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闪婚厚爱:老公大人别闹了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莳莳 来源:17K小说网

对于马纵横几乎算是胡闹的行为,马腾却是选择了只眼开只眼闭,当场令胡车儿为马纵横的副将。马纵横大喜,忙是谢过马腾。胡车儿看着马纵横脸上毫不掩饰的喜意,心头不由一阵触动。

时间流逝,犹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又是过了半月。

却说在陈仓城的守将皇普嵩,似乎决意死守城池,在这半月里,官兵从没主动出城搦战。倒是天义军有过几番试探性的进攻,不过面对稳如磐石的陈仓城,却都是无功而返。眼看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天义军兵力众多,每日耗费巨大。

王国急与韩遂、马腾商议,韩遂也不知暗中有什么诡计,丝毫不见紧张,只说如今时机未到,不可贸然举动。

另一边,董卓却不想耗费过多的时间,屡屡派细作催促韩遂进军。虽说韩遂与董卓暗里联手,但无论是韩遂还是董卓,两人都是以自己利益为上。韩遂似乎另有打算,自然不会给董卓牵着鼻子走,遂以各种借口拖延。

至于马腾,敏锐的他也发觉如今陈仓城的局势越来越是微妙,时不时还会给他一种危机四伏的感觉,也开始戒备起来,加强军中防备,防止突变发生。

这日,在马腾军的营寨内。

“扫!!”

一声震天怒吼,只见马纵横手提钢枪,纵马奔飞,猛然朝着一个稻草人暴扫而去。稻草人立即随着暴扫过来的钢枪,腾空飞起。紧接着,马纵横把马一拔,转向另一个稻草人,厉声吼道。

“扎!!”

在马纵横吼声起时,钢枪立即化作一道虹光,枪头赫地扎入了稻草人的头上,狂烈的枪劲竟把稻草人的头好似个西瓜般扎暴。

漫天的稻草飞甩起来的同时,马纵横马不停蹄,迅疾转向另一个稻草人,犹如怒虎张嘴,又是一声咆哮。

“搠!!”

枪影暴飞,稻草人在马纵横的飞枪之下,立即肢体块块瓦解,更大一片的稻草向四处飞开,转眼间那个稻草人便变成了乱地的稻草,可谓是粉身碎骨。

“吁!!”马纵横把马一勒,转过身后,望向前方。只见在他面前,是一队百人骑兵,这百人骑兵里各个大多是年少力壮的少年郎,唯有几个什长是年纪较大的汉子。

这百人骑兵乃是马腾特意挑给马纵横的精锐。话说,马纵横因在击破张济一役,立功不少,王国迁其为骑督。

当时,韩遂麾下不少将士纷有怨言,都说马纵横迁升太快,有失公平。马腾却是不动声色,一副事不关己的摸样。倒是韩遂笑容可掬,说马纵横年少有为,能够击败资历老练的张济,自然有资格当这骑督,而且按功绩来说,马纵横却也是配得上。

于是,马纵横转眼间就从一个小小的马弓手,成了骑督。不过马腾却是怕马纵横迁升太快,变得心高气傲,目中无人。少年郎嘛,怎么都会有几分桀骜不驯的傲气,何况他的儿子还拥有着异于常人的本领,也正因如此,当初马腾才不替马纵横说话。

出乎马腾意料之外的是,马纵横成了骑督后,依旧如常,没有战事的时候,终日刻苦练武、读书,或是向军中将士请教军中各种要事,军中人无不赞之。

这样一来,马腾遂是安心,同时也颇为欣慰。没想到小时候如此木讷的孩子,长大**后,竟有这么大的转变。倒像是闷头苦干的类型,而且难得的是他不但勤奋,而且还能谦虚地向别人请教,若是日后能够学以所用,海纳百川,自成一派的话,那么更是前途无量。

毕竟,要成为独当一面的将帅,不但要熟用兵法的同时,往往还要有属于自己的想法,否则墨守成规,终究难成大器。

于是,马腾不惜在军中为马纵横这个初出茅庐地毛头小子,挑选百人精锐,还把自己麾下几个干练的什长调到了马纵横的新军中。

而马纵横也没有辜负马腾的期望,自组建队伍之后,每日勤于操练,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向马腾派来的那几个什长还有胡车儿寻问。

马纵横就像是天生的将领,对于一切有关战争的东西都领悟极快,很快各种操练的方法,他都熟悉上手,也能把握到军中兵士的心理,学会如何鼓舞兵众。难得的是,马纵横没有任何架子,与自己麾下兵士食寝与共,操练时虽是严明不苟,但一旦操练结束,马纵横却又能与麾下兵众打成一片。毕竟这队新兵里,几乎都是年轻的壮年,与马纵横不过都是三、四岁的差距。

至于胡车儿,在马纵横没有组建起队伍前,每天白昼都会向马纵横提出挑战。挑战结束后,两人继续对练。当然,在这不知多少场挑战中,胡车儿并未能取得一胜。不过他却是越挫越勇,在失败中成长,武艺增长不少。不过令胡车儿心惊不已的是,马纵横成长的速度比他还要更快,使的枪法也愈加凌厉可怕,有时候往往在比斗之中,要打断好几根木枪。当然,这不是马纵横故意而为,胡车儿能感觉到他每次都有意地护住兵器,只是这木枪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脆弱。

经过这半月的相处,胡车儿与马纵横的关系转变不少,如今可以说是亦敌亦友。为什么说是敌,那是因为胡车儿每一回挑战,都是全力而赴,毫不留有余力。至于说友的那一方面,如今两人几乎每日是形影不离,早上例行地比武,比武结束就开始操练新兵。马纵横对胡车儿不但十分信任,而且还十分维护。

毕竟胡车儿是俘虏之身,那些年轻力壮的新兵,自然不愿听胡车儿的,有一回有几个刺头不但出言侮辱,还几乎与胡车儿大打出手。

不过却被马纵横给阻止了。

当时马纵横只用了一种办法解决纷争,那就是让那几个刺头一起对付胡车儿,若是赢了,就从他们之中选出一个来做他的副将,若是输了,就依照军规,判他们以下犯上之罪,杖打三十,以正军度。

后来的结果,当然是胡车儿以绝对的实力解决了那几个刺头。胡车儿心如明镜,他很明白每日与自己比武的马纵横面很了解自己的实力,马纵横用这种方式,全是为了让他在军中立威。所以胡车儿投桃报李,替那几个刺头求情,免去了一半的惩罚。

至此之后,胡车儿在队伍中无人再敢冒犯,而且众人见他与马纵横走得亲近,深受其看重,也渐渐地改变了态度。

“虽然仅仅操练了半月,但这些兵士已然配合娴熟,不愧是爹爹亲自挑出的精锐。”一阵阵犹如狼啸般的嘶吼声下,马纵横眺眼望去,看着一队队骑兵成排组阵,朝着一个个稻草人驰马挺枪杀去,各个英勇凶悍,而且队形丝毫不见紊乱,眼里不禁露出几分欣喜的神色。

就在这时,营外一头忽然响起一阵高亢的叫声。随即,一员旗牌手骑马赶来,报道:“骑督大人,主公来了。”

马纵横面色一凝,微微颔首,遂是向旁边的胡车儿一投眼色。两人旋即一同下马赶往迎接。

“哈哈哈,羲儿你这支兵马还真是各个生龙活虎,若是经过一番磨砺后,日后必将前途无限。只不过,这却又看你这个统领能否在战场上保住这些兵士了。如果你想拥有一支身经百战,名满天下的常胜之军,这是你最先要学的东西。”马腾先发一阵豪爽笑声,忽然面色一变,眼神如炬,态度严谨地说道。

马腾虽是治军严明,但却又视麾下兵士如同自家兄弟、孩儿,是个极为仁善的君主,也正因如此,马腾才会受到军中上下的爱戴,但凡其所在处,其军必悍然无畏,勇往直前。

马腾历经沙场多年,能够在西凉这个战乱之地成为一方雄主,自非泛泛之辈。无论是在领兵还是治军方面,马腾都有着过人之处。而马纵横初次领兵,马腾教给他的,却不是如何如何摧毁敌人,而是要保住自己的兵马。

马纵横神情肃穆,耳里听着,心里记着,随即重重颔首,拱手道:“爹爹的金玉良言,孩儿定会谨记在心,不敢有忘!”

而在旁边的胡车儿不禁心头一动,脸上多了几分异色。如今天下混乱,各地雄主无不欲拥地自立,招兵买马,争霸天下。因此各地战争不断,人命卑贱,动辄死伤千百,多则尸堆如林,数以万计。

也正因战争残酷,人如草芥,能够重视兵士生死的君主自是少之又少。

胡车儿忽然明白,马家军为何这么多年,一直能够雄踞扶风,屹然不倒,原来是有一个爱民如子,使得军中上下团结一致的好君主。

“你与为父过来一趟,为父有些要事与你商议。”忽然,马腾面色一紧,如雄虎般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马纵横心头一震,刚投眼望向胡车儿。

胡车儿却是心有灵犀般,拱手答道:“这里交给末将就好。”

马纵横听了,略一点头,便与随着已迈步走开的马腾离去。

少时,在营中一处帐内。马腾蓦地停住脚步,缓缓转身,脸上多了几分凝重之色,道:“军中将有巨变。羲儿,为父有一要事托付于你。但其中危机四伏,就不知道你有没这个胆气。”

马纵横听话,不假思索,单膝跪下,慨然拱手便道:“孩儿万死不辞!”

“好!今夜三更,你与率领你麾下兵马在此处十里外的虎口坡等候,到时大帅会前往与你会合。你一旦见了大帅,立刻马不停蹄将他护送回天水。还有,你等成功到了天水后,无论得到什么消息,暂且莫要轻举妄动,到时为父自会派人与你等联系。”马腾见马纵横面容刚毅认真,也不废话,疾言厉色地把计划说出。

马纵横一听,英眉不由一紧,正色说道:“一军之帅,从阵前退缩,实乃兵家大忌。爹爹与大帅不惜如此,这代表事态恐怕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候。”

延伸阅读

deepcold加盟  http://www.bajagay.com/gmdn.shtml
苏州蒂珀克制冷科技有限公司地处美丽的天堂-苏州,位于太湖湖畔,紧挨苏州绕城高速出口,

车仕保上门洗车加盟  http://www.bajagay.com/1ne.shtml
车里车外越洗越亮,除了简单的清洗之外,也给车子提供了全面的养护,让你的爱车焕然一新,

冠锋木业加盟  http://www.bajagay.com/ytnn.shtml
冠锋木业总部是一家专门从事胶合板木制品生产的民营企业。占地面积30000多平方米。产

金威测控量仪加盟  http://www.bajagay.com/aoxn.shtml
三门峡金威测控量仪有限公司坐落于美丽的天鹅城河南三门峡市,地理位置优越北接209国道

沃森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bajagay.com/x533.shtml
广州市沃森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高新科技公司,旗

i-SKE加盟  http://www.bajagay.com/xege.shtml
i-SKE礼品总部长期从事手机配件的镶钻,主要承接五金材质镶钻、微镶、爪镶、CNC加

优贝加盟  http://www.bajagay.com/glsl.shtml
优贝小饰品,总部成立于2012年2月,公司坐落于各地小商品批发城------浙江义乌

SHIMANO加盟  http://www.bajagay.com/xl6q.shtml
SHIMANO渔具是集钓鱼竿、帆船桅杆等碳纤维制品及汽车线束配件组装的综合性生产企业

皓龙实验室设备加盟  http://www.bajagay.com/anzb.shtml
广西南宁市皓龙实验室设备有限公司是从事实验室建设系统工程的型公司。公司集实验室的整体

欣洁馨家电清洗加盟  http://www.bajagay.com/ggm6.shtml
南通欣洁馨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技术出彩,设备创新,从事家电清洗、家政保洁综合型培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冥王的毒医嫡妻在线阅读第4节

    当斯内普一家用过早饭,时间还很早。斯内普老太太知道儿子和媳妇正是蜜月,她一个老婆子还是多给他们一些私人空间,于是她拿起自己的手袋,装上一本圣经,告诉小两口儿她上午会去拜访经常一起做礼拜的老朋友。斯内普老太太出了门,托比亚和艾琳看着对方。上一辈子这时候他们在干什么,托比亚想起来好像他和艾琳去了伦敦的摄

  • 冥阳双生在线阅读第十章

    由于店内生意走上正轨每天王雨都会去仓库修炼几小时,看着仓库堆积玉,王雨从来没这么幸福过。但今天小胖却来到店里目瞪口呆看着进进出出人群,觉得生活在环境中,用肥胖手揉了揉眼睛才发现不是幻觉。什么时候奢侈品店也成菜市场了,感觉颠覆人生观。看着从里面出来儿子,王京觉得自己生了个财神。*钱乱丢赢了几十万,不懂

  • 召唤灵兽在线阅读第三章

    凌晨窗帘缝隙里还没有透进阳光,屋外漆黑一片。天还没亮,林语就醒了过来。小狗肚子好像特别容易饿,她睁眼便觉得胃空空荡荡的。肚子咕咕叫的感觉很难受。林语扬起狗头看了眼房间里的挂钟。嗯,早上五点,蠢主人该起床了。越来越适应四条腿走路,林语轻松跳下狗窝,跑到祁念的床边。他还在睡梦中。林语不到床的五分之一高,

  • [韩娱]猎人协会了解一下第10章在线阅读

    张业来到浴^室,将浴^室门关上,仰头嗅了嗅,闻到一股沐浴露的清香。很显然,这是王语清洗完澡后残留下来的香气。“蛮好闻的…”张业擦了擦鼻子,脱掉衣服来到花洒下,心里突然冒出个想法:“身体吸水会不会影响洗澡?”打开花洒,水柱喷射而下。张业将手shen到花洒下,发现落在手上的水液被手掌快速吸收,但水流量大

  • 外八派之鬼墓传说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边简易挂了电话,人还是懵的,为什么他知道她要去意大利,而且为什么知道会是同一班飞机?给意大利的何若去了个信息:“小墨墨怎么知道我要去意大利?而且同一班飞机??”何若应该在忙,收到回信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了“他来出差,刚好知道你也来,这不正好嘛,明天我就不来接你了啊,你跟着他一起走,你们住同一家酒店哈

  • 大汉的洛阳城主在线阅读第8章

    干达布斯的兰尼斯特公爵府又叫绿宫,是座小巧干练的三层建筑,建在一座小山丘上。山下有一个大湖,碧蓝的湖水一望无际,城镇沿湖而建。站在绿宫的阳台上眺望,鳞次栉比的建筑就像钢铁的托架,稳固的托起蓝钻般的湖泊,别有一番风味。在布局紧凑而色调温馨的小餐厅里,自动机器人上完菜后就按照设定好的程序离开了,主客四人

  • 除了我幼儿园全是妖怪雨中神庙

    “真的没有办法能够治好白衣哥哥的双腿吗?”青青哭着冲回家中问潇峰,他真的不想再看到刚才白衣那种撕心裂肺的样子,她的心真的好痛好痛。在村口发泄一阵过后白衣回到潇峰家,轮椅刚滑到门口时,白衣听到院中青青和潇峰的对话,下意识左转靠着院墙停下,侧着耳朵去听院子中两人会说些什么。“爹爹,你一定要想办法治好白衣

  • 灵气复苏:我的眼睛变异了桑葚

    一进去才发现周品良家正在吃午饭,中堂旁边的屋子里,有个穿着藏蓝盘扣式旧衫的老奶奶坐在桌边,桌上是简单的两菜一汤,竹笋炒肉,炒青菜,萝卜排骨汤。她旁边有张空凳子,凳子面前的桌上有碗吃了一半的饭,筷子齐齐码码置在碗上。林莹跟着他们叫了声“奶奶好”,老人精神得很,问他们吃过饭没有,还要站起来给他们拿碗筷。

  • 疯刀项道在线阅读第6节

    呼~当一切尘埃落定,孙武空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虽然,星光神眼能力不俗,让他跨越人仙天堑,以地仙圆满修为,斩杀天仙初期的混世魔王。可同样,使用星光神眼所带来的消耗,也是大得惊人。就算孙悟空本体是灵明石猴,比寻常地仙圆满修为的炼气士,法力要强上数倍,也几乎难以承受这样可怖的消耗。可以说,如果不是混世魔王

  • 卿卿半情歌在线阅读第八节

    程世儒看着这个站在鱼嘴边上的俊美男子想起刚才那把差点要了自己小命的剑,气都不打一处来,扒在船头就骂道:“小白脸,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来来来,你上来,小爷倒要看看,你这个阴不阴阳不阳的小白脸有什么能耐。”白衣男子脸色瞬间阴沉,冷冷的看向程世儒,冷笑一声对海姬道:“三年未见,没想到,你为了不履行你我之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