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宠妾为后在线阅读第6节

作者:平林漠漠烟如织 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下来的日子,崔流川在练习拳桩、《通背拳》、《剑术要诀》之外,仍需要查漏补缺,日三省吾身,向师父师姐讨教学问,可是相对来说,仍是轻松了不少,不像之前,十二个时辰恨不得掰成二十四个时辰用。

隔上一两天,崔流川便会独自下山,大多时候,都只是站在自家屋子外,看着那株老槐树,日薄西山之后,就会再独自返回破庙。

这日阴雨绵延,天色晦暗,破庙三人都早早回屋歇息。在不久之后,崔流川房间门扉悄悄打开,一个脑袋从门缝中探出,四下打量确定没人发觉之后,崔流川便拿着一把破旧的油纸伞,再次独自一人下了山。

山路泥泞且湿滑,没走多远,鞋袜上,就已挂满泥水,少年浑然不觉,只是打着油纸伞,往山下走去,神情肃然。

越靠近山村,风雨愈大,当少年回到山村时,虽打着油纸伞,可仍是湿了大半身子。

秋雨阴冷,尤其是在天放暗之后,少有人出门,便是泥路上的白日留下村民走街串巷的鞋印,此时也已让雨水冲刷得没了踪影,少年留下一行脚印,推开了那扇门。

回到家中,在进门之前,少年抖了抖身子,蹭了蹭鞋底的黄泥,将油纸伞收好,搁在屋檐下,走进昏暗潮湿的屋子。

少年摸黑走进屋子,从一张桌子底下,摸出一只长条油布包,掀开油布,里边是一把三尺青锋。

这把三尺气概,是老爹年轻时候,一时脑热,请清水县一位老铁匠打造而成,本想着仗剑远游出门行侠仗义来着,只是刚出门不远,就让当地一位泼皮无赖给打得哭爹喊娘,最后黯然神伤的崔大志,便断了仗剑远走的念头。这把剑,也就成了个念想,哪怕在最后的逃荒路上,都没舍得丢。

少年将三尺气概斜挎在背后,没有撑伞,出了门,向风雨中那株老槐树缓缓走去。

执拗的少年,心思固执,要雨夜除妖。

在前日,崔流川在与林雪烟喂拳的过程中,才愕然发现,自己体魄之坚韧,超乎想象,一拳砸碎墙壁,游刃有余。只是即便如此,最后仍是让林雪烟给打得哭爹喊娘。

原来侠义小说上说的,一拳打死人,真不是吹牛。

只是如今崔流川的剑术,尚显青涩,所以少年此番只是仗剑而行,至于出不出剑,要先看他的拳头,够不够硬。

仗剑而行,总比两手空空,更有气势。

雨幕中的崔流川,在距离老槐树不远处站定,默不作声。

紧接着,在少年心扉间,响起一个难辨雌雄的嗓音,“小仙师,雨夜造访,有何贵干?雨大,别淋坏了身子,如果不是特别要紧的事情,可以在雨停之后详谈,小妖一定洗耳恭听!”

少年扯了扯嘴角,抹了一把脸,“都这个时候了,还用得着这般低三下四,不应该是凶相毕露?”

那个嗓音笑道:“小仙师说的哪里话?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况且在小妖开化之后,就未曾离开过,可以说小妖是看着小仙师气血一日旺盛过一日,如今,已是璀璨夺目的空前盛况,又哪里会去招惹一二?若是小妖前些日子的冒犯,小妖在这里向仙师赔罪。”

老槐树已光秃秃的枝条,其中几枝,摆出拱手作揖状。

少年冷笑道:“难怪书上说,世间精怪,最惑人心。”

那个嗓音依旧真诚,“句句肺腑!”

崔流川此时的心境,跌宕起伏。即便这老槐妖的言语里,只有一两分真诚,可到底,是会让少年心境动摇的。即便看惯了人情冷暖之人,再怎么铁石心肠,身临其境,难免会有恻隐之心。

只是少年很快收起那份恻隐心。到底是最易入魔道的天生阴物,心性比起少年来说,还有不如。

于是少年准备出拳!

可在那之前,先前拱手作揖的那两束枝条,已迂回在少年身后处,如同手掌张开,画地为牢,阻断少年的退路。

少年悍然出拳!

对于与武夫的捉对厮杀,崔流川在面对膂力体魄逊色许多的武夫,尚能做到万般招式以一力破之;若是对阵中三品武夫,那么胜负便是未知之数,就要看双方的心性、耐心以及最能一锤定音的压箱底功夫;若是同品秩武夫,那么胜负生死就基本没有什么悬念。

实在是这身体魄,来得措手不及,泥腿子在两年之后才发现,原来早在那年隆冬,就有一张馅饼从天而降,在他知道的时候,却早浑然不觉吃进了肚子里。虽说老道的做法,有些揠苗助长的嫌疑,对于武夫来来说最重要的熬炼体魄,崔流川底子打得相当不错,就像之前摆在床边那箱三教经典,都暂时放进了肚子里,至于什么时候能能吃下一顿而不会被撑死,就不得而知,要看个人的缘法。

老道的百年谋划,已经快到水落石出的时候,实在没有太多时间留给少年。

可是被禁锢在老槐树中的槐树精魅,就是一个活靶子,如何打不到?出拳即可!

所以少年一拳至,随后便是拳拳至。

眨眼间,就是树皮崩裂破碎的惨烈景象。

在这座樊笼之中,少年身形如猿猴在林间翻转跳跃,躲避从四面八方缠绕、激射而来的柔顺、尖锐的枝条。

先前在少年心扉间响起的嗓音,此时在雨幕戚戚,气息之阴冷,远胜寒骨秋雨。树干当中,有细若游丝的黑气蒸腾而起。

百年老槐树的筋骨,果真是硬得很。少年势大力沉的拳头,炸起一片片苍老虬劲的树皮,可实际上呢?就像是江湖仇杀中,只是蹭破最表面的皮肉,轻伤都算不上。

在这个过程中,老槐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樊笼进一步缩小,最终的结果,就是如猿猴荡林的少年,能翻转腾挪的空间,愈来愈小,最后就是被枝条缠绕俎上鱼肉的凄惨下场。

其实对于这类不入流既不能拔根遁地也未修成妖身的小妖,早已有了应对之法,只需两桶火油,再加上一只火折子,一把火便能烧个干净。

崔流川不是没想过这法子,只是老槐树就在村口,而且多年来,一直与山村居民井水不犯河水,本就在山村不受待见的少年,突兀燃起火堆要烧掉老槐树,任谁都会认为少年是失心疯,恐怕是刚烧起来,就让山村居民给浇灭了,还少不得要有些口角摩擦。

山里人,对于有灵性的花草野物,总归还是有些敬畏的。

至于在大雨绵延的雨夜,雨声倒是会遮掩诸多痕迹动静,可火能烧得起来?

而且这次除魔天地间,崔流川是准备先斩后奏,至于之后老道是会勃然大怒、一笑置之,崔流川的感觉,是在两者之间。之前老道躺在太师椅上那番话,其实是留了余地的,对于是否未雨绸缪除了这日后有很大可能会为祸一方的老槐精魅,言语里,未曾立场明确表态。

所以崔流川如何行事,只要没越过老道心中的底线,那么老道就很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少年在翻转腾挪的空挡,伸手,将油布包解开,持剑在手。然后腰肢拧转,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剑弧,将迎头而来一簇蛇行枝条斩断。在坠地之前,崔流川在树干之上重重一踏,再次凌空跃起,雨水噼里啪啦砸在身上,少年浑然不觉。

崔流川手腕翻转,以《剑术要诀》中最基础的撩拨式,斜削掉一条胳膊粗的支干,然后再次猛踏借力,手中三尺气概,只以《剑术要诀》中最基础的定式,一次次撩、拨、劈、砍之后,就会有蠕动如蛇虫的槐枝轰然落地。

到最后,倒挂如伞的牢笼,在少年一次出剑之后,便整整齐齐断开一个豁口。

崔流川心扉中,又出现那个嗓音,“小仙师饶命,方才是小妖鬼迷心窍……”

少年耳不充闻,嘴角轻轻扬起。六品武夫,哪怕是名不副实,对付不入流的小妖,仍算不得费尽心力。

崔流川有信心在剑刃崩断之前,将这株老槐树削成一截丈许高的木桩,在那之后,那头言语愈发恶毒起来的槐树精魅,便是那砧板鱼肉。

老槐树中本来极浅极淡的黑色气息,此时却是宛若黑色云雾袅袅升腾,在崔流川心境之外,响起一个苍老沙哑的嗓音,“小杂种,再如此咄咄逼人,就休怪我玉石俱焚。”

少年站定身形,轻轻扭动手腕,保存极好的三尺气概,此时已是裂纹密布。到底只是一把寻常的剑,比不得那些神兵利器。

对于剑道,如今的崔流川,只是摸到了皮毛。月棍年刀一辈子枪宝剑随身藏,事实也证明,剑道修行,一辈子,都有些短,在山上修行人当中,其中以剑修,杀力最高,同境厮杀中,往往是剑修一身剑气倾泻而出之后,对方便形销骨立,丝毫不拖泥带水。所以在山上宗门中,论斩妖除魔、攻城伐寨,首推剑修。

崔流川只觉得好笑,说道:“怎么,这么快就图穷匕见沉不住气啦?先前我还担心,会不会错杀无辜,现在看来,有些多余。”

那个嗓音立马告饶,“小仙师饶命,先前是小的猪油蒙了心……”

少年出声打断,“方才你已经说过一次了。你觉得第一次我都不会信,第二次,就脑子进水给信了?”

崔流川轻抖手腕,他不打算废话太多。

名叫崔流川的蹩脚六品武夫,只是有些心疼老爹留下来的三尺青锋。不过老爹留下最好的东西,应该是一位十四岁、可斩妖魔的少年。

崔流川没来由觉得心慌,隐隐觉得不对劲儿,心思絮乱。心境、耳畔都没了这槐树精魅的或乞求或狠毒的威胁言语,而且先前那种似被人盯上的感觉,此时已消失无踪。

他猛然抬头,在雨幕中看向某个地方,那里有阴煞之气,一闪而逝,向着山村飘荡而去。

崔流川心里暗道不好,冲破雨幕,疾随而去。

老槐树精魅,当然不是逃命去了。

对于这种尚未修出妖身的小妖来说,擅自离开槐荫庇护,就像是连根拔出的庄稼,无根浮萍,枯死只是早晚的事情。

关于槐树精魅之前的种种作为,尤其在言辞上的迥异,有一桩内幕,崔流川并不知情。

在他的步步紧逼中,那头本无心魔的槐树精魅,入了魔。

崔流川恨不得多生出一双腿来,那团飘荡不定的阴煞之气,最终掠过一间间雨水拍打溅起水花的屋顶,最终,沉了下去。

少年在首次斩妖除魔都未曾有太大波动的心境湖面,此时已是波澜起伏。

因为那团肉眼可见的阴煞之气,沉下去的地方,正是村长家的宅子。

心中急切如火烧的崔流川,再没了先前的云淡风轻,一脚踹开门,宛若打家劫舍的悍匪,心中慌乱万分。

然后在雨中,少年听到如老风匣行将就木的喘息声,以及极其痛苦的呜咽声。

屋里正在酣睡的老人,此时脸憋得酱紫,双眼怒目,手脚胡乱抓挠着。

当老妇一边惊叫手脚哆嗦着点亮油灯、王硕赤脚跑来、浑身湿透的少年闯入屋子时,老人已经口鼻溢血,四肢痉挛抽搐,像极了市井坊间传言的厉鬼索命。

只是这厉鬼,是一头在不久之前入魔的槐树精魅。

秋雨送冤!

对于注定要死的槐树精魅来说,在它开化灵智之后,山村中的家长里短、鸡毛蒜皮都尽收眼底。自然,崔流川尚在襁褓、牙牙学语、欢喜忧愁也都如数家珍,因为距离不远,那头槐树精魅,会更加关注这位少年。所以哪怕在入魔之后,仍知晓崔流川心底里最重要、最柔软的地方在哪里。

当然是在少年最敬重的老人那里!

崔流川在片刻的愣神之后,转身再次冲入雨中。

如今,住在山间破庙的老道人,才可能有应对阴煞入体之法。

少年一路上,跌跌撞撞,往日如履平地的山路,在少年眼中,有些遥不可及。

心里只盼着路能再短,再短,最好能一步之后,就能在破庙门口。

当泣不成声的少年来到破庙大雄宝殿之外时,一健壮一干瘦的身影,早门内等候多时。

门里门外!

延伸阅读

悲欢集之第九章(9)  http://www.xienang.cn/pnan.shtml
李沂显然没有心思跟友人絮叨,说了两句,就挥袖离开。他攥紧纸笺,时而低头看两眼药方,时

(微微一笑很倾城)奈何绮夙之你知不知道霄哥哥有多讨厌你?  http://www.xienang.cn/n93u.shtml
“你们要死吗?滚开,快滚开!”元嬷嬷作为厨房管事,却被这些下贱的‘畜生’按在地上暴打

恶毒女配宠文求生(快穿)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xienang.cn/ymrz.shtml
“卧槽!这是人干的事?!”索克萨尔手忙脚乱地去摸自己的武器,之前为了下河所以将手杖绑

奶凶少女虐渣之路[快穿]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enang.cn/ng3g.shtml
宋清词不知道的是,就在几个小时以前,刘碧莲还特地跑过来,在王姨面前绘声绘色的演了一出

最终律令在线阅读转校生  http://www.xienang.cn/xmly.shtml
“不怕富二代长得帅,就怕富二代长得帅又有深情。”小花眼睛不眨的盯着讲台上班任正在介绍

网游之倾世妖皇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enang.cn/xu56.shtml
骑射之术粗中有细,并非孔武有力就能精通,否则“百步穿杨”也不会成为传说了。这日卫蘅认

特工狂妃:残王逆天宠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enang.cn/nx0.shtml
这是一幢上世纪六十年代建成的独栋别墅,房子的主人显然是一个注重享乐的家伙,庭院,花园

猎魔王座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xienang.cn/g9qb.shtml
看到系统的提示,何宇别提有多高兴了。这可是他首次拿到5杀!说不高兴那是假的!虽然大部

死亡回溯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xienang.cn/x9p7.shtml
睿王府,金玉堂。齐满满站在屋前看着沉香木的牌匾,浅笑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

他儿子有个亿万首富爹我这是还在做梦吧?  http://www.xienang.cn/6ydj.shtml
“爸爸,快醒醒,外面有好多大狗狗咬人呢?”一间十来平,装修雅致的卧室中,清脆的童声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残魂应劫医务室

    “啊~”苏小棠被篮球砸倒在地,还没来及摸上自己受伤的额头,就听到一句温润的男声,“别动,”然后自己的左手就被人温柔地紧握。“谨言哥哥,”明明被砸的是苏小棠,可姚梦洁却担忧地喊着陆谨言的名字。少年一把抱起还在发蒙的苏小棠,看着姚梦洁道:“我先送她去医务室。”姚梦洁看着他俩离去的背影,高大与娇小,和谐的

  • 天地禁典在线阅读鼠、狼、黑暗与阳光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碧阳学园二年B班的教室中,任课教师正在讲台上高谈论阔,台下的杉崎键望着场外朦胧的景色出神。离上次见过沃班侯爵已经过去四天,在这四天内,杉崎键按照自己的记忆从各个方面了解了阿波罗、欧西里斯等曾被沃班侯爵弑杀过的不从之神的资料。四天下来,该了解的也了解的差不多了,但沃班侯爵所说的不从之

  • 大唐:妻乃李秀宁第一章在线阅读

    洁白的病塌上,一个十几来岁的少年正躺在病塌上酣睡。宽大的病房内只有这一张病榻让这里显得有些太过的沉闷。清晨的阳光肆意得洒在少年的脸上。忽然间,少年的眼皮微微一动。或许是早晨的太阳太过的刺眼。刚刚微睁双眸的少年不由得又眯起了双眼。好一阵子才适应了现在的环境。“这里是...哪里?”少年环顾着四周低喃。“

  • 名艺简单的邂逅

    炙热的太阳下,温暖的校园弥漫着空气的清香,树上的叶子缓缓落地。突然,一只硕大的鞋子将叶子印在了地上,伴随着重重的脚步声,空气瞬间变得凝重了。只见一群壮汉围着一个学生样子的高中生在叫嚷。“好,既然大家到齐了我就开始自我介绍了”高中生边赔笑边说道。“大家好,我是这部综漫的主角,我叫吴亦梵,没错吴亦梵的吴

  • 捡了只鬼抱回家在线阅读第4章

    前世的杨真看过的小说不在少数,也曾幻想过有朝一日成仙成圣,逍遥自在,无可拘束。后来生活所迫,不得不面对现实。却不曾想一睡长眠,再睁眼时却有了这番机缘,得入仙山圣境,见证道法大昌。感慨一番,杨真回头,见槐末神色依旧有三分恍惚,不由心下生出逗弄的心思,也刻意学着之前槐末那刻板的模样,正身整衣,向槐末做揖

  • [HP,VH] 回转之轮在线阅读莲少爷

    中午休息时间,顾晓晨与沈若两人坐在员工餐厅的同一张桌子上,慢慢地吃着午餐。阳光恰好地洒下光芒,照耀在顾晓晨的侧脸,也照耀在沈若那张异常兴奋崇拜的小脸上,经过一个月的深入,沈若终于打听到那位“莲少爷”的消息。“晓晨,我们之前看见的那个男人他叫伍贺莲!”“伍氏少东伍贺莲,英俊迷人又多金,伍氏公认的钻石单

  • 火影:无限掠夺在线阅读第七章

    季临川的目光不自觉朝少年的手腕看过去,但是下一刻,一只手就放在他的手臂上。林若满面春光走过来,脸上还带着一抹红晕,嘴角噙笑,但一看到迟肖,她的目光就透露出一丝鄙夷,“临川,大伯他们过来了,我们过去看看。”季临川有些恍惚地看着搭在手臂上的手,思考了一会儿,才说,“迟肖,等会儿我们谈谈。”迟肖还没说话,

  • 我在童话世界当国王神秘人

    可是神曦颖儿每次砍断一把,千权凌天就重新凝聚出一把,这短短的时间,已经不知道被神曦颖儿,打断了多少把冰剑了。战斗仍在继续,两人四散而出的神力,将整个天琊商会里的墙壁,毁的残破不堪,商会里面充斥着浓厚的神力气息。闪耀着的冰蓝色水神力与金黄色空灵神力,让天琊商会里的众人,身体感到一会如冻在冰里般寒冷,一

  • 另类白莲花第7章在线阅读

    即使她神经再粗,也感觉到这件事情的不对劲。她开始拼命地在慕容轩逸的怀里挣扎,希望他能放开自己。可是娇小的她被牢牢的禁锢在男人的怀中,她的挣扎根本无济于事。被逼无奈的何木雅感受到了面前男人的强硬,只好用力的咬破了他的唇。一时间,一股血的腥甜之气,瞬间弥漫在两个人之间。慕容轩逸也感觉到了疼痛,推开何木雅

  • 巨星之铁骨铮铮第5章在线阅读

    霍昕推开门,走进了卧室。“主播,卧室要不要开灯啊?”霍昕摸着胳膊问道。“不能开灯,我知道你现在非常害怕,坚持住。”杨桀鼓励道。霍昕点点头,放弃了开灯的想法。“主播,现在怎么做?”杨桀道:“我记得你说,墙上贴了一道黄符,在哪,让我瞧瞧。”霍昕走到西墙边,将手机上的手电筒对准了墙面,一道黄符出现在了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