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越之开局就送一万潜能点之进城

作者:风卷残云 来源:飞卢小说网

羽轩御车而行,形如疾风,马车“轰隆隆”地向前快速行驶,极快的奔向目的地——上华镇。羽轩站在马车上四处张望,看见了城门,城门上上书三个镂金大字:“上华镇”。

待及车子行近,羽轩看见城门口排满了人,一个个等待着检查而进城。

羽轩惊叹道:“那么多人排在一起,简直就是长龙嘛。”

羽轩放慢了马车速度,以免伤到路人,然后排在队伍后面,等待检查。一条长龙的队伍开始逐渐缩小变短,过路的人一个个慢慢的通过检查然后进城。不一会,就轮到了羽轩了。羽轩驾车前行,来到门吏的身边,让门吏进行检查。

门吏一打开箱子,便惊呆了,满满的两箱金银珠宝啊,像他们这种低级的官吏哪能见到数目如此多的财宝呢?俗话说的好:“出门在外,钱财不可露白”。谁会把两箱金银珠宝轻易地带其出门。除非是保镖者,可是保镖者是又不只是如此数目了。

看着这两箱如此丰厚数目的金银珠宝,门吏顿时起了贪心,互相打起了眼色,再而互相点儿点头,定下了注意,决意夺下这两箱金银珠宝。

一个门吏走向前去,说:“干什么的?”羽轩应道:“进城的呗。”

“进城的呗,说的轻巧,你说,进城干什么?”门吏责问。

“进城干什么?”羽轩听了,挠了挠头,“是了,我进城干什么啊。”羽轩一脸的疑惑。

门吏相视奸笑,一脸得意,心道,碰上个傻小子了,还蛮好糊弄的,看来,这两箱珠宝可以轻易到手了。门吏已然将这两箱金银珠宝视为囊中之物了。

羽轩一拍脑袋,突然大叫:“是了,我是去小姐家,举行婚礼了。”羽轩对门吏说:“我是举行婚礼的。”

门吏既然打定了注意,当然不可能放过羽轩,白白的,轻易地让即将到手的财物从眼皮底下溜走,这是无论咋样,都不会做出的蠢事。

门吏一脸嗤笑道:“举行婚礼?就凭你?就凭你还帮人举行婚礼,丧礼倒是还可以的。你别想蒙混过关。”

羽轩一脸无辜,急道:“真的,我是真的是帮人举行婚礼啊。”

真倒是真的,可是门吏会信吗,即使如此,那又怎么样,到嘴肥肉,他会吐出来吗?不会,绝对不会。

门吏说:“还想骗人,快说,你要进城干什么,还有,这两箱金银珠宝是怎么回事,你快如实招来。”门吏的话语听来,就好像是逼供。

羽轩干脆利落的答道:“聘礼。”

“聘礼?还聘礼呢,谁会拿出两箱金银珠宝做聘礼啊。”

这倒是实话,有谁会用两箱金银珠宝做聘礼啊,贫穷之人,根本是无能为力的,大富之人,肯定会在此之外,再而锦上添花,加添上绫罗绸缎之类的。

羽轩顿时哑口无言。

“无话可说了吧,我就知道你是骗人的,你这两箱金银珠宝肯定是抢夺而来的,再弄进城中,借以献礼吧。”

羽轩急了,连说:“不是,不是,不是……。”

门吏置若罔闻,既然抓住了把柄,当然是顺水推舟,顺势而下,一不做二不休了。

门吏义正辞严的说:“来人啊,把这人抓起来,这人涉嫌抢劫犯罪,并且把这两箱贼赃给扣押下来,以当证物。”

许多冤案就是由此造成,由于贪心,横行霸道所致。

几个门吏便走了上来,有的是给两箱金银珠宝贴上了封条,有的则是踏上马车,准备给羽轩扣上手铐。可是羽轩又岂容他们给扣上,而平白无故的蒙冤呢。羽轩把准备给自己扣上手铐的门吏都给轰了下去,不仅如此,轰下去的门吏还把一些站立的门吏给撞倒了,压在了身下,顿时每人惨叫出声。

门吏有些心惊,惊讶于羽轩的身手,内心有点颤抖,为了内心的颤动,大喊:“来人啊,快来人,有人拒捕。”

一大群官兵便从里面涌出。每个官兵心里都在暗骂,是哪个不长眼的,在这里闹事,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看来是嫌命长了,不想活了。

一个像是长官模样的人问道:“疑犯在哪里?”

门吏用手一指羽轩,阿谀奉承的说:“李捕头,就是他。”

李捕头看了看,说:“就是他?”“是,是。”门吏谄笑应道。

李捕头大喊:“大家上。”

一众官兵一拥而上,搠动手中的长矛,齐齐向羽轩刺去。羽轩立即腾空而上,闪避则过。羽轩形如鲲鹏扶摇直上,轻如飞鸟,急如疾雷,向上飞升。

羽轩这一飞身而上,引起了众人的纷纷侧目。路人都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看羽轩的飞舞身姿,不由啧啧赞叹。

一众门吏官兵则是胆战心惊,都紧张兮兮地强加戒备,待羽轩下落之时,以一举而成。

羽轩倒飞而下,急速下坠,与一众官兵迎面碰上之时,一众官兵立举长矛相刺。羽轩空中转身,一个翻滚,躲过长枪,并从一个官兵手中夺过一把长矛,顺势横扫,一众官兵的长矛纷纷断折,再而稳稳地下落于地。

一众官兵看着仅剩半截的长矛,一副夸张的脸,充满了惊骇神色,不由自主的纷纷退后。

羽轩无辜的说:“我都说了,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抢劫的,不是强盗,我真的是进城帮人举行婚礼的,而这两箱金银珠宝不是贼赃,而是聘礼啊。”说完,期待地看着一种官兵。

谁料却是无人理会,浑然无视羽轩的说话。

李捕头说:“你休想在这妖言惑众,你刚才的行为是什么?是拘捕,如若心中有鬼,怎么会如此作为。”

羽轩说:“你们那么多只长矛刺了过来,我不走,难道还要坐以待毙?”

“不要多说,你这贼子,无论如何,今天都要将你逮捕归案。大家上,长矛没了,就算是空手赤拳也要将其抓住。”

这下可惨了,不过悲惨的不是羽轩,而是一众官兵。走近羽轩的官兵,都被羽轩举手抬足间而轰的倒飞出去,狠砸一地,片刻之后,又是一片哀嚎声。

剩下所剩无几的几个官兵,已然不敢靠近,害怕、惊恐之至,看着羽轩,彷佛看着一个怪物,随时可取他人性命。一众官兵皆感惶恐,躁动不安,面对如此高手,只能束手无策,只能静站一旁。

李捕头更是着急,心如火燎,如果办不好这件事,且不说自己脸面无光,更要接受革职查办的处分。李捕头头疼十分,眼睁睁看着羽轩却又无可奈何,哀叹一声。

局面陷入了一个僵局,羽轩极欲雪冤,极欲进城,而李捕头则是绞尽脑汁、想法设法的不让羽轩逃走,抓住羽轩。可笑的是,焦急的李捕头完全烧了头脑,也不曾想,如若羽轩想走,有谁能够加以阻拦。双方僵持不下。这时远方走来一顶轿子。

李捕头一看,顿时喜上眉梢,她回来了,这就好办,我就不信她还治不了他。羽轩更是高兴,心中笑道,这下子可好,有人能证明我的清白了。

轿子越近,两人的笑意就越浓。两人很有默契的互看了一眼,却是百思不解,心生疑惑,他笑什么,却也没多大理会。

轿子已经近在眼前,等在队伍后的人们纷纷让道,自觉站在两旁。

女子感到奇怪了,这里怎么这么安静。便掀开帘子来看,看到帘子外许多人都站在了路边。

女子说:“秋菊,我这边占了很多人,你看看,你那边是不是也是这样。”

秋菊也掀开帘子看了看,说:“小姐,我这边也是这样,路人都在路边呢。”

“奇怪了,他们为什么不进城啊?”“小姐,恕小婢无知。”“我又没怪你,那么紧张干嘛?”待女子说完,秋菊笑了笑。

轿子放了下来,管家走了出来,说:“快放行,小姐回城了。”

李捕头笑说:“钱管家,可能要稍微怠慢小姐了。我们遇到了一些小事,碰到一个贼子,缴获两箱贼赃,可是贼子拘捕,我们遭到强硬反抗。”

“哦,什么贼子这么厉害,连你李捕头都束手无策啊。”钱管家取笑道。

李捕头羞臊万分,说:“就是他。”一指羽轩。

管家一看,大笑不已,“他啊,是他啊。”李捕头说:“是,就是他。”“好,李捕头,你干得好,我这就禀明小姐,让小姐好好‘嘉奖’你。”“谢谢,谢谢钱管家。”李捕头媚笑道。

管家嬉笑不已,说:“小姐,李捕头发现一个嫌犯。”小姐说:“哦,李捕头蛮能干的嘛,我来看一下。”

女子走下轿子,走到李捕头的身前问:“李捕头,嫌犯在哪啊。”

面对女子的美丽,李捕头无法直视,连忙低头,用手指着羽轩说:“小姐,就是他。”女子顺着李捕头所指,一看,愣了,问:“他,你说的就是他,真的是他吗。”

女子大笑不已,再说:“他犯了什么罪啊。”

“他涉嫌抢劫,这两箱贼赃就是最好的证据,并且还拒捕,简直十恶不赦。”

抢劫?贼赃?女子疑惑了,看了看,笑了笑,那不就是我们的两箱金银珠宝吗?女子了解李捕头是一个耿直的人,做事一根筋,肯定是听信了他人之言。

女子感到怀疑,望向了李捕头身边的门吏,只见门吏低下了头,这一下子女子深信不疑,确定这门吏就是罪魁祸首,始作俑者。

女子问:“是谁告诉你,他拒捕,他是嫌犯的?”

“李捕头一把拉过门吏:“小姐,是他,张喜财告诉我的。”

“小姐,是这样的。”张喜财畏畏缩缩的。

“你怎么说他是嫌犯啊。”

“他的财物来历不明,竟然说是聘礼,所以我就怀疑他啦。”

“哦,就这样子而已嘛。张喜财,真是名副其实啊,是真喜财啊,我看你是私吞,把它给夺下来吧,告诉你,这两箱金银珠宝,可是我的。你就等着承受处罚吧。李捕头,把张喜财给抓起来。”

李捕头虽然还是一头雾水,但小姐的吩咐不敢不从,于是发令:“来人,把他抓起来。”

女子继续说道:“今天是大喜日子,所有都不用检查,一律放行,出了问题,由我负责。还有,今天晚上宴请四座,无论是谁,皆可进入我府,大喝喜酒。”

一众人等,都纷纷喝彩。羽轩开始驾车进城,紧接是女子一众人等,再而是路人一众人等都接连鱼贯而入。今天,城门是洞开的,欢迎四方佳客。

延伸阅读

乌节路雪酪三明治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bem5.shtml
广州谷蜂商贸有限公司从事快消品行业,以进口食品为主,集进出口、自营销售、经销加盟为一

荣荣洗衣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uwh4.shtml
荣荣洗衣始创于1989年,通过荣荣人不断的追求与超越,在营口地区有直营店二十余家。拥

各种品牌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d1pd.shtml
淘众福是适合普通人经营的连锁商城。淘众福是一个全新模式的网购平台也是一个复合型的营销

盛威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gax9.shtml
依据客户的水质要求对其治理排污净化

广舟化妆品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agmu.shtml
广舟化妆品自2003年创立以来,凭借出众的营销方式以及对化妆品市场的准确把握,保持了

唛歌量贩KTV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suw4.shtml
唛歌量贩KTV第一家落座于江西九江,唛歌是一家娱乐量贩KTV连锁企业品牌,并实行台北

铭柏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almy.shtml
铭柏装饰拥有一批精干设计师及的管理人才,形成了强有力的设计、施工团队。铭柏装饰秉承以

海英特妃护肤品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x6q5.shtml
海英特妃护肤品座落于享有“海上花园”美誉的美丽滨海城市-厦门。本公司是从事于进口国外

魔潮风尚新潮百货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6v9m.shtml
魔潮风尚新潮百货,属于湖南一世情缘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囊括超多的产品系列,全面满足广大

小薯幸红薯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bb9o.shtml
小薯幸隶属于济南小薯幸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公司针对现代社会年轻人,不断改变公司战略政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降大运彩虹精在线阅读第十节

    “啊!”一声痛叫,狼人连连翻滚,和霍峰砸在了一起。银发少女松了一口气,看向眼前这道娇小身影,冰山脸庞露出一抹轻松之色。她们对于这个小男孩可是颇为关注,然而越是了解,就越是知道小男孩不简单!但她们习惯性,将其与张老魔联系在一起,以此推理,那等近似神魔般的存在,拥有如此弟子,也不算过分!追赶狼人来到这里

  • 跑男之超级动漫巨星第二章

    黄粱梦(薄荷糖,号称透心凉)忘川,邝露一个人来。她曾陪他去过很多的地方,面对过很多的疮痍,几乎不曾缺席他人生中任何一个生死关头。然而倾神魔两族之力称作万年来最惨烈的那一役,当他披上银甲战衣接过赤霄宝剑,她知此战凶险,不亚于当年孤注一掷的云殿兵变,邝露只能随他几步而止,在他途经身侧时道:“陛下千万当心

  • 诸天系统我选择第5章在线阅读

    楚苑中。楚辞望着床榻上,脸色苍白的秦悠然,一张俊颜,冷的快要滴出水来。“楚……”秦悠然似乎感应他的不悦,刚欲开口宽慰,就被一阵急促的咳嗽淹没。她瘦削的玉指轻抚在胸前,咳的犹如一朵在暴雨中摇摇欲坠的纤弱小花。一旁的楚辞见状,双手紧紧的握成一拳,心头不由得一阵沉痛。深邃如海的眼眸里,卷起的风起云涌,瞬间

  • 火影之鸣振火影第六章在线阅读

    云青岑反应了两秒才意识到这是在叫他。他转过头,看见的就是一群来势汹汹的人,酒店的保安不多,正艰难的阻止他们——显然他们不是酒店的客人。应该是昨天在电梯门口的碰到的人里有人把他在这家酒店的消息发了出去。这才引得一堆人来“围剿”他。云青岑观察了几秒,发现真正脸上带着恨意和唾弃的没有几个,多数人都是来看热

  • 国色生枭在线阅读司空落马

    “禀太子殿下,臣身为少司空,对财政明细再了解不过,只要将绢布辨别一番,便能认出真伪,再与臣的账目校对一番,臣愿为太子殿下,为姜国分忧,辨明真伪。”刘言不愧是从寒门一步步走上来的,政治意识十分强大,几乎一瞬便分析出了其中的利害关系,立马站出来道。他好像又找回了年轻时的满腔抱负,显得红光满面。“好,这财

  • 如醉人生在线阅读第十节

    秋瑟再度说道,但是并没有把话说完。“封号破空,秋易是你弟弟?只是他从来没有提起过他有这么一位名震天下的兄长。”凉月接过秋瑟的话说道。“我知道了,你想知道秋易的去向?”凉月的闭上了眼睛,回忆起了一些过去的事。“十二年前,妖族举兵攻入人族,人族节节败退,你和我弟弟执行了人皇当时最重要的一个任务,暗中前往

  • 一杆长枪闯天下第4章在线阅读

    孩子愣住了,脸上温暖柔软的触感是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暖暖的很舒服,而且面前,比自己小上许多的豆丁给了自己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孩子不知道那是什么,这股感觉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林跃大概是没有发觉眼前的孩子愣住了,继续毫不客气的揉捏对方软软的脸颊说:“你以后我是伴读了!”“殿下,此人太危险了!刚才还

  • 前男友死而复生了不愿触碰的回忆

    我手里捧着白色的鲜花、看着有点发旧的相册,相册中的是一对年轻夫妇和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这时坐在轮椅上的妹妹拉了拉我的衣角、两眼潮红的看着我,手指着相册张着嘴却没有说出话来。我微笑的用右手抚摸着妹妹的脸,左手将相册递给妹妹。妹妹红着眼睛看了一会后我轻轻的唤着:“小雅、今天给爸妈上香你就不去好吗?你

  • 科举反面教材全解在线阅读第六章

    夺命魔大叫数声,右手撤出,随即双掌齐齐拍向树桩。夺命魔那刚猛无铸的掌力透过树干击向四僧,四僧大叫一声,被震出丈余,勉强站定,却早为夺命魔的掌力震伤。只见那树桩横扫过来,呼啸而至,四僧受伤之余,忙出掌相迎,却因内力不支,又被震出数丈之远,全部跌落在地,狂吐鲜血。夺命魔大笑一声,一掌又出,便见树桩砸向四

  • 新贵与破落户合欢

    16年冬天,B市很冷,吴欢也在这个天寒地冻的季节里从B市离开,去向她从来都不曾去过的C市。“阿欢,真的决定了吗?”吴欢刚走进机场,于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恩,我就不要呆在这里打扰他们了吧。”吴欢说,拖着行李箱继续往前走。“我哥他……你没事吧。”于箐说了一半,另一半句没有说出口,毕竟吴欢也是她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