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江总,你被逮捕了!在线阅读以理服人

作者:不遇 来源:晋江文学城

桃叟陆鹤之皱着眉头安抚完武湖剑庄来人后,有些劳累的捏了捏眉间,撑着拐杖在书房徘徊了一阵子,才对一旁的陆余问道:“昨日不是让你带着那行人去山脚下的酒坊茶坊么?怎么去了后山的武林会盟之地。”

陆余弓着身子有苦难言,只得无奈回道:“老爷,那郡主一大早便在客房大院等着我上门,还没等我说话,便让我带路去后山走动走动。出现这样的事情,完全就是意料之外的。”

陆鹤之也知晓怪不得他,毕竟那郡主的行为,就算是在京城,也是无法无天的,毫无顾忌。

只是想到这郡主的蛮横功夫,陆鹤之有些羡慕与向往,镇王府的绝学,哪一个江湖人不垂涎三尺,只是敢进门的索要的,皆是躺着出来,无一例外。

“若是能讨要几招,老夫这停滞的境界说不定能松开几分吧。可惜可惜。”陆鹤之惋惜之余,却不沮丧,这等绝学神功,就算自己拿着,也是要遭人嫉恨,怀璧其罪,生死难料的。

还没等陆鹤之怎么解决今日之事,书房外响起了胖叟急促声。

“大哥大事不好了,那郡主不知道是不是失心疯了,居然在客房大院摆下擂台,说是要为明天的武林大会预热!”胖叟推门入,就看到陆鹤之眼神阴沉锐利,立刻脚一缩,拱手道:“大哥息怒,不敢有下次了。”

陆鹤之哼了一声,杵着拐杖便跟着胖叟赶往客房大院。

此时客房大院比之山脚的集市还要热闹万分。

只见上首坐着两人,一大一小。大的横刀立马坐在上面,手持金扇,扇风点火。

小的畏畏缩缩,看着众人火冒三丈的目光,深怕一拥而上,将他们切成十块八块。

看着大院四周围的满满当当,柒轻然丝毫不见胆怯,站起身来,合着金扇拱手道:“难得见到这么多武林高手,在下柒远行,供职于拨乱军威震将军门下,此次前来不仅是观赏武林大会,更是要和诸位商量一件小事。”

原本群雄愤起的场面立刻安静了下来,众人惊疑不定,看着眼前一大一小以及身后站立的几十余人,眼尖的看着腰间挎的刀的形状与花纹,小声肯定到是隆庆年新制的刀具。

“原来是柒将军,我等小民怎敢不遵朝廷律令,只是将军是否太过霸道,打伤我剑庄三人,轻薄茶花阁与纵横剑宗女子,难道我等就是将军眼中的鱼虾,任其打杀烹调吗?”

柒轻然闻声望去,只见人群分开,一名孔武有力、须发皆灰白的中年人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十余人,那被打断手腕与吃了一记拳头的三人赫然在列。

“本将军可没有仗势欺人,你问问他们三人,本将军可动用身后势力将其擒拿之后才施展酷刑?怎么,打了小的来个老的,是要群殴还是不要脸的让我自毁一臂谢罪呢?”柒轻然言语毒辣,毫不在意这中年人脸色变幻,什么狗屁武湖剑庄,若不是二哥不许自己太乱来,那三个没眼力的小东西哪里就断腕如此简单。

灰白发中年人神色一沉,哼道:“没想到将军功夫了得,嘴皮子也这般厉害,不愧是。。。。。。”

柒轻然唉了一声打断他的话,接道:“本将军功夫自然了得,不仅功夫了得,马术更是一绝,嘴皮子更是不差。”

早有一路人回味过来柒轻然所言之意,顿时一传十十传百,四周哄然而笑,一些女子听到旁人解释,更是道了声不知羞耻,然后面色桃红。

楚挺有些头疼这个女魔头的言行举止,刚要劝她几句,忽然被柒轻然一指自己道:“刚刚这位壮士既然说不敢不遵朝廷律令,那么正好,坐在这里的这位小哥就是明日的盟主,大家好好看仔细了,明日可不要认错人了!”

众人目光望向楚挺,楚挺何曾被上百人注视过,立马耳面通红,有些害臊的站起来,想要辩驳几句,但被那灰白中年人怒喝道:“怎敢这般欺辱我等?让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来坐着盟主之位?柒将军,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这里是桃花涧,这里是桃林武林,可不是你拨乱军的军营!”

柒轻然毫不在意四周的敌视,笑望着四周江湖人士,居然重回座位,对身后之人道:“现在开始登记门派人员,不愿意登记的就当做乱臣贼子斩了便是。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等回营后再写个折子便是了。”

身后一众将士称是,居然就真的从屋内搬出笔墨纸砚,走在众人身前准备登记。

不仅灰白中年人没有见过如此嚣张之人,就连隐藏在后的一些桃林武林有名望的老者都没见过这番举止,一个个怒气横身,手中刀剑斧锤拿捏作响。

正当柒轻然还准备火上浇油越烧越烈时候,陆鹤之终于是赶到此处,看到双方剑拔弩张,内心把这个女魔头骂了不知道多少遍,但是依旧笑脸相迎道:“郡主,还请给老夫一个面子,登记之事让老夫代劳可否?”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站在自己师门身后的江芸与黄燕燕纷纷捂住自己的嘴巴,江芸更是满面通红,紧握宝剑,自己的清白算是保住了。黄燕燕则是有些失望的瞧着那英气逼人的柒轻然,内心有些失落。

柒轻然眯着眼睛看着故意来搅局的陆鹤之,拍打了一下金扇,笑道:“既然桃叟愿意代劳,本将军自然并无不可。只是我这小兄弟早想坐坐武林盟主之位,感受一下江湖气息,不晓得诸位有没有什么意见?”

楚挺恨不得跳起来掐死这个女魔头,奈何刚想站起来,也不知道被那女魔头施展了什么手法,居然手脚无力,舌头发麻,瘫在椅子上。

此刻楚挺的坐姿简直就是毫无礼数可言,犹如土财主般松松懒懒,毫无身骨。

“好好好,既然郡主的小兄弟这般雅兴,我等也不会不识大体,只是要坐着武林盟主之位,还需这功夫了得。我观这个小兄弟不过十四五岁,肯定是天纵奇才,我武重代表武湖剑庄请指教!”那灰白中年人咬牙切齿说出指教二字后,楚挺立马闭上双眼,不敢看向一脸欲要择人而噬的武重。

陆鹤之见有出头鸟,也懒得打圆场,桃林江湖再乱,再怎么打打杀杀,也是我陆家桃花涧的囊中物,既然朝廷要肃清一些不遵律令的门派,自己何必去阻挠呢。

柒轻然挑挑眉,示意一旁将士开口念文。

那将士心领神会,从怀中掏出一本厚厚的订书,略微翻了几页朗声道:“武湖剑庄,庄主武叠元。化州羸云人氏,三十年前因误杀。。。。。。”

武重越听越是汗流浃背,武湖剑庄的其余人皆是亡魂大作,一个个低头不语。

柒轻然也没等那将士将武湖剑庄上至八十老翁下至襁褓孩童的详细资料念完,就开口打断道:“朝廷念你等庄主无心之失,没有将其缉拿归案,本以为会让其回心转意,造福一方。可惜你武湖剑庄这些年来,仗着一身微末剑术,在桃林一处为非作歹,丝毫没有感激朝廷的宽宏大度,今天本将只是稍是惩戒,居然说本将小兄弟不识大体,本将倒是想问问,到底是谁不识大体,不懂圣恩浩荡!”

柒轻然一口一个本将,又抬出朝廷威压,颠倒黑白的本事简直信手拈来,让原本想要联合一起的门派一个个灭了这个念头。谁晓得自己的底细是不是早就被查的清清楚楚,毕竟江湖开宗立派,终归是少不了腥风血雨,家破人亡的故事。

武重此时骑虎难下,握长剑之手早已冷汗直流,抬头不敢看向柒轻然,只得求救桃叟。

陆鹤之心中也是汗颜,自己与兄弟如何起家的,怕是在镇王府上的卷轴上也记载的一清二楚,连忙接过话,打着圆场道:“圣恩浩荡,我等江湖人士自当谨遵朝廷律令造福一方。不过这武林盟主之位,有德之居之,郡主的小兄弟年岁尚浅,怕是不能服众啊!”

“刚刚这位大侠可是说的武功高者居之,怎么到了桃叟这变成有德者居之了。这桃林武林到底是一番怎样的景象?我代父王与朝廷巡查江湖,没想到这桃林武林竟如此不堪,这武林之令当真是儿戏。哎!”

见这柒轻然居然轻飘飘的搬出镇王,哪里还有人敢接话,桃叟立刻也闭上嘴,两眼一关,任由这个女魔头折腾去了。

“不过这位大侠说的也没错,武林盟主毕竟也是需要一个武功盖世之人才能领袖群雄的。我看这样吧,我小兄弟明日吉时登上盟主宝座,本将就做他的护法如何?而我这几十余位将士就当做盟主的亲卫,等我小兄弟修炼有成,我便撤去这护法之职,到时候要仰仗各位,与我小兄弟一齐造福桃林此地。”

柒轻然抛出一套一套的皮袋子,让所有人都罩蒙了。若是朝廷想要把持桃林江湖,直接安插人过来便可,何须像现在一样,让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上位。

众人根本无法猜测着女魔头的想法,就连桃叟想不出来,但是他却知道自己要第一个赞同此议,毕竟演戏需要演全场。

随着桃叟的支持,所有人都赞同了柒轻然的提议,登记所有来客后,众人散去。

楚挺被束缚的双手双脚也终于得到解脱,立刻骂道:“你这女魔头是何居心,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如此害我!”

柒轻然大为疑惑,用天真无邪的眼神看着楚挺道:“我这可是帮你啊!成了武林盟主,收获各类珍宝不说,还能修炼武功,说不定练出个绝世神功,成为像那个盗圣一样的高手,横推桃林武林,到时候谁还敢给你脸色看!”

楚挺压下怒火,想要说这是一派胡言,却被女魔头一把抓住,笑吟吟道:“该去瀑布下打坐了。”不由分说,让人夹着他离去。

延伸阅读

轩驰座垫加盟  http://www.aurorawebeditor.com/xn24.shtml
浙江轩驰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是集设计、开发、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企业,主要经营汽车座垫、汽车

优贝比加盟  http://www.aurorawebeditor.com/xnhj.shtml
凯亿儿童玩具主要以开发青少年儿童情商&智商快乐培养为基点,突破了传统产品的局限性,赋

威力特加盟  http://www.aurorawebeditor.com/ywdg.shtml
这是一座历经千年文明传承的城市。文人雅士足迹遍布、佳话频传;民族精神在这里回旋激荡、

丽质加盟  http://www.aurorawebeditor.com/pbdy.shtml
丽质化妆品成立于2002年,并于2007年通过美国雅诗兰黛化妆品有限公司授权,由香港

海川加盟  http://www.aurorawebeditor.com/nr28.shtml
海川机械制造撕碎机、混料机、扩口机、塑料管材辅机、异型材、片材等成套挤出生产线、塑料

德利工贸加盟  http://www.aurorawebeditor.com/xvjl.shtml
德利工贸生产各种食用油油瓶1.6升1.8升2.5升4升5升油瓶也可来样加工!欢迎各位

FILLECARRE加盟  http://www.aurorawebeditor.com/apkc.shtml
FILLECARRE(菲尔卡蕾)于1999年由一群对时装设计及艺术充满热诚的年轻设计

艺家加盟  http://www.aurorawebeditor.com/x5fl.shtml
艺家工艺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服饰、灯笼、文具盒、工笔画等日用品装饰品、宠物用品销量节节高

高高加盟  http://www.aurorawebeditor.com/dnou.shtml
高高不锈钢依托原军工企业的管理与技术,和钢铁研究所密切合作,主要控股生产销售高锰钢、

福祥瑞加盟  http://www.aurorawebeditor.com/dh8l.shtml
福祥瑞十字绣总部是一家集产品开发、生产、销售及售后服务于一体的大型十字绣厂家。福祥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世荣光在线阅读傻子

    失去支撑的叶浅半个身子倒挂在了床沿外,林嘉木的视线接触到她身下那抹殷红,瞳孔猛地紧缩,一把抱起她的身子,焦急往外跑去。赵子墨看出他的意图,狠狠钳住他的臂弯,低吼道:“把她放下!”“你他妈是不是瞎了!她都快死了你知不知道!”死?这个字眼落入赵子墨耳里,令他不自觉的愣住,片刻之后反应过来,手指力量再次加

  • 封鬼路在线阅读第二章

    chapter2怎么会……那赤玉耳坠,不是应该呆在博物馆的展柜里吗,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詹茵茵满脸惊恐地站在那里,全然不知大家都在注视着自己。李二强捡起地上的电脑和手机,面色尴尬地拉了拉她的袖子,小声问:“你这是在干什么?”应缜饶有兴趣地抬起头来,一道清浅的目光锁在了她身上。初见只是惊艳,越看却

  • 死神之镰之亡神在线阅读第一卷 第五章 靠谱的校长和不靠谱的爹

    为首的女子继续说道:“自我介绍下,我是东洲省警察学院大一刑事技术系二班的指导员—叶铃。我身边的这位是龙副校长,我们这次是代表学校特意前来慰问你的。”叶铃依旧一副温和的样子说道。陈晓宇打量了一下两个人。叶指导员的身材比较小,一张温和的脸上有着些许雀斑。而她身边的龙副校长,看起来年龄比较大了,一张苍老的

  • 元井天第六章

    第二天一早,西弗勒斯斯内普像往常一样早早的醒来,他怕起来迟了用不了洗浴室,当他猛的翻身坐起后才发现他已经不在以前的宿舍里了,他用手抹了一把脸,收拾好后匆忙的走向休息室,没有理会身后的诧异声和嘲笑声,他想找到克莱斯特柯堡,再确定一下。西弗勒斯斯内普从休息室找到大礼堂都没有看见她,只好坐在餐桌前吃早饭,

  • [综英美]他姓织田不姓千手!(上)在线阅读第九节

    晚上霍成厉回公馆,苏疏樾给他端上茶水,想跟他说苏蝶儿的事。哪想到他一口干掉就解开衣服上的纽扣,大步流星的往楼上走。苏疏樾看着他潇洒的背影,猜想他是先去洗澡,不过这一洗就该去书房,他今天晚饭又是在外面用过的,那不是今天就见不到他了。平时她还巴不得都是这样,两人少打照面,她就可以少想话题。但是今天不同,

  • 〖ProduceX〗真香在线阅读第九章

    “生死门,如何恢复!”天佑凡瞳孔中闪过一丝灼热,恢复灵门对于他来说,甚至比生命更重要。只有恢复灵门,才能够报仇!“这灵门恢复,绝非易事,况且我先和你说一些事情。这些事,很多未必都是正的,可每一件事都与你的灵门有着莫大的关联。你要挺清楚,想好了之后,再决定要不要恢复灵门。“关正雄正色道。“第一,生死门

  • 灵合月老是个好老头(三)

    第一眼看到梁寅的时候,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尚还挂在半坡上的我抬起头,刺眼的光芒只能让我闭上眼睛.当那时只有十岁的他颇为费力的将我拉上去的时候,我才终于看清他的样子.瘦瘦的一个小男孩,脸倒是俊朗的很,黑白分明的眼睛,只是那眼睛里的光怎么样都不像一个小孩该有的目光.可是当时的我,全然顾不得那么多.只是傻

  • 篮球:我摊牌了,我才是最强新人在线阅读第2节

    “叔父”“……”蓝湛见老者不语,只好静默以待。良久,只见那老者似乎没了精气神一样,神情萎靡,本布满严肃的脸尽是失望,他开始缓慢地开口:“你,可还记得,老夫与你说过的一片侠心?”蓝湛眼神坚定,用清冷的声音答道:“记得,可,魏婴本性不坏,不该……”话未说完便被打断,只听得严厉呵斥声——“你既记得,又何必

  • 妖道长存在线阅读首战告捷

    晶儿遵从地点了点头,我也只好极不情愿地站了起来,和晶儿一起走到了屋外。关上门后,我蹲下身子,耳朵贴在了门板上,决定偷偷听两句,晶儿看见刚要劝阻,我朝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出声。好奇只是一方面,其实是我心里觉得幽怨,师父已经不是第一次背着我和哥哥说悄悄话了,从小到大也都偏心于哥哥,对我的关注远不及他,

  • 网游之唯我独狂揣度

    明徽帝的话一出口,盛瑶与江晴晚的神色都有了轻微的变动。两人依旧离得极近,近的能将对方面上每一丝细节都看得一清二楚。那个一身明黄色朝服、身上带着淡淡龙涎香的男人离她们只有几步之遥,却仿佛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江晴晚眼中的皇后瞳孔微微缩小,眉眼间快速划过一丝类似委屈的情绪,轻轻地张口,淡粉色的唇间,洁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