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大唐之全能匠师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洪荒咸鱼 来源:飞卢小说网

自从五年前医生宣布陆寒川的双腿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康复之后,陆家所有的房产都经过了一次大整修,让他坐着轮椅也能够畅通无阻。

陆寒川直接将宋宸带回了二楼的房间,停在浴室门外,“去洗澡。”

“哦。”宋宸乖乖地应声,起身往浴室里走的同时,还假装不经意地摸了把陆寒川的大腿。

手感是硬的,和自己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不是说长期瘫痪的人,肌肉会萎缩的吗?

宋宸冲洗身上的沙子时,默默回忆刚才屁股底下坐着的那种硬邦邦的感觉。他还以为是骨头,可现在看来应该是肌肉。

洗完澡出来,房间里已经空了。

宋宸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瞄了几眼床头柜上的闹钟,还有半个小时,就该吃晚饭了。

他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待双腿的力气恢复之后,蹦跶着下了楼。

陆寒川在客厅里坐着,见他下来,叫道:“过来。”

脚步停顿两秒,宋宸还是乖乖地走过去坐下。他的屁股刚挨到沙发坐垫,便听见陆寒川说:“从明天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不能下海游泳。”

“……”宋宸动了动嘴巴,凭什么三个字徘徊在嘴边,良久后又被他咽下去,“好的。”

对方是长辈,他不能一般见识。

经过这今天的相处,宋宸发现陆家小叔严肃又古板,而且现在又多了专·制!

和那种思想陈旧,又冥顽不灵的老头儿没什么区别,十足一个老干部作风,

宋宸敬他也怕他,嘴巴上乖巧地答应,心里的吐槽都快填满胸腔了。

没注意到天气,差点儿被海浪冲走,的确是自己的错,宋宸没什么好反驳的。但这个老古板却不讲道理的直接限制他去海里游泳,真的很令人不爽。

吃晚饭的时候,宋宸嘴巴撅得老高,感觉自己气都气饱了,饭也只吃了半碗,就撂下筷子回了房间。

浴室里,刷完牙的宋宸,吐掉嘴巴里的泡沫,对着镜子忿忿吐槽陆老古板的□□,之后又许了一个愿,希望今晚吸血鬼先生能够再入自己的梦中。

宋宸用毛巾擦干脸上的水渍,从浴室里出来,却发现房门虚掩着。

自己刚才明明是关上了的啊,难道是没关紧,门自动弹开了?

他也没多想,重新关好门,还顺便反锁了,这才爬上床。

睡到半夜,宋宸迷迷糊糊翻了个身,突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熟悉的冷香钻进鼻尖,他突然咧开嘴角笑起来,还主动往面前的怀里钻了钻。

脸颊贴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他痴痴地笑着,瓮声瓮气地嘀咕:“我许的愿可真灵啊,吸血鬼先生你又来我的梦里了。”

陆寒川将软乎乎的小乖兔拢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因为我知道乖宝宝想我了。”

“你胡说,我才没有想你。”在梦里,宋宸是和平时截然不同的模样,会软乎乎的撒娇,也会耍脾气的傲娇,和白天那个装出来的乖巧小学生样子完全相反。

“小乖兔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陆寒川的声音低沉又温柔,将怀里的人细密地包裹起来。

“有的,吸血鬼先生,我给你说,我最近认识了一个特别烦人的老古板。明明才三十岁,可却活得像七老八十,怪不得没结婚呢,那个女孩子要是看上他,后半辈子不得被折磨死。”宋宸将心里对陆家小叔的怨怼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

“嗯。”陆寒川听着怀中的小乖兔絮絮叨叨,时不时温柔地应他一声。

“我觉得他这种人还是不要和女孩子结婚比较好,不然不是害了别人嘛,吸血鬼先生,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宋宸还挺骄傲,自己在睡梦中,嘴皮子都挺利索。

“对。”陆寒川温柔地亲亲他的额头,“我的小乖兔说什么都对。”

“其实我一直有个疑惑,你说下半身瘫痪的人,那方面的功能是不是没了啊?”宋宸突然转了话题。

这下,陆寒川“对”不起来了,他挑了下眉,深邃的眼底浮动着几丝无奈,“在的,一直也没消失过。”

“哦。”宋宸点了下毛绒绒的脑袋,“那就好。”

闻言,陆寒川勾了下唇,正准备为小乖兔关心自己而高兴,结果又听见他说:“不然那老古板的脾气一定会古怪的。”

“为什么?”陆寒川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后脑勺。

鼻尖沁着的冷香让宋宸安心,说话也毫无顾忌,“因为古代太监的脾气都像个神经病。”

太……监?

陆寒川无奈失笑,原来自己在小乖兔心中,已经和太监相差无己了?

“还有,那个人真的好专·制,气死我了!我……唔……”宋宸正义愤填膺地控诉着,下巴突然被挑起,唇瓣被攫住,剩下的字眼都被堵在了嘴巴里。

他惊愣的眨眨眼,浑身笼罩在男人的气息里,脑袋里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梦境也太真实了吧!

“乖兔,接吻要闭眼。”陆寒川温热的手掌罩上怀中不听话小调皮的眼睛,温柔的吻细密的落在他嘴角。

空调不断吹出凉风,依旧熄灭不了空气中跳动的热焰。

汗水滴落在白皙的皮肤上,湿黏的求饶声被窗外雨点滴落的声音淹没。

宋宸醒来的时候,半个脑袋埋在枕头里,脸颊红红的。

他困得不行,试了好几次都没有睁开眼睛。

想着起床也没事可做,他翻了个身,又继续沉沉睡去。

站在浴室里洗漱的时候,宋宸嘴巴里叼着牙刷,吃惊地看着自己脖子上面的红痕。

什么情况?蚊子咬的吗?

看来今晚得让菲佣在房间里插个电蚊香液了。

宋宸的身体微微有不适感,尤其是膝盖处也红了一大片,他还以为是自己晚上做梦的时候太激动,撞在墙壁上了。

哎……以后要是再做到相同的梦,可不能太激动了。

宋宸对着镜子机械式的刷牙,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昨晚的梦境,耳朵尖儿渐渐染了红。

自己最近是不是太久没……,竟然会做那样的梦。

唔……要不……

十几分钟之后,宋宸有气无力地走出卫生间,软绵绵地趴在床上。

浴室的垃圾桶旁边,扔了好几团纸。

中午的饭桌上,陆寒川发现之前都能好好吃饭的小孩儿突然变得挑食起来。

整个人都恹恹的,握着筷子往自己嘴巴里塞米饭,也不夹菜。脸色也不是很好,好像生病了?

“身体不舒服?”

陆寒川浸着冷意的声音没入耳朵,好几秒之后,宋宸才迟钝地摇摇头。

这状态,怎么可能没生病。

好不容易将碗里的米饭吃完,宋宸拖着疲软的身体,往沙发上一趴,半天都没动弹。

陆寒川滑动轮椅,靠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温度适宜,没有发烧。

医生来的时候,宋宸还趴在床上睡着,初步的检查结果是没什么问题。

但宋宸那件吃个饭都有气无力的模样,怎么可能没问题。

陆寒川立马让司机安排了车,带着小孩儿去医院。

车后座上,宋宸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率先看见的是自己脑袋枕着的两条腿。

他还以为自己又做梦了,咧嘴笑了笑,“吸血鬼先生,你怎么又来了?”

前座还有司机,陆寒川为了避免小孩儿继续说胡说,故意轻咳一声,冷声问道:“做梦了?”

宋宸瞬间就被吓醒,蹭得一下直起身体。还好车顶棚够高,不然他的脑袋恐怕已经遭殃。

黑亮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宋宸缩在角落,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磕磕巴巴地说:“我,我刚才……对,我做梦了,梦见了吸血鬼要咬我。”

他机灵地迅速解释完,又转移话题问道:“小叔,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话音落下的同时,宋宸已经转过身扒着窗户看,一点儿也不敢与陆寒川对视。

“去医院。”陆寒川回答,声音一如既往的冷。

“哦。”宋宸也没敢去医院干什么,还以为是陆寒川要去做检查。

等到了医院才发现,被安排做检查的是自己。

一系列地检查做完,宋宸盯着手里一摞厚厚的收费单,陷入了呆滞状态。

听到轮椅滚动的声音,他缓缓抬起头,看着陆寒川的下巴,小声说:“我没这么多钱付医药费啊,可以分期付款吗?”

宋宸原本身上有五百块,那天给了吸血鬼先生一百,吸血鬼先生又还了一千,他现在一共有一千四百块。

但所有检查的费用加起来,一共有三千多……

“费用我已经缴了。”陆寒川沉声说:“不用你付。”

宋宸第一次觉得这个老古板冰冷的声音那么好听,简直就像是天使降临。

检查结果都很正常,除了……

办公室里,宋宸坐在医生对面,紧张地搓搓手指,“医生,我身体应该没什么毛病吧。”

“小伙子,虽然你很年轻,但要懂得节制啊。”医生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长着正气的国字脸,声音听起来满和蔼,“要懂得可持续发展,平时和女朋友稍微保持一点儿距离。”

“我没女朋友啊。”宋宸没注意听前面的,倒是刚好听到了最后一句。

“这样啊。”医生抱歉地笑笑,又道:“那也别用手解决太多次,对身体不好。”

“……”宋宸眨眨眼,迟钝的脑袋好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张了张口,想反驳说我没有。还没出声,昨晚的旖旎的梦境,以及今早在浴室里做的事闯入脑袋,他心虚地默默闭上了嘴巴。

宋宸晃了下脑袋,眼角余光不经意扫到右后方坐着的男人,顿时尴尬爆了。

刚才医生的话,陆寒川全部听到了?

这和小时候与家长一起看电视,突然播放到大尺度画面,有什么区别?

延伸阅读

花月蜜加盟  http://www.artlovers-sxm.com/gi4t.shtml
花月蜜化妆品项目介绍:女性爱美,男性也会非常注重自己的形象,因此很多人都喜欢买各种化

翔能塑料包装加盟  http://www.artlovers-sxm.com/as1b.shtml
翔能塑料包装司成立于2011年,位于福建省福州市。是一家生产销售PET、PE塑料瓶的

海安又青水果加盟  http://www.artlovers-sxm.com/uo4m.shtml
海安又青水果名震全国的新疆哈密瓜,能不能在海安生长呢?江苏省海安县果农给出的答案是:

时尚卫士加盟  http://www.artlovers-sxm.com/nx3e.shtml
时尚卫士手机防水膜项目介绍:时尚卫士手机防水膜,设备攻克手机防水各省市性难题,时尚卫

新木加盟  http://www.artlovers-sxm.com/p71p.shtml
新木地毯所销售的系列地毯产品,为保险公司承保产品,支持您购买的地毯在质保范围内安心使

闽联物流加盟  http://www.artlovers-sxm.com/n9bi.shtml
闽联物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运输、仓储服务、城市配送、网络型、信息化、物流管理、IT咨询

北师大幼儿园加盟加盟  http://www.artlovers-sxm.com/gmpq.shtml
北京师范大学老教授协会是经学校行业实力品牌批准,于2009年12月26日正式成立。协

六星空气净化器加盟  http://www.artlovers-sxm.com/7fc.shtml
六星肩负“彻底消除室内空气污染,提高人类健康水平”的使命,与多位空气治理专家潜心研究

双晨擦鞋巾加盟  http://www.artlovers-sxm.com/ydnk.shtml
浙江省诸暨市双晨擦洗用品加工厂是一家生产、销售擦鞋巾用品的综合性企业,经相关部门批准

甜蜜泰迪加盟  http://www.artlovers-sxm.com/bhz8.shtml
支持与保障:开店经营:享有“甜蜜泰迪”的品牌使用权及全部产品的经营专卖权形象使用: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撩的道长他翻身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啾啾!”欢快的鸟声绕过长廊,透过雕花的窗棂,传进某间房里。房内,有人安静地入睡,像是天上仙,不管尘世事。有人恭敬地把守,一言不发却隐隐有怒气涌上心头。有人武功不如人,便在梦里翻身把歌唱。“狗东西,我一刀剁了你!”沈含娇咋咋呼呼地扬手,瞬间犹如一根大葱倒往地上栽去。噼里哐当……她揉着脑门儿睁开惺忪的

  • 我!唐僧!留在了女儿国第七章在线阅读

    那个男人拿着这条项链,总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不过此人对李曦月确实有些图谋不轨,只是没想到这个项链居然会在关键时刻立刻迸发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光芒。“这是什么东西?”李曦月自己也没有见到过,要知道这一切如果没有一个过硬的本事还真是看不出来。白夜马上发现事情不对劲。“你过来。”李曦月现在还是一脸懵。“今天无

  •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替身情人在线阅读第4章

    花洋和胡叶闻言一怔,借着月光仔细一看,是个少年,随即哈哈大笑,“小子,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乖乖的和我们回去,少受些皮肉之苦!”谢安也不搭话,收拾收拾衣服,取下背着的宝剑,静静地看着两人。“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找死!”二人各拉兵刃上前就要将谢安剁成肉泥!胡叶掌中一对双叉上下翻飞,劈、刺、撩、点

  • 末日降临安伈的秘密(上)

    安伈没有回答我的话。是隔壁开院门的叮叮声吵醒了我。我怔怔了几秒。屋外的亮光已经穿过两层窗帘隐隐透了进来。原来是个梦!不是真的。我努力的回想那个梦,就一会儿,随着脑袋的清醒,已经变的模糊不清。我摸索着在床头柜上找到手机,手机里有安伈发来的信息,说他中午会过来。我想给安伈发消息,可又无从问起。但是总有个

  • 海贼:我能爆属性无崖子

    没有像令狐冲那样,用手挖开密洞,叶杨直接一掌,朝着墙壁拍了过去。轰的一声,连带着地面也震荡起来,叶杨定了定身子,随后便听到卡擦卡擦的声音响声,随后,坚固的墙壁,如同泡沫一般碎裂,碎石掉落,一个大洞,出现在叶杨的眼前。看着自己的杰作,叶杨得意一笑。果然,有内力,就是能省事!双眼放光,叶杨心情澎湃,洋洋

  • 天皇与肖战初认(二)

    白羊接到周浩然的电话后,10点多的时候就出门了,中午未归,尤一凡睡醒就没有看到白羊,通常他醒的时候都是11点以后了,午饭时间到了,白羊还没回来,他好奇白羊去哪了,于是,问哎,羊哥去哪了?。卫夫子说,今天10点多的时候他接到个电话,就出去了,好像是关于那个演出的。大概也只有卫夫子知道白羊去哪了,因为醒

  •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灰色项目

    相关信息陆续被搜出来,沿海地区代.检已经做成产业化,一条龙服务,当然这些新闻都是支角旮旯小道消息,没有主流媒体的跟进报道,太边缘化了。查帅刚才几分钟功夫就挣了600块,这是什么概念,他兼职库房搬运月工资500块,连锁餐饮公司暑期打工,月工资1100块,加上提成不超过1300块。每个月接两单这种代体检

  • [综]非人类的日常真相终于揭开

    去机场的路上。宋以钧反复想着,为什么贝可拉没有来,心里无数问号,该死的手机偏偏在这时没电。他发现竟然从来没问过她要电话号码。不差这点时间了,等回去再问清楚。上了飞机,放松下来,他迷迷糊糊睡着了。回到北城的公寓,扔下行李,拿出手机,插上充电,马上开机。好些未读信息,来不及看,直接发信息给贝可拉。宋以钧

  • 我的主角生涯太惨怎么办之蛮牛

    白枫自然听到了这道怒吼,但白枫有些狐疑,自己明明是刚刚来到这乾伏殿,还从来没有招惹过谁。但白枫出于礼貌还是走了出去,他推开了房门,便看到了一位身穿黄色战袍,整个人大概两米左右,全身肌肉十分发达,一看便是力量型选手。而他的修为境界更是达到了炼体境二重上级,他手持一柄战斧,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这手帕你

  • 海贼之无限升级杀机(2)

    屋外却始终未曾听见响动,然而忽然砰声大作,却是一群黑衣人破门窗而入,直奔我们三人所在木床而来.我眼疾脚快地连忙躲到师父身后,各种抓被子蒙头,如今倒是连埋怨师父的气力都没了,只窝在被子里瑟瑟发抖.耳畔厮杀声响成一片,刀剑入肉声,肉身相撞相搏之声,刀剑叮咚落地之声.我往里再挪挪恰好碰到那昏睡童子的手,恐