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LOL之最强操作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钻石守门员 来源:飞卢小说网

学校晚上有门禁,九点多的时候,旷云野叫小陆过来,将伍子曦送回了学校。

两个大男人又拎了两瓶酒,喝起下半场。

“哎,子骏。刚子曦打了哈哈,我话没说完。你调民防办远比不上在军队前途好,你过来这是图啥?”旷云野又满上了两杯。

“什么前途不前途的,不都一样。”伍子骏拿过一杯:“从政至少还能知道点啥内幕消息帮帮你。民防办只是个跳板,以后我还回望别处调的。”

“你帮我个锤子。我好得很。”旷云野有点气恼:“滚回你的队伍去。”

“哎哥们,这可没有回头路。”伍子骏肘了下哥们胸口:“再说,帮你我也是应该的。想当初要不是你,我哪里还能...”

“哎,行了行了,打住打住。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就别说了。”旷云野抓起杯子,过去碰了个,一口闷掉:“没有回头路就算了。以后你再这样,哥们都做不成!”

“嗨,你啊。”伍子骏仰起脖子,同样一杯全倒进了嘴里。随后滋了声,换了话题:“别说我了,说说你把。上次婚礼怎么就取消了?”

“新娘逃婚了。”旷云野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遍,像说着别人的事。

“这个夏锦浓提*局就没安好心,她是想赢你,要你帮她逃跑吧。”伍子骏一眼看出端倪。

“是。”旷云野心里也明白着。

“那你还答应她?”伍子骏不解。

旷云野翻出火机,烟叼嘴边:“你还记不记得咱们那次在中蒙边境出任务,一匹小野马要闯进咱们陷阱区吃草。”

火焰从火机里燃起,旷云野歪着头,将烟对着,吸气,呼出:“我把它拉走,结果那家伙脾气倔,反过来挑衅我,可最后还不是被我驯得服服帖帖的。”

“恩我记得。最后我们走的时候还眼巴巴望着你呢。”伍子骏笑道:“所以你的意思是,答应这*局就是为把她驯得服服帖帖的?”

“哼。”旷云野吭了声,鼻息间喷出片白烟:“这种小野马就是欠收拾!再者说——”

旷云野眼眯起:“我哪里是经得起挑衅的性子。”

“嘿——你啊...”伍子骏失笑,摇摇头:“我觉得她不适合你。要人脉以后我帮你就是,这老婆还是要找个会体贴关心人的。你们这成天斗智斗勇,哪里像要成家的。”

“家不家的都一样。”旷云野埋下头,继续吞云吐雾,将神情湮没:“我既然没有,就不需要。”

顿了顿:“也不相信。”

伍子骏拧眉:“那你也不能一辈子...”

话未尽,一个酒瓶砸在了胸口。

“以后,也一样。”旷云野又抓起另一个,和他手里的碰了下:“放心。她赢不了的。就这样凑合过,挺好。”

*

“叮——”

夏锦浓这晚睡得浅,手机响了声,竟是醒了。拿过来一看,是义诊的谭队长回了她的短信:我已经到海城了,明天去医院。手术的事情,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上次在山村,夏锦浓承诺要帮徐奶奶联系手术,回来后自然也没忘记。谭青松在海城医界素有名望,夏锦浓想来想去,还是拜托了他帮忙。

回了个“谢谢”后,夏锦浓一看时间,发现才4点多。

床头柜上,杯子是空的。夏锦浓套上睡衣外套,拿着杯子出去接水。

打开门,客厅的灯竟是亮着的。

夏锦浓愣了下,依稀记得自己关了灯。再细看,发现沙发上睡着个人。

这是喝醉了?

夏锦浓走近了点。空气里的确有些酒气。

嘿,居然没去睡他的练兵场?

夏锦浓看了看,茶几上放着杯子和水壶,估计是昨晚等水凉,等着睡着了吧。

野男人习惯烧水喝,即便是纯净水,也要烧开再喝。

夏锦浓悄悄过去,蹲在茶几旁边,给自己倒水,目光不自觉就落在了男人身上。

即便是睡着了,野男人看起来还是像块荒原顽石。

他睡相不错,双手交叠在身前,腿抻得直直的,不知道是不是当兵的连睡姿都要这般板正。

夏锦浓觉得挺有趣,忽而想起来方青岚说他帅,又往他脸上看了眼。

野男人的脸骨量多,偏长也偏方。脸颊瘦削,颧骨微微凸出,显得轮廓异常坚毅深刻,配着他一身坚实的肌肉,有种“千骑卷平冈”的狂放硬气。

他的皮肤是军人常有的古铜色,布有许多细小的晒斑,像岩石表层风化后的瘢痕,又平添了几分野气。

这种野硬气雕不出精致的人,却是另一种荷尔蒙偾张的男人味。

不过在夏锦浓看来,这就是块又野又硬的石头。也不知道要多少柔情才能拿下呢...

夏锦浓怔了下神,忽而发现野男人身上没有盖被子。

凌晨四五点,正是最冷的时候。

夏锦浓勾了勾嘴角。哟,展示柔情的时刻这就来了!

夏锦浓回屋拿了床毯子,又轻手轻脚走到沙发旁边。双手撑开毯子,女人弯下腰,一点点靠近...

“干什么?!”

“啊,啊,疼!!!”

阳光仍在地平线下打着瞌睡,窗外灰蒙蒙的一片,全然无法让人心情明媚。

夏锦浓坐在床边,右手捏住左边肩膀,轻轻地揉着。揉一阵,左胳膊便试着轻轻抬一下,一阵刺疼感涌来,惹得夏锦浓倒抽一口气。

“咚——咚——”

“进来。”夏锦浓抽着气,两个字说出来,听着都疼。

旷云野推门进来,神色有点僵,手上拿了瓶红花油和云南白药,待到她旁边才递过去:“抱歉,我睡觉比较警醒,当兵养成的习惯...这个药专治跌打损伤,效果不错。”

夏锦浓白了眼男人隔着一米远的手。

这是打算送了药就走?好无情一男的!

把她弄伤了,难道送个药就能弥补了?

夏锦浓心中暗哼,可得让她讨点便宜才行!

“都要断了。”女人的语气有点像撒娇。

那一刻,夏锦浓手中的毯子距离沙发上的男人只有一厘米。

就在此时,男人鹰眸抖张,视线宛若利剑,大喝声脱口而出:“干什么?!”

夏锦浓被突然的变故吼得有点懵,怔楞一瞬后,身体就跟个面团似的被放倒,两只胳膊被扳在身后,左肩膀上还钳着一只利爪。

“疼!!!旷云野,你这是干什么?!!!”

这一套动作旷云野练习了千万遍,即便醉了使起来也是本能而动,只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直到女人呼叫起来,旷云野才醍醐灌顶,意识到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

男人这些招式驯服野马都不在话下,现在却用在了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身上...

可不是胳膊都要断了么。

“断了?”旷云野良心谴责了一秒:“我看看。”

夏锦浓头歪了歪,示意他过来。

旷云野站在她身边,大掌隔着外套,在她肩上捏了两下:“骨头没事,就是肿了,抹点药就好。”

药被放在了夏锦浓身边:“抱歉...我真的只是条件反射。你上药吧,我出去了。”

这就走了?臭直男!

夏锦浓极其无语,脚抬起在男人小腿上踢了两下:“哎,帮我上个药啊。”

而后左肩偏过,下巴扬了杨: “伤在后面呢,看不到。”

红花油需要贴着皮肤按摩,这样男女授受,不太合适。

旷云野拒绝:“一会,我叫个人来...”

“旷总!现在才5点。等你找来人,我都肿得疼死了。怎么””夏锦浓嗔了句,眉上挑:“怕我,吃了你?”

旷云野读出女人挑衅的味了,扯着嘴角过来:“一会,别怕疼。”

夏锦浓转过身去,解了外套,将左边滑下。右手伸到后颈一捞,长卷发全部垂在右侧,露出左肩:“来吧。”

旷云野把红花油倒手上搓热,又听女人说了句:“哎,等会。”

夏锦浓身子往后扭了扭,离男人又近了些。睡裙肩带被拈起,顺着肩膀滑下去:“别弄我衣服上了。”

衣带滑落,露出女人半边线条流畅的肩背。肩头的红肿和肩后的淤青,颜色狰狞,却衬得周围的肌肤愈加莹莹如雪。

男人个头高,这么近的距离,前方雪峰沟壑的风光现出一小片,仿佛唾手可得。

雪,盲了下旷云野的眼。

但脑子很清楚,这女人是故意挑逗。

余光无意间映入她纤白的脖颈。一只手就能握住般的细瘦,跟个弱小的羊羔似的,还老敢来跟他叫板......

一会稍用点劲,看她哭不哭!

旷云野如此打算,把油在夏锦浓肩头抹匀,搓动起来。

掌下的肌肤细腻而柔软,比她身上的丝绸睡衣,手感还好。

旷云野忽而有种奇怪的感觉,女人和男人,真的是很不同的生物。

他的掌心因为之前总出野外任务,布满了细小的疤痕和粗茧。也不知道,会不会刮着她...

这个念头一出,旷云野心莫名晃了下。

这算什么?恻隐之心?那不是着了她的道?

旷云野眼眯起,想手下加力,却最终也没用下去。

也罢,毕竟是他弄伤她在先。

揉搓几下后,旷云野起了身,又在夏锦浓肩后喷了点云南白药:“好了。”

“谢啦。”夏锦浓拉好衣服,就见到男人一言不发,径直往外走。

呵,怎么跟逃似的?

“诶。”夏锦浓唤了声。

“恩?”旷云野站住脚,侧头。

“这药要抹多久?一天几次?”明明自己也是学医的,夏锦浓却偏装不知。

“好了就不用了,红花油一天4到6次。云南白药一天4次。”旷云野答道。

“哦。”夏锦浓右手慢慢拉起衣服,头歪着,嫣红的唇畔翘得高高的:“到时间,记得来给我上药哦~”

*

周六,夏锦浓拿着徐奶奶的病历,去医院找谭青松。

“你想在我们医院做?”谭青松问。

“哪好就在哪做。不过你们医院,我觉得最靠谱。”夏锦浓笑嘻嘻的。

“就你会说话。”谭青松一副了然的模样:“说吧,你有什么想法?”

“还是谭队了解我。其实也没啥,就是到时候能不能让我观摩下手术,还有跟着徐奶奶的主治医师一起学习?”夏锦浓眼睛晶亮:“我想多些实践的经验,以后万一有机会临床,也能快点上手。”

“就这?”

“就这。”

夏锦浓快速点头。

“这还不小意思。”谭青松笑:“到时候等我通知。”

*

得了谭队的应允,夏锦浓上进心爆棚,推了原本去逛街的计划,准备回去啃医书。

门打开,传来一阵欢声笑语,有男还有女,叫夏锦浓差点以为自己走错门。

客厅沙发处,坐着三个人。两个大男人,还有一个白裙子的小姑娘。

几人聊得开心,没发现夏锦浓在门口。

“云野,我定了餐厅,一会出去吃。”浓眉大眼的男人说。

“出去干什么,就在家吃。我做。”旷云野道。

“诶,云野哥要做饭?”白裙子惊喜道:“那太好了,我和哥有口福了哎。云野哥做的可乐鸡翅特别好吃!我好几年没吃到了~”

说到这,白裙子叹了口气,双手抱住了旷云野的胳膊,撒娇似的晃了晃:“云野哥,那我可以点个可乐鸡翅么?”

“哈哈,当然可以,子曦随便点,别跟云野哥客气!”野男人对他手上的胳膊没有丝毫反应。

“太棒了,我就点个鸡翅就好。” 白裙子欢呼了一下,眼睛转了转,问:“对了,那嫂子回来吃饭么我还没见过嫂子呢!”

“不回。”

“啊,那太可惜了。”白裙子表示很遗憾:“我可想见嫂子了,没想到今天不凑巧啊。”

想见她?

夏锦浓站在玄关处,白裙子正对着她,行动和表情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听到野男人说“不回”,白裙子的眼睛里瞬间曝射出精光,嘴角还不自觉地扬了扬。这哪里是见不到嫂子遗憾了?

而且,那双巴着野男人胳膊的手,哪有一点要放开的意思?

呵,好一个招蜂引蝶的野男人,好一朵胆大包天的小白莲,居然动土动到她头上来了???

延伸阅读

三世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bdtcxw.cn/do5c.shtml
在清水庵小住了三日之后,潘婧随刘老夫人回到了镇国公府。夜里沐浴过后,就发现方若辰已经

仙源道劫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bdtcxw.cn/dfu2.shtml
在喊出那四个字的时候,商言蹊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激动地有些过分了,她佯装镇定地坐在沙发上

绝迹兵王在线阅读苏年  http://www.bdtcxw.cn/yoig.shtml
纪墨白就上这么一愣神的功夫他的肩膀不知道被谁轻轻的拍了一下,纪墨白转过头去看。那个俏

成全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bdtcxw.cn/yg3v.shtml
砸爆了两个哥布林的脑袋后柳岩余势不减,一棒把一个想靠近他的哥布林打飞后一个侧踢把另一

卫聂卫花开春夏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bdtcxw.cn/ckb.shtml
撞上李恪的马匹连同上面的突厥人,一起飞起来,摔飞出去!是李恪连人带马,将对方摔飞!那

尸兄之每日抽奖之楔子  http://www.bdtcxw.cn/b21e.shtml
“语嫣,答应我忘掉以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我会给你新的生活。我向你保证,用尽一生一世去

最强战神崛起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bdtcxw.cn/k98.shtml
第九章风云莫测政局改迷信冲喜曾家忙近来国会忙着重组,北京里的官宦人家更是忙,忙着托关

[魔道祖师]B站拯救世界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bdtcxw.cn/pdm9.shtml
离开车内的罗少坤,嘴角仍旧挂着一抹邪笑,罗晴不由瞪了他一眼,像是在怀疑他对林姐不规矩

刚刚过去的时代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bdtcxw.cn/dqel.shtml
“嘿,小子,别再往前了,倒回去,这条路现在不能走!”被怎么一叫,梦生这才回过神来,他

指风问路(GL)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bdtcxw.cn/b8dl.shtml
⑩我们的相遇对彼此是孽缘。BGM:StupidIdea——V.A.——田征国的话从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世旅行录关键词:社团选择

    吃完早餐,她待在客厅等幸村换好制服。出了家门,两人待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活像两尊门神一样。皱起鼻头困惑地朝他问道,“你不是应该送我去上课吗?”比了眼前的脚踏车,“快点上去呀!!”“小直,妳似乎忘了一件事情喔!!男女交往的惯例不能套用在我们身上呀!!”言下之意就是另有所图。“等等…”她吃惊地转头望向左手

  • 奥特曼进化之路高等级知识的来历(3)

    “这是什么意思吗?歧视我们这些不是很英俊的人吗?”胡志挑着饭盒里,肉眼微不可见的几根肉丝加半盒饭,又看看曾强碗里的3根鸡腿,外加一碗浓汤,连大碗都快装不了。顿时分外感觉人世间的不公平,生活的艰辛与不易,一时间情绪有失控的迹象。“淡定,淡定!”曾强边啃着鸡腿边开导着他,并对远处频频看向这边的打饭小师妹

  • 大唐:我不做驸马「归梦°叁」雨夜、血色和你

    **幸村精市推开了尘封的画室。仿佛推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他恍然想起他的姑娘曾坐在他的画板前一笔一划地给他的画增添色彩,她的侧脸,专注而认真。那年有关她的消息传来时他没有哭,他只是若无其事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埃,笑容云淡风轻,训练该迟到了。旁边的赤也却像是比他还难过,哭丧着脸对他说,“部长,你哭出来吧,哭

  • 悦君心虐恋恋不廷第二章在线阅读

    每把刀上迥异的纹路让这件事真正实行起来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而且由于一开始捡拾的时候已经有了这个打算,所以池棠都着重对每把刀柄附近的碎刃大概分了类。她仔细观察着手中刀柄之上还残留着的一截断刃,在多个对比之后才找到与刀身断裂处相接无误的刃片,另外放置在一旁。如此反复,甚是枯燥无味。敞开的纸门外拂来一阵

  • 王者峡谷之金牌喷壶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醒来以后,莉迪亚投入到班尼特一家的日常生活中,由于莉迪亚不是原装的,因此为了避免出错就尽量少行动,少说话。幸好她现在有最好的掩护,大家也理解她。这样过了两天,伊丽莎白和嘉丁纳夫妇回到了浪博恩,并在门口受到了全家人的欢迎,莉迪亚也去了。然后她内怀激动的心情,表面强装镇定的见到了她最喜欢的伊丽莎白

  • 南宋小奸臣在线阅读第10章

    “什么?”听到儿子的回答,林成德心里很诧异,在他的认知里,一株‘血参’完全可以让一个锻体五段的修行武者突破到锻体六段了,可自家儿子才达到锻骨小成,这也……狠狠盯了几眼林峰的肚子,林成德有些郁闷的说道:“一整株‘血参’还没有突破一个小境界?你是不是把这‘血参’当白菜吃了,连消化都不消化,就拉出去了?”

  • 女帝上位攻略在线阅读第9节

    第九章:回家“虽然时间有点紧张,但我想问题应该不大,三天定能交货”徐晓岚心里暗暗心惊,原本三千万的订单,一句话又加了两千万,这人来历真的想如表弟所说的那样?“那行,你把账号给我先给你两千万的定金,交货我在付剩下的”朔月说道,拿出手机准备给她汇款;“我们不用签合同吗”徐晓岚楞了一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 逍遥之无情魔帝在线阅读第二节

    丧尸病毒不仅仅是被丧尸咬才会感染。喝了含有病毒的水,同样会受到感染。受到感染的人,只有不到万分之一的几率会变异,保留意识,成为变异者。其余的人,都会变成丧尸。因此,末世前期,纯净水是竞争最激烈的资源。罗成从屋内翻出一只旅行包背在身上。除了分解物品,也需要收集一些食物和水。可没多久,他便大汗淋漓。纳米

  • 王爷家中有悍妻之毛都不给

    再紧一点可以,符云生运起十二分力气,一声轻叱!高高举起的金光杵咣地一声深入土石,以此为中心的土地龟裂开来,灵力如潮水,沿着龟裂的方向四面延展,如同海啸!轰然一声,林木如同被风刮过,树冠翻起叶潮!容庭芳打坐入定,淡蓝色的气劲自他指间泛起,逐一遍布全身。余秋远凑在他身前,近乎贪婪地吸取着因容庭芳运功而逸

  • 修真之异界金仙第1章在线阅读

    1932年江南景安镇,对于一般人来说或许是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日子,可是对于景安镇今天却是个大日子,江南最大的纺织厂南宫家的三公子娶亲,而新娘子是通过蓝印花布起家的吴家的大小姐。虽然吴家比不上南宫家,但也算的上家大业大,可是吴家的大小姐竟然嫁给了南宫家的三公子,说来南宫家有四子,个个都才貌双全,但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