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戏凰第五章在线阅读

作者:金波滟滟 来源:晋江文学城

·

张子晁陷入了自厌的情绪中,两天没缓过来。

他趴在干净,垫着草的牛栏里,闷闷不乐。

都说只有干了十恶不赦之事的人,才会堕入畜生道。他上辈子怎么说也是个五好青年,洁身自好,关心家庭,对公司员工也极为宽容,每年花在慈善上的钱更是不少,怎么想都轮不到他进畜生道吧?!

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会投胎成牛?

张子晁想不通!

“吉祥,我们出去走走。”

陆时均这两天除了给吉祥弄吃的,就没出过家门。他扫坏了两把扫帚,刷坏了四柄刷子,终于把整座房子给清理干净了。

家里当年建这座房子时用的材料极好,所以即使过了那么多年,只需稍微一收拾,房子就显得很漂亮。

张子晁无精打采地抬起头,他那天出了那么大一个丑,干了那么一件蠢事,没脸见人。更让他觉得天都快塌下来的情况是,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接受了自己是牛这件事情了,连行为都往牛身上靠,不然也不会突然朝瘦子老婆身上吐口水!

“该不会病了吧?“

陆时均见到蔫巴巴的吉祥,不由有些担忧。他这两天忙着清扫家里,根本没注意到吉祥的不对劲。毕竟它的胃口很好,给它喂食,它都照单全收,就没有剩下的!

张子晁抬眼,他才没生病!只是心情不好罢了。

哎,想他前世是有名的钻石王老五,是不少姑娘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怎么这一世就成了一头牛呢?!成为马都比成牛好呀!

马至少还分血统,若成了纯种有血统证明的战马,那就可坐拥千亩马场,每日好吃好喝伺候着了!虽然会被人骑,但怎么着都比一头牛好吧!

陆时均见吉祥的精神头更不好了,有些着急了。

“不成,我得带你去老村长那看看。”

牛之前是老村长养的,或许老村长知道它是怎么回事。

陆时均打开牛栏,拍了拍吉祥的背,让它起来。

吉祥还小,村里没给它安鼻环。不过它足够聪明,不安鼻环,只拍它的背,它就知道要起来出门溜达了。

果然,吉祥站了起来。

一人一牛,一前一后走出了陆家。

张子晁路过隔壁瘦子家时,正好看到瘦子老婆在院子里喂鸡。

瘦子老婆一见到他们,就满眼淬毒,但是却不敢动作,只能用脚尖踢了踢自家的鸡,指桑骂槐,“叫叫叫,再叫把你们都宰了!”

张子晁从鼻子里呲气。这欺软怕硬的恶妇!

也许是陆时均的警告起了作用,也或许是瘦子老婆和大锤被打疼了,身上的伤还没好全,不敢来闹事。反正不管是因为什么,瘦子一家这两天是暂时消停了。

嗤,他们最多也就敢在自己家里,隔空大声说上几句似是而非的话,典型的窝里横!不成什么气候!

张子晁跟在陆时均身后,晃荡荡地在村里小路上走着。

路上遇到的村民,不少都会跟陆时均打招呼。

张子晁发现,陆时均只会对年长些的、看起来和气的老人有反应,其他的,点个头都嫌多。

张子晁摇了摇头,前几天,他还说这孩子聪明来着,这会儿就犯傻了。别人跟你打招呼,你回一声,又不会死,怎的这样蠢笨?!让别人有数落的由头,说你家教,没礼貌!

“哟,这不是小泥鳅吗?都回来十天了,难得见你出门。”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张子晁白眼一翻,光听到声音,他就知道来者是谁了!

不是他那种牛爸的主人——麻婆,还能是谁?

这“麻婆”可不是乱叫的。据说,她闺中时,脸上就有不少麻子,等到了花期,找的对象也是个麻子。夫妻二人都是麻子,正好麻子、麻婆齐和了!般配!

陆时均没有理会对方。

这人嘴碎,八婆,以前没少在他面前说他是个没爹没妈的孩子!

麻婆见陆时均竟然不理她,极为不满,“怪不得你爹说你蠢,连叫人都不会。”

陆时均抬起头,阴测测地看了她一眼,绕过她,继续往前走。

“等等!”麻婆拦住他,“你爸没教过你,长辈跟你说话,你得听着吗?”

陆时均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和不屑,“你先把王奶奶伺候好,再来跟我说这话。”这人还不够格跟他提家教!

王奶奶是麻婆的婆婆,她嫁给麻子之后,就苛责王奶奶,脏活重活都是王奶奶干,但又缺她吃喝,打骂更是家常便饭!这事情,村里就没人不知道!

村领导、县领导到她家家访过好几次,她每次面上应得好好的,表面功夫也做了几日,可等风头一过,故态萌生,王奶奶的日子更不好过。

麻婆被呛了一声,心虚,她没再纠结礼仪不礼仪的问题。

“吉祥是我家公牛配的种,理应是我家的。是村里看你可怜,这才把它分给你的。我拿一袋谷子跟你换回来。”

若不是怕其他两家纠缠,她才不会拿谷子换牛!不过,只有做了交换,她才能名正言顺拥有吉祥。一袋谷子,袋子多大,是好是坏,还不任她说了算?

“不换!”

陆时均毫不犹豫拒绝。

他家原本有十六亩地,但陆家因为只有他一个人的户籍还留在百花村,所以这次分地分产,他家原有的八亩地,被归还给了村集体做再分配。而吉祥,就是村里对他的补偿。一头牛换八亩地,村里这买卖干得真是够值当的!

不过,陆时均也没有不满,反正家里就他一个人,八亩地也尽够嚼头的了。再说了,他很喜欢吉祥这头牛,他把吉祥当作伴!

麻婆再次被噎住,她脸色难看,但很快就强挤出笑容,指着吉祥说道:“这头牛都一岁了,长得比普通牛还小上一倍,根本没法帮你干活!你要它还浪费粮食耽误事,不如就把它给了我,我用满满一麻袋的谷子跟你换!”

麻婆以为陆时均在京城多年,应该不知道一头牛的价值,所以面上一副陆时均占到了便宜的表情。

“别拦路!”陆时均冷冷地把她推开,转头朝吉祥招了招手,“快跟上来。”

张子晁乐了,他故意走到麻婆身边,抬蹄子踩了她一脚!这女人竟然敢哄骗他家陆时均卖了他,哼,只踩她一下,真是便宜了她!

麻婆被踩了脚,痛得抱住腿,跳了起来。

“你这……”

她还没来得及谩骂,嘴巴就被吉祥的尾巴甩了一鞭。

这下,她从手捂脚,单脚跳,变成手捂嘴,单脚跳了!

张子晁见她这糗样,颇得意!

这女人竟然敢觊觎他,那就得接受他的打击报复!牛爸的主人又怎么样?他还不认牛爸这个爸呢!更迂论这个主人!

吉祥甩尾巴甩得开心,陆时均摸摸他的脑袋,安抚道:“放心,我是不会为了一袋谷子,把你给卖了的!”

张子晁听到这,脚步顿了顿。陆时均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嫌一袋谷子太少了?难不成两袋谷子就能把他给卖了?

张子晁心有不快,用脑袋顶了顶陆时均,鼻子还不停地哼气。

陆时均不明白,吉祥怎么突然就闹脾气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他想要摸吉祥的脑袋,吉祥撇过头,不许他触碰。

这个小主人,想要拿他换两袋谷子!

一牛一人,气氛有些僵硬。陆时均嘴巴紧抿,心底正在酝酿着风暴。这是第一次,吉祥不许他碰。莫非吉祥是想要跟麻婆一道走?可是不该呀!吉祥刚才不是踩了麻婆一蹄子,还甩了她一尾巴吗?莫不是他说了什么话?令吉祥不开心?

陆时均挠挠脑袋,想不明白到底哪里出错了。他越想越偏,就越觉得吉祥是不喜欢他,想投奔新主人了!

“不,你是我的,我不会放你走的!”

陆时均走到吉祥面前,扶住它的牛角,盯着它的双眼,认真地说道。

张子晁被迫直视陆时均的双眼,那里面如同漩涡一样,似乎要把周遭的一切都吸引进去。

这占有欲也真够强的!

张子晁哼唧了两声,用脑袋蹭了蹭陆时均的身体。

看在你这么舍不得我的份上,勉强原谅你刚才的失言!

此时的张子晁根本就没有发现,随着他投胎成一头牛,他不仅接受能力好,就连心理年龄都开始变小了,情绪也变得易波动。一些小动作和思维模式,都有所改变,变得“牛”了。

陆时均见吉祥还愿意亲近他,心里的暗潮退去,感觉天空都亮了,路边的野花也香了。

他们很快就到了老村长家。

百花村是个多姓氏杂居的村子。老村长姓李,但村里人多叫他老村长,他老妻随他的姓叫。

“李奶奶,老村长在吗?”

谁说陆时均没礼貌的?真该让他们来见识见识,此时的陆时均!他一见到李老太,就小步往前,轻声询问。那模样说有多乖巧,就有多乖巧。

李老太眼睛有些花了,耳朵也有些不灵了,但却很快能认出面前这个小年轻。

“小泥鳅呀,你说什么呢?大声点儿!”

陆时均幼年时跟在爷爷身边长大,身边没有女性亲戚,就把李老太当自己奶奶。在爷爷去世那两年,李奶奶经常拉他到家里吃饭。也幸得有她,他才不至于被饿死!

“李奶奶,我问老村长在不在家?”

陆时均加大了音量。

李老太揉了揉耳朵,嘟囔道:“你小点声,我只是听不清,又不是耳聋了。”

陆时均有些无奈,李奶奶越老越孩子气!

他稍微调低了音量,“我错了,李奶奶,您告诉我,老村长在家吗?”

他咋觉得老村长似乎不在呢?若在的话,以他和李奶奶说话的音量,他早就该听见出来了吧?

“在的,在的!”

李奶奶的回答,出乎了陆时均的预料。只见她朝屋里叫了声:“老头子,小泥鳅找你哩!”

紧接着,老村长掀开门帘,从屋里走了出来。

张子晁的牛眼瞪得圆鼓鼓的,颇为惊讶。他还是第一次到老村长家,他以前都是被安置在村集体的牛栏里,活动的区域非常有限。不知道老村长和老妻是这样相处的!

面对陆时均和吉祥的圆眼,老村长面不改色地解释,“你李奶奶喜欢这样,她不服老。”

老妻是个闲不住的,得给她找点事情做,不然她闲着就会慌,还会想东想西,想多了,精神头就容易不好,甚至会生病。所以他干脆在门口给她摆了张摇椅,让她帮忙看着点,有人来了知会一声。

刚才陆时均他们的声音很大,他在屋里已经听到了,但他听着不像有什么急事,干脆就等老妻和陆时均交谈完后,才现身。

陆时均和张子晁闻言,只觉得一言难尽。

这对老夫妻现恩爱的方式,还真是别开生面!

我给你看门,你给我看门权?

什么鬼?

延伸阅读

河马车载智能饮水机加盟  http://www.chalet-cresuz.com/siiq.shtml
东方河马(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3月,历时八年时间专注“微型智能车载饮水

厦门空调维修价格加盟  http://www.chalet-cresuz.com/g9gt.shtml

金圣节油先锋加盟  http://www.chalet-cresuz.com/9mi.shtml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以及全球对人类生态环境的重视,我公司充分引进国内外全新

新发加盟  http://www.chalet-cresuz.com/nn5i.shtml
杭州新发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杭州新发品牌皮具护理洗衣连锁是一家国内外皮具护理机构,

鑫森越加盟  http://www.chalet-cresuz.com/n47o.shtml
鑫森越机电生产供应校车停车臂/校车停车牌/校车停车信号臂/校车停车臂/校车停车示意牌

高科自动化电子机械加盟  http://www.chalet-cresuz.com/pil6.shtml
本厂具有几十年电子机械制造经验,产品检测手段出众,技术力量雄厚,是集生产制造、市场销

云龙振动筛机械加盟  http://www.chalet-cresuz.com/nsu0.shtml
云龙振动筛机械在经历了不平凡的高诉发展以后,产品已全部实现了模具化生产,质量可靠,外

广州新零售暨社交电商博览会加盟  http://www.chalet-cresuz.com/g0ue.shtml
展会概要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于2019年1月1日出台及实施,8月1日国务

亿娃早教中心加盟  http://www.chalet-cresuz.com/zsu.shtml
亿娃早教中心是北京蒙台梭利教育科技中心创办于1999年,是集科学研究、教材和教具研发

RSO加盟  http://www.chalet-cresuz.com/a1sy.shtml
RSO十字绣是一家从事十字绣设计及生产的大型企业,是一个有着几千平米生产车间,有着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捡到的不是宠物啊![虫族]青鸾小镇

    西绝山脚,青鸾镇往来吆喝声不绝,时值秋末,今日正是附近村户人家赴镇赶集之日。远处,一膀大腰圆猎户席地摆摊,将走兽皮毛置于摊前,染血生肉挂于身旁一叶落遍地的梧桐树上。秋风萧瑟,赶集行人裹紧衣衫,偏他与众不同,解上身粗麻衣,坦胸露乳,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看。见周遭围观者多了起来,那猎户清清嗓,压低嗓音,有

  • 龙珠:从签到开始变强第四章在线阅读

    风来晚亭寒,刀剑遮光阴。林轻岳一掌击退了丁五步的断魂钉,这后院之中的人再也不敢小视于他。他见那青门的一众人和玉人门的人都脸上阴晴不定,似乎心中都在做着算计。“林大人好功夫,倒是兄弟我对你不住了。先前那一击实在是不知道屋檐之上是何人在潜伏,不得不出手,实在是迫不得已之举,林大人切勿怪罪,我们这些粗人离

  • 园丁她又在拆椅子了![综]老夫练练刀

    第七章老夫练练刀纪中身后跟着关羽,秦琼等人,拉着宁颖的手,看着狂奔而来的甲士,不由一愣,这甲士好像是冲自己来的啊。难道自己情人眼迷惑城主二夫人被她发现了?疾驰而来的甲士到了拍卖行门口便停住了,城主和城主二夫人下了马车,看着刚出来纪中几人。城主环顾四周看热闹的城里居民,大呵道:“看什么看,你们这群刁民

  • 乱世宏图第十章在线阅读

    “领主大人,盐的价格太贵了,一直大量购买,盐商还可能继续涨价,咱们的金币撑不了多久的。”艾布继续说明情况。“好,盐这个问题我想办法解决,还缺其他什么?”张辰接着问。“领地里到现在都没有粮食,属下建议储备一点,只吃肉不太好,最好再加上些黑面包。”“粮食的问题你不用担心,很快会解决。”张辰对粮食问题早就

  •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第10章在线阅读

    上一次在海贼船上过夜是什么时候的事,莎撒已经记不清了。【变故】刚发生那段时间,她四处漂流浑浑噩噩,不登上任何岛也不与任何人类接触,偶尔经过船只听见些许只言片语,模糊地意识到曾经自雅恩口中听到的那些风云海贼一个一个地少了,后来便是海军处死海贼王的新闻遍地,她抢了艘船登陆罗格镇,在行刑现场遇见还是青年的

  • 朕本佳人GL第三章

    醉猫,算你有点品位。江铂言打开女式手包,取出手机,屏幕上闪动的头像吓他一跳——很显然,这是一张用搞怪拍照软件拍的大头照:干瘪的脸颊,青蛙一样鼓突的双眼,细如麦秸秆的长鼻子,比樱桃还要小一半的红嘴唇,怪得离谱。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道理,他懂。但这位阮女士的朋友也太可怕了!由此推断,阮女士也是个可怕的女人

  • 影与遁术之奇怪景象(4)

    乐人杰一阵郁闷,自己家里一穷二白的,要啥啥没有,用啥啥会坏还能有贼光顾呢。真是大千世界奇了个怪的。“小杰,你在嘛?”屋外传来一道声音,乐人杰之前的郁闷因为这道声音一扫而光。“墨非,你来了。”只见一个比乐人杰稍大一点的黝黑少年走了进来,正是乐人杰在村里唯一的朋友韩墨非。乐人杰本生的有些偏黑,但和这个少

  • 写给你的信第2章在线阅读

    关曦第一次见到路筠,比一切正式拉开序幕之前要更早一点。那时候她还是关家的女孩,最大的烦恼是每天回来都被勒令,必须跟着哥哥们一起“锻炼身体”。于是每天下午她都要穿着训练服跑过整个家属院,却永远追不上哥哥们的队伍,她像一只被远远抛开、掉了队的大雁,死死盯着每次都会答应她稍微跑慢一点,但是一旦跑起来就陷入

  • 我!暴躁老哥!在线阅读第六节

    在炎羽衣静静地睡着之后,炎墨将她送回了西羽宫中。次日上午...“三皇子殿下,您准备好了吗?玄武国的和亲使臣队伍已经到了炎龙城郊外三十里的地方,很快就会到炎龙城城门处了。”一个太监在门外小心翼翼地问道。炎墨今天早早地就起来洗漱过了,今天又专门的侍女前来为炎墨精心打扮穿衣。炎墨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被画的过

  • 大红顶哎我肉呢

    买衣服的事暂且不论,路飞似乎是找到了新乐趣一样,在奈奈妈妈和云雀弥音交换了地址以后,一直在旁边努力充当隐形人的纲吉,就能够猜到云雀云雀恭弥接下来可能会遇到什么了。点蜡。云雀学长你走好。↑一开始沢田纲吉确实是有点幸灾乐祸的,然而事实却是……“阿纲快起床,我们一起去找云雀!”周末喜欢睡懒觉的沢田纲吉,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