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超时空共享生命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躺在沙滩上的咸鱼 来源:飞卢小说网

“幺妹儿,你的鱼还没拿!”卖鱼阿姨粗旷的声音传入莫白耳中,她连忙转身,干笑着拎起那袋鲫鱼。

“小莫啊,是不是市场太吵了?”张素芬不知道莫白心里在想什么,见她心不在焉还以为她是看不惯市场杂乱的场面。

“没有没有。”

莫白稳了稳心神,笑道:“这些食材够我们吃两天了。阿姨,等下我煲鲫鱼汤给你喝,包你喜欢。”

张素芬只知道莫白是杨青叫来照顾她的,其余一概不知,她对莫白印象深刻,其一就是她会说重庆话,其二则是语言幽默风趣,经常能哄得她开怀大笑,她很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了。

“好好好,我就试下你的手艺。”

事实证明,莫白的厨艺那是可以与大师级别的人并驾齐驱的。鲜美的鲫鱼汤,可口的青椒肉丝,五香的肺片,入口即化的豆腐,都是张素芬竖起大拇指赞美的美菜佳肴。

“怎么样?我的厨艺还可以嘛?”莫白对自己的厨艺非常有信心,这么多年她可都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主。父母不在,她又不想天天去哥哥家蹭饭,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动手,如今自然是丰衣足食了。

“比大厨还大厨,好吃得不得了。”

张素芬大拇指一翘,赞道:“比我们家闵然做得好吃,现在会做饭的年轻人打着灯笼都难找啊,小莫以后一定会嫁个好人家。”

在老一辈眼中,会做饭的年轻人确实是比较受欢迎的了。不过,莫白可不想嫁人,娶一个回家还差不多。再不过,她想娶的那个人貌似很难搞定。她握着筷子思来想去,总觉得杨青跟闵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她讲不清楚,也似乎有些眉目。

莫白的到来确实有用,张素芬的情绪逐步高涨,比刚开始的时候精神了许多,这让莫白感到十分欣慰,有种不辱使命的自豪感。其间与杨青通过三次电话,杨青偶尔的关心话语,令她十分开心,她一开心,自然就会将快乐带给张素芬。

莫白没有再追问关于闵然的事情,她不想再去揭开别人的伤疤,她在等,等杨青愿意告诉她的那一天。若杨青哪天愿意主动提起,她可能会开心得彻夜不眠。想着那天因一首歌而哭泣的杨青,透过她去看另一个人的杨青,莫白突然有些心酸,另一个人会是闵然吧,一定会是闵然。

那天后,莫白反复听张学友那首遥远的她,单曲循环,次数她不记得了,歌词她可以倒背如流,意思早已渗透骨髓,那是一种倾诉,对另一个世界之人的倾诉。想着想着眼皮就开始打架,正当她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之际,电话响了,时间是二十三点三十八分,显示屏上的名字是杨青。

“莫白,睡了没有?”

“没有,我还在客厅呢。”见到屏幕上的名字,莫白猛地坐起,鞋都没穿就往阳台跑去,冬天地板凉,她也毫无感觉。

“我明天早上十点过五分的飞机。”

“那我准备些你喜欢吃的菜,等你过来吃午饭。”

“好。这几天辛苦你了,老太太没有给你找麻烦吧?”

“我心甘情愿的,何来辛苦一说?芬姨脾气很好,就是很排斥去医院。不过我好说歹说,她最终还是会去医院做检查。”

“老太太排斥去医院有她的苦衷,你多担待些,凡事顺着她就行了。”

“我知道,你……还好吧?”

“挺好的,手上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有什么事我到了再说,重庆冬天挺冷的,你晚上睡觉多盖床被子,晚安。”

“晚安。”结束通话,莫白站在原地看夜景,直到感觉脚底板冰凉才跑回房间。躺在床上,想着杨青关心的话语,一时之间竟然毫无睡意。再后来,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次日醒来,脑里第一个想法就是去市场买菜,买杨青喜欢吃的菜,然后做一大桌菜肴等着她过来品尝。

这次张素芬没有跟莫白一起去,她得知杨青要来,开心得很,留在家里打扫卫生。莫白大包小包回到家的时候,屋里已经焕然一新,地板拖得很干净,张素芬也换了一件素色衣服。

莫白苦着脸看着张素芬:“阿姨,我来的时候你不换新衣服,杨总要来你就换,我很伤心。”

“这些衣服都是羊羊买的,我不穿她会不高兴。”张素芬笑着回答,笑容如同冬日里的暖阳,显然,她很在乎杨青的感受。

“阿姨要不要来厨房帮忙?”

莫白笑了笑,表示理解,举了举手中的购物袋:“这些菜都是杨总喜欢吃的,我掌勺,你做副手,怎么样?”

“好啊,羊羊这孩子,挑食。”

“就是就是,三十岁的人了还挑食。不吃葱不吃蒜,不吃胡萝卜不吃芹菜,菠菜不吃,西兰花不吃,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当初闵然也曾对羊羊挑食的不良习惯再三谴责,最后也妥协了,每次羊羊过来,她也只煮羊羊爱吃的菜。对了,小莫跟着羊羊多久了?”

“从实习到正式员工,三年多一点点。”

“羊羊人挺好的,就是小毛病比较多。你做她秘书,以后可得多留心些,她一吃到葱就犯恶心,那东西不能给她吃,味道她都不爱闻。”

“阿姨,这些我都知道。去市场的时候,我看都没看葱一眼。阿姨你削一下土豆皮,她不吃肥肉,我切点瘦肉炒青椒。”

张素芬看着扎着马尾忙碌的莫白,仿佛看到了已经过世的闵然,以前闵然也总是扎着马尾在厨房忙东忙西。

莫白租了台车去接杨青,五天没有见面,她很是想念。杨青不上班的时候,穿着很随意,冬天基本上是大衣配围巾,各种各样的大衣,各种各样的围巾。

莫白一眼就认出了穿黑色大衣,围格子围巾的杨青,头发软软的垂在两肩,走起路来随着身体而起伏飘动,美得一塌糊涂。她招了招手,含笑看着杨青朝她走来。

“阿姨一直盼着你来呢,累不累?”

杨青摇了摇头。

莫白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午饭已经准备好了,回去就可以吃。”

“你掌勺?”杨青知道莫白的厨艺很不错,堪比大厨。

“阿姨挺爱吃我炒的菜,就随便炒了几样。如果你也喜欢,那就最好不过了。”

“我吃过你煮的菜,味道确实不错。”

莫白不想在煮饭的问题上纠缠,问道:“这次过来待几天?”

“一个星期吧,杨紫在公司,许多方面可以帮忙打理一下。”

莫白是知道杨紫的,韦尔斯利大学经济学高材生,不过那是传说中的人物,她从未见过。

桌上摆着满满一座菜,杨青数了一下,八个菜,每一样都是她喜欢吃的。

张素芬不停往她碗里夹菜,兴致很高:“这些菜都是小莫弄的,比闵然弄得好吃。”

杨青手一顿,继续往嘴里送饭,待到嘴里的东西嚼完了才说:“闵然懒得很,愿意下厨已经值得表扬了。莫白厨艺一直不错,弄出来的菜肯定很可口。鱼汤不错,妈你多吃点儿。”

莫白握着杯子喝水,将杨青眸中一闪而过的伤痛尽收眼底,知道闵然两个字对她而言很不简单,不然,一向淡定的她不会如此。她叫张素芬妈妈,那一层关系不用点破莫白已经明白了。内心深处并未因此而失落伤心,竟有着一丝窃喜,方雅说得没错,杨青果然是弯的。闵然不在了,如此一来,该有机会的吧?

“阿姨,你试试土豆丝,家常菜才考究人。”莫白往张素芬碗里夹菜,也顺便帮杨青夹了土豆丝,她记得杨青最喜欢吃土豆。在莫白心中,杨青很低调,从不戴金银首饰,不打耳洞。脖子和手腕永远都是光溜溜的,表都不戴。车子若不出问题,莫白估计她会一直用那台黑色奔驰。

饮食方面也是,她喜欢吃家常小菜,对鲍参翅肚没兴趣,不过,对海鲜情有独钟。

杨青眼神复杂地看了看莫白,暗自叹了一口气。

晚上,莫白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杨青看着她收拾,问:“你要走?”

“嗯。既然杨总来了,我也该功成身退才是。”莫白拉上箱子的拉链,扬起头给了杨青一个大大的微笑。这里是属于闵然的,她不该在这里逗留。

杨青不说话,转身走出了阳台。

望着心上人独自离去的背影,莫白的心像是被刀刺了一下,顿顿的痛。

“杨总,你……”莫白犹豫再三,还是追去了阳台。

“你不是要走吗?还来这里做什么?”杨青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似是夹带着一丝恼怒。很细微,但莫白听出来了。

“你不想我走,我就不走。”莫白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鬼使神差地握住了杨青微凉的手掌。

杨青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情绪,却没有抽出手掌。

“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杨青很聪明,饭桌上莫白的表现,已经足以令她起疑。

“我知道闵然是芬姨的女儿。”

“还有呢?”杨青步步紧逼。

“她死了。”

“还有呢?”杨青脸色开始发白,手掌更冷了。

莫白眼一闭,深呼一口气,说道:“刚开始我只是怀疑,现在很肯定。”

“既然如此,你还是不打算放弃么?”杨青扭头看着点点霓虹,红绿黄交相辉映。

莫白紧了紧她的手,坚定道:“轻言放弃不是我的作风。”

延伸阅读

河南省小吃培训学校加盟  http://www.jordidesreco.com/b43g.shtml
降龙爪爪是现在市场上卖的很火的一种小吃,秘方老卤、泡制多时,使得鸡爪入味酥软,吃起来

海尔电热水器加盟  http://www.jordidesreco.com/svht.shtml
海尔集团创立于1984年,18年来持续稳定发展,已成为在海内外享有较高美誉的大型国际

矶竿加盟  http://www.jordidesreco.com/a58e.shtml
矶竿渔具是渔竿、玻璃钢手竿、碳素台钓竿、碳素手竿、30竿海竿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纯彩加盟  http://www.jordidesreco.com/pi4d.shtml
纯彩家居饰品总部主营的是装饰画、油画、国画、原版画芯、各类装裱、画框线条、卡纸、玻璃

悦德堂韩国黄土足膜加盟  http://www.jordidesreco.com/g04b.shtml
足浴理疗技术韩国黄土泥疗温肾敷背,活络颈椎脊柱,打通膀胱经,激活肾动力;敷卵巢,拔湿

可林快洗加盟  http://www.jordidesreco.com/6vmf.shtml
可林快洗传承了总裁John-laithwaite先生在英国超过30年的洗涤王国经验,

畅壹生加盟  http://www.jordidesreco.com/up9d.shtml
畅壹生健康干预中心倡导以健康的生活方式解决生活方式病,通过健康干预及清、调、补、养为

颐祥福加盟  http://www.jordidesreco.com/yunq.shtml
颐祥福经多年发展现已成为集矿石开采、宝石加工、饰加工销售于一体的珠宝供应商,蓝宝石加

美镀手机纳米镀膜加盟  http://www.jordidesreco.com/gcph.shtml
美镀纳米镀膜温馨提示:教你如何分类手机镀膜效果。。市面上的手机镀膜分为两种,一种是主

雪玉阁加盟  http://www.jordidesreco.com/aqdi.shtml
雪玉阁玉镯是镇平县雪玉阁玉器店旗下产品,是珠宝玉器、和田白玉碧玉青白玉青玉,翡翠,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奇迹暖暖]暖暖环游雄英在线阅读我叫苏轻,我有个失恋的朋友

    又是一个轻松的周末,外面阳光明媚,寝室里却昏暗一片,不知道是不是学校没有好的设计师,才导致这片住宿区地方虽大,采光却不行……我一如既往的宅在寝室里,即使是季慈用失落的语气打电话告诉我:“我又失恋了,一起去看电影吧”,不管她在那边说什么,她也没能将我从寝室的床上叫起来……“阿轻,我一个人,好孤独寂寞…

  • 地球第一修者在线阅读第一章

    刘家是坐古老的建筑,它有着千年的家簇历史,和它同时兴起的家簇都经不起历史的洗理,消失的无影无踪,已经无人记的了。刘家现代的家主刘志杰,他正聊无兴趣的端着茶杯坐在房中,时尔拿眼睛瞟一眼爬了满院的连翘花。那些黄色的小花在风中盛开,带着一种不可言表的坚强。春天的风吹到他脸上还是有点凉。“志杰。”刘母被儿子

  • [盾铁]配合老板的表演在线阅读第9节

    李咲林躺在床上等了好久也不见李涛回来,于是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想问问他周日去城里到底是干什么了,李涛只是说王晓伟的事和他真的没关系,去城里是变卖一些东西,没等自己开口,李涛承认是和郭强,张道林一起去的,但是他保证自己真的不知情。看来目前唯一的线索也没了,李咲林挂断电话一个人出去了,现在的他什么也不知道,

  • 从海底墓开始签到第三章

    【三】吃饭全程很安静,要不是善善在场,这冷淡尴尬的气氛恐怕能让房间结冰。向倾挽并没有问过为什么纪绯的经纪人会找上她。以他现在的资源,哪怕想让钢琴大师黎宸来给他上课,也不是不可能,更何况像她这样普通的钢琴任课老师,随便一抓就是一大把。当初出面的人是他的经纪人旭峰。那是年轻的圆脸男人,戴着眼镜说话利落。

  • 科举国士成双在线阅读第四节

    *马车抵达林家湾时,已是半晌午。林先生带着妻子儿女进了老宅。玉铭大呼小叫地跑在最前面,林玉梅跟在后面,不停地打量着。这是一栋三进院落,青砖灰瓦,古香古色,颇有气派。爹跟她讲过,这是林家祖上传下来的,一向由长子继承,这样才能保住院落的规模和完整性。可前世,这所宅子最终未能保住。土改时,大伯林文栋连同大

  • 小作家逆袭大咖第八章在线阅读

    大风起兮尘沙飞扬,帐篷没扎稳直晃荡。俺的猛士兮眼睛伤,揉来揉去兮心发慌。书接上回;上回书说到;我李木子为了找机会立威,差点送了小命,结果遇到了一个百年未死的,也不知道是人是鬼,或者是僵尸的玩意,他叫屠暗,还好我们成了朋友,虽然感觉这货也是个坑货,不过能成为朋友,总比做敌人要好很多,虽说回来被姬雪劈头

  • 最后一个入梦师之元哥

    “都是因为你,被人打住院了又没医疗费,还被工厂开除。”骆阳躺在病床上满嘴塞着阿宏买来的香蕉嘟囔着。阿宏嘿嘿一笑:“知道你够意思拉,再说了,那破厂一个月就拿那么几百块钱有什么干的,跟着我出去混,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是不?”骆阳冷笑一声,“就你,估计给人老大擦屁股都嫌你没力气擦不干净。”阿宏涨红着脸

  • 都市之平凡人生之遇见

    地域。是夜。满天的星空。W城的中心,霓灯迷烂,映透着这个城市的纸醉金迷。夜魅位于W城的商务中心,作为该城最大的酒吧,往往聚集了一批批上流之辈。在夜魅工作的人,往往有着较高的收入,尤其是这里的舞女,舞蹈水平堪称该省最精最尖,常常受到人们的追捧。但夜魅不似其他酒吧那般放荡不羁,来这里的往往是有教养之人,

  • 泳者孙杨第7章在线阅读

    表情淡漠的离开大厅,有些神不守舍的华炎按照平日的习惯,慢慢的攀上了家族的后山,坐在山壁之上,平静的望着天空笼罩在雾气之中还闪闪发光的星星,那里,据说是天使星云一直保持中势力的兽族,脉兽星。“呵呵,实力吗!这个世界,没有实力,连一坨狗屎都不如,至少,狗屎还没人敢去踩!”肩膀轻轻的耸动,华炎那低沉的自嘲

  •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之十八万的高定(9)

    和想象中不一样的是。当叶小孤坐在公交赶到南市大学的时候,按照课表上的教室寻找却空无一人。“不是吧……今天又不是什么法定假日。”他顺着走廊,一边走着,一边看教室门牌号。找到这教室的时候从教室后门进来的,这么一边小声的念叨着,一边走下台阶。刚走到教室门口,正要直接出去,听到讲台下似乎有什么声响。他走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