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和前夫住对门之沉剑

作者:疏疏篱落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护着言修然以及他那明显不是他生的儿子和翻白眼的仆人逃出院子的时候,楚留香觉得自己自掘坟墓,给自己找了个大苦吃。

他边跑边喝道:“小公子,你欠我太多解释了,今天你要是说不清,我就不管这档子事了!”

言修然比他还茫然,但是言修然有个好处,那就是他失忆都成习惯了,不会去追着别人问事情的始末原因。

他在一团乱麻里很安心,甚至还蹦蹦跳跳的,一心以为楚留香在跟他玩,几乎能把楚留香活活气死。

言修然问道:“什么解释?”

楚留香气道:“我无头苍蝇一般陪你转遍了你家,我需要的解释太多了!我至今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谢孤帆抱着怀归跑在最后,连续两次死里逃生令他几近抓狂,在后头一边喘气一边吼道:“我也不知道!”

所有人中他是最倒霉的一个了,从头到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几度在死亡边缘试探,此刻怀里还抱着个小孩,抓狂地吼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只有一个言修然言七岁,还有一个被人抱着的怀归怀十岁,全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依旧很开心。

怀归晚上没睡,现在困了,把小脑袋放在谢孤帆肩头,小声道:“以后我们再玩一次吧,好好玩哦。”

楚留香和谢孤帆几近崩溃,同时吼道:“不要了,再也不要了!”

就这么绝望地吼着,四个人跑进了言长松的院子。

楚留香遥遥看着那个紧闭的庭院,深知自己要问的一切都在这里了。

对于这些庞大的谜团,楚留香隐隐感受到不安。

惊鸿一剑的青衣使为什么是这幅模样?

为什么新娘在天亮前暴毙在屋子里?

美貌无匹的冰雪仙暮成雪为什么容貌尽毁?

地下室里几千张图纸又是什么?

言铁衣是怎么回事,这满院的黑衣人怎么回事,半路杀出的西门吹雪又是怎么回事?

还有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儿子又是怎么回事!

四个人冲进屋子,言长松正坐在床上看书。他年纪大了,且久病在身,不能行走很多年了,如今见楚留香进来,诧异道:“香帅为何回来了?”

楚留香将门堵上,竟一副不打算走了的模样,搬了个椅子在床边坐下了。

言长松问道:“修然,为什么还不走?”

言修然想了想,有点沮丧地说道:“大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言长松宛如哄一个孩子一般对他说道:“我桌子上有糖,你同怀归去厅中玩吧。”眼见他走远了,言长松才急道:“请香帅务必带他离开这里!”

楚留香道:“言老先生,你不觉得不公平么?”

“你要我搭上性命救你的幼子,我既然答应了你,死也会守住诺言,可是你一边要我付出性命,一边将我瞒在鼓里,让我如何甘心呢?”

言长松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蜡黄的脸上浮现出哀伤的神色:“香帅,并非言某有意瞒你,只是家丑难言啊!”

他看着幼子的那副模样,自知他又什么也不记得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对谢孤帆道:“把怀归带走,他还太小。”

见谢孤帆抱走了怀归,言长松才轻声道:“那便是成雪的儿子。”

他说着,自顾自嘲讽地笑起来:“香帅可曾听过那首诗?宝剑折损铁衣磨,青衣襟断无人说。金玉碎裂琴声绝,这三句诗是人写在纸上,钉在我家门口的。”

“我归隐多年,自以为和江湖再无牵连,却不料这三句诗给我的家族下了诅咒。”

“宝剑折损,说的便是我妻弟薛孤刃遭人暗算,就此失踪;铁衣磨,便是我长子言铁衣终身残废;青衣襟断,便是我幼子言修然突然痴呆;金玉碎裂,是我长徒暮成雪十七岁时被人奸污,产下一子,再不开口。”

言长松脸上两行浊泪滚下,悲声道:“自此,琴声断绝了。”

“言家的流传的琴技只这四个传人,自此都遭人暗算,落得这般下场。”

楚留香动容道:“老先生当真相信这是诅咒?”

言长松一口气堵在胸口,厉声道:“不,绝不!”

“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言家有人做得亏德之事,天道轮回才遭此报应,现在看来绝不!”

他猛地转头,看向言修然,厉声道:”我幼子七岁时便开始不断失忆,直到我长子为了声名走火入魔才开始逼他学武,“惊鸿一剑”青衣使的名号也是近年来才出现的,若那诅咒言家遭此横报的人不能未卜先知,如何写得出这‘青衣襟断’来?什么诅咒,不过是有人用十数年费尽心机要我言家彻底垮掉罢了!”

楚留香叹息一声。

无论是当年沉剑落日的薛孤刃还是被人折断脊梁的言铁衣,言家这四个少年原本都该是天之骄子,生于名门世家,天赋惊人,刻苦勤奋,若非那一纸预言,怎会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楚留香道:“老先生是想我替你查清这诅咒来自何处?”

言长松深深望着他,却摇了摇头:“不,香帅,我不想再查了。我长子起初只想查清原因,到如今越陷越深,已经将近疯狂。我现在已经是行将就木之年,不再想问清这些恩怨了。只是我长子言铁衣走火入魔,作恶过多,且他已经残废,一心想借修然达成他的目的。你也看见了,这么多年修然被他逼着杀了多少人,你真的以为那些人都是武十恶不赦的坏人么?”

“不,他们只是铁衣棋盘上的棋子,最开始就注定要死在修然剑下,为他造一个虚假的声名而已。”

言长松的眼神黯淡下来:“我也要死了,如今成雪也死了,我所牵挂的不多了。我只想让我幼子远离恩怨,跳出这个怪圈去。”

楚留香虽是明白了些,却依旧不解:“那小公子这是……?”

言长松道:“他虽杀人过多,却不是他自己的意愿,他心智成长得慢,如今不过是十岁的孩子心智罢了,你莫要和他追究。你也知道,当年他小的时候,最爱机关巧术,做出的机关很是了得,图纸也画了几千张。铁衣走火入魔后,便硬是逼他学武,现如今……”

言长松犹豫了一下,才道:“怕是武林上下绝无敌手。”

楚留香失笑道:“怎么可能?”

言长松似是丝毫不为此得意,反倒十足担忧,道:“他本就天赋惊人,加上心智成长缓慢,做事极度专心,所以才有此造诣。”

”但是香帅啊,我将他托付于你,是因为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我这幼子,远比长子还要危险十倍、百倍啊!“

言长松抓紧了楚留香的手道:“你也看见了,他心智犹如孩童,且极为固执。这样的人,有精绝天下的剑术和琴技,会怎样呢?他可能会为救人而出手,但是更可能,只为了一块糖,一个玩偶暴然动手,杀人无数。你虽看他如今天真烂漫,但是稍有不慎,危之又危啊。”

言长松叹息道:“你知道铁衣为什么要派七七四十九名黑衣人守住他的庭院?因他幼时,铁衣逼他学武,可是他不喜欢学武,所以那时手段过于极端,时常将他关在地下水牢,不许人给他送吃的,一关就是数日,这才造成他性格阴晴不定。若是性格平和时,温柔又聪明,且极为乖巧;一旦惹急眼了,只怕……“

说到这里,言长松似是想起什么,忽然打了一个寒战。

良久,他才道:“只怕便是一场血祸。”

“他今日认得你,明日可能就忘光了,所以需要人一遍又一遍地教导才能形成定性。这些年我教导他已经是精疲力尽,如今又到暮年,实在是无法顾及。这茫茫武林,侠客虽是不少,我昔日旧友也遍布江湖,可我除了你之外,无人可托。”

楚留香心里觉得不对,将事情颠来倒去想了一遍,疑惑道:“那西门吹雪为何出现在这里?”

言长松道:“我知道你一人孤身难敌,请了他来助你们脱出重围。但是他性格过于极端,我不敢将修然托付给他。”

言长松说着,眼神闪躲了一下,低声道:“除此之外,我还求了他一件事。”

见他迟迟不肯说,楚留香问道:“什么事?”

言长松黯然道:“若是修然有一日真的失控,我请西门亲手杀他。”

楚留香骇然道:“什么?”

昔日竹林七贤之首的言长松,竟请一个出手见血的剑客杀死自己的亲生儿子?

言长松道:“等我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我行动不便,家里诸事都是铁衣照料,我是三年前才知道他为了逼修然学武做了什么。我言长松的儿子,决不能……决不能变成那副样子。”

楚留香本意想问是什么样子 ,正当此时,忽然听见窗外窸窸窣窣,这不大的小院子已经被大小杀手围了个严实。

西门吹雪固然厉害,可言铁衣手下杀手数也数不过来,他一个人岂能全都打败。

时间已经不多,他便急着问道:“老前辈,那暮成雪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言长松道:“此事我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你且先带着修然离开就是!在我言家严守之下杀死我的长徒,我若是找不到凶手,死也不瞑目!“

他说到这里,胸中忽然一口闷气堵住出不来,双眼骤然瞪大,张口欲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仿佛有虫子在喉咙之中撕挠,声音被淹在喉管。

言修然原本坐在厅中等着,忽然听到屋里不对,好奇地探头,却见父亲厉鬼般睁大眼睛,声音沙哑地不断喘息着。

言修然走过去,茫然地问道:“你怎么啦?”

言长松挣扎着道:“你、你同这位楚公子走,以后他说的话,你就当是爹爹说的,当他是你兄长般敬他重他……”

痛苦骤然加剧,他愕然看向放在桌子上的清茶和早饭,干枯如枯竹的手指抓住楚留香的袖子:“是铁衣……”

明明气都喘不上来,他却忽然大笑起来:“我竟落得被自己亲生儿子……”

眼看自己说不出话来,他一把抓住楚留香的手,急急地在上面迅速地写出一行字,忽得再也喘不上气,猛地直挺挺向后倒去!

延伸阅读

特福莱皮革护理连锁店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bjp1.shtml
特福莱皮革护理连锁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特福莱(thetreatment),源于美国芝

爸爸快来亲子游泳中心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pkf.shtml
爸爸快来亲子游泳中心产品为本,服务是根,求真务实,开拓进取。成为婴幼儿游泳行业领军品

车务通汽车GPS行驶记录仪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avoe.shtml
深圳车务通科技有限公司地处经济特区-深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是由一批国内GPS业内人

方舟大语文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6b6z.shtml
方舟大语文教研院隶属于哈尔滨市科普作家协会,运营总部设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项目成立于

凯伦诗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dr6z.shtml
崇尚简约,大气;秉承高贵,优雅;注重细节的出众应用。凯伦诗女装追求面料品质,注重生活

澳特机械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xcll.shtml
澳特机械是安徽省一家生产、销售自动包装机、喷码机、真空包装机、打包机、灌装机、颗粒(

万豪包装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y0b7.shtml
万豪包装位於国内外製造業基地中國東莞市,為一家软包装设计与生产企业公司,自创立以来,

伊人秀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p0wy.shtml
[SIZE=2]五洲企业简介[/SIZE]五洲企业,成立于1994年,多年来公司一直

羊毛出在羊身上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gale.shtml
羊毛出在羊身上是一家集DIY手工制作、研发、培训、服务经营于一体的综合机构。依照教育

奥美特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6pil.shtml
奥美特(AOMEITE)是一个提供以“拥有奥美特,健康又快乐!”为理念的专业按摩器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角斗城在线阅读第2章

    男人的声音低沉,语气嚣张跋扈到了极点,反而生出几分漫不经心。盛勤定了定神。这是片场酒店,她是剧组工作人员,哪里需要怕他?她从红漆大柱后缓缓走出。身旁的大手松开,烟蒂跌落,梁柱上留下淡淡印记。盛勤收回余光,丝毫不怀疑他这一下是想烫在偷听者的脸上。她头皮有些发紧,提着一口气去面对。一抬眼,盛勤有些懵然。

  • 无敌从绝地求生开始在线阅读第7节

    苏小满看到标题的时候心惊了一下。然后赶紧点开来,竟是一段视频。虽说不是非常高清,但是明显还是能够看清楚盛宴对着苏小满拳打脚踢。盛宴当时一声火红的晚礼服也实在太过明显。苏小满立刻去各大贴吧,网络上看了评论。“没想到盛宴是这种人,人品也太差了吧,竟然打人,以前就听说她气焰嚣张,对她失望透顶。”“盛宴太欺

  • 嫁给豪门反派的炮灰受[穿书]在线阅读第七节

    田嬷嬷见状直接说了:“就是,姑娘,要是做了噩梦就说,要是有哪个贱人过来也和嬷嬷说,老奴就说不要让那个贱人一起,那个贱人哪里有什么好心给夫人上香,不过是跟着一起来玩,还有……”她一说就收不住,一边说一边怀疑。“嬷嬷。”谢冷玉渐渐有了真实感,从田嬷嬷话中她慢慢听出了更多的东西,比如她知道现在是在哪里,为

  • 家中悍夫有点多第九章

    桂兰芳一回头就看见她大孙女被人欺负,手上拎着镰刀就奔到树荫下,一把拎开压着她大孙女的小孩,抱着孙女怒气腾腾。霍良田和几个儿子儿媳妇离得远,比桂兰芳慢了一步,一看到霍学恬的样子也是怒从中来,霍学恬衣服上全是脏兮兮的手印子,头发也因为刚刚躲避的有些乱,看见的人自然以为她身上被打了很多巴掌。赵艳气得颤抖,

  • 职业生涯体验场之HP篇在线阅读第6节

    归途中,惜木醒来,左右摇摆着活动下身子。“我们去哪里呀?”“去人鱼国的王宫,我母亲病了。”“既然被你抓到,我自然会帮你,你可不可以放我下来?我们神木可是有尊严的,怎么能被抱着走呢?”刘心笑道:“抱着你走路就有损你尊严了?你们神啊神马的自尊心这么强?”说着撇了一眼怀里的秘令。“我就安静的躺在你怀里也能

  • 我只召唤女英雄在线阅读蓬莱岛的虎(六)

    黑熊精化作一道妖风,出了紫云洞,在埙石山前停下脚步,见正在晃动四肢欲出埙石山的虎,感叹虎的神力,大吃一惊,思忖一会,心生妒忌,暗想:“蓬莱岛只有一个主人,就是我黑熊精,其能让你虎出埙石山来与我黑熊精争夺蓬莱岛的地盘呢?”这样一想,黑熊精心生歹意,又暗暗思索:“我用什么办法,阻止虎出埙石山呢?”正在黑

  • 小嫡妻在线阅读第4章

    一炷香后,北若卿揉着肚子从七王府被赶了出来。【3G书城】来时,北小姐好汉一条,金光闪闪。离开时,只剩下一屁股的债。又半个时辰后,北府丽园。北若卿愤愤不平的啃着自家丫鬟送来的鸡腿儿,一边不满道:“那魂淡就是趁机讹我!分个手而已,分手费要五千两?他怎么不去抢!”贴身丫鬟小鱼儿忙递上水,红着眼眶道:“小姐

  • 道生自化在线阅读第7章

    店老板此刻也是在盘算,给一个什么价格合适,最重要的是必须要留住眼前的年轻人,未来或许会给他带来大生意。犹豫了很久,店老板说道:“小兄弟,你应该也知道二阶灵果的价格通常在五颗元石左右,而你这个变异金律果虽然效用接近二阶灵果,不过毕竟不是二阶灵果,价值当然要低上许多。不过我今日就认小兄弟这个人,一枚果实

  • 沧海寻渔在线阅读第3章

    晚上十点,C座606还亮着灯。经过几个小时的消化,陈弘文终于接受了系统的自我介绍。来自于异时空的某个肥宅,耗费大半生精力编写了这么个成长辅助系统。只是没想到,跨越时空,最后便宜了自己这么个小年轻……可惜了,星际漂流中,智脑损失了过多能量,导致数据仓库的缺失,许多功能都受到了限制。“如玉啊,也就是说,

  • 霹雳异数之神曲无双在线阅读第7章

    头上冒出一道白光,直接升到了六级!我愣了一下,紧接着便是狂喜不已,NND,太刺激了,竟然是八级怪物,竟然越级杀怪会奖励额外经验,竟然……没掉任务物品!将属性点全部加上,我提剑便来到第二只杂毛狼身侧,抬手便刺,经过两次任务,我大概了解,天启中任务物品掉落的几率为50%,也就是说我需要杀十只杂毛狼才能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