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他的烟火气遁逃

作者:不廿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连雾被陵貉拎着遁飞而去的时候,整个人仍处于目瞪口呆的状态,似乎觉得心还在扑通扑通地狂跳,哦,他又忘记自己的心早就不跳了,并且现在还漏了好大一个血洞。

但是心中仍旧震惊不已,他们竟真的顺利从一个元婴后期的修士手中逃脱了!清宥长老的修为已到了元婴后期的巅峰,尽管一直无法突破,但是其实力仍可藐视半个四方大陆!要是放在平常,他们肯定是没有丝毫机会,毕竟元婴初期与后期的实力相差的那可不是一点半点。

想起刚刚那一幕,连雾心中仍然十分后怕,其实陵貉哪有什么疑惑求解,他不过是在拖延时间,为了降低清宥道长的警觉心而已,也是清宥自负,自觉自己已经胜券在握,陵貉这点把戏在他眼中也不过垂死挣扎罢了,并不放在心上。

原本陵貉计划得很好,他随意问了一句:“我记得当年师父去过一趟朱雀山,回来时身受重伤,闭关了整整八、九年才恢复,后来师父的洞府之中时常传出鸟鸣之声,悦耳异常,听到深处不觉入迷,我修炼之时曾日日听闻,但始终不知那是什么,久而久之,竟成执念,不知师父可愿告知?”

闻言,清宥纵声大笑,面有得色,道:“我道是什么,原来是这一桩事,本不欲人知,不过眼下这景况,想必告诉你也无妨,为师曾听闻,西南之地的昆吾山上,有一种鸟,名为小朱雀,以昆吾山赤金精为食,通体金黄,会吐火,火焰堪比三昧真火,此火用来铸剑炼器,是为最佳,为师不知历经多少险难,翻过十万妖山,攀上昆吾山,才找到这么一只小朱雀。”

他说得兴起,十分得意地一招手,霎时有高亢清越的鸟鸣之声响彻整个洞穴,未见其形,先闻其声,热浪顿时扑面而来,只见一只金色的鸟儿盘旋在空中,形状虽然只有山雀大小,尾翎却足有两尺来长,金灿灿的,差点闪瞎连雾的眼。

那鸟绕着洞穴内飞了两圈,猛然就转身朝着连雾所在的方位喷吐了一口金色的火焰,连雾大惊之下慌忙躲避,不想岔了力道,一个不稳,踉跄着落到地上,蓝光乍显,露出身形来。

清宥道长哪想到这笼子般密实的洞穴内居然还有别的人出现,他竟半点都没有察觉,不由将注意力立刻集中在连雾身上,十二万分的提防,然后他震惊地发现,神识竟然无法发现此人!他不由大惊,立时身为元婴后期修士的威压霎时就扑了过去,想率先制住这来历不明的少年再说。

同时在电火光石间,陵貉蓦然就甩手祭出一方琉璃金钟,将清宥道长团团罩住,此物乃是上品法宝,能扛住元婴修士的全力三击,但是三击之后必然是粉碎了。

紧接着,他毫不迟疑地伸手一捞,揽住连雾,又快速掐诀,一把符箓甩过去,俱是一一贴在那琉璃金钟之上,密密实实,几乎看不见其中的情形了。

清宥道长见状,勃然大怒,一张俊脸都气得扭曲了,狞然道:“好徒儿,你哪样法术不是为师教的?莫不是以为这么个破东西就能挡住为师?真是天真!”

陵貉也不言语,两指间夹着一枚青色的符箓,灵气注入,那薄薄的符纸抖动起来,上面的纹路霎时银光闪现,连雾隔空都能感觉到其中充沛欲溢的灵力。

这是要遁走了!连雾顿时一个激灵,顾不得别的,慌忙大喊出声:“石头!带上石头!”不然他肯定会在遁走的瞬间从陵貉怀里漏出去。

清宥道长已经开始满面狰狞地一掌拍上琉璃金钟,上面霎时裂纹纵横,再又全力一掌,金钟已经摇摇欲坠,眼见着他聚力欲拍下第三掌,陵貉表情不变,张开手,五指如爪,迅速往地上一连掏了四五把,那地面原本是岩土,坚硬异常,此时竟如豆腐一般,一掏就是一个洞,连雾总算明了之前害他掉下去的深坑是怎么来的了。

“拿着。”陵貉将一块黑石塞到连雾手中,迅速念诀,两人周身顿时涌起青色的光芒,交缠着将两人密实地裹起,如同一个青色的大蛋壳,与此同时,那琉璃金钟罩终于破碎,轰然炸开,紧接着,清宥一声大喝:“竖子!哪里走!”他五指一张,出现一柄银光湛然、锋利逼人的剑来,往两人的方向疾追而去。

木遁之所以是遁术中最快的一种,但是它有个致命的弱点,木遁的防守太差,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十分鸡肋。

眼见清宥道长的剑眨眼间就穿透那青色的蛋壳,溅出鲜红的血来,然而他还未及惊喜,就已是大怒,那青色蛋壳竟然没有丝毫停留,眨眼间就已经疾飞出去,连影都没有了!

清宥道长看着空无一人的洞穴,突然意识到,小朱雀不见了!他面色骤然难看异常,乍青乍白,他堂堂一个元婴后期巅峰修士,竟然让一个初入元婴的小子从手中跑了,还顺走了自己的宝物!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脸上恶狠狠地扭曲起来,咬牙切齿:“陵!貉!”

再说陵貉这边,清宥道长那一剑确实没有伤到他,全扎连雾身上去了,又是当胸穿过,老大一个窟窿,汩汩地往外冒血,连雾乍见,觉得十分新奇,原来他居然还是会流血的,啧啧,除了这血是冷的以外,其他都与普通人一样嘛。

新奇过后才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痛,真是痛,痛得他忍不住想找个什么狠狠挠几把,恨不能立刻松了手中的黑石,变成鬼魂算了。

他这手刚想松动,陵貉突然一把攥住了他,声音低沉:“不要动。”

连雾才不管,他疼得要死要活,本就是忍不得的人,那钻心的痛好似一只长虫,拱到他脑子里去了一般,直把一个脑子搅成浆糊样,他呻|吟着嚷嚷:“我要痛死了,痛死了!”

陵貉不松手,连雾就哭着喊着,两双手扭成了麻花,又是拧又是掐,但是不敢蹦,他哭喊的同时也担心这一蹦,就把个对穿的心从胸腔子里蹦跶出去了,到时捡都捡不着。

任连雾兀自哭得满脸泪水,好不伤心,陵貉只一面手持符箓,念着口诀,一面使力攥着他的手指,将那黑石头紧紧地塞在他手心,不让他扔下,木遁之法遁行如风,眨眼便是千里之外,连雾这要是一松手,指不定就漏到哪个山旮旯里面去了。

四只手缠着,拧着,将那不甚齐整的黑石碾在手心,锋利粗糙的石面狠狠地磨着皮肉,片刻就鲜血滴答,沿着指缝缓缓流下,落在两人的道袍上,如花一般,红艳艳的。

后来连雾终于累了,眼泪糊了一脸,又被风吹干,痒痒刺刺的难受,手指手心被石头磨得破皮,也疼,胸口似乎倒不如之前那样疼得要死了,只是凉丝丝的,好大一个窟窿,他觉得有点儿漏风,脚也有点儿软,可见是刚刚那一阵子哭喊的太用力,眼下乏力了,他索性就不羞不臊地半倚在陵貉的胸口,挺结实,气味也好闻,十二分的安心,哑着嗓子有一搭没一搭地问:“我们到哪儿了?”

陵貉调整着方向,回道:“牵牛山。”

连雾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这牵牛山是个什么地方,只好又问:“离紫气宗多远了?”

陵貉想了想,道:“不远,若是他来找,不过片刻。”

连雾大惊:“快快快,再远点!可不能被他追上来,再捅上一个窟窿,我可受不了。”他说着,觉得伤口似乎又疼起来,不禁咬牙恨道:“怎么各个人都跟我的胸口过不去?哎哟,疼死我了。”

闻言,陵貉抿了抿唇,问道:“怎么说?”

听得陵貉问他,连雾就开始絮絮叨叨起来,将他怎么死的,又怎么看到陈金胜和那魔物的一概事迹说的清清楚楚,说完之后,觉得胸口的疼痛似乎减轻了许多。

末了又问:“我们去哪里?”

陵貉反问:“你觉得去哪里好?”

连雾想也不想:“自然是离紫气宗越远越好了,你若有什么去处,那就更好了。”

听了这话,陵貉沉思了片刻,道:“去西方吧。”

连雾也没有意见,反正他除了紫气宗,哪儿也不认识,十分信任地任陵貉自己去想。

四方大陆极西有蛮荒沼泽之地,常年被瘴气笼罩,毒物遍地,险恶异常,少有修士前往,陵貉曾有个道友在那里,不知哪根筋不太对了,说是要体验什么苦修,只是多年未有音信,不知现在是否仍在那里。

陵貉一路驱符遁行,尽管不见清宥长老追来,也不敢稍有懈怠,这路上飞的平稳,连雾就忍不住犯困,眼皮子上下打架,最后半倚在陵貉怀里,睡死了过去,微张着嘴,眼睫被风吹得扑簌直颤,面色苍白,如玉石一般,看起来清冷,但若是睁开眼睛,又觉得这少年活力十足,说不出的机灵劲,偶尔迷糊,也有些可爱。

他此时睡得正香,几乎要口水滴答了,衬着胸口一片可怖的暗红色血渍,以及皮肉绽开的伤口,实在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陵貉低头看了片刻,将人搂紧了些,往符箓中再注入灵力,加速遁飞而去。

延伸阅读

lesaner加盟  http://www.garridoybanet.com/xuo2.shtml
优势:1、200余人生产设计团队,款式新颖,很过2000家品牌专卖店共选供应商2,创

喜澳膜法王国加盟  http://www.garridoybanet.com/aj5x.shtml
喜澳化妆品是一家集研究、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具有创新的现代化经营管理水平的企业。出

七彩荷学堂加盟  http://www.garridoybanet.com/4r9.shtml
七彩板教育培训中心致力于优秀教育项目的研发和推广,目前运营有京孚英语--少儿英语培训

粉美儿加盟  http://www.garridoybanet.com/gkuj.shtml
广州粉嘟嘟饰品有限公司的母公司是一家年营业额数亿元的饰品加工出口型现代企业,其客户遍

采盟加盟  http://www.garridoybanet.com/634l.shtml
時尚皮件品牌Borsalini,隸屬於代理世界各國精品品牌的采盟集團,自引進台灣至今

水晶之恋加盟  http://www.garridoybanet.com/aodf.shtml
水晶之恋针织服饰注重挖掘深厚的袜子文化底蕴,汲取袜业之精粹,强调童袜的功能性与舒适性

欧凯德加盟  http://www.garridoybanet.com/as45.shtml
欧凯德五金专门从事高科技研发、生产及经营高科技环保、节能,低排的五金国内外产品。欧凯

飒爽加盟  http://www.garridoybanet.com/g5xt.shtml
飒爽布艺是绍兴县飒爽纺织品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位于中国轻纺城-柯桥是窗帘、桌布、抱

添盈无纺布加盟  http://www.garridoybanet.com/n162.shtml
添盈无纺布制品,加工销售无纺布环保袋的大型企业,从事生产加工十余年,在广东同行中享有

睿之父母心安全书包加盟  http://www.garridoybanet.com/dkgx.shtml
合肥睿之儿童智能安全用品有限公司由法国ANBER公司提供技术支持,在中国投资兴建的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兽争霸之大逃亡第4章在线阅读

    夏凡眯了眯眼睛,他能感觉得到来自林锦生的打量,笑着道:“怎么赵总你还怕我骗你不成?”“诶,怎么会,你不想说,老哥我不问了还不成。”说着赵瑞抬手在夏凡叠在一起的双腿上拍了拍,被夏凡不着痕迹地躲开。赵瑞也不恼,抓过一旁的洋酒,就给夏凡倒了一杯:“给,今天虽然是我们第一次见,但是老哥觉得你不错,来,喝酒。

  • 更天记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正躺在笼子里眯眼想事,囚室的门再次打开,我一骨碌爬起来,两个穿制服的人正架着一个人进来,不是别人,正是把我害到如今的凄惨田地的小尖牙,李克。李克一见我,楞了一下神,紧接着咧开嘴,露出了自己的小尖牙,等制服男把李克塞进笼子走出囚室,我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站起身朝他大骂:“你他妈的害死老子了!”李

  • 溱与洧之结婚中(7)

    钟建国不由自主地想到他小时候,他爸眼中只有赵银生的孩子,没有他和他哥,抱着大儿子的手紧了紧,保证道:“不会!”小孩伸出小手指:“拉钩?”钟建国无奈:“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小孩威胁道,“爸爸变成后爸,我就不要你了。”钟建国笑道:“好!”“爸爸,我想家了。”小孩抱住钟建国的大手,仰头望着

  • 平静的生活 来到这里

    我从楼上摔下来但我并没有因此死亡而是我穿越到了过去回到了大清朝那个时代的。在哪个时代里我曾经亲眼目睹一次次的生死离别的场面那场面惊心动魄使我终于懂得什么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什么是珍惜生命。使我懂得什么叫海誓山盟生死相许的爱情。爱一个人好难爱上一个帝王更难.因为他不属于我一个女人所有,他身上还有其他女人的

  • 系统 重获新生之曾茜茜

    中年男子肉痛的看了一眼陆无维手中的两万块钱,瞪了他一眼后,不甘心的与中年妇女下了车。“啧,跟哥哥斗,你们两个的修为和哥哥比还差早了!”看着两人走的身影,陆无维扯了扯嘴角,而后他忽然锤了锤手心,怪叫一声:“坏了,竟然忘了问那中年男子要手机了!”“算了......反正手机不是我的,至于那女孩,先把她弄醒

  • 疯人院第7章在线阅读

    白天。一座山下,一辆撞树的车子的驾驶室里有一个被撞晕的大叔。(没错,在醉酒时靠着运气活下来的大叔就是他)他运气好的没话说,竟然在这荒郊野外撞车这么大的声响都没有在遇到一只丧尸。“这是哪?”在驾驶室的大叔醒了过来,可是他很快就感觉到他酒驾后的交通事故让他感觉到了疼痛。“腿好疼啊,我竟然出事了?”大叔伸

  • 八零后重生日常在线阅读第二节

    在一车的人的目送中,尹冰河走下了地铁。“真是的,啥都没说就把我丢到了这个世界。”他下了地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检查自己的随身物品。先是在裤兜中翻出了手机、地铁卡和学生卡,“嗯······东山中学。今天,六月二十四号晚上十点吗······”他打量了一下这个地铁站,偌大的地铁站里只有他一个人,“说起来

  • 皇权富贵在线阅读第一个图案

    刘杰这么做,其实就是为了攀上周康的关系,然后跟着周康吃香的喝辣的。而且,刘杰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将周康的工人全部换走,然后将自己家乡的人招进来,能够赚个工钱的差价。“你做的非常的对,以后有我周康一口吃的,就绝对少不了你的。”不得不说,刘杰的目的已经达到,因为周康在听完了他的话语之后,就已经将其当成了

  • 风探在线阅读第3节

    陶羡坐在苏长青的书房里,有些百无聊赖。他当初肯答应苏氏餐饮的请求,是因为他爷爷陶一得。陶老爷子年轻的时候,经历过那场华夏大劫,因为出身不好,且有海外关系,差点儿被斗死。苏长青的父亲苏秋鸿也是名厨,物伤其类,见不得陶老爷子那惨样,偷偷的将被打的半死的陶老爷子藏起来,对陶老爷子有救命之恩。苏老爷子不是挟

  • 西装暴徒之善变的女人(8)

    第二天天一亮,胡朗一行就开车出发啦。王宽等人废了半天力气才找到几辆能开的车,也远远跟了上来。今天的车队从两辆车变成了三辆,因为老刘拖着他老婆和王东死活不愿再上胡朗的车,问他原因老刘只是在打哈哈说车里后座太挤啦。陈小云跟着张军上了小货车,这样自然而然,胡朗车里全成了“家属”。汤斐坐在后座自顾自的修剪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