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臣万死陛下万受第十章

作者:俞夙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屋里的气氛有些低沉,老钟年久过百半,发出的声音声声震耳。

“滴答,滴答——!!!”

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

叶成面色漠冷,眼底里射出的光线似一把把冷兵刀刃刺的站在玄关处的张心意,他左右不安,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叶成一眼。

只见叶成步履沉铁,一步步的走到沙发前,慢慢的坐下,拿起了烟,动作迟缓……

“嘎达。”打火机的声音清脆。

此刻安静的甚至烟丝燃烧的声音都可以清晰的听到。

叶成沉默无言,他身体往后一靠,整个人都懒在了沙发上。

钱程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张嘴却又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他是完全被张心意的行为给震骇到哑口无言了。

刘子文向来是慢一拍,现在整个人都和隐了身似的。

其实谁也搞不清现在为什么都沉默。

张心意是后知后觉进了屋里才算慢慢冷静下来,他发现叶成的脸色不好看,吓得不敢出声。

钱程也摸不透叶成在想什么,所以只能沉默。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终于在张心意觉得脚后跟都站麻掉的时候,叶成突然的开口了。

“你去收拾东西。”叶成说着,烦躁的按灭了手里的烟。

“什么?”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说的张心意一脸的懵懂。

“你,现在立刻去收拾东西,然后夜里我偷偷送你走。你先到刘子文家里住几天,之后从新找住的地方。”叶成说着站起身走到了冰箱前,弯腰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弹珠汽水用力的一拍,冰箱内的灯光印在他的脸上,张心意可以看到他侧颜的冷峻,“王阿婆的脾气一直很坏,王爷爷虽然嘴上说的狠,但是从来都是怕王阿婆的。”

叶成的眼底带着的色彩十分的不安,让人似乎能看透又看不透。

“这个老太婆一定会赖上你,让你赔钱。”钱程插了一句话说。

刘子文跟着点了点头,“确实。”

张心意看到叶成为他担忧的样子,心里舒坦了一口气,“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生我气呢。”

叶成微微撇眉,嘴唇紧抿。

“张心意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叶成瞪眼看向张心意。

这个人,张心意这个人给人第一的感觉就是乖巧、话多的小小只。

今天他的表现属实是让叶成刮目相看,他真的没有想到张心意居然会动手打人,而且还是打一个年龄可以做他奶奶的老年人。

叶成虽然听到王老婆子说那些话的时候也恨不得上前一脚踹死她。

但是理论来说,打人终究是不对的。

只要动手打了人性质就变了,如果王老婆子报警的话,张心意绝对会被带走问话。

其实说到底就是赔钱的事,但是站在这屋里的人,哪个人的口袋里能拿出超过三百块钱的?

心头烦躁的叶成本来根本没想把事情闹大,只要像以往一样沉默就可以了,突然闯出的张心意打乱了一切。

他原本就不安稳的生活因为张心意变得更加紧迫。

担心他是假的,更担心的是自己的生活会因为这件事而变得更加恶劣。

人是他打的,本质上来说和叶成真的没什么关系。

但是叶成知道,如果真的要追究起来,这件事因他而起,他多少要被牵连。

现在只能想办法先让张心意走人,然后他再和王阿婆交涉,尽快把钱还上。

关于王阿婆的一家情况其实也并不好,听闻老两口年轻的时候有过一个孩子,结果这孩子在十九岁打工从工地上摔下来,摔死了。

老两口那会已经没能力和心思再去养一个孩子了,就这样一直过到了现在。

老王头没少在叶成的面前提及过往,他总说,王阿婆年轻那会可是漂亮温柔了,自打孩子没了之后,脾气越发的古怪。

给谁都没个好脸色。

那年如果不是他坚持让孩子打工去锻炼自己的能力,孩子不会死。

这么一辈子都走了一大半下来了,老王头没有离开王阿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心里愧疚。

纵使脾气倔,火气大,和王阿婆没少吵架,打架的……但是很多时候老王头都会让着王阿婆。

人间三悲。

幼时丧父母。

中年丧妻夫。

晚年丧儿女。

这其中一悲痛老两口体会了,尝尽人间百味,让人心头发麻,五味杂陈。

叶成很讨厌王阿婆,但是一想到王阿婆家庭情况都这样了,还借钱给他妈,本质是不坏的。

只是他妈让王阿婆和老王头失望了。

这辈子两老口本是无依无靠的,手里就捏着那么点钱,日子过的难。

难免会把话说的越来越难听。

虽然王阿婆在叶成妈妈还住在这的时候很不待见她,却也刀子嘴豆腐心的帮衬着,只是这份淡薄的善心被叶成他妈给毁了。

毁的一干二净。

久而久之的,王阿婆看见叶成就想到他妈,一想到他妈就恨的牙痒痒。

最后所有不应该承担的一切都被叶成一个人无声无息的扛下了。

烦躁如蔓延带刺的藤蔓一点点无声无息的生长在了叶成的心底,将他的心底的世界一点点的包裹,他努力的筑起一道铜墙铁壁来抵挡。

却怎么也抵挡不住事态的突变。

看见张心意这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叶成脸彻底的冷了下来,目光覆冰,室内的气温好似也随着他身上散出的气场瞬间下降了几个度。

让人忍不住多的打了个寒颤。

“张心意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叶成字句着寒,压迫着张心意。

那么一瞬间,张心意发现他的世界好像空气被丝丝缕缕的抽空了。

呼吸都觉得艰巨。

“我没做错,我不会承认我有错。叶成,她虽然年龄不小了,但是你没听到她说的话吗?就算要钱也没有这么要的。”张心意傲气的抬起头,目光带着决绝瞪眼和叶成对视。

叶成忍不住的冷冷一笑,“那和你有什么关系,”一句话是一把枪,开在了张心意的心底,让他难堪的不知如何是好,叶成疲倦的抬起手揉了揉眉心,“我和你很熟悉吗?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我是好或坏轮不到你来插手,张心意,你太自以为是了。”

字字句句伤人无形,血刃不见红。

“……”张心意沉默了大概有一分钟,这一分钟的时间里钱程和刘子文两个人都紧张到了极点,毕竟张心意确实是帮了叶成的,但是叶成说的话确实太过头了。

突然,张心意抬起头,眼眶有些泛红,硬是没有留下泪水,“自以为是的是你,明明都难过的要死了,明明都伤心的哭过了,还在这里逞强。你以为你的示弱会让别人同情你吗?你错了,人心险恶,除了真的在乎你的人,根本没人在乎。我告诉你,哪怕是他们两个也无法做到感同身受,”说着,张心意一脸的愤怒抬起手指向了钱程和刘子文。

续而继续说:“因为你的遭遇没人真正的体会过,但是他们却是真的在担心你,因为你是他们的朋友。

对于我来说也是一样的,我也是真心在乎你的人。

我不了解你,我不知道你名字以外的信息,但是我真的把你当兄弟,我还亲手给你洗内裤,这还不足以证明我对你的真心吗?

你要当我是个人,你就不应该说这样的话!!!!”

叶成目光颤动,却怎么也忍不住的想笑。

为什么这个张心意总是把一些事情的道理说歪了,而且歪的让人无言以对。

叶成深呼吸,慢叹气。

“你知不知道王阿婆的儿子死了才会脾气那么大,我欠她钱也是事实,最多骂两句不会怎么样。你这样让我以后在这里怎么做人?”

张心意听到叶成的话,目光一惊,他大概也没有想到王阿婆的儿子死了才会有这样奇怪的脾气。

钱程正想开口缓和一下两个人箭弩拔张的态度和气氛,张心意把手里的菜篮子放在地上,转身就走,“我自己去处理。”

看着跑出去的张心意,三个人都沉默了。

许久,刘子文看向叶成:“你不管了?”

叶成皱眉没有回答。

管,拿什么管?

张心意的脾气他算是体会到了,执拗。

晚上钱程被他妈的电话催了回去,刘子文留了下来,两个人聊着天,打**,一直熬到了晚上一点多才睡。

早上两个人随便洗漱了一下就出了门。

这刚刚到门口,叶成看着跪在那的身影,面色一惊而诧。

张心意正跪在老王头家的门口,他一脸的疲惫和困倦,那紧锁的小小眉头可以看得出他现在其实很痛苦。

跪了多久?

太阳已经升起,炽白的光线洒在张心意的身躯上,远远看去他好似虔诚颂经的僧人,长跪不起的低着头。

老王头家的门开着。

老王头正站在门口,脸冲着屋里就是怒喝,“你有完没完?这孩子都这样来认错了,你挨了几下怎么了?

你不说那么忤逆天道的话,人家孩子会和你动手吗?

现在他不仅把叶成欠的钱还了,还多给了一万治疗费,就你那点伤,吃点药也就几十块钱就好了,他还买了那么多补品,你还想怎么样?”

屋里没声回答。

老王头着急,看向张心意,“孩子,你快起来吧。你都跪了一夜了,这膝盖还要不要了?放心,这件事不会追究的,多出来的钱你也拿走。”

张心意死死的咬着唇。

他仰起头,背部挺直的冲着门内的王婆子喊,“王奶奶对不起,昨天是我冲动了。我这辈子没什么朋友,叶成是我的第一个朋友,我见不得我朋友被这样侮辱,所以才会目无尊长的对您动了手。

希望您能原谅我,如果跪一夜你也不愿意原谅我,那今天我就会一直跪在这里,一直到您原谅我为止。”

许久,还是没有回应。

刘子文错愕,“叶成,这……”

叶成也傻了,听老王头的话,张心意昨晚就在这跪着了?

跪了一夜?

他就是用这样的方式请求原谅的?

打人的是他,求原谅的也是他。

两种都是极端的方式。

叶成的脚步停顿在原地,没动……

老王头看见叶成连忙快步上前扯住叶成的胳膊,“哎哟,快快快,把你朋友拉起来带走。这都跪了一夜了,这孩子腿可不得跪坏了。”

“起来。”叶成皱眉看着张心意,沉声。

张心意看了一眼叶成,一个甩过头直接无视了他,张嘴冲着门继续喊:“王奶奶,我叫张心意,弓长张,心情的心,意思的意。我为我昨天的行为道歉,王奶奶对不起。王奶奶对不起,王奶奶对不起……”

一句道歉,反反复复,一次声音比一次大。

到最后震的好像震动楼都在抖。

叶成想伸手就扯张心意的胳膊,刘子文突然的拉住了叶成的手打断,沉默的抬了抬下巴,顺着刘子文的提示方向看去。

王婆子正从里边的屋走出来,脚步极其快。

她伸出手指着张心意的脸,“以后别让我看见你这个小王八犊子。目无尊长的东西。”

张心意看着王婆子不依不饶。

“王奶奶,原谅我了吗?”

王婆子一脸的凌厉,“原谅?你打了人还想对方原谅?你梦是不是做多了?我告诉你,这件事我不会追究了,但是以后少让我瞧见你,不然见一次骂一次。还有你叶成,看见就觉着心烦。

带着你朋友滚,别跪在我家门口,跪丧呢?不吉利的玩意,赶紧滚。”

最后王婆子嘴戾的松了口。

张心意还没反应过来,老王头一脸堆着笑的看着叶成打眼色,两个人用力的要把张心意拉起来。

“如果……”

然后张心意开口才冒两个字,就被叶成用大手死死的捂住了嘴,他抬起头看向王婆子面无表情的说:“王奶奶,昨天对不起。”

王婆子出了门,拉过老王头把门摔上之前指着他们两,龇牙咧嘴的吐了一口口水:“给我滚,看着就烦。”

“哐当!”门被关上了。

张心意双手用力的扒开叶成的手,用力的摇头……奈何叶成的力气很大。

看着不安分的张心意,叶成皱眉蹲下身。

这个动作十分的怪异而暧昧。

叶成是从张心意身后捂着他的嘴,而现在的张心意还跪着,叶成顺势蹲下,就彻底的把张心意圈在了怀里。

他声音低沉而哑,“王奶奶已经松口了,都说了不会追究了,你就他妈的给老子闭上嘴,知道了吗?”

张心意瞪着大眼眨巴眨巴的点了点头。

“能站起来吗?”叶成松开手。

张心意深深的吸了两口气,才算缓过来,侧过头看着近在眼前的叶成龇憨憨一笑:“起不来了,腿已经没感觉了。”

叶成皱眉的一把将张心意给抱了起来往回走,看向一旁的面色淡淡的刘子文,“帮我和老僧请假,就说张心意发烧没人照顾,我帮忙照顾着的。”

刘子文点了点头,“那你们是邻居的事……”

“告诉老僧也没事。”

“那行,我走了啊。”

“恩。”

延伸阅读

博众过滤器材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x42j.shtml
廊坊博众过滤器材有限公司(前身为廊坊永清繁华滤清器厂)成立于1979年。公司地处京津

品派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avte.shtml
品派美甲用品是义乌市品派进出口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是一家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

rugui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xlx0.shtml
rugui床上用品总部是家居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嗨家便利店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bgud.shtml
嗨家便利店是浙江十足商贸有限公司的对外加盟品牌.浙江十足商贸有限公司旗下嗨家便利店是

VDSS皮具养护行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u8qw.shtml
皮鞋皮具养护行是一家集研发皮革翻新后工艺技术培训、招收学员、销售、加盟一体化的全球Z

天丽墙纸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6nn5.shtml
天丽墙纸是江门裕华墙纸旗下的品牌之一,是国内知名的墙纸品牌,天丽墙纸一直致力于打造理

泽梦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pann.shtml
泽梦家纺布艺位于苏州市相城区北桥镇灵峰村锦峰工业园。公司坐落于苏州广济北路上,紧靠沪

腾润祥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65gw.shtml
腾润祥皮具护理是隶属于北京腾润祥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腾润祥皮具护理加

上海三圆实业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ppn3.shtml
各位亲爱的朋友: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贫困的群体还在增加!不管怎么干,人人都在奋斗,人人

凡锦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y6e1.shtml
凡锦门窗始终秉承以质量求生存,以信誉谋发展的原则,优化完善管理和经营机制,努力提升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盛世红妆之嫡女毒妃倾天下在线阅读第1节

    在《傳說》在全球發行六年後,遊戲的一座森林中,有著一群人穿著黑色的披風掩蓋住了他們的長相與身材,此時他們面對著一個人。「你也該給我們一個回答了,究竟是願意還是不願意效命我們?」在那一群人當中明顯是頭頭的的黑衣人說道。「你們這是找我第幾次了,第八次還第九次,我不是諸葛亮你們也不是劉備還三顧茅廬,我說過

  • 楚王妃收编

    二麻子起身之后马上开始分封小队长,刚才他叫到名字的几人都得到了提升,当然对于烈山匪自然不能吝啬。身为掠山匪的二麻子深知这些烈山匪的恐怖,如果不安抚好他们,自己也就活到头了。看到二麻子将土匪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刘青云将李元霸安置在土匪里,自己则跟着王玄林进到了王家村里。王家村虽然是个村子但是占地相当光

  • 有人说这叫快穿在线阅读第2节

    穆氏家族全家被灭门的案子,一夕之间传遍整个荣市。三天以来,阴雨遍布整座城市,穆氏家族的葬礼上,穆允儿眼眶红的像是刚刚得了重病一样,穿着一身素衣孝服一直跪在坟前。荣市的许多名门望族都前来祭拜。黑色庄重而深沉的西装,在墨黑色的天空的衬托下,又多了一丝沉重的气息。雨越下越大。哗哗啦啦落在在伞上的雨滴声。众

  • 柠檬撞奶糖二婶还好吗?

    蓝天面无表情的入座主位,不看坐在对面的陆北一眼。“蓝蓝,刚才给你打电话你怎么没接呢?”陆北喝一口牛奶看着蓝天又继续吃着早餐。“对你忽然不感**了”蓝天淡定的将耳侧的发丝勾到耳后。陆北拿着三明治的手一顿,垂抵的眼眸一深很快便被违心的笑容代替:“蓝蓝你又在跟我胡闹了”。“我们取消订婚”蓝天将陆北的眼色尽

  • 主角令人退避三舍第四章在线阅读

    话说大长老如此人物,竟对一孩童出手。此举着实出乎在场所有人的预料。男孩亦是一惊,身形未来得及闪避,灵气已呼啸而至。“完了!”男孩毕竟年幼,也未曾经历生死历练。电光火石间,男孩竟下意识两眼一闭。内心惊恐万分,后背冷汗直流。“咔嚓”然灵气并未如众人预料般射中男孩,而是折断了男孩臀下树枝。气浪将男孩掀翻,

  • 穿成童话里的恶毒后妈 [参赛作品]之章进化之种(4)

    它抬起头不断的嗅着什么,像是一头野狗在搜索空气中肉包的味道一样,企图寻找到“食物”的气味。今天的第一个猎物就是你了。为成为我的猎物而感到庆幸吧。远处慢慢靠近的秦枫自语着。这一头腐尸,将会是他狩猎的第一个目标。看看眼前的怪物吧!它面容狰狞,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球暴起,充满了对血肉的贪婪。满嘴锋利如鲨鱼利齿

  • 幽静昭然在线阅读第六章

    龙家之所以能够成为龙渊城第一家族,天武殿背后的支持是一方面,但是自身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身为血脉战士,他们的实力要远超同级修士。龙家家主龙德威是神游境四重,而王家家主王伯通也是神游境四重,但是就是因为龙德威是血脉战士,实力稳压王伯通,调动血脉之力后龙德威足以媲美神游境五重甚至是六重。不过血脉觉醒需要

  • 苍生红尘录万圣节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莉娜坐在图书馆里朝外面眺望,十月的风吹起了凋零的树叶,她突然想到了这句诗。“时间过的真快啊。”赫敏从书本里抬起头来,伸了个懒腰。“是呢,万圣节就要到了。”莉娜转头轻笑,“我要好好的吃一顿约克夏布丁。”赫敏挑眉:“这么说你已经想好万圣节舞会打扮成什么了?”“舞会?今年没有舞会

  • 惊奇先生:我娶了老板娘第八章在线阅读

    07-“艺兴哥?”一个声音从门口那里传过来。黎玖看去,一个黑色寸头的男生,正瞪着大大的浅栗色瞳孔看着他们。“暻秀?”张艺兴看着都暻秀问道,“你怎么来了?有事?”“噢,钟仁问你什么时候回去。”都暻秀说完,继而又看向黎玖问道,“她是?”“她是我新认识的朋友,黎玖。”张艺兴介绍道,“猫儿,这位是我的兄弟,

  • 倾世医妃太嚣张在线阅读第5章

    很多缺陷?空虚道长的眉头一皱,唐小剑想要学习华夏武术的态度他是认可的他的太极拳不少缺陷,这是他不得不承认的,对于比他厉害的人指点,他也会虚心接受。但是......唐小剑年龄不到20岁,刚刚走进道观的时候,他观察过,步伐飘忽。明显就是不是习武的人,怎么可能看出他太极拳里的缺陷。而且唐小剑仅仅看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