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系统:我在历史中穿梭南井之怒

作者:二十二画生 来源:飞卢小说网

南井,原是杂草荆棘遍地,灌木丛生,而因震南王之妻王氏偏爱梨花,赵晟便命人从翼桥买来梨树种子撒满了南井漫山遍野。

故有南井梨花如海,三月银装素裹的美誉

而赵晟便是先皇亲封的震南王,他就是南井十万精兵的统帅,说一不二,可以说,他在南井,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此刻,夜色弥漫大地,震南王府邸,一封快马加鞭的密信送到了一名英武不凡的中年男子手中。

看完密信,中年男子怒吼一声,一掌拍碎了桌案。

“传令,南井军所有二品以上的将军,演武堂议事!”

银月当空,南井中军大营,寂静凄冷。

此刻,演武堂内,整整齐齐坐了一十五位将领,有左将军寒山,右将军烈阳,四大统领,金、戈、铁、马,还有常年带着面具的八大骁骑,赤、橙、黄、绿、青、蓝、紫、白,还有震南王的次子赵旭。

众将议论纷纷,不知发生何事,竟要深夜议事。

一名英武不凡的中年男子掀开帷幕大踏步走了进来,坐在了主帅的位子上,此人,便是震南王赵晟!

“大帅!”众人一致行礼。

此时,赵晟面色阴沉,眼里有着熊熊烈火在燃烧。

见到父帅这般模样,定是有大事发生了,赵旭便恭声问道,“父帅,不知深夜召集我等来此,所谓何事?”

赵晟神色黯然,看了一眼诸位将领,凄凉道:“临渊城刚刚传来消息,幡儿……死了。”

“怎么会?”

“消息是否属实?死因为何?”

“是谁伤害了幡公子?”

赵晟虎目含泪,恨声道:“说是被一位仙师当街杀害!”

“仙师?”众将震惊不已,都是戎马天下的汉子,他们只知道打天下靠的是兵马,而不是子虚乌有招摇撞骗的仙师。

“狗屁仙师!不过一妖言惑众,蛊惑人心的江湖骗子罢了,待末将前往京都,提那妖人头来,祭幡公子在天之灵!”烈阳声色俱厉道。

“算我一个!”

“还有我!”

众将纷纷请命,誓要将那仙师碎尸万段,为幡公子报仇。

“安静!”赵晟震喝道,随机看向他的左将军寒山,“寒山,你怎么看?”

寒山是一位颇为俊秀的男子,相对于其他将领来说,少了几分英气,多了几分儒雅。

听到大帅询问,寒山沉思片刻,缓缓开口,“末将听闻前些日子皇帝曾派大将军宫牧白前往仙山请仙入宫,想必,那请来的仙师与杀害了幡公子的仙师必有关联。”

“皇帝小儿不思军国大业,只图长生享乐,如此作为,较之先皇差之甚远!”烈阳愤恨不已。

“依末将之见,我等应上西谷临渊城直面皇帝,要求他下旨处斩那妖人为幡公子报仇!”金将军建议道。

“不妥!”寒山摇摇头,“皇帝对长生无比执着,我等若请求皇帝下令杀了那仙师为幡公子报仇怕是不现实,这会令皇帝小儿左右为难。”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这个仇不报了?任凭那妖人蛊惑圣上?”烈阳显然是个火爆脾气。

寒山阴森地笑了笑,“这个仇当然要报,但不能明着报仇,要暗地里来,绝不能留下把柄。”

赵晟看向寒山,好奇道:“寒山,你有何妙计,不妨说来?”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寒山自信地一笑。

“何意?”

“末将建议大帅明日启程,前往西谷临渊城,替幡公子的冒犯向仙师赔罪!”

“什么,像那妖人赔罪?寒山,你的脑袋被门夹了吗?”烈阳蹭的站了起来,大声质问。

寒山微微一笑,“烈兄,稍安勿躁,听我把话说完。”

“烈阳……”赵晟喊了一声。

烈阳见大帅发话,便愤愤不平地坐了回去,“且听你把话说完,若是不合我意,我便只身前往临渊,将那妖人的头拧下来。”

寒山深吸一口气,肃声道:“另外,大帅再派一心腹今夜提前出发秘密前往西谷临渊城,将那妖人暗杀,这样待大帅到达临渊,就不是向那妖人赔罪,而是给那妖人送行!”

赵晟听后大喜,“好!名为赔罪,实则暗杀,既有不在场的证明,也能为幡儿报仇雪恨!只是,这暗杀之人,该派谁去?”

“此人,必须武艺高强,胆大心细,且相貌在人群中毫不起眼”

“不知何人可担此大任?”赵晟谨慎地问道。

寒山扫了一眼在场众人,定格在马统领身上,笑,“马破天马统领!凭马统领胯下青骢飞马,腰间三尺软剑,定能取了那妖人性命后安然而退。”

众将将羡慕的目光汇聚在马破天身上,马统领武功盖世,轻功极佳,且有勇有谋,跟随大帅多年,忠心耿耿,此行他去,倒也是最合适的人选。

赵晟看向马破天,沉声道:“破天,你可愿去?”

马破天上前一步,单膝跪地,拱手应答:“末将定不负大帅,左将军所托,若取不来那妖人性命,愿受军法处置!”

寒山点了点头继续说:“进临渊城有三条路,北城池鱼,南城故渊,东城羡鱼。

池鱼守将段山河当年与我等都打过交道,不宜从那里过,故渊城守将君不见年已六十,是个老顽固,墨守成规,不通情理,也不可从这里过,所以,唯有东城羡鱼,出入最为稳妥,羡鱼城主张亮,只擅长蹴鞠之术,若不是当年在战场上走了狗屎运,为先皇挡过致命一箭,如何能从一普通百夫长提拔为一城守将,此人空负盛名,武功平常,贪图小利,无勇无谋,若是紧急时刻,可从此地武力出城!”

“末将明白。”马破天应允。

“好!”赵晟亲自倒了一杯酒,递给马破天,郑重道:“破天,保重!”

马破天将面前这杯酒一饮而尽,抱拳一礼后大踏步离开。

“破天!”赵晟又喊了一声。

马破天止步,扭头问道:“大帅还有何吩咐?”

赵晟欲言又止,终是摆了摆手。

马破天抱拳,鞠躬,缓缓退出大堂。

“明日一早,我随大帅出发前往西谷,烈阳,南井就拜托你了。”寒山继续吩咐道。

“为何是你陪大帅前去临渊,而我守在南井?”烈阳非常不满地瞪着寒山!

“南井南部蛮夷众多,虽已被先皇打的臣服,但却并不安分,随时都有可能起兵造反,而你从小生于南井,被当地的人称为是南蛮战神!你在,南蛮就不敢造次!”寒山似乎早已猜到烈阳有此一问,说辞已在心中酝酿多时。

烈阳听后有些自豪地笑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胸脯保证,“大帅放心,末将在一日,南井一日无恙,末将在十年,南井永世安稳!”

赵晟欣慰地笑了笑,“有诸位在,本帅睡觉甚是安稳。”

夜,议事完毕,众将正准备离开演武堂之时,一阵狂风呼啸而过,掀翻了校场外的一个火盆,一块火炭飞掠了进来,朝着蓝衣骁骑射去!

蓝衣骁骑双眼一眯,抽出腰间斩月刀,手起刀落,砰!火炭一分为二,一半落在地上,一半砸在了之前马破天坐过的椅子上,将椅子砸的粉碎!

众将皆吃了一惊,一块碳火竟有如此危力?还是说马统领的椅子早已不堪一击?

见到此情此景,寒山的眉头皱成一个川字。

无端起风,吹飞碳火,砸碎椅子……

“不好!”寒山面色凝重

众将不解,疑惑地看着寒山。

“左将军,怎么了?这是什么不好的兆头吗?”金统领担心地问了句。

寒山缓缓站起身来,踱了几步,问道:“今是何日?”

有将答:“今二月初八。”

寒山掐指一算,“喜神位正北,财神在西南,福神落东南,死神居正西!”

寒山惊惧地抬起头来,忽而急道:“马统领此去,怕是有性命之危,快去把他追回来!”

“末将愿去!”金统领说罢,看了一眼赵晟,见赵晟微微点头,便准备出发。

马统领平日里与他私交甚好,他比较担心马统领的安危也是理所当然。

“慢!”寒山突然喝住金统领。

金统领疑惑地看着寒山,不明所以。

寒山看了一眼碎裂的碳火,略一思索后双目直视蓝衣骁骑,“蓝骁骑,因起于你,果也得归于你,遂,你去追马统领。

金统领,此祸非蓝骁骑不能解!”

金统领犹豫了一下,退了回去。

赵晟见状,也嘱咐了一句,“蓝骁骑,快去快回,务必将马统领追回来!”

蓝骁骑是一位较其他将军瘦弱一些的骁骑,此时听得命令,抱拳一礼,转身离开,踏着星光追逐而去。

“此事怪我,希望是我多虑了。”蓝骁骑离开之后,寒山依旧忧心忡忡。

夜光之下,星河漫天,蓝骁骑着小马驹漫步在星光之下,腰间一把斩月刀,手中拿着一块糖油糍粑,不时地轻咬一口,咀嚼几下,甚是惬意。

至于去追马破天,开什么玩笑?

马破天号称南井第一快马,只要他不停,几乎没有人能追上他!

这次,就当西谷之游了,也好尽情观赏一下西谷的风土人情,岂不快哉!

南井四大统领,都是有一技之长的,不像他们这些骁骑,不过是较普通将士优秀一些罢了,虽说武功不错,与四大统领相比还是有些差距。

金钟旭的钢筋铁骨功,戈太冲的百步穿杨箭法,铁峰的开山掌,哪个都不是他这个小骁骑能比的,反正追不到要受到惩罚,还不如等马统领完成任务后与自己一并回南井。

至于左将军的担忧,纯属无稽之谈!他分明是多年不打仗,神经有些错乱,脑海里竟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南井中军大营,寒山遣散了所有的人,演武堂只剩下赵晟和他自己,赵晟将手中的信捏的紧紧的,显然是怒气未消,杀子之仇,怎能善罢甘休!

“大帅,天意难测,马统领此去恐怕是无功而返,我等此去无论结果如何,切不要轻举妄动,自乱阵脚。”寒山缓缓开口。

赵晟松开紧握住的手,像是一瞬间下定了什么决心,“明日一早本帅便启程前往西谷,若马统领杀了那妖人也就罢了,若是未成,本帅便亲自动手!”

寒山刚欲劝阻,赵晟却已摆手道:“我意已决,无须多言。”

竖日清晨,天色有些凄冷,风将梨花吹落了满地,南井大营外,震南王赵晟坐在四龙金鼎大马车上,带着左将军寒山踏上了前往西谷的路上,此次随行,他只带了几个随行的侍从和一座棺椁。

此次出行,南井所有将领,十万精兵饯行,声势浩大,南井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坊间都流传一句话,赵晟千里抬棺,接爱子还乡。

眼看人影就要消失在路的尽头,一人一骑从营内飞快地奔了出来,追赶前方的车驾。

“父亲!父亲!父亲!”

听闻呼叫声,赵晟勒令停止前进,挺身回头望去,正是他的次子赵旭!

赵旭骑马至赵晟车驾前,跳下马来,一把扑跪在赵晟面前,潸然泪下道:“父亲,儿愿随父一同前去,为兄长报仇!”

赵晟和蔼地摸了摸赵旭的头,好言劝道:“儿啊,我们都走了,你娘怎么办?难道留她一个人在家担惊受怕吗?好好留在南井,照顾你娘。”

寒山也在一旁劝道“旭公子放心,有末将在,此行无恙!”

赵旭疯狂地摇头,“不,儿要随父前往西谷,诛杀那妖人!”

赵晟的脸板了起来,语气也生硬了几分,“赵旭,我现在以大帅的身份命令你,回去坚守岗位!”

赵旭缓缓地抬起头来,双目含泪,满脸的不舍。

赵晟狠了狠心,一把将赵旭推开,大声喝喊,“出发!”

“父亲……”赵旭悲戚地吼了一句,伸出手想要抓住父亲的衣角,却只抓到了风中的一片梨花。

车队缓缓行进,只留下依依不舍的赵旭独立风中,片片梨花似雪,不知天涯何处。

或许谁也未曾想过,今日一别,能否再次相见。

延伸阅读

兆冠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ai4n.shtml
兆冠环保科技拥有高层次的科研团队,并与南京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南京林业大学三所高校建

凯罗雕塑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gpu6.shtml
凯罗雕塑有限公司原金羽雕塑,成立于2000年,公司注册资金万元,生产办公区域2000

丰达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pzzv.shtml
丰达汽车用品主要产品有:座垫,太阳挡,方向盘套,座椅套,车罩,轮胎罩,脚垫,沙滩垫等

一秀堂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ap5v.shtml
一秀堂十字绣位于浙江省义乌市青口东苑工业区,占地面积一万三千多平方,是一家集拼布科研

俪奇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nxdd.shtml
公司提供策划,设计及生产各类商务礼品,促销赠品,节日礼品,为你缔造美丽新奇的礼品俪奇

优众诚品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y5a0.shtml
优众诚品生活馆项目介绍:优众诚品,10元优众生活,尽享时尚诚品优众诚品生活馆崇尚健康

欧普克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ngz2.shtml
欧普克(北京)有限公司公司简介我们欧普克是压缩空气系统领域的服务提供商,总部设在北京

亿典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xbvr.shtml
亿典重视服务质量,并支持解决问题的速度。亿典以人为本,并坚持以顾客为中心展开一切销售

速威尔平衡车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s2d9.shtml
南京速威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智能平衡车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高科技企业。速威

通达源金属链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ara6.shtml
天津通达轮胎保护链成立于2006年,公司生产的轮胎保护链是安装在轮式装载机、重型载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刘先生之公子白止(6)

    韩东离缓缓的睁开眼睛,周围是一片柔和的光,眼前的雾气还没有完全散开,他伸手揉了揉眼睛,意识渐渐从模糊到清晰。警惕的环顾四周,屋里的陈设很简洁,却也异常干净,比起住的厢房,这儿更像是一个别院内的书房。磨掉了漆的木桌,两张再朴素不过的木凳子,以及一个占了一正面墙的大书柜和一面梨花屏风,是这屋内仅有的几件

  • 2153异能世界之精灵的抗争

    第二天,那是清晨时分,□□灵向红精灵控制的这个平原位置进攻,红精灵立刻号召所有在海啸中救回来的人类帮助他们。民众早就都被安排睡在同一个地方,尹星霞等人虽说住的是高级客房,但也离不远多少。空气十分清新,叶子上的露水还没有干,不过也快了,太阳在东山逐渐升起。“大家起床啊!各位起来!□□灵侵略我们了!快过

  • 安乐死在线阅读第一章

    “滴答——”黏稠的液体顺着滑面连成一条长长的丝线,最后不堪重负,滴落在地面上,破裂的声音在幽深死寂的房间里尤为清晰,也显得更为可怖。偌大的实验室里,被黑暗所侵染,只有被放置在最中央处的大型培养槽发出淡淡的绿色微光,从最中心处散发出来。这里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大型的机械构成的房间,眼花缭乱的设备随意的摆

  • 山海乱世经在线阅读第3章

    杨影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镜子里的少年身穿一身白色休闲服,身体成黄金比例,就是一个长腿欧巴,就是那俊美的小脸有点稚嫩。。。拿上钥匙,出了门,朝着浙江电视台狂奔。此时浙江电视台人,海选炎黄好声音的人特别多,可是这里只有一半的人可以入选,杨影擦了擦头上的薄汗,嗅了嗅自己身上的淡淡薰衣草的味道

  • 灯火阑珊处第六章在线阅读

    凌霜重重的躺平在床上,龇牙咧嘴的揉着太阳穴,“宿醉好难受!我明明很讨厌喝酒,可昨天就像个嗜酒如命的瘾君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侧了个身,凌霜打开手机,几个未接电话和几条微信提示,除了辰氏兄妹外,还有一条来自霍怀恩,“小霜,十点下楼。霍叔叔送你个礼物。”凌霜叹口气,凭着毅力再次爬起床,双脚放在地板的同

  • 洪荒:吾乃五行道祖在线阅读第9节

    把花满楼这里存的好酒全数消灭后,酒量还浅的唐晚枫已经醉到不省人事了,这样的情况下花满楼也只能把她留在这里过夜。陆小凤自告奋勇的要把人抗去房间,却被花满楼委婉拒绝了。——到底唐晚枫也还是个女孩子,让男人抱什么的,日后说出去会有损唐晚枫的清誉吧?“好啊,我不抱,花满楼你来。”陆小凤酒量很好,那么些酒下去

  • 老婆总想甩掉我[重生]在线阅读第10章

    那天安沫颖在被王俊凯抱着送回去,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眼球,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那么安沫颖早就被千刀万剐了。不过,事实证明这根本就没有结束。整个**圈都炸起来,新闻报道铺天盖地地袭来:#王源醉酒与女友接吻#,#王俊凯怒发冲冠,抱起女孩疾步而去#......各型各色的报道,很不幸,千夫所指的都是安沫颖。走在

  • [综主我英]假冒伪劣FFF团成员在线阅读第六节

    “迎风,要不……你择日就嫁给你家面瘫唐玄默呗。”撑着脑袋看向正鼓捣着一些钗子的柳迎风,白倾颜幽幽叹了口气。“不、不要。”放下手中的钗子,柳迎风也撑着脑袋思绪飘出很远。“不想去就别去。”一直坐在一边像个木头一样的温陵羽这才开口,想了想又道“我带你走。”“才不要!”柳迎风一把拉住白倾颜的手,像看敌人一样

  • 寻罗在线阅读风波将起

    第三研究所门口,杨帆有点懵,这不是医院啊······“这里就是我那个朋友开的,这里比较安全,你也知道,大城市里的医院可都是奥菲以诺,说不定把隆一送过去,他什么时候就没了。”米娜父亲一脸严肃,此时的他只是单纯的为巧爷考虑,没有其他心思。OK,反正我随意。咔嚓,研究所紧闭的大门被打开,突然,一个奥菲以诺

  • 指尖的omega在线阅读第9节

    下午三点,长岁把胖子留在外面,自己拎着背包一个人进了别墅。房子里那种阴冷的感觉减弱了,阴气的浓度降低了很多。长岁关上大门,把大厅里的窗帘全都拉上,隔绝了外面的所有光亮。别墅里变得昏暗阴森。长岁不紧不慢地拿出香炉,接着从背包里掏出一张符纸,随手一挥点燃后就丢进香炉里,再从背包的最深处,掏出一个小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