着那道火焰,“原来是块烫手的山芋!”

“那该怎么办?”以陈族的能耐,肯定是无法让这道莫名的火焰与陈林和谐相处,要不然,也不会过了两年,陈林还是懵懵懂懂的。

“需要引入一股新的力量,来平衡火焰之力!”

“是什么!我现在就去找来!”听到雅老的方案,陈东仿佛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这一次,说什么也要抓住。

“绝阴冰魄!”雅老绣袍一挥,只见一块散发着凛冽寒气的三角冰晶,浮现在陈东的脑海中,“这是四阶魔兽,绝阴玄蟒的冰晶!”

闻言,陈东顿时大惊失色,从头凉到了脚底。四阶魔兽,那是连应天境强者都退避三舍的狠角色,他去还不是送死。

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糕,糟糕的是,这种魔兽并不在陵武镇境内。

似是知道陈东心有余而力不足,雅老不由得撒开双手,勉为其难的叹道;“这绝阴冰魄,也不是现在的他能够驾驭的,所以暂时只能通过其他的极寒之物代替。”

“极寒之物!我记得半月前有人送来一些冰灵草,应该能暂时缓解小林的伤势!”

陈东喃喃自语,随后忽然想到了什么,眼中闪烁着金光,“这冰灵草一般生产在阴寒之地,那附近应该有冰属性的魔兽才对!”

延伸阅读

人道万载第一帝之第六章(6)  http://www.gzzhjzs.cn/iuk.shtml
“其他的?怎么可能!中午一直都吃这个呀。”旁边的英格丽一脸你想得美的表情看着她。“一

[斗破]老婆太美怎么办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gzzhjzs.cn/pqno.shtml
第二天八景还是出了阵,头上缠着纱布出的。剑灵与付丧神不同,他们能够自愈。所以手入室的

网游之古世传说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gzzhjzs.cn/673l.shtml
客厅氛围安静许久。“唔……很不错,在任何环境都能做研究,有老一辈的钻研精神,”李文峰

领主时代:女神老婆好凶猛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gzzhjzs.cn/gslb.shtml
若离正在房间枯坐,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即移步外面看个究竟。“若离,你没事吧?”

当前男友成了上司在线阅读*你不敢  http://www.gzzhjzs.cn/ie4.shtml
第二天清早,天还没亮,大约五点左右叶陵就起床了。更确切地说,是从沙发上起来,昨晚他一

皓痕江月野花(二更)  http://www.gzzhjzs.cn/sk6h.shtml
一声巨响,打破了夜晚的寂静。苏恣连忙推开门冲了出去,接着又跑回屋内,把邓先乔推了出来

站在世界的尽头之第一章(3)  http://www.gzzhjzs.cn/gjf5.shtml
等待,现在剩的只有等待。银河球场即将迎来的是全国顶级联赛的冠军之争。足协高层、体育局

奉天逍遥之皇后下毒(8)  http://www.gzzhjzs.cn/b0b8.shtml
坤宁宫中,桂嬷嬷说道:“启禀娘娘,奴婢有情报!”“什么情报?”皇后欣荣问道。“关于漱

天道穹顶第四章  http://www.gzzhjzs.cn/679v.shtml
格瑞来到家中的第二天,母上出门去了家里的酒行,而父上还在单位加班只有周末才会回家。家

我在宇宙有张卡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gzzhjzs.cn/ajhb.shtml
“咳咳……”张良被嘞得十分难受,如果是一般人,恐怕早就断了气。但他自小跟在师傅身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反派恩仇录在线阅读神州行

    神州物华,天宝四方,正是人杰地灵之所在。自上古黄帝战魔仙蚩尤,辟洪荒纪元后,又得尧舜厚德载物,气象万千,终得浩浩神州。关山雄踞,大河纵横,山河之间,荡然沃野千里,生灵繁盛。自此,渐渐走向盛世。至始皇帝出,集九鼎而定天下,华夏帝国鼎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传承至今繁育百代,帝国四疆,已达四极,南至南海

  • 全网催我们原地结婚从容应对尚秋平

    于至的目的再明显不过了,就是希望周孖言能在这个时候给他一波助力,在尚秋平面前尽量诋毁红小米。可是于至小看了周孖言,他以为周孖言只是一个才走上社会的小伙子。其实,在大学的那几年里,周孖言也经历过好几次大事,也堪称经验老道了。不过,现在被于至拉住了,他总不能就这样不管不顾吧,更何况,尚秋平也正注视着自己

  • [综]我只想普通地种个田之聪慧领主大人(8)

    “姐姐,你肩膀上的那只小麻雀可以给我玩会吗?”小铃好奇地看着停留在日暮忘语肩膀上缩小版的白鹤。“它不是玩具,小铃!姐姐想问你一件事情,姐姐即将远行,归期不定。”“姐姐,不要丢下我一个人!”还未等她说完,小铃慌张着拉着她衣角,可怜兮兮地目光看着她。“会饿肚子?会被妖怪吃掉?居无定所?”“嗯!”小玲点了

  • 我不想躺赢在线阅读第7节

    “嗯哼,你还有印象吗?”艾弗期待地看着那颗圆脑袋。看着它像是在思考一样歪了一下,又重重地躺了回去。“不。”哦,真令人伤心。艾弗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呢。谁让这家伙一上来就震碎了他的三观。在艾弗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他偶尔也会有点小调皮。当年艾弗的学校都已经放假,父母白天还要出去工作。他们会在出门前把小艾弗关

  • 纨夫驯养记(反重生)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解锁了新姿势!一时间,林晨或是紧握手中的钢刀,挥出一道数丈长的刀芒,朝着刚刚冲上城楼的黄巾军劈砍而去!或是使用拳脚功夫,硬生生的将一些黄巾士兵给锤爆当场!无论是以上哪一种,其场面之残暴,简直就不是一个惨字能够形容的!尤其是那些被林晨用拳脚功夫锤爆身体的黄巾士兵,其下场简直比被刀芒给劈中了还要凄

  • 魔法高校的超能力生在线阅读第八章

    小诸葛家里有一头牛,这只牛是在种田的时候被小诸葛偷来的,并不忠心耿耿。只是在小诸葛的威胁之下与小诸葛狼狈为奸。在窗户里遥遥见到小诸葛糟糕的脸色,牛就笑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来让我开心一下哈。“不许笑!”“给我哭!”小诸葛狠狠揣了牛一脚,把牛踹哭。小牛泪眼朦胧:“哇,小诸葛欺负**。”小诸葛:“不欺

  • 漫威:我有女友军团在线阅读突然的系统

    华夏明珠市,一名面色白净的的少年走在宽敞的大路上,在他没有注意的情况下,一辆货车迎面向他冲了过来……正要撞上的时候突然白光一闪,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瞬间。白帆一个普通的名字,一生的经历更加普普通通。白帆是一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没有牛逼的爹,也没有过人的才华,生活中更是一个小透明,可有可无。或许知道

  • 异界女医生在线阅读第7节

    月光刀锋一样劈开沉云瓣儿。樊夏睡了一天,到了晚间才进了碗稀粥,储笑中间溜进来过一回,隔着被子等着会,自觉没劲又出去了,这些动静她都清楚,但就是睁不开眼。偏厅,储谨言陪储笑在自搭的滑梯上玩耍,见她也一副淡定模样,“就喝粥?”她搁下碗碟,“嗯,没什么胃口。”“昨晚没睡好?怎么睡那么久?”“不知道,最近总

  • 软萌小媳妇序章,魔王降世(2)

    “林可,走!”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人对少女大喊了一声,他身后的野兽如潮水般涌了上来,中年男人将手一伸,层层藤蔓破土而出,将野兽阻拦在外。野兽不甘的咆哮着,一团团火球从天而降,藤蔓在火焰的灼烧下不断变黑脱落。不仅有召唤师,还有魔法师吗.......中年男人头上不断有冷汗冒出来,纵使拼尽全力,藤蔓的再生速度

  • 开局就造钢铁战衣第十章在线阅读

    12..青龙会袁紫霞在白玉京隔壁的房间,白玉京敲开袁紫霞的门。袁紫霞似怒还嗔,脸色微红,白玉京有些头疼,他有些担心外面那些人会对袁紫霞不利。外面的人再多,白玉京也浑然不惧,但外面的人都是高手,真动起手来,他未必能够保护好袁紫霞。袁紫霞弄清楚了外面的情况之后,心生恐惧,非常害怕,让白玉京千万不要把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