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的良人在线阅读差钱

作者:司徒依依 来源:飞卢小说网

小天揣着方子往药堂赶,心里没着没落的,走着走着他忽觉不对头。随着爹娘出事加上他光景实在难看,岛上的叔伯婶子都渐渐忘却了他,或者说不拿正眼瞧他,他不是能引人注意的人。今天有些不一样。

是的,不一样。他发现他们都斜眼瞧他,瞧乐了还指指点点,仿佛在看猴。血液瞬间涌上他的脸庞,他猛然记起昨日的事,他被雨瑶退了亲,他们原是在瞧他乐子。他从头到脚绷的很紧,沙砾小道在眼前飘忽,他埋着头有些走不稳,他知晓他的脸一定比猴子屁股还红。

到了,终于到了。煎熬到药堂,还好,里面除了眯眼张没有别人,他现在害怕人多。

小天和眯眼张打过交道,相对熟悉。一个二把刀的土郎中,把着药堂的大交椅,喜欢背着双手,做派很足,常以张药师自居,但岛民都不拿他当回事,背后当面都喊他眯眼张。小天钻研偏方的日子里,“张药师”没少“指点”他。

小天样子有些狼狈,“张药师”摸了把他那少的可怜的山羊须,对着曾引以为“知己”的少年表示同情。唉,少爷的身子土狗的命,活到这副光景还有多大意思?

小天把方子塞到眯眼张面前,眯眼张眯着那对小眼睛瞥了一眼,以往像这样的方子小天没少拿他瞧。瞥完一眼,他微楞,眼睛迷的更小,皱巴的脸都快贴到方子上。

这方子生僻的紧,好几味药草他竟没听过,不知那小子从哪淘换来的?眯眼张思量半天依然想不出,他最恼火别人质疑他的药草水平,这张方子把他难住了。

六月寒?六月流火似的热,哪来的寒?紫霄花?药典中有这味药吗?该死,记不得了啊!

小天见眯眼张都要把脑袋抓破就知晓了,他拿过方子臊着脸对他笑,眯眼张半天没反应过来。等小天溜也似的逃出药堂,眯眼张恍然,他吐了口唾沫,扯开嗓子骂小天,娃子学坏了,心都歪了——他想来,小天胡诌了张方子逗他。

出了药堂,小天走的慢,他拿眼瞧四周,挑人少的路走,实在避不开他便低着头,不敢张眼看人,像个滑稽的蹩脚小贼。

回到住处,天清不善地问他:“药呢?”

小天犹犹豫豫地支吾:“药堂......没有,方子......会不会记差了?”

天清一愣,随后便又写了一张方子给小天。

还来?小天头有些大,极无奈地接过方子。再次观瞧,这次没有生僻的药草,都是行气开脉的药草,搭配也合理,当然有些玄奥之处他是不明白的,他还没有那样的眼光。

不过这不影响他对这副方子的判断,这样的方子当然是给他用的,但这有用吗?况且这上面的药草可不便宜,他兜里那几个元晶,边角料都不够。

三文钱难倒英雄汉,这够难倒一岛的英雄汉了,况且他还算不上英雄汉。

他脸色犯难,臊得慌,他实在说不出买不起的话。天清可不管这些,她化作流光钻进泪坠,意思很明显,这次她要和他一起出去。

小天心脏不争气的咚咚地闹,莹润的泪坠很晃眼,他想瞧不敢瞧,此刻,“仙子”正挂在他胸口啊。

硬着头皮出了屋子,这次他不敢挑路,那样很难看,她在看着呢!可问题就这样出去也不好看啊,瞧瞧,那些屋檐下唠话的婶子们已经将目光投向他,小天再次低下了头。

“抬头!”

炸雷般声音在心里想起,震得他有些晕,他听出来了,是她的声音。他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他像个受惊的猴子,猛地抬起头,牙咬得很紧。他大跨步朝前走,屋檐下的妇人们有些愕然。

小天一路抬头,像个斗气的公鸡,他没朝药堂去,兜里没东西,去也白去。大寇子孙很擅长抢,可也没谁敢打药堂的主意,那是岛民共有的,抢那儿是要挨大板子的。

议事堂,齐老拐看见小天又来了,老人心里难受,他一跛一跛走到小天身前。

小天长得高,都超过了他,早些年还没这么高的。可这命啊!老人拍了拍小天,而后一跛一跛又要往议事堂走。

老人以为小天还是来打探爹娘消息,小天叫住老人,他诺诺说:“我,我......找岛主,有些......事。”

老人还未说话,小天心里便响起天清不屑的冷哼:“怂包!”

“我找楚伯伯借些钱。”小天咬牙再次说。

老人笑了,他朝小天点点头,便一跛一跛走到议事堂。

老人腿脚不利索,速度倒不慢,他告诉小天岛主他们这会儿都没在,晚些时候会转告他们。小天有些失望,同时也松了口气。

临走时,老人递给他一口老旧布袋,乐呵呵说:“老汉只有这些,你先用着。”

“齐爷爷!”小天哽咽了。

日头还很高,天清让小天去海边。海口聚风,也聚元气,是修行的好去处。天清念了一段玄妙法诀,小天愣愣听着,愣愣看着,他盯着胸前的泪坠。他底子不行,不代表他没眼光,妙法通玄,只言片语间有大道理。法诀不简单啊!

泪坠传出天清恼怒的声音:“眼珠子不想要?还不赶紧给我炼!”

“哦,哦!”小天笨拙地应声。

大脉受阻,小天修行收获依旧小的可怜,但他没有失望,反而有些抑制不住的高兴。泪坠中的那个神魂给他配药,教他妙法,他软糯时她气恼,他不敢抬头时她骂他,这是一种没有过的新奇感受,他不再是一个人。

就是那个神魂冷的像块冰,他怕的紧。

日头渐渐西垂,红霞铺满了海天,像是大大软绵花被,盖在遥远的地方。

一天未进食,小天并未有多大感受,这些年一个人,几顿不吃那是常有的事。他掂过齐爷爷给他的口袋,那些药草贵的紧,老人家的积蓄啊,他能用吗?就算用,好像还差了点。不用呢?老人应该会不高兴吧?

在小天踌躇的时候,娇俏的小小到了海口,她甜甜的笑着说:“就知道天哥哥在这里,这个给你的。”

小小递过一个精致云纹的绣袋,很沉手。小天脸上微红,想来齐爷爷找的是谢伯伯,这笔元晶他得记上,说过是借的。

他说:“替我谢谢伯伯,我......会还的!”

一大笔元晶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但他觉得话还是要说清楚的。

“娘亲让我给你的,说不用还,她还让我问你够不够呢!”小小很高心,似乎能帮到小天是件令她愉悦的事。

四婶娘柳氏?柳氏和他爹爹的传闻他是知晓的,中意他爹爹的人肯定差不了,小的时候他是这样想的。现在,他很想见见那位很少出屋的婶娘,不光她给他元晶,更因为她还记的他爹爹。不是吗?给他元晶难道不是因为爹爹的原因?

两个沉甸甸的袋子,元晶足够了,她交给他的事终于办成了,他到不指望那方子有多么神奇,只是他觉得应该去办这件事,而且这些年他也没办成过什么事。

在小天刚要走的时候,来了第三个送元晶的人,楚青寒。

楚人雄在岛民心中有威望,青寒在青年一代中地位高,他一直都很出色,底子好,武力高,做人做事分寸拿捏的好,小天曾一度羡慕他。按说他们算是兄弟,可青寒有自己的做事准则,对谁都客气,公公正正的,小天和他到没显得亲近。

听青寒的话,小天知晓这是他自己的元晶,并不是楚伯伯让他来的。元晶他已经有了,他不想拿青寒的东西。

雨瑶参加抢岁,他想了许久,能配得上他的雨瑶的只有青寒。是的,只有青寒,青寒那样的出色,像翱翔高空的海鸟,而他只不过是臭河沟里蹦跶的烂虾。只是,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小天晃了晃手中的两口布袋,动作尽量做到潇洒,好像如此才显得不那么失败。他说:“不用了,元晶我有!”

青寒微愣,刚在他缩回手的时候,小天心中响起让他要哭的声音:“拿过来,那些不够。”

她发话了,怎么办?小天涨红脸,喏喏说:“那个,搞错了,好像还差点!”

青寒有点懵,他拍了拍小天肩膀,将袋子塞到小天手里,他笑了,他说:“小时候你可没这搞怪水准,不错,提高很多嘛!”

青寒认为这是小天故意搞怪,小天的脸则更红了!

临走的时候青寒真诚地说:他们永远是兄弟,有需要就找他。

延伸阅读

玄学大佬在现代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nhulao.cn/nqna.shtml
“哇,王峰你点了这么多菜,你吃的完吗?”冰蓝不满的撅了撅嘴。王峰一边喝着爽口的联盟卡

美食:从贫穷料理开始之看到我这么意外?(9)  http://www.yunhulao.cn/akrg.shtml
“顾小姐,你这一大早就朝别的男人投怀送抱,你老公知道吗?”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低沉富有

超越时空之难道要退婚?  http://www.yunhulao.cn/u6tw.shtml
“不是,等等什么情况,怎么就处罚了,怎么就废除真传弟子了?我干什么事儿了……”陈封一

无处凭栏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yunhulao.cn/6tfh.shtml
不过,林云心中也是非常欢喜的,自己现在拜入了全真派,成为全真派的亲传弟子,就能学习全

天之骄子小侯爷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yunhulao.cn/bhjz.shtml
“二师兄,看来情况不容乐观,我们是不是应该向门派求援?”天碑城城主府的大厅里面,一个

恋爱禁令第二章  http://www.yunhulao.cn/gxek.shtml
“别凑过来,热不热?”季浔往这靠,顾临玦撑着手把他往外推。两个人就为一块瓷砖莫名其妙

洪荒之平阳道人在线阅读冰封多年的跋锋寒  http://www.yunhulao.cn/r4q.shtml
数月前,木家沿海码头。一支商船即将开拔北上,木婉清拉着程雪穿过往来船与岸之间忙碌的人

悟空,快放下为师的红包群[西游穿越]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nhulao.cn/xibl.shtml
恶魔从来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种族。互相争斗,彼此算计一直是家常便饭,就算你不去招惹别人

飞天凌云陌上人如玉,表哥世无双。  http://www.yunhulao.cn/6n0q.shtml
金色的阳光慢慢照进了屋室内,古香古色的房间,檀香木雕刻的床上。凤卿芷......哦不

炮灰他总卖乖欺负人[快穿]之恬不知耻  http://www.yunhulao.cn/d524.shtml
一辆银色保时捷911,停在雅苑会馆门口。这种百万级的豪华跑车,在容城还是比较少见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高手]霸图的大佬壶中的故事

    ★《星渊》正文△孤枫第一卷蜕凡第五章壶中的故事壶中刻字,这种技术,如今早已攻克,作为菜鸟,小若和袁辰都只注意到了字,虽然看不懂,却也充满了好奇,而作为专业的鉴定师,钱师傅却将目光落在了壶身的裂口上。“这质地,正宗的官窑出品啊,难道!”古董,有时候鉴定十分困难,甚至代价极大,在外表看不出来的情况下,只

  • 破劫星在线阅读加速与效率

    (首日六更,求鲜花,求收藏,求评价。拜谢!拜谢!)经过反复测试,他终于搞清楚了规律,只要他拿着任意一台手机一分钟以上,又想着这个**的话,这个上**就自动转移到那台手机上去,原理什么的让科学家去头疼吧,这么玄幻的**,还考虑什么原理?他只是知道,他再也不怕丢手机了……现在已经能确认这个**是单独对他

  • 暴君的偷心宠妃第一部戏(5)

    舒杨在化妆间里换好了衣服,白体恤、牛仔裤,还戴了一顶棒球帽。他背上背包正要出门,迎面便碰到了林晓。舒杨笑了笑:“来换衣服?”林晓却问:“下一场不是你的戏?将军临阵脱逃了?”她走进化妆间,拿了件外套披在身上。舒杨竟然在躲着林晓的眼睛:“我去外面酒吧,过会儿回来。”林晓坐到凳子上,喊住正要出门的舒杨:“

  • 心上的烙印在线阅读第七章

    秦牧和林晓丝研究案情,他们想到了同一个人,钱婆婆,但是怀疑仅仅是怀疑,没有证据就只能算是猜测。“我们分头行动,我们刑警查她的社会关系。你在村民中打听,你不容易引起注意,记得要装作不经意提起。”“好的,我这就算你们的一员了,要不要给个工作证?”“••••••”“我开玩笑的。请回吧。”“你们女人怎么说翻

  • 诸天万界吃软饭第9章在线阅读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落在客栈外。修三人服用过早食,准备前往冶金铺。一夜等待,不知这匠人是否找到熔化精石的办法。仔细琢磨,若是这普通的方法能煅开它,那日洞穴中姜蝶瑶的火就应该对它有些效果。到达冶金铺门口,三人一起走进了铺内。“小兄弟来的可真早!”刚踏入门内,就看到袒露上身的老师傅和他的徒弟,老师傅

  • 残破系统称霸二次元无责任限时-番外

    夜深露重,街上的行人也没有几个,寥寥点点的灯火为晚归的路人照亮回家的方向。可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家的。丁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寻着灯火通明去。藏翠楼,入目即是三个熟悉又陌生的大字。本来转身就想离开,可脑海中不经意间被勾起的回忆,如翻江倒海,将他困在了原地。他本就是个扎眼的人,更何况是在这样深的夜里。

  • 我对扶弟魔零容忍第二章在线阅读

    “阿尔伯特·因来,现代物理的开创者,奠基人,他创立了代表现代科学的相对论,为核能开发奠定了理论基础……”毕语来到了五楼的转角处驻足,看着墙上的名人介绍心中五味杂陈。这确实是另一个世界,在她的世界中可没有这号人物。物理学的奠基人,叫莫格。处于核能威胁的世界之中,他们从小着重教育的是数学和物理学,物理学

  • 做我小弟吧在线阅读第5节

    魏仁武的寝室在宿舍的二楼。熄灯后,魏仁武从床上爬了起来,直接翻出阳台跳了下去,楼底下是草坪,所以魏仁武用一个跟斗卸力便能相安无事的跳下二楼。这么晚了,魏仁武能去哪里呢?魏仁武没有犹豫,他要趁着保安还没有开始巡逻去到学校的一处很隐蔽的围墙。魏仁武不像是一时兴起才这样做的,他是有预谋的来到围墙边,就好像

  • 【曦澄】(江澄)江晚吟,心悦你孙思邈的震惊!

    李玄轻飘飘的一句话,德公公就死了,直接被砍下了脑袋,埋在了御花园。监栏院所有太监皆瑟瑟发抖,在此之前,谁都没有想到,平日里饱受欺辱的李玄,居然还有如此狠辣的一面!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李玄,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李玄,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李玄这位新任的副总管,对所有太监女官,都拥有绝对的生杀大权!只有深受各宫

  • 虚空之城第3章在线阅读

    现在,小犬带着小喵行走在郊外的路上。小犬收获:一身的蚊子包。小喵收获:一元钢镚。“大爷的,早知道就用最后的十块钱搭车了。”犬儿傻怒道,顺便把正在抓蝴蝶快跑到厕所的小喵拉到了身前“这是扑棱蛾子好吗!抓个毛线啊!”或许是错觉,小犬发现喵儿笨真的越来越笨了,最近更是不成样子,跟个智障一样。小犬都怀疑小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