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逆破长生之第二章

作者:陆葡萄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外出晨练回来的大天狗不由分说的使出一记风袭,将和椎名零一掐起来的夜叉残忍的丢进了一旁的池塘里,手法之熟练明显能看出他做过了无数次,也及时制止了夜叉在椎名零一面前脱裤子当众耍流氓的行为。

椎名零一满意的拍了拍他寮里的顶梁柱之一——大天狗的翅膀,对他刚刚的做法表示赞扬。

“看吧,每次夜叉大人对着零一大人作死的时候就会有其他大妖跑来收拾他。”白藏主向自己的同僚解释道,对刚刚被丢进池塘里的夜叉没有丝毫同情。

狐之助摇了摇它身后毛绒绒的大尾巴,对这座阴阳寮的神经病程度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知。

“哼哼,真是活该。”椎名零一对惨遭落水的夜叉发出了嘲讽,还不忘对身旁的大天狗竖起了大拇指,“干的漂亮大天狗!”

大天狗对椎名零一的称赞置若罔闻,他皱着眉看着对方身上的单薄浴衣,清晨的空气里还带着丝丝凉意,他清楚看到了少年*/露在外的皮肤表面上透出的青色血管。大天狗沉思片刻,随即抖了抖身后的翅膀,用妖力凝聚出一件羽织披在了少年的肩膀上。

看着肩膀上多出来的衣物,椎名零一怔愣了一瞬,下意识拢了拢披在身上的羽织。他瞟了眼身旁的大天狗,对方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明明只是件再微不足道的事,椎名零一却感到了无比的安心。

“啧……你这个掉毛狗,本大爷被你搞得浑身都湿透了。”夜叉面色阴沉的从池塘里站了起来,边上正悠闲喝着早茶的惠比寿还亲切的问他需不需要毛巾,却被夜叉一脸不爽的拒绝了。

大天狗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说实话他一直和这个动不动就扒着他主人不放的家伙不怎么对付,除了觉得对方平日的言行举止太失礼了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个家伙的口头禅和寮里另一个自己极其讨厌的家伙一模一样。

“吵死了……你们到底在外面玩什么啊?”

另一边的纸门被拉开,酒吞童子挠了挠他凌乱的白色长发探出了身,脸上满是被吵醒的不耐,“不是说今天不用刷御魂吗,一个两个起那么早做什么。”

平日里还算安静的庭院今天这么一闹吵醒了这座寮里不少的式神,寝房的纸门纷纷被拉开,一向喜静的妖琴师阴沉着脸,只想拖出自己的琴释放出魔音给这群吵个不停的家伙一个狠狠的教训。

一看庭院里围上来不少的式神,本想着扑上去和大天狗掐架的夜叉只得暂时打消这个念头,看着对面那个小混蛋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他又顿时气得不打一处来,忌讳对方身边虎视眈眈的大天狗,夜叉撇了撇嘴,视线移到椎名零一手上的那个玉简,他转念一想,故意放大了声音想要引起其他式神的注意。

“对了对了,小混蛋你手里拿的那个玉简是什么啊,我刚刚怎么看到上面写着寮办的那群家伙要把你调到别处去接手什么……本丸?这么说你马上就要离开这座阴阳寮了啊?”

夜叉话音刚落,庭院里原本还在打哈欠犯瞌睡的式神们顿时收起了看热闹的心思,一个两个面色严肃的迅速围了上去,刚刚还窝在房间里的酒吞更是跃到了椎名零一面前,盯着他手里的玉简语气不善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身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大天狗也将目光放在了椎名零一身上。

椎名零一看着突然围过来的一众妖怪,离他最近的酒吞垂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高大的身形带着不容忽视的气势笼罩下来让椎名零一有些嫌弃的向后退了几步。

每次和这几个像吃了金坷垃长大一样的式神站在一起自己总会涌出一股想要砍他们腿的冲动。

“……零一大人?”大天狗开口,指了指他手上的玉简,“玉简上到底写了什么?”

“就和夜叉说的一样啊,让我跳槽去隔壁时之政府接手一座废弃本丸。”椎名零一打开玉简满不在乎道,将上面的内容再次看了一遍后他将视线转向身后和白藏主站在一起的狐之助,“你就是那边的职员吧,小狐狸?”

“在下名为狐之助。”

见话题终于转到了正题上,狐之助松了口气,总算不用和白藏主一样充当背景板了。

“事实上我是受时之政府和寮办共同下达的命令才来到这里的。”狐之助跳到了椎名零一面前,周围的其他式神纷纷把目光放在它身上顿时让它倍感压力,“呃,至于具体的原因则是……”

听着这个叫狐之助的小狐狸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椎名零一干脆席地而坐漫不经心的点着头,好不容易等狐之助说完,他才慢悠悠的开口:“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目的不就是让我去接手那座谁也不愿意接近的本丸吗?说起来本丸不是你们时之政府的地盘吗?就算要找人接手干嘛不去找那边员工啊?”

“如果这么简单就能找到其他审神者接手的话我也不用费劲周折来到这里了。”狐之助不由得苦笑,“具体的缘由现在我还不能详说,但玉简上的内容的确是通过了上级的批准,时之政府这次派我来是想问问您的意见,您……觉得如何?”

狐之助不禁有些惴惴不安,事实上正如它刚刚所说那样,那座废弃本丸的麻烦程度不是他们这边的审神者所能解决的了的,但又不能继续放任不管下去,所以只能寻求寮办的帮助。

可如果是普通阴阳师的话它也不用如此大费周章,最简单的就是以上级的命令直接将对方带走,但偏偏面前的这位大人是寮办也不敢怠慢的存在,普通的办法根本无法在他身上实施。

“啧,管你是什么上级的命令,你们自己的事为什么不自行解决?这个小鬼不是你们随意能动的。”还没等椎名零一开口,不耐烦的酒吞直接把他手里的玉简夺来扔给了狐之助,大清早的不仅被吵醒,还得知了这种糟心的事。

狐之助慌慌张张的将玉简接住,心里更加欲哭无泪起来,这位大人的这些式神明显不怎么好对付,但它还是将希望寄托于还未发话的椎名零一身上。

“椎名零一大人,您觉得呢?”

椎名零一眨了眨眼,仿佛没有看到狐之助满含期待的眼神,“我觉得酒吞说的没错啊,你们自己的事为什么要找上我啊,自己内部消化不好吗?”

“欸——”狐之助垮下脸,抱着玉简可怜巴巴的望着椎名零一,只差没把四只爪子扒到他身上,“您在考虑考虑?”

椎名零一站了起来活动着僵硬的身体,对狐之助的请求视而不见,他每天含辛茹苦的拉扯这座寮里的式神们已经够累的了,好不容易熬到现在步入了养老阶段,他才不要跳槽到什么本丸的地方重新开始。

“可、可是……”狐之助还是不死心。

“啊!桃桃你回来了!”眼尖的椎名零一看到了外出完成委派任务的桃花妖回到了寮里,他一把将扒着自己不放的狐之助扔给了酒吞,自己则扑向了桃花妖。

桃花妖稳稳接住了扑过来的椎名零一,熟悉的动作仿佛之前已经做了许多次,“我回来啦,零一大人。”

椎名零一埋在桃花妖的肩膀里满足的长出了一口气,果然还是香香软软的女孩子最好了。

“桃桃,待会我想吃你做的鲜花饼,从昨天早上开始我就没吃什么东西了。”椎名零一仰起头,用他那张极具欺骗性的小脸对桃花妖撒着娇。

身高勉强达到一米六,拥有一张娃娃脸实则早已成年的椎名零一撒起娇来很容易激起女性的保护欲。虽然见惯了对方这副永远长不大的样子,但桃花妖还是忍不住软下心,摸了摸对方柔软的银发答应下来。

“嘁,这个小混蛋就知道对桃花妖撒娇。”夜叉的语气里满满的幽怨,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桃花妖是这座阴阳寮里唯一的女性式神。

和桃花妖一起外出完成委派任务的茨木童子和一目连也回到了寮里,茨木童子的身上还挂着几颗为了吃经验升级带出去的奉为达摩。

“嗯?庭院里怎么那么吵?”茨木奇怪道,这个时间那群家伙不应该都赖在床上没起来吗。

一目连没有说话,和茨木一样觉得也有些奇怪,他站定在大天狗身旁用眼神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挚友呦!几日不见挚友的身影吾甚是想念!”几天在外完成任务没回寮的茨木一看到酒吞就双眼放光的贴了上去,“挚友那么早就起床是专门为了迎接吾吗?吾真是太感动了!”

“死开,你身上太脏了。”酒吞满脸嫌弃的拽着茨木头上的角拉开与他的距离。

庭院里的式神一时间忘了刚刚惨遭拒绝的狐之助,纷纷打着哈欠回房准备再去睡个回笼觉。而被遗忘的狐之助则欲哭无泪的抱着它的同僚白藏主。

“怎么办啊!为什么他一点接受的余地都不留给我啊!”

“我也没办法啊。”白藏主无奈的摇了摇头,“别说零一大人了,寮里的其他式神也不会这么轻易答应让他跑去别的地方任职啊。”

“嘤QAQ”

和桃花妖腻歪了半天的椎名零一终于放开了她,看着对方去厨房为自己准备鲜花饼的身影,椎名零一忍不住露出了傻笑,完全忘了庭院里还有狐之助的存在。

眼看椎名零一就要离开庭院回到房间,狐之助“嗷呜”一声,脑中迅速转过了离开寮办前对方职员告诉自己的说服椎名零一的唯一做法——

“请留步椎名零一大人!”狐之助甩开自己毛绒绒的尾巴高高跃起,再次紧紧扒着椎名零一不松手,“接下来还有一句话,无论如何在下都要说完。”

“你好烦啊。”椎名零一变得不耐起来,他对死缠烂打的家伙一向没什么好脸色,但秉持着要爱护小动物的良好美德他还是没把狐之助无情的扔到池塘里。

眼看椎名零一就要不管不顾的离开这里,狐之助紧紧扒住他的衣服大声道:“马上时之政府就要实装一批女性付丧神,现在选择任职的话就可以和小姐姐们在战场上并肩作战了哦!您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

狐之助的话音刚落,椎名零一原本要回到房间的脚步停了下来。

延伸阅读

泰脉泉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pmq9.shtml
泰脉泉保健品精心生产的阿胶、龟胶、鹿胶、驴胶补血颗粒、阿胶补血颗粒、阿胶蜂蜜、阿胶浆

智胜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ye88.shtml
智胜洗碗机是东莞市智胜厨房设备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是一家集科研、设计、制造、安装、

泉佳宝净来净水机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np5w.shtml
各地内外款精心打造迷你智能饮水机泉佳宝精心打造迷你型饮水机力争打造行业领军品牌三项出

梓烁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afvv.shtml
暂无

湘玺楼火锅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uka2.shtml
湘玺楼火锅成立于2012年,截止目前仅一年时间,我们很年轻,我们也很有活力,省内外1

澳优福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am1w.shtml
深圳市澳优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系“深圳市生物技术产业协会”会员单位,是一家专职致力于生

金匠生态瓷砖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1p9.shtml
金匠生态瓷砖在风云变幻的陶瓷市场中已走过了数个春秋,相信在强大的经销辐射网络与广大消

优瑞达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xj8m.shtml
优瑞达自动化设备是一家集工业自动化仪器仪表、电线电缆及石油、化工机械产品为主的生产型

绿泽生物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ab14.shtml
绿泽生物位于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是一家专注于天然植物提取、中草药有效成分提取与分

塔秀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x3pr.shtml
塔秀动漫玩具主营动画电影动漫形象授权动漫玩具开发。就业难,创业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很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世毒医邪王妃在线阅读第1节

    傍晚六点,超市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一片烟火气息。喧嚷的超市里,身穿奶黄色衬衫、一袭白色短裙的姑娘扎着个丸子头,叽里咕噜地正小声打着电话,背景音是商场促销商品的打折通知。“姜苒你疯了吧你,”冷姗扶着蓝牙耳机,略微埋下头说话,语速很快,“哪有人让闺蜜帮忙买套......计生用品的!”“姗姗姗姗,是不

  • 教授今天脱粉了吗在线阅读守护

    “筱沫……你真的能将忧雪的灵魂传达给人鱼公主吗?”菲诺看着跟在身边、失去了灵魂的忻忧雪,心有余痛地问了一句。筱沫走在前面,没有回头,“不~知~道~哦~”菲诺心中一惊,“啊?你骗忧雪的?”筱沫停住脚步,依然没有回头,“没有哦,筱沫才不是随便撒谎骗人的坏孩子呢。”菲诺不解:“那你……”筱沫转过身来,幽幽

  • 三国之天生帝王赵青青

    “何人?”见楚晨等人靠前,守卫的士兵立马大声喝止道。“我们是商人,进城办事。”其实在出发之前,楚晨已经告诉龙啸天,他们的身份必须保密,一来是避免过多的繁文缛节,二来是方便城内行事。听到龙啸天报出身份,守卫的士兵突然把他们包围起来。见状,紧跟楚晨身后的伪装卫兵,纷纷上前对峙。“商人?我看你们的架势,像

  • 田家小厨娘第1章在线阅读

    “哎?你们听说那个来自帝都的少年了吗?”“帝都少年?张景生?”“哈哈哈,他啊,废材一个,有什么好讨论的……”几个人围着路边摊的木桌讨论着近日发生的新鲜事。大街的另一边。少年再一次从黄泥堆砌的地面上爬起来,手半捂着胸口,精致的面孔因为身体被重击微微有些痛楚。这是他被眼前这个铁锤大汉踢倒的第七脚,即使这

  • 阿爸他沉迷养崽第5章在线阅读

    第七章:我不和死人多废话!(求收藏!)看着义无反顾冲过来的拓跋木,白羽身边的护卫士兵发现了他之后直接走上前,手中的巨剑高举,直接向着他的头顶挥了过去,打算杀死这个自己陛下的敌人。然而,原本在战场上所向无敌的骑士们第一次遇到了对手,拓跋木灵巧的躲过了巨剑的致命一击,之后一个翻滚,手中弯刀狠狠地向着这名

  • 冰心难在线阅读第十节

    神宫司律实在搞不懂骑士王为什么对自己的事情抱有这种多余的关注。扪心自问,十年前他和这个肩负着不列颠命运的王真的没多少交集。要不是后来遇到的某个人,他甚至不会对骑士王产生任何兴趣。他收回思绪,把目光落到面前的金发少女身上:“这件事我早就回答过了才对。”考虑到迦尔纳那个识破谎言的能力,他没有正面回答这个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周宁治下忙

    说起卢准的家世,也算是书香传家。父亲卢湘曾中过前朝状元,给当时的一位皇子当了幕僚,可还没来得及大展宏图就改朝换代了。前朝的官在新朝自然不作数了,怀才不遇的父亲在卢准很小的时候就郁郁而终了。族亲欺他们孤儿寡母,分家时没留下多少好东西。母亲不愿改嫁,努力操持供他读书,望他日后考功名有所作为,还了他父亲的

  • 破天之人族崛起在线阅读第三节

    墨沙闭上双眼,意念从体内暴射而出,眨眼间便覆盖上了这条并不算太长的街道。王师傅看到墨沙闭上了双眼,并没有说什么,甚至连一丝惊讶的神情都没有露出,而是安静的站在路边。这种事情,他在墨土的身上看到的也不是一次倆次了。墨沙现在很激动,因为自己才刚刚出门就遇到了无主之魂。想到马上就要进行自己的第一次锁魂,墨

  • 黄天猎人在线阅读狂妄骄横

    再说“鬼乡长”刘建槐,自从耍奸作科骗得“运昌石灰厂”,整日里忘乎所以、飘飘欲仙,时不时倒背着双手、拉长个驴脸在工地上指手划脚、呼来喝去,完完全全一副人模狗样、小人得志的样子。这天,书记罗友明外出公干,“鬼乡长”坐镇指挥。在百无聊赖之际,忍不住打电话召来一班狐朋狗友、虾兵蟹将,在乡政府胡吹乱侃一番,之

  • 快穿之养大反派儿子在线阅读真相!

    “韩先生是我们的贵客,我们当然乐意为韩先生做任何事!”李翔目光一凛,转头看了身后纹身壮汉们一眼。“韩林,我真的只是开玩笑,你别……”胡庆元面色惊恐,跌跌撞撞想跑,却被一个壮汉追上抬腿扫翻在地,一顿猛踩,然后就像拖着死狗一样,把胡庆元拖了回来。他的几个属下,更是见势不妙想往人群里钻。但纹身壮汉们眼力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