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代嫁夫郎有空间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清麓 来源:晋江文学城

“若不是奶娘这些年对你严厉管教,你能入了老太太的青眼吗?”

好恶心的逻辑。

秦怜儿好想吐。

她入了老太太的眼和奶娘有什么关系?

还不是她的聪明才智,加上祖父给的这对儿酒窝?

而且奶娘明明是为了秦婉贞好,秦婉贞倒是在这里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脸不红心不跳的。

这对儿母女还以为她是当初那个随意被她们揉捏的软柿子?

开口说道:“姑娘,她是奴婢的娘,奴婢当然想见她,可是奴婢打碎姑娘的镯子之后,她亲口说过,以后不让奴婢去找她,更不让奴婢叫她娘。”

这可是奶娘亲口说出来的话,做不得假。

她是按照亲娘说的话去做,任凭谁都挑不出毛病。

况且,奶娘说的那番话,不就是秦婉贞和奶娘一起商量出来做的戏吗?

秦婉贞被堵的哑口无言,准备的话说不出来了。

只得喃喃道:“就算如此,她也是你娘啊。”

“姑娘若是没有其他的吩咐,奴婢就回去了。”

她可不想留在这地方。

“等等。”秦婉贞叫住了秦怜儿。

却看着青柠开口:“青柠姐姐,我有很多话想对怜儿说,怕是需要很长时间,您还是先回去,别让老太太等急了。”

“这……”

青柠为难,把秦怜儿一个人留在这里,能全身而退吗?

秦怜儿却不怕,秦婉贞越搞事情她越开心,弯起唇角,带着小梨涡说道:“青柠姐姐,五姑娘说的是,老太太离不开您,您还是快些回去吧。”

青柠也搞不懂秦怜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这个小家伙聪明,应该不会做对自己不好的事。青柠想通之后也就放心了些。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走了。也别说的太晚,老太太还等你回去呢。”

秦怜儿还没应,秦婉贞抢先开口道:“青柠姐姐请放心,不会很晚。”

青柠留给秦怜儿一个担心的眼神,独自离开。

秦怜儿指着一个绣墩儿,“坐吧。说白了,你也算我的奶姐姐,以前是我对你无礼了些,今日我给你道歉。”

“奴婢不敢。”

不敢坐,不想接受秦婉贞的道歉。

她好怕秦婉贞给她挖坑啊。

秦婉贞略微有些失望,很快就继续说道:“怜儿,你在我面前有什么不敢,我可是拿你当亲姐妹。”

走到秦怜儿的面前,拉起了秦怜儿的手,心痛不已,“我知道,你心里还在怨恨我,可是你打碎镯子那天刚好赶上我心情不好,我就没有调查便直接罚了你,还将你赶了出去。”

秦婉贞露出捶胸顿足的模样,”可是我后来查明白了,是另一个小丫鬟嫉妒你,在你身后推了你,我已经罚了她。本想着过段时间将你接回来,没想到,你自己回来了。”

秦婉贞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强大了。

推她的人明明是秦婉贞的贴身侍女洛儿,现在洛儿还好好的当着她的贴身侍女呢。

当然,要不是上辈子洛儿亲口告诉她这件事,她也不会知道。

所以,在秦婉贞的心里,当她说出这件事之后,秦怜儿应该感动的痛哭流涕,可现在的秦怜儿却是没有任何表情。

只是恭恭敬敬的站着挑不出任何错处。

冷静的秦婉贞有些急了,无论她怎么说,秦怜儿怎么就不上套儿呢?

这还是她认识的秦怜儿吗?

秦怜儿低着头,越发的恭顺,“姑娘,若没其他的事,奴婢真的要走了。”

刚走出去,秦婉贞就看到了堵在门口的奶娘,虚与委蛇的笑容,顿时维持不住了。

秦怜儿将奶娘从上看到下,视线定格在奶娘手里拿的那根炉钩子上面。

最下方一寸的地方烧得通红,只在最前端能看到一点点的白色。

秦怜儿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使劲关上门回到秦婉贞的房间,来不及看秦婉贞的反应从窗户翻了出去。

烧红的铁,那一瞬间,秦怜儿似乎变成了奶娘,知道奶娘要用炉钩子烫烂她的脸,还有要毁掉手臂上的胎记。

不论是自己的脸还是胳膊上的胎记,都不能让奶娘给毁掉。

秦怜儿没时间回头,用尽全力往外面跑,一边跑一遍喊:“救命啊,杀人了。”

芷芳院的小丫鬟们何曾见过这样的阵仗?

奶娘拿着烧红的炉钩子追她的女儿。

有人想上去帮忙,秦怜儿扯着脖子大喊:“谁要是敢来帮忙我就拿谁当肉盾,让她尝尝肉被烫熟的味道。”

芷芳院的人“规矩”很好,这个人是负责洒扫的,就不能去擦桌子,否则会被扣月钱。

院子的丫鬟,都被扣怕了。自然没有人愿意上来帮忙。

秦婉贞和奶娘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

她们想有理有据的烫伤秦怜儿,而不是这样被秦怜儿给闹出去。

让秦怜儿和秦婉贞单独相处,就是为了找到秦怜儿的错处。

可秦怜儿就是让她们寻不到错处。

奶娘看着着急,想要悄悄进去,趁着秦怜儿分神,烫坏秦怜儿的脸,反正秦婉贞的屋子里只有两人,还不是秦婉贞说什么都是真的,秦怜儿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却没想到,秦怜儿居然打开了门。

本应该伸出炉钩子烫伤秦怜儿的手,在看到秦怜儿的那张脸之后,居然怕了。

就这么错事了良机。

“你这个小崽子,胡说什么呢!跟老娘回家!”

秦怜儿充耳不闻,跟奶娘回去,她岂不是死翘翘了。

只是她人小,步子迈的也短,不知跑了多久,跑到了一处水潭旁边,还是被奶娘给追上了。

而这个水潭在一座假山后面,平日里没有人路过,更不容易被人看到。

秦怜儿不知道自己怎么跑到了这里。

此时的炉钩子已经不红了,最起码脸不会被烫烂了。

秦怜儿庆幸的松了一口气。

奶娘却气的扬起炉钩子,抓住秦怜儿,将秦怜儿给按在地上,一下一下的抽在秦怜儿的背上。

“你给死崽子,以为有人给你撑腰了不起是不是?居然敢不回家看你娘,你娘打了你就是你娘不对?你倒怨上你娘了是不是?”

啪!啪!

不顾秦怜儿死活的打,秦怜儿咬着牙,想要起来,可她的力气实在太小,奶娘的力气又实在是大,她实在是无法起来。

秦怜儿被打的冒冷汗,却没有哭,咬牙说道:“你打死我吧。打死我,我就不相信老太太会不找你算账!”

奶娘手上挥舞的炉钩子停了下来。诡异悱恻的如同老巫婆一般笑了起来。

恶毒的拖着秦怜儿来到了水潭边。

“原本我不想杀你,可你给我提了个醒,只有你死了,才能让一切回归于正轨。可你说得对,我不能亲自杀你。你现在是老太太的人,我若是杀了你,我自己也会摊上官司,可我不亲自动手,也有别的办法让你去死。”

一脚将秦怜儿给踹进水里。

奶娘扭头就走。

秦怜儿是她养大的,知道那个小杂种不会游水,掉进水潭里肯定会死。

等那个小杂种死了,没有人敢和她这个亲娘争夺尸体。

随便找个地方埋了,没几年就变成一具枯骨,所有的问题就都解决了。

只是奶娘万万没有算到,如今的秦怜儿已经不是当初的旱鸭子,她早就学会了游水。

一个劲儿不停的在水里扑腾,忽上忽下,还瞬间将自己有胎记的那个地方的袖子撕了一个大口子。

然后继续扑腾。

越扑腾,秦怜儿就越冷静,越发觉得自己走的这一步棋太险了。

明知道和秦婉贞单独呆在一起会遇到危险,还仗着自己比秦婉贞多活了一辈子,和秦婉贞单独在一起。

这一次若不是她逃跑的及时,恐怕脸和胎记都保不住了。

什么狗屁不惊动奶娘和秦婉贞,她还是将一切能暴露出来的东西,早早的露出来为好。

早一天恢复身份,就早一天安全。

千盼万盼,没把奶娘给盼走,反而盼来了别人。

来人看了一眼扑腾的秦怜儿,不着急去救,反而是一个纵越来到奶娘身后。

戏谑的说道:“你杀人了。”

刷!

奶娘的汗毛从上到下立起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整个身子却不停的发抖。

然后,一根绳子就绑在了奶娘的身上。

奶娘就是想跑都跑不掉了。

接着,来人又找了一根棍子,蹲在水潭旁边,对水里的秦怜儿说道:“丑丫头,别扑腾了,上来吧。”

“咳咳。”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秦怜儿呛了一口水。

她怎么随时随地都能碰到卫璟?

抓住棍子,被卫璟给拉了上来。

卫璟扔掉棍子,拍了拍手,“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个老婆子?”

秦怜儿浑身湿透,头发往下滴着水,后背热辣辣的疼,目光狠辣的看向奶娘,“当然是找老太太给我做主。”

“好啊。正好我也要拜见老太太,刚好给你当个证人。”

秦怜儿抿了抿嘴,她是不愿和卫璟接触,可卫璟帮了她,还自告奋勇的当证人。

从抿唇变成了咬唇,硬是要出一道白楞子,秦怜儿说道:“卫公子,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而且,有可能我威胁到了她亲生女儿的位置。”

被绑住的奶娘绷直了身子,满脸上写着的都是不相信。

秦怜儿怎么可能知道她自己的身世?

卫璟来了兴趣,合上扇子一拍手,“掉包计?那本公子更想看一看了。”

拉着被绑上的奶娘,和秦怜儿一起往老太太那里走。

还没走出来几步,秦婉贞请了东平侯夫人,带着呼啦啦的一大群人,走了过来。

秦婉贞大呼,“娘,就在那里!秦怜儿居然绑了她娘,这样忤逆不孝的奴才就该死!”

东平侯夫人快步走上前,一个巴掌打在了秦怜儿的脸上。

秦怜儿的半边脸霎时肿了起来,嘴角流出新鲜的血。

被打的秦怜儿悲痛的忍住即将流出来的眼泪,只眼圈通红,一言不发的盯着东平侯夫人。

东平侯夫人第一次被一个下人盯着,不由得怒气爆升。

又扬起手要打秦怜儿,秦怜儿忽然笑了。

笑中带悲,侧过头,伸出没有被东平侯夫人打的那半张脸,“夫人打吧,只要夫人不觉得有辱身份,夫人就打吧!”

“你!”

东平侯夫人收了手。

她夫人之尊,打了一个小小的奴婢,却是有失身份。

秦婉贞却已经跑了过来,指着秦怜儿的鼻子,“你怎么能绑了奶娘,那是你亲娘,你这是忤逆不孝。”

秦怜儿不屑的扫了秦婉贞一样,轻蔑而冷笑的开口道:“她,要杀我。”

延伸阅读

沁州黄小米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g8ai.shtml
沁州黄小米是山西沁州黄小米(集团)有限公司的品牌,以小米深加工产品为主导方向,集良种

御宴酒店家具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dxuh.shtml
御宴酒店家具项目介绍:御宴酒店家具总部自成立以来,一直以“坚信做高品质的家具”为己任

sermate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n7rl.shtml
品牌以经营时尚、前卫、个性化的欧、日、韩服装和鞋帽为主,兼营各种女性饰品,为年轻一族

康贝之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b2jf.shtml
康贝之母婴用品加盟详情康贝之母婴用品是集研发、生产、外贸、批发及家庭批发直销为一体的

博诚集成灶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41z.shtml
战略市场的占有和具有巨大潜力的市场的开发,是市场营销的重点。我们既要抓住新兴产品市场

酷拉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yov4.shtml
酷拉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饰品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

亚狼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xm0t.shtml
天津亚狼轮胎保护链公司成立于2002年,是天津工程机械设备轮胎保护链的生产厂家。我公

震贤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neh5.shtml
震贤汽车用品总部是汽车地毯、地毯原材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优仕盾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x1zk.shtml
优仕盾手机壳总部是一家以生产钢化玻璃膜为主的高科技民营企业,自创立以来一直致力于产品

固特美宠物用品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ysc4.shtml
固特美宠物用品是发光礼品、进口面膜、重量级保健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华夏风云战纪之第二章

    眼看着那位凝木姑娘和佳期的身影渐渐消隐于漫天纷飞的桃花瓣中,我在湖心亭中松了口气,捏了一个诀,利用这附近满满的水汽在我面前一挥衣袖,一面水镜就这么立于我眼前。“二哥!”我冲水镜叫了一声。水镜波光粼粼,没有动静。“二哥?”波光粼粼。“……二哥?”波光粼粼。“鸿煊!你妹子找你!”微风拂过,水镜继续着波光

  • 永不瞑目修仙传奇荒唐的接吻

    到片场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初见倒是知道拍戏这一行很累,但亲眼见到这还是第一次。更让她意外的是,生活中大大咧咧温暖如阳的李路遥一进入工作的状态,完全就像是变了个人。一下车,李路遥就领着初见直奔临时休息间,彼时周子欣已是一身休闲便于在野外活动的牛仔套装,虽然没有身着OL服装,不过副总监的精明干练并未减少

  • 奥特曼之最强赛迦第8章在线阅读

    酒馆那扇半掩的门,透出来扑朔迷离的灯火。里面裏到处飘荡著香烟和酒水的味道。掺杂着嘈杂声、嬉笑声。喧嚷的人群,妖娆**的女子和年轻疯狂的男人似乎在开着派对。“你是不知道我在森林峡谷里时杀了多少革命军,他们还向上天祈祷?啊哈哈哈”“天啊!大人你一定很强啊。”喝醉了的士兵在向着一位衣着暴露的女性吹着牛。“

  • 我见银河之强者为尊(4)

    “嗯?”只是眼神对上地那个瞬间,萧羽便是感觉到,一股不弱的冲击力,袭向自己的脑海,只是短暂的错愕之后,他的嘴角便泛起一道冷笑。在他面前使用精神力?!虽然现在他识海的精神力似乎并不是很强大,但是似乎,比这道袭入脑海的精神力却是要强大数倍之多。而且,他识海核心处,好像多了一个东西……一朵微弱的火苗。不过

  • 让罪降落在线阅读第1节

    PS:新书求收藏和鲜花。“叮~混乱之书加载完成~”恍惚的许无衣听见了这样的声音。他才经历了无比混乱的两天~剧场里,下面空落落的无有一人,地上到处是被撕碎了的报纸。许无衣无神的跪在地上,心里听见了叮的一声轻响他才仿佛找回了灵魂一般的眼睛猛的一亮。还有这样的转折吗?许无衣一下抬起了头,就在他的面前不远处

  • 重生之一别经年在线阅读第八章

    重庆城古称江州,后称“渝”,称重庆始于宋光宗。他封为恭王,即后又继帝位,真乃双重喜庆,故取名重庆,距今八百年。到明代,重庆城按奇门遁甲术的九宫八卦图改城,是世间唯一尊易学奇门遁甲术修建的城市。它依山畔水而建,四面悬崖绝壁,城墙高筑,临长江和嘉陵江双重天险,易守难攻,自古以来都是著名的军事重镇。特别是

  • 一个人的神族在线阅读第三节

    “最新消息,今天上午十时三十七分,追光一号与地面控制中心失去联系,追光一号上载有一百名优秀的宇航员和五十名全球顶尖的科学家,目前宇宙探测中心正全力联络追光一号……”杨宁川心烦意乱的关掉电视,桌上的烟灰缸已经满了。怎么回事,明明马上就要成功了,怎么就在最后一刻出现这种意外情况呢。月球殖民基地。“陆景琦

  • hp围观在线阅读第2节

    这钞票,看起来竟然是那样的诱人………….眼看着面前一捆一捆红色的钞票,这一刻,王玥呆了…………..李明熙,微微勾起了轻蔑的笑容………..作为锦城首富的女儿,作为李家的大小姐,她有信心拉拢到任何想要的人。例如,眼前这名少年。像是她这样的有钱人,是需要一些有本事的人保护的。而她作为身家数十亿的大小姐,更

  • 忆钟生第9章在线阅读

    在总司家的屋顶上坐了大半夜,龙溟对照着文献在笔记上画出来残缺的阵法,然后自己尝试着填补出剩下的部分。缩小版的阵法图案更加密集紧凑,看起来颇像一条条扭曲的蛇虫盘踞在一起。一滴水忽然落到了本子上,龙溟停下了笔,抬起头,月亮被云层挡住了,远处阴沉的天空闪着蓝紫的电光……看样子就快要下雨了。刚收起本子时,盆

  • 终末的剑舞在线阅读第3章

    冬日天黑早,不到申末就已看不分明,农家为省灯油钱,早早便开始烧火做饭。阿豆在外野了一天,雀儿没捉得一只,混了一身的泥回来。阿萁要牵她去洗手,取笑道:“哪来的泥雀,好大一只,能腌几缸的雀鲊。”阿豆将手一抽,一头钻进灶前,道:“姊姊,我帮着烧火,反正要脏手,末了再一道洗。”阿萁大惊,上下看她:“这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