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人生金钱系统之灵宠炼

作者:呐人是花 来源:纵横中文网

翌日,海底定时掌灯的幽光透窗而来,斜斜地散落在一魂一鲛上。那鲛光*的上身泛着清冷的光泽,而鲛怀里小小软软的一团,因光线的改变微微动了动身子,两人的发丝还交融缠绕在一起,好一副缱绻缠绵之景。

归云身体微一颤动,观起立马就醒了,而怀里那一小团儿还沉在熟睡中,观起不敢乱动。微微垂头便瞧见那小人儿柔光下的睡颜,光洁的额头,长卷的睫毛,肉嘟嘟的小嘴,娇嫩的脸上还带着些许婴儿肥,怎么看怎么可爱。这个姿势保持了一晚,周身僵硬酸痛,但这小人儿却全身都粘在自己身上,连腿都横了一条自己腰上,双手也挂在自己脖子上,活脱脱一副索吻的样子。

观起心微微一颤,在这神仙般的小人儿面前,难得地愣了神。待观起回神,已是一刻钟以后了,嘴角微勾,轻柔地在怀里小人儿的额头印上了一吻。怀里那小人儿仿佛感觉到了一样,不满地扭了扭身子,又继续将脑袋窝进了观起的颈窝。那小人儿的嘴唇还不知身处狼窝地挨在了观起的颈脖处。观起浑身一颤,心脏砰砰乱跳,不得平静。

归云微微眯眼,海底的光线不甚强烈,还算可以适应。刚想抬手伸个懒腰,归云就感觉不对,好像...自己抱着个什么眼睛一睁,一张放大的俊颜就占据了归云所有视线,好像还在熟睡的样子。一瞬归云就回忆起昨晚自己竟就这样睡着在他怀里,贴他贴地这么紧,还把腿横在他腰上,直接是把他当成了抱抱熊啊。归云只觉内心崩溃不已,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浅薄肤浅之人竟在没认识多久的男子怀里睡得如此自在啊啊啊!不行!得先把自己的腿拿下来,于是归云以一种微不可查的速度将腿轻轻抬起。正准备慢慢放下时,观起陡然睁开了眼,归云被吓得呆住,腿也僵直不动了。

“看来云儿很喜欢抱着我睡嘛”,语气说不尽的暧昧调笑。归云被两人亲密姿势羞红了的脸,又被观起的话,羞地更红了。不待归云反驳,观起便一手将归云的腿按下,好巧不巧,又按在了他的腰上,“抬这么高干嘛腿不僵吗”。

归云一脸的呆愣,就这么望着近在咫尺的脸,反倒是观起被瞧地有些不好意思了,带着颇有磁性的声音开口,“看什么呐这么垂涎我的美色”,上一秒还害羞,下一秒就开始调戏归云,真真一个脸儿厚的。

归云被说地不敢再看,猛地低头躲避视线,在观起的角度就是她的脑袋又一次埋进了自己颈窝里。见状,观起心里软成了一片,也不在逗弄她,就这么静静地感受自己怀里这一小团儿带来的温温软软。

一刻钟后,归云终于受不住这种寂静,鬼知道过去的那一刻钟里自己有多羞多尴尬,偏生观起这斯还无动于衷,真是死变态!

“你...你你,放开我”,归云出声。

观起故意调笑道,“云儿,你这么粘着我,我如何放开你啊”,说完还动了动,示意归云放在他腰上的腿。

归云羞愤难当,收回那条腿的同时,双手猛地推了观起的胸膛一把,两人间这才隔出了些许距离。观起却觉,云儿那双手像猫爪似的在胸膛一挠,挠的人痒痒的。

而门外适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两人间又似尴尬又似暧昧的气氛,“主人,云梓童,可起了需传膳了吗”。

观起带着有些不满的声音道,“传膳”,听得门外的三鲛虎躯一震,立马就奔去传膳了。

归云却对这突来的打断十分感谢,免得两人单独而对的尴尬,正好自己也饿了。

观起十分自然地牵起归云的手,飘游到一个小方格前,拿出了一小块方糖模样的东西,“这是净齿晶方,可清洁牙齿,味甘,可吞食”,说着就将其塞入了归云口中,他自己也又拿了一颗放入口中。

归云感觉丝丝甜意在舌尖蔓延,还带着些裹挟海洋味道的微凉感,味道也是不腻的微甜,口中瞬间清新了不少。归云心里默想,这鲛人族也太会享受了吧!净齿的糖都这么好吃!喜欢!

看着归云那喜欢得连眼睛都眯起来了的小猫模样,观起只觉心头软软的,连海水中仿佛都充斥着甜味,“好啦,我们用膳吧”,说毕便拉着归云坐在了桌旁。

不一会儿,桌上便摆上了各种早点,虽没昨天下午那么多,但也十分丰富,蛤蜊浓汤,墨鱼小丸子,鲜虾鱼板羹,银鱼蒸蛋,深海鳕鱼片...

归云看到吃的不由眼前一亮,活像只偷腥的猫咪。观起宠溺地笑了笑,将鲜虾鱼板羹推到归云面前,“云儿,这是鲜虾鱼板羹,海味较淡些,你比较吃得惯”。

归云见观起如此为自己着想,不由心里一甜,这缕甜还从笑容中溢了出来。观起被这甜甜的一笑击中心脏,耳朵攀上一丝可疑的红晕,“云儿,可需要我喂你”。

归云心中一羞,连连摇头,自己握上了骨瓷小勺,吃了起来。观起见状淡笑了一下,便开始为归云夹菜。归云本不喜欢别人给自己夹菜,但观起每次夹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为何阿起给我夹的菜都是我喜欢的丫”

观起宠溺地摸了摸归云的头,“因为我心里有云儿啊”,他才不会承认昨天下午吃饭时是谁在那死记归云的喜好。

归云心中一荡,丝丝甜意蔓延开来,蒸红了归云的脸,怕被发现自己害羞,佯怒道,“坏人!没个正经!”。

观起也不反驳,就这样宠溺地静看着归云,归云被看得不好意思,仿佛心里的小九九都被他看透了似的,“看我干什么快吃饭丫,等会还要去训猎场修炼呐”。

观起柔声应答,“好”,说毕便乖乖地自己吃起来。归云见他一副乖巧的样子,心里暗道孺子可教也,也开始吃起来。

突然想起什么,归云开口,“之前不是还说吃不完喂给灵宠吗但我们冽飒皎月怎么能吃剩的呐不如以后一起吃吧”

观起才不想两只灵兽来打扰他和云儿的独处,柔声道,“灵宠都有自己专属的配餐,是根据他们各自的属性来制定的,不宜改动。云儿要是怕浪费,以后吩咐厨房少做些菜就好了”。

听此,归云才点了点头,歇了心思,谁叫她还挺喜欢皎月那女孩儿呐。

一个时辰过后,两人已比肩而立在鳞谷了。

“云儿,今天我先教你各种与灵宠联系及配合的方法”,观起解释到,见归云点头应答,又继续说道,“首先是瞬现,即召唤灵宠。这个比较简单,跟着我的动作一起捏诀”,说着,观起手上开始动作,不过比他之前捏诀明显慢了许多。刚捏完,一道火焰腾升又瞬灭,下一瞬,蛟龙便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归云依葫芦画瓢捏诀,可那火焰分明不太听话的样子,出现时就一副蔫蔫的样子,根本没有观起火焰那种腾升的样子。几秒钟过去了,面前依旧是风平浪静,皎月果然没有出现。

观起见归云一副委委屈屈的小模样,心瞬间变得软软的,摸了摸她的头,“乖云儿,没事的,多练几遍就好啦,我才开始练习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一旁的冽飒抽了抽嘴角,天知道自己的主人是多妖孽,十二岁时就凭一己之力打败了自己,契约后的修炼更是非人的猛烈,怎么可能如他所说的那样

归云听到观起安慰的话,心里稍稍抚平了一点,又继续练习了起来。

直到第十次捏诀,归云的火焰才完成了完美的腾升和瞬灭,下一瞬鲲便出现在了二人眼前。归云心里那个高兴啊,“太好啦!我终于把月儿瞬现出来了!”,边说还边转身冲向观起,一把将他抱住,大有要把他抛起来庆祝的意思,可惜归云发现自己抱不动他。

观起怔怔地看着突然冲入自己怀中的小人儿,反应过来后,嘴角微勾,将小人儿就这样抱在了自己怀中。想到这还是自家小祖宗第一次这么主动,观起心中就盛满了溢出的温柔。

归云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脸噌地一下就红了,想到旁边还有两个灵宠看着,立马推开了观起。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归云转身就跑到皎月面前,一把抱住皎月的那还未化为人形的宽平柔软的下颚。不抱不知道,一抱才明了皎月身上这么舒服,于是归云又非常从心地蹭了蹭,“月儿,你身上好舒服丫~”。

皎月正被自家云姐姐抱得舒服得伸了伸脖子,就接收到自家王上眼中放出的那能扎死人的冷锋,浑身一凝,“云姐姐,我们还是先继续修炼吧”,不然王上放出的冷气能把我冻死。当然,最后一句皎月没有说出来。

听到皎月这样说,归云点头应好,就只好又一步步挪回观起身边。

观起见云儿走向自己,瞬间收起四溢的冷气,换上了一副笑颜滟滟的样子。归云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美人一笑暖如春的画面,要是观起穿上白衣,那就真当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了。归云当真是被观起这滟滟的笑容晃得痴了,反应过来立马就把头微微一压,免得那漫上脸颊的粉红被人瞧见。

待归云走近,观起一把便将其抓住,拉近两人的距离。归云因此就更红了。观起却像是没有看见似的,开始非常专心地为归云讲解各种与灵宠配合作战等的注意事项与鲲的技能等等。归云听此也认真起来,在心里默记着。

而令冽飒皎月惊讶的是,接下来的每一项修炼,归云都完成地极好,隐隐有些当初他们王上的样子,当然最开始对皎月的召唤除外。

不待他们反应,归云又完美地完成了观起教给她的招式,不很高的身形坚毅而立倒显得高大了不少,猎猎的“风”吹得归云发丝轻舞,衣袂翻飞,活脱脱一副飒爽英姿的样儿,看得冽飒皎月内心那叫一个震撼啊。

观起倒是毫不惊讶这软萌小人儿会有如此飒爽的一面,也不看看这是谁选中的人儿,观起内心溢出一丝吾家有妻初长成的骄傲。转眼又看到冽飒皎月那一瞬不瞬盯着自家云儿的样子,观起心里一阵不满,冷气又不断蔓延在两灵宠身边。两宠浑身一抖,反应过来,立马就转移了视线。两宠还十分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又十分默契地移开了视线。

归云完成这些招式,一股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充斥心间,归云内心那叫一个激动啊,转身就往观起冲去,“阿起,你看我是不是超级腻害!还有没有其他要学的一并交给我吧!”。

观起宠溺地看着冲入自己怀中的小人儿,又顺手摸了摸头,“我们云儿最棒了,今天的修炼差不多就这样了,练多了反倒适得其反,今天云儿就先休息吧”,观起才不承认自己是怕云儿被累着了,反正在这海中有自己能护着她,云儿也不须被迫强大。

归云正练得尽兴,听此只好扁了扁嘴垂头道,“好叭”,语气说不出的郁闷。

观起听着自家云儿可怜巴巴的语气,心头不由一软,“要不今天再练练”。

归云立马双眼放光,意气风发地回道,“好丫!”。

于是接下来,观起又教了归云不少东西,那吸收学习的速度令冽飒皎月目瞪口呆,估计也就自家王上那妖孽才能与之一比。而归云学完后居然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令观起都有些微微吃惊了。不过自家云儿这么腻害,观起面上一副与有荣焉的笑容,看得冽飒皎月腹诽不已。

“云儿,今日就这样吧”,观起说着又宠溺地摸了摸归云的头。

归云过足了瘾,也就心满意足地答应了,“好叭~”,面上尽是欢欣的笑容,似七月的骄阳,炽烤得观起的心都跟着热烈了起来。

一鲛一魂走后,皎月臭屁地笑着,“嘿嘿,我家云姐姐果然比王上腻害多了吧~同理可证,我也比你腻害多了哈哈哈...”,笑着笑着就叉起了腰。冽飒又一次转身离去,只是嘴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皎月气的不行,骂骂咧咧地跺了跺脚也走了。

是夜,两人又躺在床上了,中间依旧隔着那条泛着微光的丝。

“云儿,你确定要画三八线吗等会又睡不着怎么办呐”,观起略带揶揄地说到。

归云被观起那调笑的语气气得一阵羞愤,“不会的,我今天会睡着的,口亨!”。

观起宠溺笑道,“好好好,那云儿好好睡觉”,然后又格外真诚地说了句,“晚安,我的云儿”。

归云被他真诚的眼神盯地小脸一红,猫语轻挠,“谁是你的云儿了...”,努力抑制了自己的脸红一番,又悄声道,“晚安,阿起”,说罢便翻过身去,深恐自己羞得不行的脸红以及难以抑制的勾起的嘴角被他瞧见。

又过了一个时辰,归云果然还是没睡着。听着身旁观起均匀的呼吸,归云感觉有些气恼,虽然归云自己也不知道恼从何来,但就是不想让观起睡好了。

于是,归云像昨晚一样又翻了一个身。然而,观起却没像昨晚一样醒来,依然呼吸均匀地睡着。归云更恼了,这个阿起,自己睡得这么香,口亨!都不抱着我,口亨!等等等等,想什么呐你!又被色迷心窍了怎得老是禁不住这斯美色的诱惑还是老老实实睡觉吧,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想着,归云有些无奈了,就这样闭眼休憩了许久,可依然没睡着。睁开眼,那斯放大的俊颜就占据了归云所有视线。卷曲的羽睫安静地躺在眼睑上,英挺的鼻梁,花瓣儿般的嘴唇泛着暧昧的色泽,诱人犯罪。归云不自主的伸出手去,手指快要碰到观起这斯的薄唇时,突然反应过来,猛的收回手。我这是在干什么啊竟不知不觉又被这斯诱惑了,天呐,难道我竟如此爱慕男色吗

归云心头又羞又乱,翻过身去抑制着自己发红发烫的羞意。

这一晚,归云一夜无眠。

而观起其实在归云第一次翻身就醒了,但这小妮子竟非要画劳什子三八线,那就让她自己睡一晚吧,反正今后她都得在自己怀里睡了。

延伸阅读

车美轩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xpc7.shtml
顺应市场的需求,它的成立开创了汽车美容装饰改装市场的新模式。不在墨守成规,弥补了市场

毕格风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yul4.shtml
毕格风胶合板位于中国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惠山大道88号明都大厦1号门2202-2203

欧莱银饰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gd8q.shtml
OLAI银饰是来自法国的珠宝银饰企业,总部设在被誉为“国内外时尚之都”的巴黎,OLA

名天下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gzyd.shtml
车载空气净化器诚招线下渠道省、市、县级代理商、经销商、批发商,诚招线上各省市分销商、

良肯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npd4.shtml
深圳市良肯冷暖空调设备有限公司(原:深圳市菱珠冷却塔填料有限公司),创业于1999年

玖联教育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gchf.shtml
广西南宁玖联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创办于2015年8月,地址位于南宁市民族大道41号国贸

格兰帝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yf8y.shtml
格兰帝家居布艺源自西班牙的古老家具品牌,1927年始创于西班牙瓦伦西亚地区,格兰帝家

中萃黄金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sktz.shtml
中萃黄金,主营黄铂金、翡翠、钻石、K金,是集产品设计、生产、销售及品牌加盟、零售管理

美乐蒂幼儿英语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uc57.shtml
美乐蒂幼儿英语是外语教育连锁集团。自创办以来,累计已有超过150万名学生参加各地环球

布兰康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gsmg.shtml
香港布兰康集团有限公司香港布兰康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布兰康”)是净水系统生产研发基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宗门只有我是不同的之以身相许(2)

    “外婆,小心。”担忧声音溢出,冰蓝忧慢慢搀扶着从医院刚回来的外婆从车上下来,另一边冷傲也赶紧过来帮忙搀扶,从后备箱里往出那东西的黄小梅见了,情不自禁的赞叹这样的两个孩子真的是很相配。“外婆,囡囡也来扶您。”乖巧的小囡囡也上前要帮忙。“好,都是好孩子。”在医院里住了整整一个星期的老人家亲切的看着院子里

  •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岁月在线阅读第5章

    原本白歌的心神进入诛仙剑中后,就这样在地上静静地躺了近两个时辰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经历了刚才的一场大战早已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现在回想起之前在诛仙剑中发生的点点滴滴,白歌还是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悄悄在脸上掐了一下,一股疼痛感在脸上传来。“那白玉老者是什么来历?诛仙剑又是什么来头?”但冷静一想,只

  • 网游时代:百倍奖励谋(三)

    “呼~”夜渐深,小庙墙外的薄膜在月光下闪烁,这是雷晶管的光敏性质,此时已扩散开来。柳溪蜷在角落,疲倦的打鼾。?“嗯?听的到了。”柳庭只觉得自己的脑海里妹妹的脸隐隐出现,就像没有视觉中枢的参与,直接将妹妹的脸呈现在自己的灵魂之前。“视觉……?不,不是的。”柳庭渐悟,并非是视觉也恢复,而是真正意义上的通

  • 在爱情公寓没有腰带怎么办在线阅读第九章

    外头,天色已大亮。一个仆妇站在院门外,提高嗓门问道:“姜嫂子,老夫人令老仆给三姑娘送燕窝羹。”奶娘往华卿内室的方向望了一眼,正待开口,翠柳已提着裙摆奔向院门,“罗婆婆,三姑娘今儿还没起身呢。”她笑着将罗婆婆迎入院门,热情地接过罗婆婆手里的食盒。罗婆婆问道:“昨儿二姑娘将三姑娘灌醉了,大夫人罚二姑娘抄

  • [海贼王同人]明天,请你嫁给我第九章在线阅读

    他的电脑异常干净,从前桌面上总会有几个文档,可这一次,竟然干净得什么都没有。我把电脑硬盘翻了个遍,终于在E盘发现了一个隐藏文件夹。好像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深吸了一口气,我擅抖着手双击鼠标打开了文件夹。文件夹里果然都是视频,我随意点开了一个,瞬间愣住了,画面中的女人双眼被黑色的丝巾蒙住,被男人用按摩

  • 穿书之作者你可得把主角给救活第十章

    元和顿时松开手,她和元歌走过来时,没看见转角还站了一个人。“温大人怎也在这?”温瑾随笑说:“陪友人在这喝茶,倒巧碰上公主了。”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外面晒得人冒烟,马车近在眼前,却不能上车,元歌撅着嘴,满眼写着不高兴。寒暄两句,元歌就偷偷在后面扯她衣服,元和拿下他的手,无奈的道:“我们就不打扰大

  • 宠冠天下第九章在线阅读

    挂在树梢上的宁尘站起身,看着那名在地上使劲叫嚷的镜宗强者,认真的询问道:“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继续刚才要做的事了吗?”“先除掉你,有什么事等下再做也一样。”站在地上的那名镜宗强者咬牙切齿回道。宁尘则不急不忙的又问了声:“你确定?”“非常确定,怎么样?你这混蛋玩意。”那名镜宗忍无可忍的大骂道。宁尘的嘴

  • 我穿书不是给你孩子当后妈的在线阅读第3节

    “不卖。”账房放下手里的活,阖眼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叶广遥才慢慢开口:“店里老师傅只裱画,不卖画。”“那幅芍药可知是何人所做?”叶广遥不依不饶地扒在柜台上,看不懂眼色似的追着问:“可否一透芳名?”账房撂了笔,咔哒一声搭在笔隔上,两只胳膊揣在胸前,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暂不提开口的一嘴乡音,单是只

  • 深情男二我来暖[综影视]林灵儿的奸计

    将军府另一头,林慕卿却看着一床的衣服发愁。“衣服为什么全都碎了?”“对不起小姐,奴婢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看还好好的,今天竟然一柜子的衣服都碎了。”如光哭丧着脸,这宾客都到了,二小姐怎能穿着旧衣服出去?“这房间除了你还有谁来过?”林慕卿问,摆明了这是有人想要她出丑,不过,她不一定能让那人如意就是了

  • 未来等你:逆袭大满贯第10章在线阅读

    这条公告是全服务器的,瞬间全国的玩家都爆炸了。某牙直播平台上,一个主播正在直播【神魔大陆】,该主播是曾经的职业玩家,人气非常高。看到这条公告,也不由的楞了一下。“这个BOSS好像不是一般的BOSS啊,级别差距有些大。”“对啊,我看土豪直接建立工会,几百号人陪着一起刷怪,现在也才7级,我刚才去观望的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