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漫长的岁月里因为有你偶然重逢

作者:随风即逝 来源:17K小说网

这个人刘琰还认得。

但是……名字在嘴边打个转,就是想不起来了。

说起来她就是记人名不行。见过一次的人她会记得脸,但是把名字报给她三回五回她都记不住,有时候脸都混得很熟了,名字还常会张冠李戴,分不清谁是谁。

这就是上次跟大姐姐出宫时候碰见的人嘛。在牡丹坊遇着的,那谁来着?

两人这么一对视,拿着书袋的不知名仁兄走过来,嘴角象是带着一点笑,但细看又觉得好象没有笑的样子,斯斯文文揖手问好:“四公主好。”

“——嗯,你下学了?”

刘琰叫不出来他名字,只好这么含糊的问候一声。当然她可以直接再问一回他叫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不大好意思,上次明明问过了,再问……好象显得她太目中无人了。

“是,明日是休沐,接着又是节庆,所以可以歇个三天。”他跟其他人也不一样,即使上一次不知道她是公主,这回也知道了,可他既没有畏若蛇蝎,也没有赔笑讨好,这就是小哥说的那什么?对,叫不卑不亢。

看他这样子好象一点儿不怕热似的。其实仔细看,脸上也有汗意,但是这人的声音,笑容,举止都不带半分烟火气,让人心里不知不觉就跟着静下来,就觉得似乎没那么热了。

说起上回遇见他,那还是跟福玉公主出宫,去看正在修缮的公主府那一回,田霖请他们去牡丹坊用午膳。

唉,一说这事又扯到田霖身上了,更心烦。

“公主怎么到这里来了?是寻人?”

刘琰闷闷的踢了一下道旁的草叶:“嗯,可他们全跑了。”

“不知道公主有什么吩咐,或许我能帮上忙?”

刘琰飞快的抬起头来,可是看他一眼又耷拉了脑袋:“你不成的。你不能带出宫。”

这个确实一般人不行。除了姐姐,也就是兄长、舅母她们能办到了,可他们显然都不会理会她。

“公主出宫是要办什么事?或者是要找人?”

别的事情可以托人,或是递信,或是传话,但是这件事母后又叮咛她要保守秘密,不能告诉别人。

刘琰走到春和门处就停下了:“我没什么事,你赶紧走吧,再迟的话出宫怕是要被盘问。”

桂圆和银杏就在春和门里边等着她,远远瞅着公主旁边的少年眼生,又不敢贸然过来,一个赛一个着急。

虽然在宫里头倒不怕对方是来路不明的人,但是公主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跟外男总得避讳点吧?

好不容易看着两个人分开,那人沿着宫道向南去,刘琰朝这边过来,桂圆和银杏两人赶紧迎上来。

银杏小心的问:“公主,刚才那人是谁啊?”

刘琰转头看了一眼,烈日下长长的宫道上,穿青衫的少年已经走远了。那抹青影勾起了她曾经的回忆,上次在牡丹园的情形就象吹散了浓雾,她脱口而出:“他叫李峥。”

对,想起来了。

他叫李峥。

那次在牡丹坊,她迷了路,是李峥把她送回去的。

那时候田霖是准驸马,公主府修缮了大半,天气也象现在一般热。

牡丹坊地方很大,不象个寻常饭馆酒楼,穿过前院之后,里面是个极深的园子,石径两旁竹林飒飒,再往前还有小桥流水,草木丰茂。

“真是个好地方……”

前头草叶丛里突然蹿出只猫,轻快的朝着竹林深处跑过去。

刘琰一见了猫顿时忘了吃饭这回事,提着裙子撒腿就追。她个子小,动作也格外灵活,可前面那只狸猫更机灵,在竹丛缝隙里钻挤时就象从头到尾抹过油一样,等刘琰追过一道矮篱笆,那只猫已经彻底没影儿了。

猫没追着,原路回去还得在竹林里钻一遭,刘琰刚才险些就被竹根扎了脚,这会儿可不敢再回去了。

要绕回去她可不认得路。

换个人可能就怯了,刘琰从小到大就从来不知道个怯字。在乡下的时候她是外祖母、舅舅一家的心肝宝贝,进了京,进了宫之后她是皇后嫡出的公主,从来只有别人怕她没有她怕过人的时候。

不认路怕什么呀?用舅舅的话说,鼻子下面生张嘴做什么用的?除了喘气儿和吃饭,问个路还用人教啊?

说问就问。

刘琰快走两步,赶上两个从前面经过的少年:“请问一下,我想去……”

刘琰顿了下。

刚才大姐夫说的那吃饭的地方叫什么?

就顺便听了一耳朵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被她拦下的两人倒也不急躁,好脾气的等着她将话说完。

“我,我忘了。”

这两个少年前面那个年岁大些,身量也高,穿着一身白底绢质长衫,外面罩着蓝绡纱罩袍,后面那个装束和他差不多,就是罩袍的颜色换成了浅烟青,年岁应该和刘琰家中小哥差不多,不过论长相的话,甩出小哥三条街还多。

听见刘琰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前面那个少年也没露出不悦之色:“你是迷路了吗?”

刘琰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你是跟谁过来的?”

“跟我姐姐。”

后头那个少年说:“不打紧,你同我们一块儿进去问问就知道了。对了,姑娘你怎么称呼?”

刘琰反问他:“那你叫什么呀?”

那人被她问得一愣。大约他平素相识的人里没有这么直接不按常理来的,不过这人年纪不算大,脾气倒还不错,含笑说:“我姓李,单名一个峥字。这是我堂兄李崆。”

“我叫刘琰。”

李崆伸手比了个“请”的姿势,宽袖轻扬,笑容温煦,刘琰再看看这俩行走间袍摆翩然的样子,心想这俩肯定是小哥说的那种“世家狗”。

虽然听小哥抱怨,吃了人家不少暗亏,可是刘琰很耿直的觉得,人家是好看啊,一举一动都可以直接入画了,世家风范说的就是这样的吧?

当然了,看看也就算了,她可不想比着人家的模子把自己也用这规矩从头到尾的整一遍。

跟人不熟,她老老实实跟在后头。转过回廊前面就有人过来,还没看见脸,就听见有人气狠狠的说:“太欺负人了!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别动气,说起来也就是一顿饭的事情,别平白给人落话柄。”

“这哪是一顿饭的事……”

两拨人一碰上,都停下了脚步。

李家兄弟两个揖手为礼,招呼着:“贺世子,杨兄。”

那边来的几个人脸色都不好看,一脸忿然。刘琰个儿矮,瞅着那第一个人紧皱着眉头,面相有点凶,这会儿虽然同人揖礼寒喧,可脸上明晃晃全是怒色。

李崆关切的问:“贺世子这是怎么了?”

贺世子嘴闭和紧紧的,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他身旁的人代为解释:“贺兄本来说今天请我们,定了春风亭,结果牡丹坊的人八成记岔了,把春风亭定给了别人。”

春风亭?

听着有点耳熟。

李崆一笑:“原来是这样,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李风亭地方不算大,人一多就坐不下了,咱们也多日不见,相请不如偶遇,一起去西园吧,一面赏荷一面吃酒,不醉不归。”

贺世子还不大乐意的模样,他身边的人连拉带劝的给足了他面子,这才算是给了他台阶下,顺势说:“换了旁人我肯定不依,今天暂且给那姓田的小子一个面子。”

姓田……小子?

刘琰停下了脚步。

田霖说那吃饭的地方,好象就叫春风亭?

她一停下来,走在她前头的李峥就发觉了,也跟着停下脚步。

“怎么?”

刘琰拽了拽他的袖子,示意李峥低下头,自己踮起脚小声说:“你知道春风亭怎么走吗?”

李峥转头看了一眼走远的贺世子他们,也压低了声音:“你要去春风亭?”

刘琰点点头。

刚才听人提起春风亭口气那么坏,她这会儿要是大声嚷嚷那可不是缺心眼儿吗?

李峥露出了然的神情:“那我送你过去。”

拱桥上的青石被晒得发烫,踩上去薄薄的鞋底一点都不隔热,脚心滚烫象踩在火上。刘琰被晒得睁不开眼,扯着一截袖子挡着脸。

走了几步她就不觉得晒了,李峥比她靠前半步,个子又比她高,正好替她挡了阳光,刘琰就走在他的影子里。她走的不快,幸而李峥步子迈的也不大,她能跟得上。过了桥,又穿过一片花圃,李峥停下来:“前头就是春风亭了。”

刘琰向他道了一声谢,迈步上了台阶,走了两步又停下来,转过头来。李峥还站在原处,看见她回头,含笑向她挥了挥手:“快去吧。”

刘琰从进了京,除了自家亲眷和一些宫人内侍,就没同外头人打过交道,李峥很好看,笑起来尤其好看,端在桥边的模样就象画上的人一样。

事情过去了有一年,刘琰平时根本想不起来,这会儿才发觉自己记得清清楚楚。这个李峥原来也在熙丰堂进学,那之前自己来过这边,怎么以前没遇见过他?

不过熙丰堂的人本来就不少,来来往往的她可能以前没有注意过。

不提李峥,今天出宫的事情看来是不成了,刘琰象霜打了的茄子,实在提不起精神来。桂圆和银杏两个在一起琢磨,怎么能让主子开心点儿?

更重要的是,别再一门心思琢磨着出宫的事了。

延伸阅读

辰影之歌I消逝晨曦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ddtweb.cn/nauz.shtml
第二天是周一,新学期第四周的第一天。早上,李莞尔和木秦一人啃着一只包子,手里提溜着一

君子若凌云之我变成了光头  http://www.ddtweb.cn/alxt.shtml
“该死的,又输光了!”一个压仰着愤怒的声音在静静的房间突然响起。发出声音的是一个凌晨

川南侠隐传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ddtweb.cn/axp2.shtml
那晚,似乎过了很久……医院里,他一人站在她冰凉的床头,说不上来的感觉在心里翻天覆地。

地火傲世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ddtweb.cn/ayq0.shtml
我的名字叫吴云,是安布雷拉的一名天朝特工,在安布雷拉工作已经三年了。众所周知,安布雷

破茧纪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ddtweb.cn/d1kl.shtml
顾父在第二天早晨提了这件事:“陆老爷子后天带孙子过来,你下午带晗霜去拾掇拾掇。”他对

踏世长歌行在线阅读章,到来  http://www.ddtweb.cn/68et.shtml
时间2008-12-2118:54:42字数:2145这是一处废墟交错之地,周围到处

包子造人计划(网王)之欧阳少倾(9)  http://www.ddtweb.cn/g7qa.shtml
今日,天气明媚,鸟语花香,是个出行的好日子。我站在我住了两年的飞羽阁外,这两年的点点

穿成反派大佬的眼中钉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ddtweb.cn/nalt.shtml
姚道子问道:“现在你感觉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小山说道:“没有,现在觉

夭夭离华之以直报怨!(8)  http://www.ddtweb.cn/douo.shtml
等到陈江海回家,见到这一幕也是有些发懵。“怎么回事?”陈江海不由询问道。“找你的”陈

九鼎神皇冥灵公会  http://www.ddtweb.cn/p7ap.shtml
“滴——”刺耳的提示音唤醒了还在沉思中的柳永维。“本次聚灵检测到患者小臂有贯穿伤,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香蜜同人你是我的阳光,我是你的向日葵之心理医生(10)

    幸福又痛苦的家中生活来到了,白羽告别医院,回到家中。心中已经下定决心,纵使痛苦,也要坚持下来。看着威严的父亲、温柔的母亲、调皮的妹妹,白羽感觉自己**焚烧,白羽努力控制自己的感情僵硬的吃完饭,便与父母告别,回到房间。大口的呼吸,平缓心跳,但要做怎么可能抑制住他满心的欲望。仓忙之中,白羽拿到了桌子上的

  • 南方有一条龙之这些人贩子能判几年?

    打完电话。秦川又在面包车里面扫了几眼。发现了两把玩具枪。他眼珠子一转。“系统,给我兑换十万负面情绪的强化点。”话音刚落。“叮咚——”“兑换100强化点,消耗10万负面情绪!”秦川咧嘴。“系统,给我把这两把手枪强化一下!”一阵强化,消耗掉了30强化点。两把玩具手枪都强化到了LV9。秦川简单的试了试。一

  • hp之好好做个教授不好么第四章

    张家大妮儿张春花考上大学的消息不胫而走,不大一会儿这个闭塞的小山村就传遍了。村子里墙根儿底下,机井边上,纳着鞋底女人们窃窃私语,还有闲的没事儿消化食儿的男人们揣着袖子在那里嘀咕事儿。“你说这事儿真的假的?张大有家大妮儿考上了,二妮儿没考上?”“我看不一定,就胡慧娣那娘们那个样儿,要是她家大妮儿考上了

  • 这个灵植师有毒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件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巴基海贼团对于香波地群岛初来乍到,但是却刚好遇到天龙人领着船队,在这片海域之中“打猎!”所谓的打猎,其实说白了,就是**!天龙人有着一只海豚宠物,专门是被人训练用来**的!但是因为巴基海贼团的到来,不仅让他们“打猎”失败,甚至海豚都跑了!实际上,这根本不关巴基什么事情,他们只

  • 陛下,万安wifi是数学题

    司烛简单的试玩了一会儿,立马就被这**吸引到了,玩的非常流畅,她忍不住赞叹,“关雎苑的wifi居然这么好,不会被人偷网吗?”她还记得,她穿书前家里的wifi经常被人偷连,搞得每次她家网络都能卡的出屎一样。席灼听到这句话,语气淡漠,“如果他们想花二十分钟来解一道数学题来连上我家wifi,我也不会有任何

  • 每24小时获得一个魂环魂骨在线阅读第四章

    走出东方玺的寝宫,如烟才发现脚下什么也没有穿,仅剩用来裹脚的足衣。如烟沿着宫墙走着,她知道墨弦一直跟在他身后,心里羞耻感更胜,现在心中只万分庆幸皇宫内每天都有人在打扫,地面上很干净,所以她并没有硌到脚的感觉。“如烟姐姐,等等我。”身后突然有人叫她的名字,如烟停下脚步,转身,看到远处一人向她奔来,定睛

  • 我能无限复制在线阅读第4章

    宁行舟到大学,在门口签了字,开车进了校园,按照妹妹给的导航,到了指定的地点,没到两分钟就看弯弯跑了过来,慌慌张张的。宁弯弯一路小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哥,你真是我的救星。”宁行舟把东西递给宁弯弯,看她这惨样子,心疼又想让他长个记性,拍了下她的脑袋:“下次长点记性。”“记住了记住了。”宁弯弯揉着脑袋

  • 如何当一名高级混子在线阅读小白?欢仔?我回来了?!

    而那白虎额前受了林辉一掌,庞大的身躯竟然趔趔趄趄向后退了几步。白虎可是四圣兽之一啊,万兽之王啊,此时却被林辉一掌给拍到后退。这是怎么回事呢?长相凶猛的白虎受了林辉一掌后,原本的气势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下萎焉下去。而且在后退的同时,嘴里还发出呜咽声,好似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好你个小白,你竟然敢跑

  • 妖皇他又凶又娇世无双与龙泉剑

    翡青——天阳市最大的玉石市场,有人在这里暴富,也有人在这里赔的裤衩都不剩,正所谓一刀富一刀穷。萧寒二人到达翡青已经是下午一点了。萧寒二人到达翡青后,先是在围着整个翡青逛了一圈,发现了两个有意思是地方,分别是:董家拍卖和芯鉴。董家拍卖,从张楚灵提供的资料中提到这是董家最大的拍卖行,许多人在这里拍卖东西

  • 我来安排一切之没有新娘出现的婚礼现场(1)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万里晴空,艳阳高照。S市瑞金大酒店奢华的宴会大厅里,人头孱动,热闹非凡,各企业CEO,各行各业的精英,电视台,各报社记者,政界领导齐齐聚齐在此,为市龙头企业盛世集团少爷傲天默大婚之喜而来。宴会大厅的观礼台台上,盛世集团董事长傲鼎阳正在对各位来宾致答谢词。在一些冠冕堂皇的台面话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