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快穿之反派大佬看看我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酒煦 来源:17K小说网

高人来访,善恶未分,王掌教不得不小心提防着。

那和尚看起来年纪不过三十,态度也算客气,欠身回礼道:“无名野僧一个,不敢称高,此来欲向王道长借书一观。”

不愿说姓名,那便不问了。王道长道:“高僧欲借何书?”

和尚笑道:“天下第一武书。”

王道长眉头皱了皱,道:“高僧请回吧,贫道这里没有什么天下第一武书,就算有,也借不得。”

被拒绝了,和尚也不生气,仍是笑道:“不是天下第一武书,为何天下人人争抢?四年前你力挫群豪,赢得此书,此书明明在你这里,为何又说借不得?”

王道长道:“人人争抢,皆为贪欲,我之所以力争此书,就是为了将其封藏起来,避免江湖纷争。高僧莫要为难贫道。”

和尚又问道:“既是为了避免纷争,何不销毁,为何只是封藏?”

道士一僵,说不出话来,和尚道:“正如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等习武之人,自是对这书有所好奇,我借观这书,也只好奇罢了,未曾想用它去练成什么天下第一。我好武学,但并非武痴,道长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道士依旧沉默不语,和尚继续道:“这样吧,你我较量一番,若是我赢了,道长就借我看上一眼,如何?”

道士淡笑一声,说道:“高僧的功夫深不可测,我打不过你,何必要比?”

和尚也笑了,道:“谁说要比武了?咱们文比。”

道士奇道:“怎么个文比法?”

和尚继续笑道:“斗酒。”

道士哭笑不得,好笑道:“你还是个酒肉和尚?”

和尚哈哈一笑:“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我一生为儒为佛为道,无所适从,不拘于任何戒律。”

道士听他这般奇异的言论也是被逗笑了,心想:“此人当真是个奇士,也罢,就比上一比,他若赢了,借真经给他看一眼也无妨。”当下便答应了。

王掌教气运丹田,长啸一声,用“千里传音”之术唤来杂事弟子。但听得朗朗的声音回荡在山谷之间,久久不散,可见其内力之深厚。

不一会儿,就有几个小道士匆匆赶来,按照他的要求去取了两大缸酒来。

等酒被抬了上来,一旁的小人儿惊得倒吸一口凉气,只见那酒缸竟比她还要高出一个头来。圆滚滚硕大的缸身,面盆大的缸口,四个人合抬才能抬动一口大缸,缸里的酒水晃晃荡荡有少许溢出,淅淅沥沥的滴撒在山路上。隔着三步之遥就能闻到一股刺鼻呛人的酒气。

这些许酒,恐怕两头牛都饮不完,却不知为何王爷爷和这怪和尚需要这么多?

小人儿禁不住烈酒刺鼻的酒气,“啊切”一声打了个喷嚏。王道长见了,把她抱起来放在另一侧的石凳上,和蔼的摸了摸她的头顶道:“乖乖坐着就好。”

那和尚笑道:“咱俩*酒,道长就不怕教坏了小孩子?”

道士道:“她无妨的。”

正说话间,两大缸酒已被抬到了石桌旁。酒气愈发浓烈。

一张正方石桌,道士和和尚相对而坐,另外两边一侧坐着小孩儿,一侧摆着两大缸酒。

侍奉的弟子又拿了两只酒碗出来,正欲摆上,道士却挥了挥手,说道:“取大碗来。”

那弟子应了声“是”,又换了最大的碗来,只见那碗有**巴掌大的碗口,碗身也不浅,这么大的一只碗,装半斤酒也不是问题。

一切准备停当,侍奉的杂事弟子撤下,后山中又只剩一僧一道一小了。小人儿好奇的看着拉开架势相对而坐的两人,想看看这酒到底怎么个斗法。

日头东升,晨雾渐渐薄了,此时正是清晨的大好时光。

那和尚抄起大碗,在靠近自己的酒缸里哗啦啦舀出一大碗来,笑道:“旭日东升,正是饮酒的好时辰,我先干为敬!”说完便将碗凑到嘴边大口大口的喝起来,一口气见底。

道士哈哈一笑,赞道:“高僧痛快!”同时自己也抄起碗来在靠近自己这边的酒缸里舀满一整碗,咕嘟咕嘟瞬间喝了个精光。

这第一轮过后,二人相视一笑,和尚道:“道长也是爽气,咱两个先来对饮十碗如何?”

道士大声道:“那在下就舍命陪君子了。”说着端起一碗酒来,几口饮了个干净。

和尚见他如此爽快,颇有些出乎意料,哈哈一笑,说道:“好!”舀了一大碗,也是仰脖子喝干,跟着又连舀连喝了两大碗。

道士岂能示弱,也喝了一碗,再舀两碗。

和尚笑道:“好酒,好酒!”

两人不再多言,又各自舀酒喝将起来,一来二去,片刻之间,已是斗了十数轮,两人喝酒像喝水似的,眼睛都不眨一下,面不改色心不跳,七八斤烈酒便下了肚。

一时间,酒气横飞,萦满四周,一僧一道都是豪气冲天,开怀畅饮。

和尚笑道:“道长酒量居然倒也不弱,果然有些意思。”

道士将手中一碗酒一饮而尽,也笑道:“很好,很好,此乃酒逢知己千杯少是也!”

和尚道:“是极, 是极!”说着自己连干两碗,抬眼只见那道士轻描淡写、谈笑风生的也连喝了两碗,他喝这烈酒的姿态,直比喝水饮茶还更潇洒。

未过多时,一僧一道你一碗,我一碗,喝了个旗鼓相当,只一顿饭时分,两人都已喝了三十来碗。

这情景可吓呆了一边的小孩儿,她见这两人斗酒,竟丝毫不显醉态,眼见十几斤酒水灌入肚中,中间却也没有人离开去如厕。这就奇怪了,就单论那十几斤酒水的体积来说,是怎么也不可能在肚里装的下的呀,实在是匪夷所思。

她又哪里知道,这两人都是内功深厚之人,酒水下了肚后与丹田真气相混,运功之下,酒水和真气一同在体内运行一周天,用内力自然就可解酒了,是以不显醉态。至于那大量的水分,也随着真气游走中以汗水的形式排出体外了,汗水太多,必然会浸湿衣衫,于是再行功用内力将衣服烘干就行了。因此二人虽然十几斤烈酒下肚,还是清醒万分,也无需如厕排解。

这斗酒,实际上是二人内力的比拼。

他二人这一斗酒,嘴上除了豪饮还不忘谈天说地,高谈阔论一番。二人俱是博闻强识之士,一个博学,一个多闻,一个旷达,一个潇洒,从诗文到武学,从佛理到道法,经史子集,术数五行,天文地理,包罗万象……

两人越饮越畅快,越聊越投机,真是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正道是:

“剧饮千杯男儿事,山色空蒙休独酌。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吾乡!”

举碗畅饮间,日头已不知不觉的从东面移到正中天,又从正中天坠到西斜。

二人都是运功一整天,道士渐感功力运转滞涩,内力似有将要耗尽之象,他内伤未愈,丹田中愈发震荡不稳。反观那和尚,却依旧谈笑自如,丝毫不显疲态。

道士心下又惊又佩,想到:“原以为自己的内功已是天下无人能及,却不想还有这等高人。”

道士仰脖饮下最后一碗酒,“砰”的一声将手中酒碗摔碎在地下,拱手说道:“贫道技不如人,甘拜下风,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其时,两口大缸中的酒都已经几乎快要见底。

和尚停碗笑道:“好,好,好!”他连说了三个好字,似是要抒发胸中的豪气,回味半晌,方道:“那道长可要履行*约啦。”

道士笑道:“好说,好说。”当下亲自去屋内取书,回来放于石桌之上。

小孩儿这一个白天一直坐在他二人旁边,看这二人斗酒高谈,受益良多。不过他二人所谈有些话语过于深奥,她这多活一世的人也不大懂,心下憧憬之至,但觉这两人真是博古通今的奇士也!

不过她总归是精力有限的小孩子,周围又都是酒气横溢,整日浸在其中被熏着,竟然也有些醉了,坐在石凳上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

道士将孩子抱过来放在膝上,笑道:“一时高兴,倒是把你给忘了。”

身子被抱起,让小孩儿有一瞬间的清醒,眨眨眼睛,只看见石桌上放着一本书,书的名字呈四个字竖向写着,弯弯绕绕的笔画,看起来像是篆书,她不认得。

短暂的清醒后又是一阵困意袭来,眼睛越来越睁不开,小孩儿竟自靠在道士的的怀里睡了。

和尚拾起书来,从头至尾一页页的翻过,神态悠然,面色平静。作为一个习武之人,竟没有一点儿见到天下至高武功秘籍的欣喜或贪婪。

道士不禁暗暗敬服这和尚的胸襟和心境。

不到一个时辰,就将书看完了,还给道士,道了声谢,丝毫没有留恋不舍。道士心中惊奇:“我也曾看过这本秘籍,花了近半月才粗通了了,怎么这和尚只用了一个时辰就看够了?”心中虽奇,但也不便多问。

那和尚看到道士怀中似睡非睡的小孩儿,笑道:“这孩子是道长的徒弟吗?陪了咱们一整天,也是有耐性。”

道士摇头笑道:“不是徒弟,只是养在身边的一个有缘的孩子罢了。”说到此处,不禁回忆起了四年前的那个雪夜,他也时常在想,若是当时自己早到一分,这孩子的父母便可得救,他们一家从此团圆康乐,若是自己晚到一分,这孩子也许就没命了,可偏偏就是那不早不晚的时间点,才让这孩子和自己有了后来种种的牵扯,她能随在自己身旁长大,不能不说是种巨大的缘分。

和尚又打量了一会儿那孩子,笑道:“不是徒弟,还真是可惜了。”说着便站起身来,拱手辞行。

二人简单道别,那和尚便又沿着来时的路施施然离开了。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灿烂的晚霞从天边漫过来,给后山原本就秀丽的景色又镀上了一层金橘色,山色苍翠,美不胜收。

道士望着和尚离去的方向怔怔出了一会儿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延伸阅读

顺势智能英语教育加盟  http://www.ponterestaurant.com/gcwv.shtml
山东顺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顺势智能英语教育属于“互联网+教育+科技+大数据

宝龙加盟  http://www.ponterestaurant.com/acih.shtml
宝龙传动机械配件销售部,销售直线传动系列机械配件,我们的产品有直线轴承,直线光轴,台

龙华陶瓷加盟  http://www.ponterestaurant.com/pdqx.shtml
景德镇龙华陶瓷工艺厂位于国内外的千年瓷都——江西景德镇市。景德镇制瓷历史悠久,文化底

如一珊加盟  http://www.ponterestaurant.com/b1g7.shtml
如一珊商贸有限公司为台湾直营的天然红珊瑚珠宝企业,公司于台北自设工厂,有天然原料加工

大胖涮锅加盟  http://www.ponterestaurant.com/ppfq.shtml
夏天到了,人们喜欢吃火锅,但是传统的火锅吃了容易上火。大胖涮锅根据中医“药食同源药食

心星加盟  http://www.ponterestaurant.com/y3nv.shtml
心星手机壳总部经销批发的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

卡地亚珠宝加盟  http://www.ponterestaurant.com/b1lq.shtml
百年以来,美誉为皇帝的珠宝商,珠宝商的皇帝的卡地亚,一直以其非凡的创意和完美的工艺,

世海哲人酒店加盟  http://www.ponterestaurant.com/6ol9.shtml
世海哲人酒店招商加盟。世海哲人酒店立足于中国一、二线城市核心区域,为商旅精英提供了艺

迅速变化(国际)洗加盟  http://www.ponterestaurant.com/xmdm.shtml
2006年,北京远成洁洗涤连锁服务有限公司引进了源于新加坡,遍布国内外的国内外出众洗

东莞市光鑫电子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ponterestaurant.com/dfia.shtml
东莞市光鑫电子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营液晶显示器行业及线路板各类耗材、电力、电气、电子类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三国坏掉了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十章夏天的蝉鸣声响彻整个教室,老师在上面讲课,情愫激昂,虽然窗帘拉上了,但是依稀有些光影投射进来,教室里有空调,感觉挺凉爽的。沈木棉认真在听课中,她暗自观察陆篱,他也在认真听课,也在记笔记,唯一不同的是,他似乎有自己一番的学习方法。老师讲了些复习的内容,大家也都听腻了,于是老师环顾四周,开口说道:

  • 西游之超级直播系统君子不夺人所好

    “1亿2500万第一次,1亿2500万第二次......”台上的拍卖师西服革履,身材微微发福,看着温文儒雅。他一边冷静的报数,一边用眼神的余光扫过身边展台上那套“乾隆御制”款的描金珐琅彩十二花神杯。如果此时有人站在他身边,会看到他的腿因激动而轻微颤抖着。如不出所料,本次春拍的最高成交记录就是它了。在

  • 今天也要做个男子汉呢!悬丝诊脉惊康熙

    一行人跟着老太监来到皇宫里面。兜兜转转来到了公主的寝宫。杨杰走进这间宫殿的瞬间整个人都打了个寒颤。心里暗道:“好一个三阴汇聚之地。阴气逼人啊。”进入一个大殿之后。老太监就开口了。“你们在这里等着。”然后老太监走进内屋里面。很快又走了出来。“皇上有旨,各位医者按顺序进入内殿诊治。”“咳咳。既然如此,那

  • 网游之三国纵横在线阅读第6节

    经过一路的追逃打闹,我们终于到达了食堂。眼前的景象让我忍不住张大嘴巴,眼珠子差点掉出来!食堂确实是正常的食堂,宽敞明亮的大厅,窗明几净,整洁大方,一群人一声不吭地排队打饭,井然有序。关键的问题是,食堂这种正常的地方如果放在组织里,那就是最大的不正常了!我的大脑已经停止运转了。其实在到达食堂之前,我实

  • 龙墟霸道总裁

    景岩速战速决选了款黑色的抹胸鱼尾晚礼服,简单大方,关键是不会出错。试完样式之后,面带微笑的店员把衣服收好,改完尺寸之后会派人直接送到景家,景岩则挎着包包到七楼的火锅店吃肉肉去啦。景岩是一枚地道的吃货,在国外几个月,早就对中国的传统美食垂涎三尺了。景岩到的时候正值午餐时间,火锅店里蒸气缭绕。店里有一家

  • 鲁西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陈墨得知首都星的消息之后的一周,他用了一半的时候去发呆,另一半的用来学会如何站起来。太空的那种失重的感觉掌控身体很难,需要极大的控制力和集中度,陈墨进行了首次的尝试锻炼,但是四肢完全使不上力气。在太空中孤寂无人的几天里,陈墨想了很多,关于唐玉婉,关于自己的未来,关于联邦暴动事件,陈墨自制的广播一直

  • 论超模男友的掉马之路之第七章

    巷内安静了下来,就连呼吸声都能听的一清二楚。若叶姬连忙把手里的子弹一扔,抬头看向对面的琴酒,发现对方看着她的视线,僵笑着扯了下嘴角,弱弱的道:“刚才……可能是错觉吧。”拜托不要用这种看着试验台里面的小白鼠一样的眼神瞅着她,她很方的。“再试一次就知道是不是错觉了。”琴酒抬手,干脆利落的又放了一枪。这次

  • 第九修罗第三章在线阅读

    “小晚,要不咱们去逛逛街?”三秒钟之后,洛雨把小晚挡在身后。红裙女子看到洛雨的瞬间,目光凝滞了一下。将近180的身高,身材不算健硕却线条分明,五官并不精致却协调温和,尤其是那对明眸与微微上扬的嘴角,让人如沐春风。“我们走吧…”小晚还没说话,红裙女子转身离开。“后会有期,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 尽头之处之芳菲世界

    第四章芳菲世界(一)躺在寝室的床上,钱文纵只觉得自己累了、倦了……朦朦胧胧中,听到电话铃急促响起,紧接着,有人走动的声音,和电话被接起的声音,寥寥数语后好像挂断。钱文纵使劲挣扎,想挣脱把他拽入沉沉梦境的睡意,极力睁开眼睛,终于一下子坐起身,眼睛死死地盯着岑爽,眼神里充满期盼。岑爽冲他摊摊手,“是廖汝

  • 论师姐的被推倒第2章在线阅读

    爱情,只是一段年龄的事情,若不珍惜,错过便不再重来。当你还在小学时,年少不懂爱,只是单纯地想和谁一齐玩,也许只是多说几句话,共享一个玩具,分享一份情绪。开心就好。踏入中学,也许会默默关注一个身影,默念一个熟悉的名字,回味一段熟悉的声音。也会翘首托腮,也会暗自伤怀,也会在四下无人之际将一张写满的纸条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